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占春《之我精神导论》预言——新人类、新大陆、智脑时代

李占春《之我精神导论》预言——新人类、新大陆、智脑时代

李占春《之我精神导论》预言——新人类、新大陆、智脑时代

《之我精神导论》结束语 新人类与新大陆



小狗虎子就睡在我床下。每天早上,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它首先把我唤醒;或者说在我似醒非醒的时候,它用爪子扒我被子或用嘴直接拱进被子把我赶起来。每每这个时候,虎子眼睛会直直地望着我,把尾巴摇啊摇的,那份荡漾在眼珠子里的期盼让我难以拒绝。想想虎子,其实真幸福啊,吃好、睡好、玩好,除了发情期闹几天坏情绪,虎子好像没太多烦恼,至少比人的烦恼少,也不知要少上多少倍呢。究其缘由,虎子寄宿于我家里,关系就是人与狗、狗与人——单纯。想想看,在大千世界里,狗是比人还聪明的精灵,人征服世界,而狗仰仗于征服世界的人,狗可谓坐享其成,而人还得风里来雨里去,与自然斗、与人斗、与自己有名的或莫名的这那斗,套用现在时髦的话就是为了两个字——发展。

在我的印象里,年少时候的好多幻想、梦想或想都不敢想的,现在都实现了,甚至马上就快要被淘汰了,人类自进化以来,近二百年或说近二十年所谓的发展,其速度都太快了、其频率也太高了!与其同时,我们的快乐感受并没有同步同速地提高。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家里过年时才给做套新衣服,学校开运动会才给买双新球鞋,遥想当年的那种快乐、那种欣喜,现在的孩子基本上没法去领略了。在物质与精神产品都空前丰富的今天,很多很多的人对所谓“幸福吗”均报嗤之以鼻,如果将时空倒错——把今天的物质精神产品搬回往日,那时的人们或说我们,必定会奔走相告——我们进入共产社会、大同世界了!万岁!幸福啊!幸福万岁!

话说,我们人类是不是在过意自导“围城”的烦恼呢?其实不然。近代与现代以来,人口膨胀、竞争加剧,人活得越来越累、越来越现实。所谓现实就是,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争夺日趋激烈,其核心就是所谓的利益,而背后的始作俑者即是人类的之我——在错误的发展观思维引导、诱惑之下,只有攫取利益才能让之我摆脱灰暗和阴晦,利益的取得让之我一次次得意地闪烁着。尽管如此,我们人类对之我依旧还是一无所知,而争强好胜则披着所谓的发展外衣,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迷茫,之我难以休养生息,之我的疲惫绵延不绝,人又怎能幸福起来呢?

不仅如此,给世界和人类创造了丰富产品和成果的所谓发展,正在给世界和人类种下诸多的苦果——例如:污染、战乱、病毒以及物种消失、心理危机与精神错乱。由此,我们不禁要呼唤——之我,你醒醒吧!你不能也不要迷恋如此的发展,你应该独立起来,不要让过分的现实、过分的利益引向歧途了!再也不要躺在利益的催眠式席梦思上,只顾自个闪闪发光了!不要忘了,我们人类,其实是坐在同一艘大船上的。

前面,我们曾提到所谓智脑时代以及之我的困惑,但我们人类即将跨进智脑时代的门槛,这个潮流却是无人能阻挡的,届时必将会出现所谓“新人类”——智脑人。他们不光聪慧绝顶,而且能洞悉之我、驾驭之我,人类社会阶层、阶级等划分将以“新人类”为标尺,“新人类”将成为我们这个星球的精英、领导者和革命者。与二十年前的高考一样,成为“新人类”如同走独木桥,世人趋之若鹜但一时又望洋兴叹。首先,成为新人类的成本极高;其次,还存在身份、种族、国别、权利等等门坎与限制。

尽管如此,“新人类”是世界潮流。如同当年的“大哥大”,哪几个人拥有,在一座中国的小县城里绝对可以打听得清清楚楚。现在,手机取代了“大哥大”,已经普及成为小学生手里的游戏工具。同样,“新人类”今后也将呈现普及态势,只不过档次有别罢了。值得庆幸的是,“新人类”对于之我的认识将会普及并提高,对之我的固守、驾驭、调剂也将会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高度和议事日程。由于之我理论为世人所理解、所发展、所接受,和平与和谐将为人类发展的主旋律和终极目标所认可。在这里,“新人类”可谓使命神圣,他们将发挥举足轻重的决定性作用。

如前所说,我们人类是坐在同一艘大船上的。但从宇宙的角度看,地球不可能是人类永远或唯一的家园。现代以来,人类对世界的改造与对世界的破坏基本上旗鼓相当,人类的探知欲、开拓欲为何要如此密集地释放和爆发呢?假如哪一天,有颗硕大的星体贸然撞上地球,而人类又根本束手无策,坐以待毙的结果是地球与人类共同毁灭。那么,冥冥之中,我们人类是不是与那些牲畜一般,在灾难来临之前显现所谓的征兆呢?而这个征兆,是否就是人类时下的种种不同于从前的欲望之癫狂呢?

言归正传。由于之我被利益绑架,需要闪闪发亮才能保持自身的舒逸,人与人如此,国与国也同样,为了利益就必须竞争。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最大、最显实力的竞技场当属近地太空,角色的扮演者是卫星、飞船、空间站、导弹攻防御系统等一系列技术。设想,随着空间技术、材料科技、能源及所谓能量场技术等等突破,在太空搜索及偶然因素使然下,哪天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人类终于发现了适宜居住的另个星球,而人类所拥有的技术正好歪打正着地被运用上了。

于是,我们的新人类便会有计划、有步骤地踏上星际之旅,开启太空移民的新大陆时代。依据现有的知识和观点,星际之旅从某个角度看就是死亡之旅,但在“新人类”那里至少有两大法器:其一是成熟的克隆技术,其二是完善的之我理论。克隆让人死而‘复生’,‘之我’让人藐视死亡,在惊险的航程中、在陌生的另个星球上,我们人类的探险先驱们就不会被寂寞、孤独和恐惧打倒了。遥瞰新大陆、展望新人类,之我论必将大有用武之地。不论今天还是明日,它将福佑您——驰骋在哲学的沃野,陶醉于哲人的胸襟。

选自《之我精神导论》



重磅!《之我精神导论》用易经八卦推演暗物质或未知粒子

重磅!《之我精神导论》用易经八卦推演暗物质或未知粒子


中国文化学者——第五次浪潮扑面而来 智脑时代开启新纪元

wemedia.ifeng.com/76204

编辑于 2018-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