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虹市首富王多鱼&OFO 戴威

西虹市首富王多鱼&OFO 戴威

本文是青龙俱乐部分支专栏《王多鱼的不靠谱投资笔记》里的文章。


本文参考资料节选自《王多鱼的不靠谱投资笔记》,该书由中信出版社出版,想阅读完整章节的读者,请您自行到您本地的新华书店处购买,或到中信出版社的天猫官方旗舰店上购买。


西虹市 - 彭飞 - 单曲 - 网易云音乐music.163.com图标


为了烘托一下气氛,请点击一下音乐以后再开始阅读。(请在 PC 端打开)


当他把自己身家全部捐献出去以后,“西虹市首善”王多鱼先生的名声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


整整 222 亿人民币,全部捐赠给了西虹市慈善总会!!!整整 222 亿!!!


这种让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迅速让王多鱼的名字,走出了西虹市,传遍了神州大地,涌向了全世界。


是的,他火了!彻底地火了!就连他以前的幼儿园同学、教过他的幼儿园老师,都顺带着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人!


王多鱼身上的一切事情,都成了街头巷尾的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则是他名下的投资公司所投资的那些不可思议的项目:冰山计划、陆地游泳器、防臭屁内裤、混动三轮车、共享缝纫机、Forever 充气女友、火山计划、飞艇快递……


“钱是王八蛋,我们要尊重梦想!”,王多鱼说过的这句话,更是成了所有有梦想的投资人都挂在嘴边的一句金句。


一时间,一封封写满梦想的信从全国各地飞向了西虹市,堆满了王多鱼投资公司的会议室,如同几座长满了眼睛的小山一般,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直感压力山大、如坐针毡。为此,王多鱼不得不与邮局进行沟通,让邮局不要再把写给他的信送过来。


把会议室的信件清理掉以后,王多鱼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可以清净下了。就这样,王多鱼过了几天安稳日子。


“然而,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王多鱼在个人回忆录里表示。因为,几天清净日子以后,他的私人手机号码开始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天量不知名来电、还有海量的短信,甚至连公司配置的那个拿来装点门面的商业计划书接收邮箱 bp@xhzb.com(西虹资本)都收到了大量的邮件。


这还不算完,更让王多鱼头疼的事发生了——怀着满腔热情的梦想家们直接找上了门。



为此,王多鱼只好加强了安保手段,同时在媒体上宣布:要想见他必须先预约。


这条消息发出去以后,一开始人们还不太理解。紧接着有媒体曝出王多鱼现在变成了全职奶爸,整天忙着哄孩子、照顾老婆。于是广大网民纷纷痛骂那些打扰王多鱼的人,谴责他们的所作作为。


……


一个星期以后,上门见王多鱼的人逐渐少了起来。差不多两个星期,这种让王多鱼苦恼头疼的现象基本消失了。王多鱼又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地当起了一个幸福的全职奶爸。


2018年12月11号晚上8点左右,西虹市某个海景别墅群的一栋独立小三层房子中,王多鱼正在摇篮边逗孩子玩,突然他的工作专用小米手机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王多鱼看都没看,立马掐断了这个电话。


但是,仅仅过了几秒钟,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王多鱼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他那个投资公司的戴金丝眼镜的资深投资经理在给他打电话。


王多鱼赶忙走到了房间外面,然后把左手挡在门框上,右手快速拉着把手关上了房门。在房门碰到左手的一刹那间,王多鱼抽出了左手,轻轻地合上了房门。


“我不是告诉过你,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下午六点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王多鱼对着手机的通话界面小声吼道。说完,王多鱼把电话移到了耳边。


“王总,我也不想啊,是真有重要的事儿。”投资经理委屈地说。“OFO 的戴威戴总想见见您,他已经约过您见面很多次了,这次他直接找上了门,就在公司的会议室里。他说您不见他,他就赖在这不走了。”


“emmmmmm,那好吧。你直接带他来我家,我们 30 分钟后见面。”


转眼间,半个小时过去了。王多鱼此时正坐在客厅里,手里拿着 iPad,用百度浏览着关于 OFO 的新闻。


看着看着,突然一阵轻微而又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客厅门外面响起了阿拉善保安的声音,“王总,外头有位戴威先生,想见见您。”


“快把他请进来。”王多鱼对阿拉善保安回应。话音刚落,投资经理就领着戴威走了进来。


“你们坐。”王多鱼用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戴总是来找我借钱的吧。”戴威屁股还没有坐稳,王多鱼先开腔了。


“我实话实说告诉戴总您,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吃的喝的都是用我儿子的。”王多鱼继续说道。


戴威刚坐到沙发上,就听到王多鱼说这话,于是马上抬脚准备起身离开。


王多鱼见状,马上挽留,“唉唉唉,戴总你先别忙着走。虽然我没有钱借给你,但是我有办法让你走出目前的困局。”


“王总您说,我洗耳恭听。”戴威站着面对着王多鱼。


“你们现在的情况,用一句老话来说,就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王多鱼说道。“你们这车越多,亏损也越多。摊子铺得越大越快,这公司也死得越快。”


“我跟你说句实话,就你目前这状况,是没有哪个投资机构敢继续投钱给你的。”王多鱼说。


“有投资机构想投钱给我,不过我拒绝了他们。”戴威反驳。


“我知道,就企鹅、阿里、美团、滴滴这些有钱的主。”王多鱼说,“而且,你脾气太倔,跟头犟驴似的,不愿意服输。你来找我,是看中我不怎么控制被投公司团队这点吧。”


戴威听了,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


“你要是真想有人继续投你、真想 OFO 活下来,你这倔脾气首先得改改。 如果你不改,我这办法也就不说了。因为说了也没用。”


戴威沉默了几十秒,沉重地说了一句,“好,我改。”


“首先,你把 OFO 的债务打包,找个人帮你兜底。当然,你得把股权交一部分出去,董事会给几个席位,给兜底那人一些信心。这方面,我可以联系西虹人寿的金先生帮帮你,看谁有兴趣帮你兜底。”王多鱼说道。


王多鱼继续说:“你现在不是欠供应商钱么?你欠的他们的钱,先跟他们协商下,一点一点慢点还。OFO 要真倒闭,那他们可就永远拿不回来钱了。当然,你要给他们点利息,拖这么长时间还钱,不给点利息实在说不过去。”


“接下来,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你把你公关部的人给全部开除了,让兜底的人帮你找一个靠谱的团队。你现在的团队,实在是太差劲了。”王多鱼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看你的团队,干的是什么事。长时间不出声,让别人媒体掌握了话筒。出声了也不端正态度,把用户信心给全搞没了。”


“公关部找好以后,接下来要做几件事。第一,要跟所有能接触到的媒体主动保持密切沟通,当然不是要你压着所有负面不让他们发出来。舆论是压不住的,你越压他们就越喜欢写。你们搞一个有诚意、切实可行的发展计划,通过媒体让你的老用户知道你们在认真做事;第二,在全渠道发声明,跟用户认真道歉。跟他们好好解释解释,公司现在发展很困难,问问能不能用公司剩下的能骑的好车抵债赔给用户,实在不想要的就直接把钱退给他们。那些不能骑了的坏车,通通卖给资源回收公司,能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说实话,你那些车都是垃圾,全部丢了身上包袱反倒还轻。”王多鱼说。


王多鱼继续说道,“你还要做一些事。你要收缩战线,重回创业根据地。”


“您是说,让我重新回北大,深耕校园市场?”戴威问道。


王多鱼回应,“对,不仅仅是这样,你要把你的核心团队带回北大,争取一下创业扶持,把固定支出尽可能地降低,最好降为零。如果能拿一些补贴就更好了。剩下的非核心团队以及其他员工,把他们分解成一个个独立的运营公司,把关系从雇佣变成合伙,让他们去发展广告客户,尤其是集团客户。”


“忘记说了,你们的车需要重新设计,设计成坚固耐用非标准化的新款式的自行车。设计好以后,跟北大的人沟通沟通,问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定制北大校园专属自行车。他们有兴趣的话,你们就拿着他们的钱,去自行车厂现款现货定制新车,然后把车投放到北大校园。这车,从产权上来说,是北大他们的,校方会自己派人盯着车,不用你们来维护。但是,这个车又是受你们控制的,也算是你们的资源。对了,排他性协议的事不要忘记了,不然摩拜他们也可以进校园里面来。”王多鱼说道。


“我刚才说,让你们去发展广告客户对吧。这广告赚的钱,绝对不能自己独吞,要跟学校分成。你们做这事,不能一家家学校慢悠悠谈,要全面出击。要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以前,把尽可能多的学校搞定。”王多鱼继续说。


王多鱼解释道,“我为什么让你选大学校园,而不是选其他地方呢?这是因为,需要把自行车限制在一个固定的范围内,不能让它们到处乱串。要是不限制,你信不信有人能把车从北京骑到拉萨去?其他地方的人员太杂,放学校里面要好管理好控制些。再说你们共享单车的目标,不就是解决人们2~3公里之内的短途出行么?有好多大学,校园范围可不止2~3公里。”


“如果有人真想把车骑到校园外面去逛一圈,也不是不行,先交押金再说。在规定时间、指定地点内没有把车还回来,这押金就别想要了。当然,校园里骑是不需要押金的,有个信用积分就行;还车的地点也不一定需要是学校的出发点,也可以还到合作的还车点去。总之,得找人为这车担责才行。不需要负责就可以随意使用的车,是不会有人珍惜的。”王多鱼语重心长地对戴威说道。


“王总说的是。”戴威回应。


“你们互联网公司,就要干互联网公司擅长做的事,不要整天想着把实体公司干死。才发展几年,公司员工就上万了,再怎么有钱也禁不住折腾。你好好想想,你真需要那么多人么?你们现在,就要做一些别人干不来的事,比如大数据、人工智能什么的。分析分析人们的出行数据、健康数据,把它做成一个个诱人的产品,然后卖给有需求的大客户。”


“那王总你有什么产品方面的看法?小戴我想听听。”戴威兴奋地问道。


“emmmmmm,你们产品我了解得不是很多,具体意见我也不好给。”王多鱼尴尬地说。


王多鱼突然双手一拍,“那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就睡我这里,我们俩促膝长谈,深入交流交流下。交流完了好好休息下,明天我带你去见金先生。”


“好勒,谢谢王哥。多谢了,实在是麻烦王哥您了。”戴威一开始的愁容消失了,平静的脸上,眼睛里跃动着希望的火光。


……


The End


尾声 - 彭飞 - 单曲 - 网易云音乐music.163.com图标


这里的背景音乐,可以听也可以不听。(请在 PC 端打开)


没有这本书哈,大家不要去淘宝找。
编辑于 2018-12-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