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代孕不如放开单身女性生育

开放代孕不如放开单身女性生育

由于法律地位暧昧法规含混不清,代孕在中国早已形成了产业链和规模不小的市场,商业化程度很高,中介机构从中获得巨额利润,导致其他行业的艳羡,也导致诈骗敲诈横行,代孕市场乱象丛生。这两年之所以重新引发热议,是因为国家放开全面二胎政策,突然多出了许多高龄妇女想生育二胎又有困难,代孕的可能性被作为一种解决方案提了出来。

查看其他国家在代孕上的法规,发现有些国家允许,有些国家禁止,有些国家允许代孕但禁止商业性代孕。由于生育辅助技术是前沿科技,所以相应的法规尚不成熟,这也是我国相关法律并不完善的原因。此外,代孕牵涉到多种社会伦理问题,也使得法律的出台更是左右为难。例如:代孕女性似乎成了生育工具,引起女权主义的质疑;万一婴儿出现遗传疾病应当如何处置(已有遭委托方拒绝的事例);有代孕委托人提出性别选择要求,违背了生育的自然规律,加剧人口高性别比等等。

现在有人担忧中国人口下降,因为总和生育率只有1.4。我倒不担心这个,因为我认为,一个国家并不是人口越多越好;一个国家也并不必须使人口保持恒定不变;一个国家人口规模下降也并不一定就是灾难。人口专家表明我国人口已经达到14亿,如果将来下降到10亿或者5亿,比起14亿为什么就一定是灾难而不是福音呢?目前领土与我国类似的美国人口有3.2亿,俄罗斯人口1.5亿,难道这样的人口规模对于这些国家来说是灾难吗?如果这样的人口规模对于他们不是灾难,为什么对于中国就一定是灾难呢?我们中国人天生就喜欢经济总量世界第一加人均GDP倒数的社会模式吗?

如果说我们现在不再担心人口增长过快,甚至都在担心人口下降了,都在考虑开放代孕了,开放单身女性生育的时机也就成熟了。这种社会需求一直以计划生育的名义受到压抑,看来到了放开的时候了。有这种需求的是两类女性,一类是不想结婚的单身异性恋女性;一类是无法结婚的同性恋女性。她们都是能生育的用不着找人代孕的健康女性,但是她们的生育权利一直受到压抑,无法实现。

多年前,吉林省计生委曾批准一位单身女性的生育申请,但是该做法由于遭到国家计生委的否定,没有能够广泛实行,当时的考虑主要还是怕计划生育失控。但是单身女性没有生育权这一点从法理上讲是有问题的。所以我当时就提出把计划生育的适用单位由一对夫妇改变为一位妇女的建议,这样就既能满足单身妇女的生育需求,也实现了以控制人口为目的的计划生育。

在放开代孕问题面临各种意见的争论和法律变更需要多方面研讨摸索磨合的情况下,放开单身女性生育禁令所面临的阻力要小得多。与其放开代孕,何不放开单身女性生育?

编辑于 2018-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