存量背景下历史街区再生之路——观澜古墟及贵湖塘老围周边城市设计

存量背景下历史街区再生之路——观澜古墟及贵湖塘老围周边城市设计

引言

“墟”和“围”是深圳的文化瑰宝,代表着深圳的历史源点。观澜古墟是深圳四大古墟之一,历史上是东江流域往来南洋的繁华市集;围村是深圳的居住文化名片,贵湖塘老围是深圳历史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客家围村之一。规划区是观澜河四大主题景观区之一,也是龙华中部发展轴上的重要节点。


相对于蓬勃发展的城市,珍贵的古村落正以不可逆转的趋势锐减,兼具历史人文内涵和传统生活特色的空间显得更加弥足珍贵。对于年轻的深圳而言,本土文化的保留和发扬,意义重大。


本次规划区域位于深圳市龙华区观澜街道,紧邻观澜河,总面积95公顷。规划范围内包括两片历史街区:观澜古墟和贵湖塘老围。

原本一体的古墟与老围被分割为两片“孤岛”

该地区现状是以城中村为主的高存量区,主要面临三大难题:


(1)历史风貌逐渐丧失,城市文脉割裂。粗放、高密度的自发建设,导致小镇环境凌乱、特色丧失,原本一体的古墟与老围被分割为两片“孤岛”。


(2)要提升小镇风貌,必须通过城市更新,但它既是动力,又是威胁。城市更新有助于改善配套设施、提升环境品质;但若不加以引导,市场主导的大拆大建反而会对历史街区保护产生难以逆转的影响。


(3)法定规划的理想蓝图难以实施,小镇的保护与发展陷入僵局。一方面,法定图则对现状空间格局的改动较大,面临大量拆迁,实施难度大;另一方面,政府已收回百余栋历史建筑,由于缺少可操作性的规划,已空置多年,逐渐残败。


一、规划构思

1.1 规划思路

规划紧密围绕三项任务:一是实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提出小镇再生的规划和实施策略;二是在存量发展背景下,积极探索小镇营城新模式;三是协调历史街区的保护与发展,创新城市设计管控新手段。本次规划是一个涵盖空间、文化、社会和经济等因素,面向实施与管理的、综合性的城市设计。

规划主要任务

小镇的精彩,在于在复杂的空间肌理下,蕴藏着生动的社会关系网络。城市设计不应斩断历史文脉,而应通过巧妙的设计激活老街区。小镇本身具有自我循环的能力,应避免毫无生气的“画框式保护”、避免“斩断手足”的“截肢式改造”,需要的是外力助推和设计牵引。小镇再生应是动态的、可持续的,需要面向实施的、有操作路径可循的适应性设计。


1.2 规划目标

以“古今辉映的本土文化地标、多元综合的创新服务中心、可持续的安居乐业家园”为总体目标。

规划鸟瞰图


二、空间布局

2.1 规划结构

在总体目标下,根据自身条件,提出“活力环+文化弧+TOD发展带”的“一环一弧一带”的整体空间结构:“活力环”——由观澜河绿道、樟坑径河水街、老街公园绿道共同构成的蓝绿景观环;“文化弧”——串联主要的文化性地块:观澜古墟、游客中心、贵湖塘老围、文化中心;“TOD发展带”——沿观澜大道和轨道四号线的城市发展带。

“一环一弧一带”的整体空间结构


2.2 功能布局

观澜古墟定位为传统文化商区、贵湖塘老围定位为研创办公园区,紫线内采用政府引进专业运营商整体改造的方式。在两个历史街区之间,通过城市更新新建游客文化中心,加强空间和功能的联系;历史街区周边保留的私宅和厂房,以综合整治的方式改造为青年共享社区和创业产业园区;观澜大道一侧城市更新单元进行拆除重建,并根据设计导则控制空间形态。


2.3 整体形态

整体建筑高度由观澜大道向观澜河逐级递减,形成由TOD开发地区向历史街区和观澜河逐级递减的形态,并沿观澜大道打造“三高两低”的天际线。三个高层建筑组群位于轨道站点和富澜路口,两个视线通廊的高度控制在50米,分别通向古墟和老围。

沿观澜大道打造“三高两低”的天际线


2.4 道路交通

规划完善道路网络、增加主次干路密度。为提高道路规划的可实施性,规划优化了法定图则次干路方案,在现状道路基础上扩宽打通悦兴路,维持双向四车道不变,将道路红线宽度由35米降低到18-20米,减少了拆迁量;同时拉通了惠民一路,强化了东西向交通。


2.5 公共空间和慢行系统

慢行系统由绿道、水街、文化路径和社区慢行道共同构成。观澜河绿道由政府投资,与观澜河景观带整体建设;水街为漳坑径河两侧步行街道,通过拆除重建实现;文化路径是历史和文化资源集聚的步行道,近期通过综合整治建设西段,远期建设东段。慢行系统连接多处公共空间,包括2个社区公园、2个入口广场和7个利用边角地建设的口袋公园。


三、规划特色

3.1 以文化为魂,打造古今辉映的特色文化长廊

打造历史与现代融合的特色小镇

以文化引入重构城市空间,创造有凝聚力和认同感的城市文化场所,沿河形成具有丰富底蕴的、古今交融的文化长廊。老瓶装新酒、发展促保护,复兴古墟和老围的文化价值,并创新性注入社会和经济的附加值。

创造有凝聚力和认同感的城市文化场所


3.2 以水为脉,复兴滨水空间,提升城市活力和品质

重新认识滨水空间价值,构建由观澜河绿道、樟坑径河水街、老街公园绿道共同组成的蓝绿交融的活力环。以滨水活力环为骨架构筑滨水公共服务带,组织城市公共空间和慢行系统;由观澜河延伸入古墟内部的街巷空间,通过改造为市民提供丰富的城市活动。

以水为脉,复兴滨水空间


3.3 提升城市服务能级,释放土地价值

形成沿观澜大道和轨道四号线的TOD城市发展带,通过城市更新提升城市服务和景观环境。

通过城市更新提升城市服务和景观环境

紫线周边尽可能保留原生社区肌理,通过创新改造模式和新文化功能植入,牵引历史街区的城市脉络和文化活力向周边生长;尊重历史街区风貌,控制面向观澜河的高度天际线。

尊重历史风貌、面向观澜河的高度天际线控制


四、方案创新点

4.1 以文化驱动,采取拆留并存、活化为先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小镇承载着各时代的文化印记,层积形成了混合的独特肌理和生动的社会关系网络。规划摒弃大拆大建的粗暴做法,提倡拆留并存,通过功能活化和多种城市设计手法对历史元素进行再利用、培育新文化,并以历史街区的文化复兴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具体的策略包括:


(1)设计连接历史建筑、体验传统文化的碉楼游道;

古墟碉楼游道


(2)创意改造历史建筑,植入新的功能和业态;老建筑、老物件和老树的再利用;

建筑改造分类


(3)抢救恢复老字号,复兴传统民俗文化等。

抢救恢复老字号


4.2 创新“风貌圈层”管控,塑造精而美的小镇风貌

基于扎实的现状分析和改造可行性评估,规划创新性提出三级“风貌圈层”,对历史文化街区和周边区域的改造进行空间控制和引导。城市设计导则刚柔并济,越靠近历史街区的控制要求越严格细致;反之则更具有弹性。对于整体风貌至关重要的核心要素,规划提出了可量化的控制性要求,并对改造与加建的手法做出多样化和创新性的设计指引。

“风貌圈层”管控
风貌设计导则,“导”与“则”并重


4.3 着眼于现实改良,筹划理想构建

调动多方力量,先培育价值,后释放价值。通过政府投资启动近期环境改善、历史街区改造和运营,以核心项目撬动小镇的发展,带动社区活化和自我循环;借助市场化拆除重建,改善整体空间面貌和品质;通过城市设计平衡城市更新项目的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划定“肥瘦搭配”的城市更新单元,确保历史街区周边地块的低密度和高品质。小镇的改造需要近远结合,运用多种改造方式和运营模式的综合手段。

调动多方力量,促进小镇自我循环和复兴


设计单位
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深圳市都市实践设计有限公司

设计团队
黄卫东、孟岩、洪涛、唐怡、张晓文、吴然、倪卉川、明向、凌峰、朱震龙、刘冰冰、刘迎宾、陈康、张雪娟、陈果

主要负责部门:
深规院城市设计一所



编辑于 2018-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