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考古造假事件?

历史上有哪些著名的考古造假事件?


恐怕没有什么比不断挖出几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更让人自豪的。这意味着自己国家历史悠长,远比其他国家文明得多。


自1980年代开始,日本旧石器考古就屡次令世界刮目相看。 一位叫藤村新一的考古爱好者,凭一己之力多次挖掘出年代久远的旧石器。

而且其年代不断被刷新 , 最早能追溯到70万年前,直逼我国发现北京猿人的年代。这件事情让日本举国沸腾,日本政府当即命令将这些重大发现写进教科书。

殊不知,这其中竟隐藏着一场世纪造假骗局。它的揭露让日本旧石器的研究全线崩塌,考古界颜面尽失。日本相关单位还痛心疾首地声称再也不考古了。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其背后的造假手段还相当拙劣。可如果不是日本媒体无意中揭穿了藤村新一造假秘密,他的欺瞒行为还可能继续下去。

这一绝世丑闻更像是日本民族自豪主义作祟下,一同演绎的荒诞闹剧。不只是在考古界,类似学术不端也在其他领域不断上演,阻碍着世界科学健康地发展......

这位日本伙计藤井善隆创造了学术造假的世界记录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 ,日本还只是发现了大约3万年的后期旧石器。苦于无新发现,考古界只好在口头上争辩是否存在前期和中期旧石器* 。


这个问题事关日本历史的起源问题,意义非比寻常。因为当时日本土壤呈酸性,人和动物的骨头难以长期存在,成为化石。考古人员只能通过寻找远古地层中的石器来了解自家的文明。

注:当时日本考古界把旧石器时代细分为后期(1万到3万年前);中期(3万到13万年前);前期(13万年以前)。

但与欧洲和中国等国家相比 , 日本旧石器考古本身起步较晚。他们所储备的知识、经验以及发掘技术大多通过借鉴,还很不成熟。当时对石器的判断依据也主要看其所在地层的年代,而非对石器本身类型的研究。

当时就职于日本东北动力公司的藤村新一,最大的爱好便是研究旧石器了。工作之余,他不仅收集各种石器,还混迹在考古界各类活动,并加入实地挖掘。只有高中文凭的他,既没有专业的考古知识,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但这些都不要紧,他利用善于社交的优势取得了考古人士的信任。

1981年10月3日,藤村新一跟随队伍前往宫城县岩出山町“座散乱木遗址”进行考古挖掘。该遗址的地表层被认为大约在4万年前。如果在那里挖出了石器,就等同于证明了日本存在中期石器时代。

一到现场,大伙就分散到各个角落进行挖掘,心里期望自己是那个能改变历史的人。跟别人一样,藤村新一蹲在地上,用手拿着铲子仔细东挖西挖。没过多久,他就激动地大喊一声:“出来了!”。听到喊叫声后,大伙便赶紧围了过来。只见藤村新一的铲子上有一个小石器。

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大家热切期盼的石器吗?紧接着,藤村新一又陆续在各个角落挖出了剩下的48枚石器。

它们的出现证明4万多年前日本本州岛上就有人生活过。正是这一发现让整个日本考古界为之振奋。很快,官方部门就公布这一消息,并声称日本是否存在旧石器时代的争论终于有确切的定论了。


谁没想到,令这个长达20多年争论落幕的只是一位默默无闻的业余爱好者。如此励志的藤村新一让日本媒体争相对他进行报道。

将他捧上天的同时,媒体也期许他日后有更重大的发现。果然,藤村新一没有辜负众望,很快就取得佳绩。1984年,他又从17万年前的地表层中发掘出了旧石器。这更是为日本旧石器前期时代的存在提供了“有力证据”。


只是略显蹊跷的是,藤村新一出土的石器都埋藏在同一个水平面上。这种现象算是相当罕见的。通常而言,埋藏已久的旧石器可能会因为地震、水流等自然原因,使其地层产生差异。只有年代较近的石器才能完美地逃过一劫,同时出现在同一原生地层。


尽管当时有少数专业的考古学家对此质疑,但大多数学者却沉浸在狂喜中。日本媒体自然不会放过这重大发现,反复甚至是24小时滚动报道。


与之前一样,媒体对藤村新一追捧后又再次对他提出了期许。日本民众也开始好奇自己的历史到底能追溯到多少万年前。这在某种程度上能彰显自己的民族优越感。


到了90年代,藤村新一索性辞掉工作,全身心投入旧石器挖掘。1993年5月,他声称上高森遗址是约50万年前的遗址,是日本最古的遗址。

当媒体以及民众猜测在那里是否能证明“日本在北京猿人时期也存在猿人”。藤村新一也迅速有了新发现,而且之后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为日本创造出新的考古挖掘纪录。


1994年10月,藤村新一又发现了50万年前的6枚石器。

1995年10月,藤村新一挖掘出60万年前的石器;

1998年11月,藤村新一再次挖出60万年前以上的石器;

各大媒体报道拼命将藤村新一的名字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他被称为日本人称为“神之手”、“石器发掘之神”及“探索石器之名人”等等。


原因在于有刷新纪录的石器,都是唯独他一个人发现的。就算发掘现场有很多其他考古人员,但他们就是每一次都擦肩而过。这放在平时也没什么,毕竟就正规考古学研究而言,在发掘中一无所获也是家常便饭的事。


对本来残存遗物就很稀少的旧石器考古来说,尤是如此。但与藤村新一每挖必有相比,他们的运气也太背了吧。实际上,像这样与正常考古常识相悖的地方还不少。比如在石器和剥片集中的地方 , 往往能发现同样质地的石器和剥片的拼合关系。但藤村新一发现的大都是整件的。


又比如年代久远的石器出土难免会带来厚厚的泥土。但藤村新一发现的也还相对干净的。然而,少数学者提出种种质疑时,却被认为反倒遭到攻击。


因为当时日本考古界都有自己的学术圈子,学术批评往往被认为是人身攻击 ,进行公开批评的人往往会受到冷遇 , 甚至被迫离开学术界。到了1999年11月,藤村新一又做出了一个震惊全国的发现,挖掘出70万年前的石器。全日本为此举国沸腾,政府还立即下令将其写进历史教科书。


各个藤村新一的旧石器遗址所在地的政府和考古部门投入的人力、财力来发展旅游业。


此外,他还在相距约30公里的两处“遗址”中发现了约10万年前的能完全对接在一起的两枚石器断片。这或能推翻欧美等国家的考古学者主张的猿人智力低的部分学说。


之后,藤村新一还公开吹嘘他就要发掘出100万年前的石器,并称有可能在日本找到原始人的骨头化石。



如果这消息属实的话,那么在石器时代早期,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就在日本的东北地区。有学者还直接宣称这将会可能改写世界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定说。


如此天方夜谭的说法一经报道后,日本国民集体高潮了:我们可是世界上最具智慧的猿!他们似乎选择性地忘记了,这位考古神人多年来从未拿出过一份像样的论文和学术报告。虽说藤村新一早就当上了“日本旧石器文化研究所副理事长”,但他仍然只是个现场发掘工作人员。

当再次有合理的质疑出现时,沉浸于民族自豪感的日本人却认为是赤裸裸的诽谤。直到2000年10月22日这一天,这场破绽百出却无人看破的秘密才得以被揭穿。当时《每日新闻》的记者为了能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地报道藤村新一发现的过程。

他们就偷偷在即将开挖的遗址现场设置了监视器。


结果凌晨时分,监视器拍下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藤村新一独自一人,东张西望地出现在镜头里。到了某个挖掘坑停下后,他兀自地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塑料袋。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6块石器埋在地下,仔细踩平地面,又悄悄离去。


次日,他果然如同往常般到现场,不一会儿就宣布自己挖出了所谓的旧石器。这才有人发现:原来震惊日本考古界的“旧石器”,是发现者本人自掘自埋入的人工制品。

事件被日本媒体曝光后,藤村不得不承认在此次挖掘中造了假。不过同时,他还试图欺瞒舆论,只是承认他挖掘的42余处遗址是假的。但这一次,他没能再取得日本考古学家以及民众的信任。




他们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对藤村新一所参与的所有考古挖掘成果重新进行验证。

2003年日本考古学协会报告指出,藤村新一参与发掘工作的遗迹有162处有捏造行为,其中159个遗迹被认定没有学术价值。


日本旧石器时代现存成果仅能追溯至晚期,约三万年前。这也使得日本有关这方面的研究至少倒退20年。当始作俑者坦白这一切都是骗局时,日本考古界也无法在公众面前抬头。日本政府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想要将这些假货从神圣的教科书抹除。


藤村新一成为了众矢之的,遭到了社会各界的唾弃。而最激烈指责者也是当初将藤村新一捧上神坛的那些人。


他于2003年被以“伪计业务妨碍罪”被提起公诉,但警方却认为证据不足不予起诉。据说他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段砍下了自己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以此谢罪。


同年11月,他被进入了福岛县精神病院,被怀疑患有“解离性同一性障碍症”,俗称双重人格。


实际上 , 藤村新一的造假手法并不复杂 。他偷埋石器的方法有这两种 :

一是在相应的地层中挖一个坑穴 , 埋入一组石器。之后再带领大家挖出来。二是直接在遗址的较大范围内分散地埋入石器。

在出土石器后 , 藤村一般会请专家测定地层年代 , 地层的年代。一旦确定 , 石器的年代也随之确定 。


而学术界之所以相信了他的发掘成果 , 也是因为他 “发现” 的石器出土于古老的地层。

但除了查明石器包含层的地层年代 , 还需要对石器进行石器形态、加工技术和区域特点等类型学方面的分析。


只不过,当时日本沉浸在民族主义情绪,想通过美化日本历史来彰显自己的国际地位。


再加上带有封闭性的学术体制、缺乏积极的学术批评等,才让藤村新一拙劣的造假猖獗了长达20年。


不光是考古界,日本在其他科学领域也发生了多起令人乍舌的学术造假事件:2009年,东京大学教授塞尔坎·阿尼里尔被发现伪造了一系列个人学术成就。


2012年,麻醉学者藤井善隆就因学术造假,有超过100篇论文被要求撤稿。2014年,小保方晴两篇发表在《Nature》的论文中有篡改、捏造等造假问题。

当看这些荒唐的造假事件,我们也清晰地认识到:持续地造假也许不单是个人道德问题, 还与缺乏监督的学术环境以及对权威的盲从脱不了干系。


不然就算每次谎言最后都被拆穿,但某些根深蒂固的风气不加以改变的话,又怎能保证历史不会重演?



*参考资料

発掘捏造, 毎日新闻旧石器遗迹取材班, 毎日新闻社, 2001.

捏造発覚直前の半生记:藤村新一(2000年)“私には50万年前の地形が见える”‘月刊现代’2000年11月号 pp.112-119 讲谈社

日本考古学与民族主义:前期旧石器捏造事件的意识型态,吴建新,《思与言》第48卷第4期(2010年12月)

谢飞.评20世纪日本旧石器考古学研究[J].文物春秋,2001(01):1-7.

徐建新.透视日本旧石器时代考古造假事件[J].世界历史,2002(06):111-118.

发布于 2018-11-1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