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在美国留学的女生被犹太房东虐待,向我咨询

说房东老扣她钱,把押金都扣完了,还继续扣,说什么炉子坏了,房东也不给修或换,最后几个房客搞了一个新的,房东还责怪房客,说其他两个房客都是已经工作的美国人,就她是大学生,还是中国过来的,所以特别被欺负。

我对她的回应是房东最多只能把你的押金全拿走,押金都扣完了,你还给他什么钱,就是你跑了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当然,再租房子不光是麻烦,还得从新交押金,你就拒绝交任何多于押金的钱,人家真不能怎么样,就是把问题赖在你身上给你附加的账单,你坚决拒绝交,人家再坑,找一个collection agency要你的钱,你一旦回了中国也就没有任何危险了。

之后,我就跟她说了在美国犹太人几乎控制了金融,媒体和法律这三个政治权利核心的行业,很少人感惹他们,对他们的虐待经常只是忍气吞声,就是白人对待犹太人经常都是屈服的行为。好的一面是她将来一旦回了中国,就可以彻底不在乎犹太人怎么想了。我甚至跟她说一旦你学位拿到了,你可以跟房东说自己回到中国后会做自己能做的一切在中国把犹太人抹黑,鼓励中国人和中国政府抵制任何被犹太人控制的公司,这样,房东就不敢太虐待中国房客了,因为中国真的有实力让犹太人和以色列非常难过。

我建议在美国的中国人若能的话,远离犹太老板和犹太房东,也尽量做自己能做的一切贬值任何被犹太人控制的公司或机构,可以从小事做起,比如不用Gmail,不用Facebook,即使在美国留学工作也可以用一个中国邮箱,不用怕人家觉得你什么不民主。对犹太人,要学会施加任何自己可施加的压力。我也跟那个人说要从他人那里讨到东西,最有效的办法一般是对他人具有一定的威胁,并且让他人知道,而不是客气服从,一般来讲,客气服从,尤其对于犹太人那样的人只会让自己显得懦弱好欺负。

在美国,中国人法律上基本上是明显的二等公民,因为中国人在那儿没有任何政治权利,所以法律永远是会对中国人有明显的不利,甚至中国人被捏造为工业科技间谍做替罪羊的每年都会出好几个进入主流新闻媒体的案例。相反,犹太人在美国由于他们的政治权利是最受法律保护的。

最惨的其实是那些不通中文的无法收益于中国的第二代华裔,他们只能在那儿最极其被动的minority,特别容易被欺负。像我咨询的这个人,她是中国留学生,即使在美国搞糟了可以回到中国发展,一切在美国的可以基本被抹掉的,同时,这样的人可以影响中国很大的市场的舆论,这些优势是第二代美国华裔不具备了,当然也有例外,如我自己,假设读者把我也当第二代美国华裔来看。

其实,我归根到底还是觉得自费跑到美国念大学是比较不明智的选择,当然不是没有特殊意外的例子。要去也研究生再去,进个理工科的博士还可以拿点工资,而不是给美国学校送钱。说实话,好多自费去美国留学的人,尤其是非理工科的,在那儿也基本上是在做一个permanent vacation(长期或永久的度假),尤其是那些中学去的人,你对人家没啥价值,不会有工作,人家让你在那儿也只是为了你的钱,要不自己家有钱被父母养着,要不就好好积累一些在中国能就业的知识,技能和人脉。

中国现在有实力了,能的情况下应该让世界适应自己,而不是服从似的适应美国为中心的世界。好好学学犹太人的一些做法吧,像犹太人在美国从来不会去适应容忍别人,总是想法迫使别人适应自己,别人一做一点对犹太人不利的行为,用自己的媒体实力把他人打成anti-Semite,人家就垮了。说实话,中国即使大肆搞个反犹大合唱,世界也都不能把中国怎么样,因为在中国有强大并日益增强的军事实力之外,世界又离不开中国的市场。同时,我们对犹太人没有任何历史负担,也不是战败国,不像什么德国。中国这么做只会鼓励好多其他国家也这么做,要认识到social norms(社会常规)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而它的改变进化是出于一个有足够实力的人或组织敢于违反当前的一些常规而慢慢让别人适应新的做法则置之为常。

编辑于 2018-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