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约会

两个约会

在青岛的第三天,一大早去看古董,叫「昌乐路文化市场」,友人说当今摆的假货居多,怕你看不上眼,我回答一点关系也没有,真古董我也买不起,主要的是去感染一下当地艺术市场的气氛。


街两旁都摆满露天小档,里面有古玩及文房四宝舖子,更有一个古玩地舖广场,卖的东西,葫芦甚多,大大小小,有些还是一连串,好玩得紧。更多买卖是核桃核,这两颗拿在手上把玩的东西,想不到还能玩出火来,最贵的价钱令人咋舌,中国人更拿手的是为物品取名,把核桃核叫为「猴头」、「四座楼」、「官帽」等等。


到处询问有没有古董手杖,见到的都是次货,老头子笑说:「你手上那根已经够好了。」


又回到书法展现场去,在青岛的时间不多,尽量在展场中出现,与前来参观的人交谈,展出之前在网上发了照片,已有多人打电话订购,加上在现场卖的,销了不少。


最多人买的是那幅「带雨有时种竹,关门无事锄花,拈笔闲删旧句,汲泉几试新茶。」写了又写,卖了又卖。放在馆中央的「只恐夜深花睡去」也给广州的一位爱好者打电话来买去。还有多人订购「好吃」、「好味」等,我想一定是食肆老板买的;如果要题上餐厅名得加钱,单单这两字就便宜了,他们算得很精,不过各位看到没有上款的千万别以为是我在讚扬味道好。


中午去一家叫「怡情楼」的,由两姊妹所创的品牌,已有二十五年历史,算是站得很稳的了。


吃了一道非常特别的菜叫「海蜇裡子炒胶州白菜」,所谓裡子就是内层,像个西装,外面绵质,内层丝质的就是裡子。要把海蜇的内层剥出来极为不易,它是海蜇最好吃的部份,清脆爽口,吃起来有点猪肉的味道,故亦称「海里的瘦肉」,炖了白菜呈乳白,色香味俱佳。


「怡情热猪手」是店里做了二十多年的看家菜,我每遇到猪手猪脚,必问厨师怎麽去掉磨砂似的细毛,这家人老实,在说明书上已经表明用火枪去烧,再以刀刮乾淨处理。借鑑了日式猪手的做法,用「万」字酱油和米酒,加冰糖文火炖了三个半小时而成,至于为何用「万」字酱油则没说清楚,原来日本酱油煮久也不变酸。


店里还有些海鲜,像「鸡油蒸本地刀鱼」,都是蒸得过火,已失鲜味。


「烟燻牛小排」用中式方法烹製牛肉,融入西班牙分子料理的果树木屑烟燻法製作,不中不西,我只看样子就不想举筷。


菜上完后,我还听到他们家的虾酱做得好,即刻请师傅来一道,用鸡蛋蒸出,果然非常特别美味,一定会受外地客人欢迎。


末了,吃「沾化冬枣」,这种枣个头巨大,有各种颜色,吃进口爽脆到极点,鲜甜到极点,和一般市面上卖的相差个数千里。沾化冬枣栽种历史悠久,百姓自古就有「房前屋后三棵枣」的说法,果然厉害,比鲁迅家多了一棵。


「青州蜜桃」也好吃,外表奇丑,但到了十月十一月还生长,味极甜,与夏天的水蜜桃有得比。


在店里吃到了最甜的「甜心烤烟薯」,选用烟台崑崙山的红薯,如果你不相信甜似蜜这句话,你去他们家试了就知道我说得没错!


本来是一餐很完美的饭,两姊妹招待得也好,可惜在厨子滔滔不绝地从头到尾,不管你爱不爱听的讲解,像一部重複又重複的残片旁白,又随时抛出陈晓卿也来吃过的「书包」,真的可怜,我去到甚麽地方都听到厨子和他拉上关系。


晚上孟鸣飞兄宴客,请在香格里拉的「香宫」,又有青岛市副市长王家新兄作陪,菜没甚麽可谈,王家新兄是一位书法家,大家的共同语言满多,相谈甚欢。


返港之前,去了「青岛大学」作一场演讲,我每到一处,要是当地学府肯邀请,我必欣然前往,和年轻人交换意见,是我最喜欢的。


演讲完毕被学生发问,有一位刚和女友分手,问我怎麽办,我说失去一个,也许换回许多个,不是悲哀的终结,是欢乐的开始,这个答案他似乎很满意。


说回腌生螃蟹,莱州的真的有那麽好吃吗?好吃的水准又是甚麽?其实一切都是比较出来,各地都有生腌蟹的吃法,浙江人的酱蟹也不弱,胜在大闸蟹的膏,其香无比。韩国人用酱油来生腌,膏虽比不上大闸蟹的,但酱得出色,极为鲜美,一试难忘。我家乡的生腌,用盐水和酱油各一半腌上半天,吃时斩件,撒甜花生末,淋白醋,也极杀饭,但那是妈妈做的,我带着感情吃,当然美味,其他省份的人试了,不一定讚好。莱州腌生蟹吃的是山东朋友的热情,如果你叫我再来,我会的。

发布于 2018-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