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 | 生活在别处 (Elsewhere 创始人范阳)

创客 | 生活在别处 (Elsewhere 创始人范阳)

在你习以为常的尝试里,其实隐藏着许多有趣而生动的角落。为了让这样的空间被更多人发现,我们这期节目的嘉宾范阳成立了一家叫做 Elsewhere 的公司,挖掘有趣的「第三空间」,并将它们共享给需要的人。

2010 年,美国仍在经济危机的阴影下缓慢复苏。在纽约攻读化学专业硕士的范阳还在为毕业后找工作的事情担忧。机缘巧合下,他突然接触到了风险投资这个行业。而风险投资最关注的就是互联网行业,这为范阳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想创业?不需要完美的点子,也不需要完美的时机

范阳:我刚开始做风险投资,就是跟天使投资人一起看项目,做市场分析,也是那个时候开始了解互联网领域。但我认为风险投资并不会是我最终的职业,在做风险投资的时候,我其实也是在看不同的机会,了解新的技术和市场。2014 年的时候,市场很热,我身边很多小伙伴选择回国成立自己的公司,我也开始考虑自己创业。其实我一开始并不笃定,脑海中盘旋着很多问题 —— 现在是不是合适的时间、自己有没有能力、 有没有积累足够的资源,我也不知道自己创业到底要做什么。但我觉得即使这些问题都没有想清楚,也得先做一个决定。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回国的 deadline,因为如果不设 deadline,你永远是在看机会。我把时间定在了 2015 年的春节,那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我从纽约飞回了西安。

UX Coffee:在华尔街做风险投资可能在很多人看来都会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职业起点了,你当时为什么会这么毅然决然放弃这份工作回国创业呢?

范阳:其实做普通的风险投资分析师,并不是赚取丰厚收入的最好选择,因为你的收入更多取决于你投资的表现。说实话,你的投资表现,除了能力,也和很多其它的因素有关,比如运气。所以,相比起来,我觉得自己创业更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我当时的老板也跟我说,「风险投资应该是你人生的最后一份工作,那时候你会有自己的积累和阅历。而在你职业生涯最好的几年,不要错过自己做公司的机会」。当时的我不想安于现状,说白了现状也不是那么好,所以我还是决定冒个险,回国试一试。

UX Coffee:我们之前采访过一些创业者,也往往是先有了创业的想法,才去想自己创业到底要做什么,而不是反过,看起来你的经历也是这样?

范阳:我觉得完美的点子出现在完美的时间是很少的。像电影《社交网络》里面的扎克伯格,突然有了个想法,激动地跑回宿舍、直接开干,这样的故事在真实世界里是很少的。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是很幸运的。因为创业的过程一般都没有那么一帆风顺。我现在回过头看,当时创业中遇到的困难要比我预想到的还要多十倍,而我觉得自己的牛逼的地方,其实也不算什么。所以,我觉得坚定的信念很重要 —— 既然走了这条路,就不要给自己留退路。


▲ Elsewhere 创始人范阳

共享空间:让整个城市变成你的工作室和会客厅

UX Coffee:给大家介绍一下 Elsewhere 吧?

范阳:Elsewhere 做的是城市共享空间,就是把城市里闲置的、不为人知却很有趣的空间,尤其是私人的空间,通过我们的平台整合和分享。用户可以按小时预定 Elsewhere 上的空间用来商务会谈、公司活动或是家庭聚会。

UX Coffee:城市里不是已经有很多共享空间了吗?比如咖啡馆、公园、酒店,为什么你觉得会有城市共享空间这个需求?

范阳:我觉得还是有很多生活、工作场景中对空间的需求是没有被满足的,比如说对空间私密性的需求。我经常出差,需要移动办公,我最经常的选择就是星巴克和公共酒店餐厅。但这些地方并不能给我好的办公体验。比如说星巴克,4 个人约谈也许没有问题,但要是 6 个人,我们可能都坐不下来。同时咖啡馆的环境也很嘈杂,会降低办公的效率。我觉得这对于商务人群而言是一个刚需和痛点,而市面上没有服务能解决这个问题,Airbnb、Wework 都做不到。

另一个就是人们对于不同的场景,对空间会有不同的需求。对于一些重要的工作和生活场景,比如重要的客户见面、求婚、满月酒,在公司或家里往往场地不够,在酒店又没有特色。再比如说你做一个商务活动,你不仅会考虑空间的环境,还要考虑这个地方能不能代表公司的风格,设计有没有特色,是不是可以满足办公、社交、餐饮的多重功能。如果活动之后,大家不仅完成了工作,还愿意发一个朋友圈分享这个空间,这样有特色的体验和服务,才会让用户更愿意付费。

▲ 胡同泡泡 32 号,会客厅空间

UX Coffee:听起来 Elsewhere 解决的是一个小众需求。你觉得 Elsewhere 的用户规模能有多大? 它会始终是一个小而美的产品吗,还是你觉得它有成为大众消费级产品的潜力?

范阳:其实共享经济领域最成功的公司,在最开始都是小而美的。*比如 2009 年成立的 Uber。当时谁会用?公司老板。什么场景?去机场。当时的 Uber 司机都是经过培训、西装笔挺,他们开的车必须是黑色的,现在来想,这些都是非常小众的体验。这件事情有多大?每一年去旧金山机场的高端商务人士的吞吐量,乘以他们去机场的次数,一下就可以算出来。但当 Uber 持续地迭代,开始能够提供比出租车更便宜、高效、更好的体验时,它就能延伸到整个出行,取代大众已有的出行选择。Airbnb 也是一样,最早做的是沙发客的旅游体验,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很小众的事情。所以,我们的思路就是从商务人群的需求起步,但又不能受限于商务用例。我们想要从商务用例出发,挖掘人们工作和生活中不同场景下对空间的需求。

另一方面,有的服务虽然个体用户使用的频次低,但是如果盘子够大,也是有成长空间的。比如说 Airbnb,有一个数据是他们现有的用户每年使用 Airbnb 的平均次数也只有 1.67 次。但是因为旅游市场本身足够大,且一直在增长,所以 Airbnb 也是会自然增长的。类比到我们自己,也许我们现在不能取代星巴克、酒店,但是我觉得人们对生活、工作空间的总体需求是在增加的。因为现代人的时间越来越分散,人们会出现在更多的地方,朝九晚五固定在办公室里工作的人也越来越少,商务的会面越来越多,我相信对于第三空间的需求总量是在增长的,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像星巴克这样的咖啡店能越开越多。

我们能切到多大的蛋糕,很大一部分取决于我们的供应端能不能增长。我们平台上空间的总数,能不能超过咖啡厅甚至酒店的数目。比如说在纽约时代广场周围咖啡厅、餐厅、高级酒店加起来,我可能会有 50 个选择。那在 Elsewhere 上,我们要想办法跟这个数字持平。现在我们肯定还做不到,如何获取更多的供给,如何去刺激市场的需求是我们将来很大的挑战。

寻找那些藏在城市里的奇妙空间

UX Coffee:说到供给,你一开始是怎么去找到那些闲置的、适合商用的、又有一定特色的房源的呢?

范阳:我们最早的一批空间主人大都来自我自己的朋友圈子。比如我认识一些建筑设计师,他们本身就是空间的创造者,他们知道哪里有好的空间。通过他们,我又接触到他们的朋友,以及和他们合作的那些甲方公司。
UX Coffee:他们提供的都是些什么样的空间呢?

范阳:比如说,有些朋友会把自己的建筑事务所或者工作室的会议室、露台、甚至带厨房的客厅开放。有的建筑师们还会把他们合作的甲方拥有的一些空间介绍过来,有一些私人别墅,还有一个在北京景山公园附近一个六百年历史的改造后的大庙,这些都被放在了我们的平台上。

除了建筑师的圈子,我们后来也开始深入到其它的圈子,就比如说地产的圈子,还有艺术家的圈子,还有科技公司的办公室,像穷游,他们就把自己办公室的闲置空间也发布在了 Elsewhere 上。

▲ 艺术家孔宁把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开放给了 Elsewhere

UX Coffee:你们对于入驻的空间有什么要求吗?

范阳:我们会从几个角度去衡量一个空间,第一是专属性和私密性。不管是开会,还是做活动的时候,用户一定是希望不受打扰的。第二是易达性,也就是交通的便利程度。有些空间即使很有特色,但如果用户花了半个小时才停到车,他们的体验已经毁了一半。第三是空间的服务质量,就是看空间主人能不能为访客提供一些基本的服务。最后是空间的特色。用户是愿意为空间的「逼格」买单的,如果他们觉得这个地方很有特色,去过之后他们就会有发朋友圈的冲动。

UX Coffee:介绍一些 Elsewhere 上有意思的空间吧。

范阳: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空间,是和建筑师合作的一个在三里屯的空间叫「云台」。我们把空间刷成了黑色,在中间做了一张水泥长桌,然后在桌子里放置了一个「超声波水雾发生器」。当访客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会看到房间里飘着一层云。在这个飘着云的桌子上喝酒、吃饭,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体验。

▲ Elsewhere 改造的空间「云台」

另一个有意思的空间是在北京白塔寺的胡同区。我们在一个四合院的屋顶上布置了露台,在那里可以喝茶、约会。晚上从远处看这个露台,感觉会有点像日本的茶室。

还有一个是刚刚提到的改造的大庙。这个庙在文革时期被改成了工厂,之后就被废弃了。后来它现在的主人买下了这个大庙,把它改造成了一个融合中西方文化的空间。庙的大殿被改造成了一个音乐厅,有很多品牌在那里开发布会。而以前僧人的房间就被改造成了会议室,有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

▲ 在僧人的房间里开会是什么样的体验?

UX Coffee:找到了房源供给,你们怎么去找到有这种空间需求的用户呢?

范阳:我们现在有公司和个人两类用户。对于公司用户,我们发现使用场景是比较明确的。他们的需求比较固定,就是商务活动和会议。我们发现,我们为一些企业客户提供不错的体验后,会有一些传播效应。比如说滴滴用了我们的服务后,美团的员工也会知道。我们还发现有一些客户来自同一栋商务楼,应该也是因为口碑传播。企业服务这块儿,我们主要做的是精准营销,我们会想办法让公司预定空间的决策者知道我们的服务。

而个人用户这块儿,其实我们更多需要做的,是去激发用户的需求。我们会做一些内容去引导用户,比如七夕节的时候,我们在公众号里推送了一篇文章,介绍了八个比较浪漫的约会空间。我们要推广的是一种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教育市场的过程是很不容易的。但反过来说,如果这件事特别容易的话,早都没有机会了,早就有别人去做了。

空间改造,改造的其实是用户体验

UX Coffee:你提到了你们会和建筑师合作去开发一些有意思的空间,这个空间体验设计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和我们平时讲的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有什么异同吗?

范阳:用户体验常常会提到一个概念就是触点,就是用户在哪些节点会接触到你的产品和体验。对于我们的产品,用户在 APP 里浏览、预定、支付、跟空间主人沟通这些过程,只是我们 20% 的体验。另外的 80% 是用户在真实世界里使用这个空间和服务的体验。从遥控器在哪里、空调怎么打开、Wi-Fi 稳不稳定,一直到最后关门离开,这才构成了用户一个完整的体验流程。所以对于我们来说,空间设计是用户体验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设计空间时,首先会定义我们想要的体验。比如我们在改造一个在日坛公园的空间时,我们会思考,在公园里面开会的体验可以是什么样的?空间旁边的绿地可以用来做什么?这个空间除了开会,能不能用来喝茶、用餐?除了开会,这个空间能不能用来开 party?我们会和空间主人、建筑师一起去碰撞创意。定义好这个体验基调以后,我们会跟室内设计师或者建筑师合作,把这个创意表达出来。当然,这个表达,最好是要用相对低的成本,在现有的基础上进行改造。我们要考虑如果只有 15 万的装修预算,要把这些钱分配到哪里才是最有价值的。

▲ Elsewhere 把大杂院中的储藏室改造而来的冥想「黑屋」

米兰昆德拉说「Life is elsewhere」,生活在别处。范阳和他的团队,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整合这些被藏在城市里的没有被充分利用的第三空间,然后让它们为人们的城市生活带来更多的想象力和乐趣。

嘉宾联系方式

范阳的团队正在招募 UI 设计负责人,如果你对 Elsewhere 感兴趣,可以直接添加范阳的微信,并留言备注「UI 设计师」,他的微信是 79228366。


你可能还喜欢 UX Coffee 的其他访谈:

珊爷:做出 1600 万全球用户的产品后,她要做数字内容+区块链zhuanlan.zhihu.com图标Riceman 米饭侠:为什么你的办公室被设计成了这样?我们和全球第一办公空间制造商的用户研究员聊了聊zhuanlan.zhihu.com图标


想收听更原汁原味的本期节目,你可以在苹果 Podcast、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 FM、或是任何泛用性播客客户端搜索「设计咖」

订阅 UX Coffee 微信公众号:uxcoffee,每周一杯设计咖啡

编辑于 2018-11-1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一档关于用户体验的播客节目。我们邀请来自硅谷和国内的学者和职人来聊聊产品设计、用户体验和个人成长。微信公众号: uxcoff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