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普京登场

历史的真相中,总是被打满了玻尿酸。

——旭


男生女相必富贵


圣彼得堡市(俄语: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罗马化:Sankt-Peterburg),是俄罗斯联邦直辖市,也是西北部联邦管区和列宁格勒州的首府,曾为俄罗斯首都。圣彼得堡由彼得大帝(1682年 -1725年, 名字: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罗曼诺夫, 俄语:Пётр Алексе́евич Романов,称为 彼得一世) 于1703年5月27日建立,在1712年至1918年期间为俄罗斯帝国的首都。

圣彼得堡市

1952年10月7日,普京出生时,圣彼得堡已经被改名为列宁格勒(Ленингра́д, 1924年列宁逝世后,改为列宁格勒,1992年改回圣彼得堡)。大概对列宁格勒记忆深刻,普京上台后,在2011年又规定,每年2月18日(列宁格勒解放日)、2月23日俄罗斯建军节以及5月9日胜利日,圣彼得堡对外称列宁格勒。


1930年代,普京的父亲在一支潜艇部队中服役,其后他在二次大战中担任苏联内务部的爆破手。普京的两个哥哥均出生于1930年代中期,其中一个早夭,另一个在列宁格勒保卫战中死于白喉(Diphtheria,是由被一种称为白喉棒状杆菌的细菌感染造成的)

俄罗斯伏尔加格勒的雕像《祖国母亲在召唤》,用于纪念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阵亡的士兵。

苏联红军在二战中击败纳粹所付出的巨大牺牲对他所在的这个普通家庭而言不是简单的抽象概念,而是让普京深入骨髓的感受到——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 —— “弱者就会挨打”。祖父母都是俄罗斯人的法国作家米歇尔·埃尔查尼诺夫说。“他深信俄罗斯人愿意为一个理念牺牲自己,而西方人则喜欢成功和舒适。”


1975年,普京毕业于列宁格勒大学国际法学系,随后他加入了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简称“КГБ”,克格勃),并在列宁格勒区工作。这段时间他熟识了其后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谢尔盖·伊万诺夫。他在大学时期加入了苏联共产党,且至今没有正式宣布过退党。


谢尔盖·鲍里索维奇·伊万诺夫(1953年1月31日,俄语:Серге́й Бори́сович Ивано́в),普京主要亲信之一。也生于列宁格勒,1981年在克格勃红旗学院学习。1999年-2001年担任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2001年接任俄罗斯国防部长。2007年任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2011年起任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2016年8月被普京解除总统办公厅主任职务,改任总统生态环保和交通问题特别代表。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伊万诺夫被美国列入《特别指定国民和被封锁人员》名单。


1976年,普京完成了克格勃的训练,两年后他进入了列宁格勒情报机关机要部门。他在此部门工作到1983年,随后在莫斯科的克格勃学校安德罗波夫学院学习一年。


1985-1990年,克格勃将普京派遣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1949年10月7日-1990年10月3日, 德语: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缩写: DDR,简称民主德国或东德: Ostdeutschland)的德累斯顿,收集当时西德的经济谍报。根据2018年解密的一份历史档案显示,普京在东德期间,除为克格勃效力外,也同时为东德情报机关国家安全部(德语: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缩写为MfS,通称“斯塔西”,或译 “史塔西”: Stasi)工作。两德统一后,普京被召回列宁格勒。此后,普京又在列宁格勒大学国际事务系得到一个职位。


在1990年代初期,普京在圣彼得堡市长阿纳托利∙索布恰克的办公室工作。1991年6月28日,他成为圣彼得堡市市长办公室外事委员会主任,主管对外交流事务、吸引外资和登记商业企业。在一个权力社会向商品社会的转移中,权力下的商品可以获得特别的收益——寻祖权。因此,对市议会的例行调查就成为一个权力约束权力的一种不完整方式。普京就是这样,被发现以低估价格允许出口价值9300万美元的金属,换取从未到达的外国粮食援助。虽然调查人员因此建议解除普京的职务,但是普京显然获得了上层的支持,仍然担任外事委员会主任直至1996年。


阿纳托利·亚历山德罗维奇·索布恰克(1937年8月10日-2000年2月20日,俄语:Анатол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Собчак,英语:Anatoly Sobchak),也是一位从苏联到俄罗斯的关键人物,作为俄罗斯政治家、辩论家、改革派领袖、以及《俄罗斯联邦宪法》起草人,圣彼得堡市长,他培养了弗拉基米尔·普京、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


1991年8月19日,八一九政变参见: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叶利钦的高光时刻)发生,普京担心万一政变者获胜的话他以克格勃官员的身份所做出的行为可能会被看成是渎职罪。8月20日,他向索布恰克市长表达出心中忧虑后索布恰克市长帮他打了电话给当时的克格勃头子,八一九政变主要领导人克留奇科夫,在电话中与克留奇科夫讨论之后,普京决定立刻辞去他在克格勃的职位。


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克留奇科夫(1924年2月29日-2007年11月23日,俄语:Владими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Крючков),1967年,在安德罗波夫的扶植下,加入克格勃,1974年至1988年担任克格勃对外情报局局长。1987年12月,陪同戈尔巴乔夫访问美国。自1988年至1991年,克留奇科夫担任了第七任和最后一任苏联克格勃主席。

八一九政变参见: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叶利钦的高光时刻),克留奇科夫建立了紧急状态委员会,并在八一九事件后同其他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一起遭到逮捕,直到1994年在俄罗斯国家杜马的大赦后获释。2007年11月23日,克留奇科夫因心脏病发逝世,享年83岁,死后葬于特罗耶库罗夫公墓。


1994年3月,普京被任命为圣彼得堡政府第一副市长兼外事委员会主任,成为索布恰克市长的左膀右臂深受重用。1995年5月,他组织了由总理维克托·斯捷潘诺维奇·切尔诺梅尔金(1938年4月9日-2010年11月3日, 俄语:Ви́ктор Степа́нович Черномы́рдин)创立的党派“我们的家园–俄罗斯”在圣彼得堡的分支机构,并管理该党的议会选举工作,从1995年至1997年6月,他担任该党圣彼得堡市党部的领袖。


1996年索布恰克在市长选举中落选,副市长弗拉基米尔·雅科夫列夫当选市长。普京通过自己的同乡、当时担任叶利钦总统办公厅主任的阿纳托利·丘拜斯来到莫斯科任职。1996年6月至1997年3月,他在帕维尔·鲍罗廷任局长的俄罗斯总统办公厅资产管理局担任副局长。任职期间,普京负责政府在外国的资产,并组织将苏联政府的原有资产转移给俄罗斯联邦政府。


1997年3月26日,普京被叶利钦任命为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至1998年5月)兼资产管理局局长(至1998年6月)。


1998年3月29日,叶利钦解除了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勃德涅尼的职务,任命普京接任。1998年5月25日,普京再次兼任分管地方经济的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


1998年7月25日,普京被提升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局长,主管俄罗斯的情报工作,再次回到原克格勃系统。


1999年8月9日,普京被委任为三位俄罗斯副总理之一。在此之后,前一届总理谢尔盖·瓦季莫维奇·斯捷帕申(1952年3月2日,俄语:Серге́й Вади́мович Степа́шин)领导的政府倒台,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指定普京出任总理。8月16日,国家杜马以233票通过普京出任总理。


作为从苏联时期过来的这一代俄罗斯人,思想上基本被固化为两类:

一类人永远忘记不了苏联的虚假“繁荣”和“强大”,念念不忘“伟大”苏联时期对世界的威慑和霸道。

另一类人永远警惕威权时代。对威权主义具有本能的厌恶和警觉。


普京,一个经历苏联进入新时代的俄罗斯人,思想却永远留在了苏联。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是苏联爱国主义教育的成功典型。

— — 普京,《头号人物·访谈录》,2000年3月


思想停留在过去,但是渴望发财的人性不变。在苏联民主化进程中,类似于许多前苏联高官一样,通过手中特权,捞取巨大的经济好处。骑在苏联的红墙上,一只手牢牢抓紧权力,另一只手在河里摸石头——这奇怪的姿势让欧美人疑惑,但是对于中国人却特别的熟悉。


车臣之战


车臣共和国(俄语:Чече́нск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罗马化:Chechenskaya Respublika;车臣语:Нохчийн Республика,罗马化:Noxçiyn Respublika,纳赫乔共和国)是俄罗斯联邦北高加索联邦管区下辖的一个自治共和国。西接印古什共和国和北奥塞梯共和国,西北与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接壤,东连达吉斯坦共和国,南部与格鲁吉亚接壤,首府为格罗兹尼。

车臣

历史上,车臣地区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周边各大国轮流统治。19世纪初,亚历山大一世在百日王朝被消灭后,对北高加索进行征服行动,并于1829年引发全面战争——高加索战争。伊玛目加齐‧穆罕默德在高加索战争中为了抵抗俄国,组成了高加索伊玛目国,这应该是为车臣民族国家之始。1813年俄国占领达吉斯坦以后。1834年,伊玛目沙米勒(1797年6月26日-1871年2月4日, 阿瓦尔语:Шейх Шамил;土耳其语:Şeyh Şamil;俄语:Имам Шамиль;阿拉伯语: ‎)当选为达吉斯坦第三代伊玛目,成为抵抗运动的领导者。经过二十多年的抗俄战争,1859年9月,沙米勒在古尼布山区投降,之后被被流放到卡卢加。北高加索战争结束。


历时约半世纪的高加索战争,使得俄罗斯最终完成了对北高加索的全面征服。俄军在高加索战争的伤亡数以万计,也因一连串的战争罪行孕育出车臣人对俄罗斯人的深仇大恨,影响至今。战后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巴米亚京斯基(1815年5月14日-1879年3月9日,俄语:Князь Барятинский Александр Иванович, 俄罗斯帝国亲王元帅)从1856年至1862年出任高加索总督。

沙米勒(中间坐者)与两子合照
1858年被俄罗斯帝国征服,并被军事管治。
1860年成立捷列克州,车臣成为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
在苏联时代,车臣人与印古什人合并,组成车臣-印古什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在二战期间爆发了车臣起义(1940-1944年)。
1944年苏联开始实行 “扁豆行动”,即把和德国人合作过的车臣人迁徙去了中亚地区。
1951年东哈萨克车臣人大屠杀事件爆发大规模抗俄活动。
1957年赫鲁晓夫上台后,才批准车臣人返回故乡。 之后车臣-印古什共和国被取消,并入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
斯大林在二战之后定下了一个规矩,就是车臣地区的最高地方领导人一定不能由车臣人担任。此情况一直持续到戈尔巴乔夫上台。戈尔巴乔夫允许了之前被迁徙的车臣人返乡,并且第一次车臣产生了车臣人出生的地方最高领导人。
1989年后,苏联局势剧烈动荡,民族分离主义势力在车臣、印古什和北奥塞梯等高加索地区迅速膨胀,车臣和北奥塞梯等自治共和国均有流血冲突发生。
1991年,时任车臣共和国总统的焦哈尔·杜达耶夫发表了独立宣言,但俄罗斯联邦拒绝承认其地位。
1992年5月25日,杜达耶夫政权与俄罗斯签署了《关于撤军和车臣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分配财产条约》。根据这个条约,俄罗斯联邦一切行政机构全部撤出车臣。
1992年12月10日印古什共和国与车臣共和国分开。
俄罗斯联邦行政区划图

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一直希望以谈判解决当前问题。 由于爆发了印古什-北奥赛梯边境冲突。俄军为了维持当地局面进入了北奥赛梯。


北奥塞梯-阿兰共和国(俄语:Респу́блика Се́верная Осе́тия-Ала́ния,罗马化:Respublika Severnaya Osetiya-Alaniya;奥塞梯语:официалон ном Республикæ Цæгат Ирыстон — Алани)是俄罗斯的一个联邦主体,为俄罗斯下属的共和国。位于北高加索地区,与印古什共和国、车臣共和国、南奥塞梯共和国及格鲁吉亚毗邻而居,面积接近8000平方公里,首府为弗拉季高加索,总人口50多万人。


车臣事实上在俄国军队进入之前就已经陷入了内战。于是焦哈尔·穆萨耶维奇·杜达耶夫(1944年4月15日-1996年4月21日, 车臣语:Дуди Муса кант Жовхар,俄语:Джохар Мусаевич Дудаев)下令开始进行“种族大清洗”,消除所有境内的非车臣人以及“车臣人的叛徒”。根据事后统计,这场种族屠杀总共屠杀了21,000名俄罗斯人(不包括战斗中死亡的军民),46,000人沦为车臣人的奴隶。


而此时,1993年9月21日于俄罗斯国内爆发了宪政危机,使得叶利钦和俄罗斯政府无暇南顾。


为推行改革,叶利钦强行解散反对他推动新自由主义改革的俄罗斯联邦国家立法机关──俄罗斯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设机构。俄罗斯最高苏维埃认为叶利钦此一行动违反了当时的《俄罗斯联邦宪法》。9月28日起反对叶利钦政府的群众走上街头举行大游行,并发生了流血事件。军队包围了俄罗斯苏维埃所在地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但是反对叶利钦的抗议持续升温,在10月2日达到最高潮。在安全部门和部队的领导人支持下,叶利钦指挥军队包围了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大楼,并用坦克火炮轰击大楼,使其几乎摧毁,并成功驱赶了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成员。1993年10月5日,叶利钦完全控制了局势。这十天是自1917年十月革命以来俄罗斯死伤最惨重的街头斗争。据俄联邦政府的估计,官方公告中共有187人死亡,437人受伤,但具体数字存在争议。

叶利钦炮打白宫https://www.zhihu.com/video/1510214549135781888


叶利钦炮打白宫10月15日,叶利钦举行了公民投票通过了新宪法。一个曾经的民主勇者,今天,通过大炮保住了自己的权力。从此,叶利钦的光辉只剩下斑驳陆离的铁锈。更重要的,新宪法权力过度集中到总统身上,让总统成为一个超级集权的职位,为普京得到了一个可以骑上红墙,手握权杖,具备限制任何可能制约总统权力的人——这就是叶利钦新宪法规定的“超级总统体制”所带来的恶果。叶利钦在八一九事件中的勇气,把俄罗斯带向了民主,但是在炮击白宫的“宪政危机”中,为俄罗斯埋下了被普京带向集权和再次分裂的危机。


解决了宪政危机的叶利钦实力空前强大,终于有了精力处理车臣问题。


1994年12月3日,叶利钦政府发布《告车臣人民书》,呼吁车臣人民行动起来,推翻杜达耶夫政权,明确表示支持反对派。


10月3日,俄军的武装直升机就配合了反对派武装的军事行动,在此之后俄军也开始向反对派提供军事顾问和重武器援助。


11月26日反对派对车臣首府格罗兹尼的进攻失败。


11月29日,叶利钦发表措辞强硬的《致车臣共和国武装冲突参加者的呼吁书》,限车臣内战双方48小时内放下武器,否则“就将在车臣全境动用(俄罗斯)国家拥有的全部力量和手段制止流血,保护俄罗斯公民生命、权利和自由,在车臣共和国恢复宪法法制、法规与和平”。但是杜达耶夫拒绝执行,并且呼吁所有伊斯兰国家不能对车臣的处境置之不理。


1994年12月11日,俄军发动攻击。第一次车臣战争开始。和这次俄乌之战特别类似,战争开始前,俄罗斯国防部长帕维尔·格拉乔夫异常自信,把车臣之战当作一场大象踩老鼠的游戏,扬言称战争在12月20日前便可结束。


(好熟悉的画风)车臣空军力量在开战几小时内便被俄罗斯空军消灭。随后地面部队兵分西、北、东三路向车臣首府格罗兹尼进攻。


出身俄罗斯空军上将的车臣“总统”杜达耶夫知道俄罗斯的那些战术,他给俄罗斯空军司令发了封“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电报:“你们在空中赢了,但是你们迟早会落地。”

焦哈尔·穆萨耶维奇·杜达耶夫(1944年4月15日-1996年4月21日, 车臣语:Дуди Муса кант Жовхар,俄语:Джохар Мусаевич Дудаев)。

出发前的俄军战备普遍不足,士气低落,弹药短缺,官兵纪律松散,缺乏作战经验,而且组织也十分混乱,彼此缺乏统一的调度协调。很多部队指挥官反对内战,并拒绝执行命令。俄军副总司令爱德华·沃罗比约夫大将因不愿“向自己的人民开战”,擅自宣布暂停俄军对车臣的攻势,并随后辞职。受人敬重的阿富汗战争名将,国防部副部长鲍里斯·格罗莫夫也宣布辞职,并在电视上宣称这会是“又一个阿富汗”。很多俄军部队还遭到当地群众阻拦,部分军车甚至遭到抢劫,俄军狼狈不堪。


俄军低劣的战斗素质一如既往的差——这也是俄罗斯和苏联的老传统了,在欧洲,俄罗斯军队一直以文化水平低,缺乏有效的战术训练,没有独立作战的能力而闻名。在车臣武装一连串半游击式的反击面前,俄军损失严重。俄军炮兵无法有效执行精确打击的任务,不得不依赖于大量使用火箭炮和集束炸弹这样的武器来进行无差别地毯式轰炸。这直接导致了大量平民伤亡。12月29日,俄军空降兵夺取了格罗兹尼附近的哈卡拉军事基地,车臣武装出动了坦克和装甲车进行反击,但俄军空降兵成功地击退了车臣军队。次日,俄军便开始进攻格罗兹尼(俄文:Гро́зный,俄文拉丁字母拼写:Grozny,车臣文:Соьлжа-ГIала、Sölƶ-Ġala或Джохар-ГIала、Dƶoxar-Ġala,俄罗斯车臣共和国首府,位于高加索山北麓。)。

车臣反政府武装

在攻城战中(又是熟悉的画风),国防部长帕维尔·格拉乔夫再次夸下海口,号称可以用一个空降团在两小时内解决战斗。由于事先被告知不会有激烈抵抗,第一进攻梯队131摩步旅和81摩步团的车队干脆大摇大摆地就开进了城区,很多士兵都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甚至连到底在和谁作战都不清楚。(能不能不要老是重演这样的画风啊?) 孤军深入的俄军很快遭到了车臣武装的伏击。车臣部队参谋长阿斯兰·阿利耶维奇·马斯哈多夫(1951年9月21日-2005年3月8日, 车臣语:Аслан Али кант Масхадан,罗马化:Aslan Ali kant Masxadaŋ,俄语:Аслан Алиевич Масхадов)领导的格罗兹尼守军有着丰富的城市巷战经验,他们分成灵活的战斗小组,用RPG火箭筒和机枪从半地下室和顶楼向排成长串的俄军车队发动攻击。俄军部队被车臣武装分割包围后完全各自为战。第8军503摩步师姗姗来迟的增援部队却未能突破车臣武装的防线。81摩步团当天便被击溃,超过一半官兵被击毙或被俘。131旅坚持到了1月3日被彻底击溃——孤军挺进到市中心中央火车站的第一营被全歼,全旅共789人阵亡,75人被俘,并几乎丧失了所有的军官(还是熟悉,说什么好呢?),26辆坦克损失20辆,120辆装甲战斗车辆则损失了102辆。与此同时,帕维尔·格拉乔夫却向俄罗斯民众宣布:“市中心和市区的几个地区,以及城市外围都已完全掌握在俄罗斯军队手中。”(一以贯之的从胜利走向胜利)

指挥官也不给我们地图,也没有说明,就是告诉我们,跟着前面的BMP走就对了,但是我们最终还是跟丢了。到了早上,我们完全和部队失去了联系,我问我们的长官这是哪儿,他说他也不知道 — — 反正就是在火车站附近。不,他也没有地图。我们得到命令,加强戒备,但根本没用,车臣人哪儿都是。我们根本没处躲,因为哪儿都是他们。
——131摩步旅一营一名被俘士兵回忆俄军混乱的作战情况


不过,俄罗斯有的是“耗材”。在强有力的督战以及在俄军压倒性的物资优势面前,城内的车臣武装开始逐步向城南撤退。重整之后的俄军对格罗兹尼发动了一次新的并更加小心谨慎的攻势,展开了一场逐街逐屋的巷战,并于1月7日(东正教圣诞节),俄军开始向格罗兹尼的车臣总统府大楼发动总攻。这座宏伟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在苏联时期曾是车臣的共产党总部大楼,在其地下还有一个完整的防爆掩体。阿斯兰·马斯哈多夫亲自率领大约350名车臣士兵和150名志愿者民兵守卫。在1月7日的第一次攻击中,俄军少将维克托·沃罗比约夫被一枚迫击炮弹破片击中身亡,成为俄军在车臣阵亡的第一位将军。


经过长达两周的巷战后,俄军最终攻克格罗兹尼。然后继续以空袭方法进占车臣南部其他乡镇。在不断撤退的同时,车臣武装分子将策略转移到绑架和恐怖袭击,谋求引起民众压力逼使俄军撤离。1996年8月6日,车臣武装发动第三次格罗兹尼战役,对驻守城市的俄军内务部队发动突然袭击,并于20日彻底击退前来增援的俄军,重新夺回了格罗兹尼。8月31日,在国内压力和大选逼近下,鲍里斯·叶利钦和车臣签署停火协定。第一次车臣战争正式结束。


根据官方数字,第一次车臣战争,俄军死亡:3,826人,伤:17,892人,另有1,906人失踪,超过10万平民死亡,大量设施遭严重破坏。而结果不过是俄罗斯失败的退场。


第一次车臣战争之后,车臣基本处于自我管理的独立状态。但是为了获取俄罗斯及国际上的承认,车臣开始在俄罗斯境内发动恐怖袭击。在莫斯科、布伊纳克斯克等城市接连制造多宗炸弹爆炸案后。入侵达吉斯坦是触发第二次车臣战争的起因。


1999年8至9月,沙米尔·巴萨耶夫(与圣战者指挥官伊本·哈塔卜有联系)率领两支包括车臣人、达吉斯坦人及外国人的武装份子部队从车臣入侵邻近的达吉斯坦共和国。到1999年9月中,武装份子败回车臣。至少有数百名武装份子阵亡,联邦方面报称己方有275个人员阵亡,约900人伤,达吉斯坦本土的保安力量也伤亡不少。这次入侵,最终引发了第二次车臣战争。

https://www.zhihu.com/video/1510215203316408320


在1999年8月下旬及9月,俄罗斯开始了第二次车臣之战,俄罗斯对车臣进行大规模空袭,以消灭入侵达吉斯坦的武装份子。空袭使最少有10万车臣人逃离家园。邻近的印古什据报向联合国要求援助,以应付数以万计的难民。

阿斯兰·阿利耶维奇·马斯哈多夫(1951年9月21日-2005年3月8日, 车臣语:Аслан Али кант Масхадан,罗马化:Aslan Ali kant Masxadaŋ,俄语:Аслан Алиевич Масхадов)
1999年10月1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宣布车臣总统马斯哈多夫及他的议会为非法。同日俄军向车臣发动地面攻势。
10月5日,俄罗斯到达捷列克河。
10月10日马斯哈多夫提出和平方案,愿意打击那些叛逆军阀,但俄方拒绝接受。
10月12日,俄军渡过捷列克河,分两路向南面的格罗兹尼推进。俄军为免重蹈第一次车臣战争的覆辙,每前进一步都要实现大量使用炮火及空中力量去轰炸。无差别的轰炸造成大量平民向邻近的俄罗斯各共和国逃亡。同时,俄罗斯,在车臣北部设立“过滤营”扣留占领区可疑的人。
11月12日,古杰尔梅斯的车臣守军投向联邦。
12月4日,北高加索俄军司令维克托·卡赞采夫称俄军已完全封锁格罗兹尼。
12月初,俄军完成了对格罗兹尼的三面包围,开始进行格罗兹尼战役。俄军已事先通过情报人员基本掌握了格罗兹尼的防御情况。战役首先从扫清格罗兹尼外围开始,车臣叛军精心构筑的防线不断被俄军攻克。
12月13日,俄罗斯军队已经攻占了格罗兹尼市的西北地区,开始向市中心发展进攻,而俄军特种部队已经在格罗兹尼市内开始了活动。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平民伤亡,俄军空投了有撤离路线的传单,告知城内居民务必于12月16日之前撤离,否则性命难保。
2000年1月26日,俄罗斯政府宣布从10月起己方有1,173名军人在车臣被杀。
2月4日,俄罗斯士兵将代表国家的俄罗斯国旗插到了车臣的总统府上,俄罗斯攻占格罗兹尼。车臣境内大规模地面战斗结束,马斯哈多夫在逃亡途中被杀,巴萨耶夫带领叛军残部,撤往山区继续进行游击战。
根据俄国官方数字,至少有368名联邦部队人员及数目不明的亲俄民兵在格罗兹尼死亡。叛军也损失惨重,包括几位高级指挥官。俄罗斯国防部长伊戈尔·谢尔盖耶夫称1,500名叛军在企图离开格罗兹尼时被杀。叛军称他们在阿卡汉-卡拉的地雷区损失了至少400人。
此时已经接受“禅让”,获取大位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在2000年5月宣布对车臣实施直接管治,其后任命艾哈迈德·卡德罗夫为亲莫斯科政府的过渡性首长。
2003年3月23日,公民投票通过了新的车臣宪法。
2004年5月9日亲俄的车臣总统老卡德罗夫被车臣叛军炸死,随后其子小卡德罗夫通过选举成为车臣新任总统,车臣彻底屈服于俄罗斯,再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暴乱活动,车臣问题终于尘埃落定。
2006年巴萨耶夫被俄罗斯安全部门设计炸死,高加索地区才逐渐迎来了平静。
卡德罗夫父子

虽然二次车臣之战被作为为普京处子秀而广为宣传,但其实真正的英明领导是叶利钦任命的北高加索俄军司令维克托·卡赞采夫。各参战部队一共10万大军,装备了包括T-90坦克、米格-29战斗机、苏-25战斗机、制导导弹和集束炸弹在内的所有先进兵器,总统授权卡赞采夫一人全权指挥。


而此时,叶利钦塑造的改革者形象在国际上获得广泛的民意,车臣采取的恐怖主义行为,也让各国不愿公开介入和支持车臣武装。1999年8月初,巴萨耶夫率领几千名武装分子潜入达吉斯坦南部村庄,并于8月10日成立所谓的“达吉斯坦国家”,也让很多不希望战争俄罗斯人转变为镇压叛乱的支持者。


所以,只要俄罗斯将军们不要狂妄,谨慎从事,不过是把第一次车臣战争的失败教训,翻转为胜利而已。


淹死在马桶里


二次车臣之战,被刻意传宣为普京的“救火队长”之战,或者大帝的“硬汉”之战。其实普京之所以被“第二次车臣战争”记住,不过是在1999年10月20日,普京作为总理(记住,俄罗斯是“超级总统制”国家,总理权限有限,这个时候的总统是叶利钦),在达吉斯坦视察时所说“淹死在马桶里”的言论。其言论在国际上引起了极大反响,甚至成为了外界对俄罗斯人刻板印象的一部分。

Мы будем преследовать террористов везде: в аэропорту — в аэропорту, значит, вы уж меня извините, в туалете поймаем — мы и в сортире их замочим, в конце концов. Всё, вопрос закрыт окончательно
我们将到处追击恐怖分子,在机场[抓到],就在机场 — — 抱歉,原谅我 — — [当场枪毙],在厕所抓到就把他淹死在马桶里;如此,所有问题最终都将得以解决。

— — 普京,于1999年在达吉斯坦视察时所说


淹死在马桶里”来自于苏联时代的一句俗语。

这是一个来自难民营的罪犯用语:当时斯大林主义时期后期有难民营起义。当时营地很大 — — 每个营地里有15~20万个营帐。这些营地的厕所通常设在山上,而这类厕所都是茅坑式的。反叛分子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死了告密者并将他们扔进厕所。因为到了春天,茅坑飘不出腐败的气体,那些尸体也会被找不到。⋯⋯
因此,“淹死在厕所”这个用语,其实意味着要“淹死线人”。

— — 弗拉基米尔·布科夫斯基


另外一个“淹死在马桶里”的说法来自俄罗斯共产党中央总书记久加诺夫。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久加诺夫(1944年6月26日,俄语:Генна́дий Андре́евич Зюга́нов),1993年起任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后改称中央委员会主席)。他曾四次参选总统,均落败。

为了淹死人在马桶里,你必须首先建一个厕所。在那个10年没有建成一座现代化高科技工厂的时代,那就是一场灾难

——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久加诺夫


这世界上总是存在一群不用脑子而用屁股思考的有特色的“乌拉”们,因为对普京的无限崇拜,经常无视黑白。“淹死在马桶里”以及特别为普京制作的宣传,帮助他们让普京独得车臣二次战争的荣光,在一群键盘侠中获得“硬汉”的形象。

立场这玩意,基本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代名词。

——旭,《子夜》买办铸就东方的巴黎


《德国人在克里姆林宫》(Немец в Кремле)一书的作者亚历山大·格列勃维奇·拉尔说:“普京对他当时说了‘淹死在厕所里’这一言论感到后悔。”。毕竟,这实在是一个不光彩的苏联时代的俗语。


另外普京在二次车臣战争中的另一句“名言”就完全是简中网上“有特色”乌拉们的“淹死在厕所里”的“创造性”翻译。

Forgiveness is between them and God, it’s my job to arrange the meeting.

——这句话出自A·J·昆奈尔于1980年出版的小说 — — 《火线救援》(Man on Fire)


https://www.zhihu.com/video/1510216712431968256


《火线救援》分别在1987年和2004年,翻拍为同名电影。


1999年普京的发言中,“淹死在厕所里”那段的英文翻译是“We are going to pursue terrorists everywhere. If they are in the airport, we will pursue them in the airport. And if we capture them in the toilet, then we will waste them in the outhouse. The issue has been resolved once and for all.”


但是在汉译中,被篡改为“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情,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见上帝”

原谅是上帝的事情,普京的任务是安排自己何时和斯大林见面

没关系,用屁股思考的人是不会在乎用“谣传”,或者“捏造”为伟大人物们涂脂抹粉的。他们不屑于那个“真相”的事实——所有违背他们立场的事实都是“谎言”,闭上眼睛意淫可以支撑他们坐稳了奴隶而可以假装主人的曼妙舞姿如果看到了真相,他们会被“淹死在厕所里”的。

蠢人总是需要被自己拉出来的愚蠢所喂养。

——旭

连载: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

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叶利钦的高光时刻

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普京的舞台

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普京登场

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叶利钦的禅让


关注我,和我一起看朝阳;分享我,我们就是世界;赞赏我,我们一起荣耀天地

— — 旭,人间九日
艰难世纪,唯有好歌畅怀https://www.zhihu.com/video/1510217628467171328

编辑于 2022-05-20 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