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重刑太狠了?连奥沙利文都逃不过的赌球陷阱,中国球员掉进去根本不意外

10年重刑太狠了?连奥沙利文都逃不过的赌球陷阱,中国球员掉进去根本不意外

十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生命中一段漫长的岁月,而对于于德陆来说,十年可能意味着职业生涯的终结。12月1日,中国斯诺克最黑暗的一天,于德陆因操纵5场比赛被禁赛10年零9个月,曹宇鹏操纵3场比赛被禁赛6年,其中2年半立即执行,剩余3年半缓期执行。

中国台球赌球“历史”悠久

处罚结果出来后,舆论一片哗然,不少球迷觉得十年的处罚过于严苛,但大家对于赌球这件事,并不意外,于德陆和曹宇鹏在职业比赛中犯险,只是中国斯诺克赌球的缩影,早在上世纪8、90年代,大多数看不见的地下交易,就已经在泛滥,只不过是赌球方式不同。

与现在国内对斯诺克的认知不同,2、30年前在中国打台球,可并不被认为是什么绅士运动。当年碍于体制所限以及各种客观原因,打斯诺克想走专业路线难度颇大,当“枪手”是大多数斯诺克从业者“更好”的选择。所谓“枪手”,就是依托球房,为一群以赌博为乐的人“服务”。时至今日,这种中国式的赌球延依然很盛行,在中国台球基层更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现实情况就是,球房各自派出“枪手”来打比赛,赌徒们每次下注,输了球手没损失,赢了球手和下注压自己赢的赌徒分成获利各取所需。

曾有媒体报道,上世纪80年代,在业余台球厅里,很多人都带着大旅行袋去观看业余台球赛,旅行袋里是一捆捆的10元面票。有一位参赛者因为大雨被困在家中,灵机一动居然拨了120救驾,救护车到了,球手对司机说:“我给你翻一倍的车钱,你快点给我开到某某球房……”

90年代,不少希望在台球上有所发展的少年,只能成为专业打黑球的“枪手”,为代表球房打球,一些好赌之人在赌局上下注。

但赌博如同吸毒,一旦陷进去,就很难自拔,甚至闹出人命。2010年两名职业球员约定赌球,输钱后在规则上有些分歧,导致买凶杀人。死者是国内一线选手何海洋。

在过去,由于国内举办的比赛水平较低,赌球的形式也比较单一,但近年来斯诺克在中国蓬勃发展,多站大型排名赛相继在各地举办,越来越多的大牌球手来到中国“捞金”,而更多的年轻球手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冒起,纷纷加入职业比赛的行列,假球也渗透进来。

几年前的某次国际比赛,因为被ESPN转播而开盘,一位中国球手在淘汰赛阶段被地下庄家找上门来。“他们让我输,我没有同意。当时拿冠军奖金也就不到17000美元,但故意输掉一场小组赛就能分到15万元人民币。”

但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得到基本的保障,进一步磨练技术,不少球员铤而走险,像于德陆和曹宇鹏这样靠自己操控比赛赚钱的,在国内乃至国际都不是少数,他们故意输掉一些比赛或是几局比赛,来达到利益的最大化。

利益面前大牌也要屈服

也许正如人们所说,钱是万恶之源。曹宇鹏上赛季创造生涯最佳,单赛季收入14.8万英镑排名第20位,对他而言这已经是相当优异的成绩。但在此前,曹宇鹏一直不瘟不火,他“出事”的那两个赛季,2015-16赛季不过进账14225英镑,2016-17赛季更是跌至6525英镑,这样的收入水平显然不足以维持其参赛和训练的巨大开销。至于于德陆,最近三个赛季收入分别为55660英镑、61625英镑和23550英镑,加起来还达不到曹宇鹏上个赛季的水平。如果以身犯险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谁又几人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

实际上,就连希金斯这样的史上TOP5球手都曾因涉嫌赌球被禁赛,宾汉姆这样的世锦赛冠军也没有逃过赌球盈利的诱惑,你还会对于德陆和曹宇鹏这么做感到意外吗?2010年5月,希金斯被曝光参与了一场赌球交易,双方达成“希金斯输四场比赛,得到26.1万英镑现金”的协议。视频中希金斯嬉皮笑脸,看起来对故意输掉比赛的行为没有任何的负罪感。尽管经过多重调查后,希金斯最终并未定罪为“赌球”,但禁赛半年的惩戒依然不可避免。如希金斯这样的历史级巨星,都与赌球有染,斯诺克球坛之浑浊可想而知了。

与希金斯同样是世界冠军身份的宾汉姆,在2017年因为违反规定在其他球员参加的比赛中下了注,而被世台联禁赛半年并处以2万英镑的罚款。不过相比希金斯与宾汉姆只有半年的禁赛,五年前的斯蒂芬-李几乎是赔上了自己的职业生涯。2013年9月,曾经拿到过五个排名赛冠军的斯蒂芬-李,因为至少参与七场假球,被开出罚款4万英镑+禁赛12年的重磅罚单,12年的禁赛处罚也让他成为自2006年澳大利亚球手汉恩被禁赛八年后,斯诺克界最大的丑闻。

据悉,李仅靠互联网赌博,就有近百万欧元的入账,要知道这还不是他赌球的全部获利。当时斯蒂芬-李近20年职业生涯的总奖金进账,年均也就是10万出头,但靠赌球下注就能轻松赚到百万欧元,斯蒂芬-李这种不惜将声誉和职业生涯毁于一旦的做法,也就不难理解了。

事实上在斯蒂芬-李假球案听证会结束后不久,奥沙利文就曾指出斯诺克界打假球的大有人在,只不过李被曝了出来,不过奥沙利文自己就没有被怀疑过吗?江湖传闻,奥沙利文在2005年打过一场假球,拿到了20万镑的回扣,而早年在中国出工不出力的表现,也让奥沙利文背负了打假球的嫌疑。

当年在上海大师赛和中国公开赛上,奥沙利文经常莫名其妙的首轮出局,期间更是被曝出过早就订好首轮出局后回英国机票的消息。众所周知,奥沙利文不愿离开英国本土频繁参赛,但个中原委谁又说的清楚。

而在谈起赌球问题时,中国一哥丁俊晖倒是抛出过一个如众不同的论调。在丁俊晖看来,赌球一方面是受到诱惑,另一方面是在球员职业生涯的巅峰时,可能会被人故意坑上一把。被人故意坑是怎么回事?丁俊晖并没有说破这一切,抑或是他站在球员的角度,不愿意看到更多的同辈陷入赌球传闻之中。

奖金少自然要捞偏门

坦白地讲,10年的禁赛处罚,无异于宣布于德陆职业生涯的死亡,看看斯蒂芬-李的现状,现在他去香港打个教学赛都会被抓个现形,禁赛期满时已经50岁的他,还有多少能力征战职业赛场?而这也是于德陆以后面临的窘境。

世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早就表达过维护斯诺克纯净公平大环境的决心:“球员必须明白,他们根本不能下注斯诺克比赛,即便是没有他们参加的比赛或赛事。任何球员被发现违反赌博禁令,都将面临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在这样的严惩下,依然有很多球员执迷不悟,说明禁赛根本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途径。

自从2002-03赛季欧盟不允许烟草商赞助体育赛事,斯诺克似乎就走上了穷途末路。曾几何时,当大多数职业运动的奖金都在不断提高时,斯诺克依然在原地踏步,丁俊晖打10年比赛不如李娜一年奖金收入早已不是新闻,要知道丁俊晖已经是斯诺克界金字塔尖的人物,他身后还有着巨大的中国市场,但斯诺克终究不是“高大上”的运动,其奖金相比网球、高尔夫等,用穷酸来形容不为过。

作为当今球坛第一人,奥沙利文曾经因为打147分奖金过少而只打出146分,当时曾引起巨大争议,而他也已经多次用行动来证明自己只对奖金高的大型赛事感兴趣。如果连奥沙利文这样的顶尖球手都这么想,那么这项运动肯定是出了问题。

当然,为了让球员们赚到更多的钱,世台联近年来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巴里-赫恩成为世界斯诺克掌门人后,致力于这项运动的全球发展,不仅大举开拓中国市场,也将斯诺克的触角伸到了世界各地,举办了更多的排名赛和高奖金的邀请赛,改变赛制让低排名球手有更多的机会赚到钱,也收到了相当不错的效果。

2010赛季,斯诺克巡回赛的总奖金只有350万英镑,这一数字到了2017赛季已经增长到1000万英镑,2018赛季则上涨到1200万英镑。而目前正在进行的2018-2019赛季斯诺克巡回赛,总奖金已经达到1500万英镑,明年世锦赛冠军奖金则为50万英镑,均创造历史最高。据悉两三年之内,斯诺克巡回赛的总奖金将突破2000万,而在前面轮次出局的球手,也将拿到比以往更多的奖金。2016-17赛季,塞尔比创下球员单赛季最高奖金的新纪录,总共获得93万3428英镑奖金,但这个数字,对于职业运动来说,比如网球,依然不够瞧。

虽然,面对处罚,曹宇鹏已经发表了道歉信,但是如果球员的生存现状仍然没有改变的话,还会有很多“曹宇鹏”、“于德陆”的出现。

发布于 2018-12-0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