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红披风兄贵:一个斯巴达战士是如何炼成的

不只是红披风兄贵:一个斯巴达战士是如何炼成的

  自《刺客信条 奥德赛》公布以来,这款以伯罗奔尼撒战争为背景的游戏就一直表现出强烈的斯巴达元素:主角是斯巴达人、游戏开场第一幕就是温泉关战役、公布时的那个斯巴达踢击动画更是明显致敬电影《斯巴达300勇士》。

  时至今日,人们已经将电影中那红披风下只穿一条裤衩的肌肉兄贵当作了典型的斯巴达战士形象,它甚至影响到了地球另一边的日本手游。而随着《刺客信条 奥德赛》将我们带回到希腊的黄金时代,我们也有了一个真正了解这些2000多年前的战士们的机会。

FGO中的列奥尼达一世,足以说明《300》中建立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成为一名斯巴达战士

  斯巴达人的军事制度和强悍健美的斯巴达战士,因为各种影视和游戏作品让人格外印象深刻。而现实中的斯巴达战士在堪称严苛的军事制度下,有着一条充满坎坷的成长之路。斯巴达男孩出生后,家族的男性长者们会聚集在一起,查看婴儿是否强壮,来决定婴儿的存留。

  男孩们7岁前在家庭生活,但7岁生日后必须永远离开家,开始接受强制性、集体性的系统训练。这种训练被称为“agoge”,也就是“提高性培养”。在7岁到18岁时,这些男孩被编成组,交给成年斯巴达战士进行监管,监管的战士们被称为“鼓舞者”,而男孩们则被称为“倾听者”。

Waaaaaaaaaaaagh!!!!

  斯巴达的训练形式以战斗、体能、疼痛忍耐和意志力培养为主,以将男孩们锻炼成合格的斯巴达战士为目的而进行。训练非常残酷,尤其在于斯巴达人要求“无论受到多大的痛苦,都要忍住而不能喊出声”这一点上。这些未来的战士们的体能训练方式谈不上科学,以重体力工作为主要形式。繁重的体力劳动与相比之下少得可怜的食物,在斯巴达人看来既可以锻炼青年的体力,又能磨练他们吃苦的意志。

  这些青年战士们所知晓的美德只有尊重年长者与服从上级命令。保证身体完好是他们的责任和对城邦的义务,而在保证身体完好的同时又绝不贪生怕死,这与现代军队的条令条例非常相似。至于《刺客信条 奥德赛》中近乎让少年战士送死的训练方法,其是否真的存在还有待考证。

  斯巴达人制定法律的目的就是从大批自由公民中建立起一支坚不可摧的军事力量,将士兵磨练得勇气过人、耐力持久、服从上级并拥有出类拔萃的作战技巧。这使得斯巴达战士们的日常生活被简化到了维持生计所需的最低水准,否定个人价值,轻视艺术与科学。这套方法达成了目的,他们英勇尚武,如同《斯巴达300勇士》中展现的一样,他们随时准备为城邦牺牲,并把为城邦牺牲当成人生最重大的意义。

  而一名成年的斯巴达战士,通常会成为一名勇敢的重步兵(Hoplite),温泉关战役中,斯巴达王列奥尼达所率领的300勇士就是这一兵种。那么,什么是重步兵?


什么是重步兵

  重步兵与现代军队中“职业军人”的概念很相似,他们是专业的战士,在古典时代希腊军事体系中可称为是唯一具备专业属性的军事力量。重步兵自备武器装备,会参加有规律、有组织的军事训练,通过训练来保持良好的体格,以确保身体可以随时应对高强度的战事。通过集体军事训练,这些战士们具有集体凝聚力、相互依存的感情和团队精神,随时准备听从命令,投入到你死我活的古典时代军事斗争中去,战死沙场亦不足惜。

典型重步兵

  在西方军事史学界,一种区分一个希腊战士是不是重步兵的办法是看这名战士在军事角度上的用途,如若该名战士在战斗中用以正面与敌冲突,作为稳固、加强战斗阵列的“战线步兵”出现的话,即为重步兵(Hoplite);而在战斗中起到游击、骚扰、侧袭作用的战士们,会被称呼为游击步兵(Peltast);军事行动中的作用为援护、策应、警戒,并以类似于现代军事行动中“预备队”的部分则被称呼为多用途步兵(Thurophoroi)。

  古典时代早期,希腊诸城邦军事力量的作战机动方式基本以步行为主,重步兵们来自社会中最有地位的阶层,他们使用长得出奇的长矛、大盾与短剑,最长的长矛甚至会长达10英尺。同时他们会装备头盔与胸甲,有时还包括胫甲。胸甲的材质中,最常见的是皮革,同时也有著名的青铜盔甲与一些铁质盔甲。但重型步兵的装备由自己采购,因此盔甲和武器会因为个人的喜好不同、经济条件不同而有所变化。

  不过,因为“重步兵”这个词的分类实际更看重一名战士的军事用途。重步兵们举着盾牌手执长矛,以方阵的形式与敌人冲突,守则维持自己的战线,身死而不退;攻则如利刃出鞘,以疾风迅雷的气势与力量撕开敌人的战线。此时不论进攻还是防守,一名持盾执矛的希腊勇士,哪怕连鞋子都没有,他也依然是一名重步兵。

  也就是说,影视作品中的重步兵们动辄身披重甲如青铜圣斗士的情景,只是文艺作品的一种美化而已。实际重步兵中佩戴金属盔甲的比例仅有十分之一左右,很多战士实际只穿着一身御寒的单衣而已。

你心目中的斯巴达重步兵
更贴近现实的重步兵(《全面战争:罗马2》)

  重步兵的重盾,又被称为阿尔戈斯盾,其材质最初为木质镶铜,后来演变为整体包铜。直径一米或略小于一米。盾上有两个把手,一条横过盾牌中心固定肘部的金属带,另一条则位于外缘。盾牌上会被画上各类纹章,而斯巴达人的盾牌只会绘上“Λ”字样,意思是“战士”。

  斯巴达重步兵特别重视盾牌,将盾牌视作生命,把遗失盾牌等同于耻辱和死亡,这是他们的独特之处。因为在斯巴达人看来,一名重步兵丢失了盾牌,只能说明他在战场上吃了败仗,向敌人卑躬屈膝,甚至于转身逃走。因此斯巴达重步兵相比其他城邦的同行,更加重视保管和维护自己的盾牌,这是荣誉的象征。

  重步兵装备中头盔的风格各异,有护住整个头部面部,只在嘴和眼部开T型口的柯林斯式头盔;有不遮挡脸部,而有铰链护颊的阿提卡式头盔;也有头盔顶部有脊样凸起,保护头颅脸颊的伊利里亚式头盔;还有带有护面盔檐与护颈的色雷斯式头盔等。这些头盔样式在游戏中均有展现。

不同的希腊重步兵头盔

  重步兵的胸甲由用铰链彼此固定的胸甲片和背甲片组成,有时会从胸甲片上垂下用来保护腹部的半圆型甲片。公元前600年开始,胸甲常见由多层胶合的亚麻布制成,厚5厘米左右。这些胸甲为上半躯干提供保护,下摆通常被剪开成羽翼状,便于重步兵移动与作战。肌肉造型的青铜制胸甲出现很早,然而金属制胸甲太过于昂贵,通常并不作为重步兵的标准装备出现。

普通士兵根本没钱穿卡珊德拉身上那套护甲

  重步兵以长矛作为主要武器,使用方法是过肩投掷穿刺。这些长矛长5英尺到10英尺不等,其枪杆多由白腊树木制成,金属枪头为叶片状,而枪杆末端会装有铜尾钉,不过铜尾钉通常并非标准装备。重步兵的剑类型多种多样,但自特洛伊战争以来,两种类型的剑最为常见:一种剑是铁制剑身的叶型剑,剑长约60厘米,用来劈砍作战;另一种剑弯曲如同犬类后肢,是长度接近70厘米的曲剑。不论哪一种剑都是以副武器的形式存在,主要突击武器依然是重步兵们的枪矛。


仗是这么打的

  古典时代中,希腊成建制部队之间的战斗常以方阵战的形式展开。希腊人的这一战术队形使得实际战斗中士兵们可以保持士气,方阵中的战士们可以在盾墙的保护下,凭借勇气持矛前行战斗。

  参战的战士们互相熟识,这对士气的鼓舞是难以言喻的,后排人的存在使得前排人感觉到强而有力的支持。加上方阵中的战士们拥有数量上的安全感,他们优秀的身体条件、武器使用训练和富有从前作战经验的老兵,使得他们即使面对强敌压境也会不断奋勇前进,以后退或者投降为耻辱。战斗前,重步兵的指挥官会按照古典时代的惯例发表演说,以这种方式增加重步兵们的信心和勇气,冲锋时大声叫喊同样可以起到激励的作用。

游戏开场就是温泉关战役前,列奥尼达为鼓舞士气发表了演说

  提到斯巴达重步兵,方阵战术是绝不可能被绕开的一环,甚至于说整个古典时代斯巴达的军事斗争史就是由一次一次的方阵冲突组合起来的也不为过。不过直到修昔底德与色诺芬之前,都没有关于希腊方阵阵型的准确描述。而古典时代的各个时期里,方阵形式都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我们在这里简单说一说腓力时代开始发迹的马其顿方阵,这也足以让大家对当时的斯巴达方阵有一个大致的认知。

  方阵基本单位是16名重步兵以前后排列的“Lochos”,国内一些书籍将之翻译为“行”,尽管按照现代军事与生活习惯来看,前后排列的人队更常被称为“列”。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士兵被叫做“Lochagos”,其地位类似于现代军队中的“士官”,站在第二位的是一名领双份军饷的勇士,而第三位的军饷也比普通士兵更高。同时,站在最后一位的是一位“Uraogs”,可以理解为头名士官的副手,起到压阵的作用。

  4个“Lochos”,组成一个64人的“Tetrarchia”,可以理解为“排”。两个“排”会组成一个“Taxiarchia”,可以理解为一个“连”,128名士兵由一名连长(Taxiarch)指挥。两个连组成一个营(Syntagma),这样的一个营就是方阵最基础的战术单位了。营长(Syntagmatarch)手下率领256名士兵,拥有一个全营后方压阵的副营长(Uragos,与前文压阵副手同名),一位副官、一位旗手、一个传令官和一名号手,每个人各司其职,共同进退。

方阵的连与营

  一个团(Chiliarchia)由四个营组成,团长(Chiliarch)指挥着1024名士兵。四个团就可以组成一个超过4000名重步兵组成的方阵,一个方阵会拥有常备的附属骑兵和轻装部队,由方阵司令(Phalangiarch)指挥。两个或者四个的方阵也会形成双倍、四倍方阵投入作战,然而这样的例子并不多见。而加上配属的轻盾兵与各类骑兵、军官、勤杂人员后,方阵的实际人数实际上还要远远大于上述编制的人数。


重步兵方阵营示意图

  希腊山脉众多,重步兵通常会避开山地,尽量寻找平地进行战斗。防御方通常希望预设战场可以选择在斜坡地带,这样一来进攻者必须爬坡前行寻求与敌战斗,以达到消灭敌方有生军事力量的目的。然而爬坡作战时,防御方在坡上位置的军事优势太大,进攻者通常会拒绝正面交战,转而通过迂回穿插打击防御者侧后。即使以古典时代的军队动员能力,迂回行动难以有效从侧后击溃防御者,进攻者也会选择毁坏防御者的后勤设施和庄稼,这使得防御者得不偿失。所以进攻一方和防御一方最终都还是会选择开阔平地进行战斗。

  方阵不论进攻还是防御,只要在平整地形上展开,在当时的时代下就几乎不可阻挡。进攻时,希腊人会派出弓箭手与投石兵作为散兵先行攻击,并派遣骑兵进行支援和袭扰。袭扰部队攻击完成后会退到战线侧面或后方,此时方阵会在战歌与军乐的伴奏下,以整齐的步伐开始前进攻击。按照古典时代的希腊军队习惯,会战中只会组成一条战线,实际上方阵在应用中也难以构成第二线。交战双方会选择一块平整的土地,以方阵对抗的形式开始战斗,损失大而崩溃者战败。

典型的方阵对抗

  《刺客信条 奥德赛》中征服战里双方战士分成大量三五个人的战团进行混战的情况是为了游戏性而做出的妥协,古代战争显然不会是这种形式。而要是大家想要感受更为真实一些的方阵战斗,可以选择购买《全面战争 罗马2》,在其中指挥斯巴达重步兵进行作战。

《全面战争:罗马2》是一个直观地了解重步兵方阵的优秀方式

  斯巴达人很早就发现重步兵行进时会有向右侧偏移的倾向。之所以产生这种情况,是因为战士们会用左手举着盾牌,这样正好掩护了相邻士兵的右侧身体。这使得每一个士兵都会不自觉向右运动,整个进攻队形也会有向右的倾向,并在接敌时与敌军左翼接战。斯巴达人充分利用这一倾向,把方阵右侧向左偏转,以此攻击敌方掩护薄弱的侧翼,以此击败敌人。

  不过相比底比斯在军事作战中的谋略,斯巴达人的战斗方式依然显得简单,以至于在底比斯人看来,斯巴达人的战术简单到“对战略一无所知”——尽管底比斯人经常吃败仗,他们依然这样认为。底比斯人建立了约300人的神圣军部队,该部由善战的同性恋战士组成(所以你理解了游戏里那些恋爱任务的奔放程度了吧),是古典时代希腊最早的别动队力量。

  留克特拉会战中,底比斯人与斯巴达人相遇,神圣军被底比斯指挥官伊巴密浓达安置在重步兵部队的侧后,准备迎击斯巴达人。当斯巴达人开始向底比斯人右侧进军时,伊巴密浓达率领底比斯重步兵部队先手攻击机动中的斯巴达人右翼,同时,神圣军在战场上独立机动,直抄准备进行翼侧机动的斯巴达分遣队左翼。如此,试图进攻侧翼的斯巴达人反遭底比斯人两面夹击,在底比斯重步兵和神圣军的拼杀下,斯巴达人输掉了这次会战。

神圣军,底比斯人认为相爱的战士能编织成牢不可破的力量

  相比于后世两千多年,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冲突与变革而言,古典时代的斯巴达重步兵们在作战方式上还是很呆板的,不论战斗方式还是战略战术上,都没有后来者的那么多花样。但在同时代背景下,重步兵们依然体现出了很强的战斗能力。



典型战例:普拉蒂亚会战

  在了解了重步兵的装备和战术之后,我们来看一场典型的战例。著名的马拉松战役十年之后,波斯人强悍的步、骑兵部队再次对希腊展开攻击。波斯人的战前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希腊方面并没有过多留意波斯人装备了大量出色的骑兵。两军在普拉蒂亚相遇,双方人数基本均等,希腊联军一方有雅典与斯巴达领导下英勇善战的重步兵部队,而波斯一方包括骑兵、弓箭手和轻装步兵。

  两军都在等待对方进攻,一支波斯别动队以骑兵奇袭,打击了希腊联军的轻部队薄弱处。波斯骑兵们以标枪和弓箭作战,遭攻击的希腊人被动挨打了很久,情况十分危急。此时,一批斯巴达重步兵迅速加强了过来,面对这些手执盾牌长矛的勇士,波斯骑兵一时陷入窘迫之中。

  很快,冲在前面的波斯指挥官中箭落马,整齐而又嗜血的重步兵们蜂拥而至,迅速杀死了波斯指挥官。群龙无首的波斯人开始狂呼乱叫,他们失去了指挥,失去了队形,失去了秩序,骑兵和徒步士兵试图冲上来抢回指挥官的尸体,然而面对重步兵的铜墙铁壁,波斯人毫无办法。斯巴达人选择继续前进,重步兵维持着战线继续向混乱的波斯部队蚕食过去,这些波斯骑兵最终败下阵来。

  希腊人继续前进,与波斯军隔一条小溪对峙。此时波斯人趁希腊联军立足未稳,再次派遣骑兵试图骚扰斯巴达人的后侧,结果再次一头撞到了斯巴达重步兵的盾墙上。波斯骑兵在一个狭小的溪口处集中在了一起,面对冲锋中的斯巴达人,他们难以及时撤退到开阔地带,也没有什么办法阻止冲锋的斯巴达人,陷入了重围之中。

  波斯人手持柳条盾牌无力抵挡重步兵的冲击,战斗很快进入了交手格斗阶段。许多勇敢的波斯人抓住斯巴达重步兵的长矛,甚至有些人还弄断了一些,然而波斯人的防护水平和训练与斯巴达人相比差得太远了,其指挥官马多尼奥斯很快战死沙场,波斯军只能选择全军撤退,结束了他们对希腊的这次入侵。


结语

  可以说,古典时代的斯巴达军事力量中,重步兵具有举足轻重的代表性地位。重步兵战术本身也一直在演化,从温泉关战役到伯罗奔尼撒战争;从亚历山大征讨四方到罗马崛起,数百年间,重步兵和重步兵战术一直在欧洲大陆上绽放光彩。光华闪耀的数百年,这些斯巴达重步兵们既为无数战争和历史研究学者和爱好者提供了无数可供考据的事典,也为无数文学、绘画、影视、游戏艺术产品提供了可供采用参考的素材。

  无论是《300勇士》中的主角也好,还是《刺客信条》中的配角也罢,斯巴达乃至古希腊的重步兵们都在各种作品中散发着闪耀的光芒。未来,这些两千多年前英勇无畏,冲锋在前的战士们无疑会在不同的领域内继续出现,保持着自身无尽的魅力。

发布于 2018-11-0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