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普京的舞台

制造恐怖者,必将活于恐怖之中

——旭


统治世界


普京可以说是从苏联到俄罗斯,最擅于对自己形象包装的政治人物。这种下意识的形象包装,甚至于深入普京个人的骨髓,不知道是克格勃中学习“伪装”的成就,还是与生俱来。


在俄罗斯民族中,普京的身型更近东亚人,并且有些中国人讲的“男生女相”。在中国相学中,有“女生男相劳碌命,男生女相富贵命”之说。

存档于前东德国安部门证件,普京当时33岁。


普京曾用德语拼写方法,将他的名字写为“Wladimir Putin”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俄语: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Путин,罗马化:Vladímir Vladímirovich Pútin,台湾译名:普丁)。普京的名字从读音来讲,更接近于中文的“普丁”。欧美人的姓名排列是“名字、父称和姓”。Влади 是俄语”统治“的意思,мир 是俄语”世界“的意思,普京的名字 Владимир 是”统治世界“的意思。这个名字也是苏俄创始人列宁的名字。

证件上的印戳显示普京曾与史塔西合作。作为东德的国安机构,史塔西曾因对普通公民的密切监视而声名狼藉。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俄语: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Улья́нов,俄语发音:[vɫɐˈdʲimʲɪr ɪlʲˈjit͡ɕ ʊlʲˈjænəf];1870年4月22日-1924年1月21日),通称列宁(Ле́нин)。


八百多年前,弗拉基米尔大公(Великий князь владимирский)是中世纪基辅罗斯封建分裂时期弗拉基米尔公国统治者的称号。在蒙古统治时期,接受金帐汗国的汗册封,真正变成了罗斯各王公之领袖的头衔。当莫斯科大公最后排除一切竞争者并有能力向金帐汗本人挑战之后,弗拉基米尔并入了莫斯科大公国。俄罗斯最先进的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其中一艘就被命名为“弗拉基米尔大公”号。


公元988年,当时的弗拉基米尔大帝在克森尼索受洗,并随后在基辅为他的家人和人民施洗。后者在乌克兰和俄罗斯文学中传统上被称为罗斯受洗(俄语:Крещение Руси, 乌克兰语:Хрещення Русі)。


历史上,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正式头衔 :“蒙上帝恩典,全俄罗斯、莫斯科、基辅、弗拉基米尔、诺夫哥罗德的皇帝和独裁者,喀山沙皇,阿斯特拉罕沙皇,波兰沙皇,西伯利亚沙皇,陶立克克森尼索沙皇,格鲁吉亚沙皇,普斯科夫的领主,兼斯摩棱斯克、立陶宛、沃里尼亚、波多利亚、芬兰大公和爱沙尼亚等所有区域的君主。”


远东原中国领土海参崴,俄文名称是符拉迪沃斯托克(Владивосток),восток是俄语“东方”的意思。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文意思就是“统治东方”或“控制东方”。


对于如此“霸气”的名字,普京当然非常满意且表达过“自豪”,普京的梦想也是人如其名,一直疯狂的崇拜俄罗斯历史上那些世界征服者。普京的思想是一种蒙古式的征服欲望、农奴制强权统治和列宁主义的混合体。这一切可以追溯到俄罗斯历史上的“民科”思潮欧亚主义。


欧亚主义是20世纪20年代俄罗斯流亡者的政治运动,他们认为俄罗斯文明不属于“欧洲”的范畴。十月革命是俄罗斯社会的快速现代化一个必要的反应,苏维埃有能力发展俄罗斯成为一个的国家。比起其他斯拉夫,图兰人与俄罗斯人关系更密切。

俄罗斯族人与西方不相干,与斯拉夫(Slavdom)也无关。

— — 克柳切夫斯基,论俄罗斯文化中的图兰成份


图兰人种(Turanid race)是过往高加索人种的一个亚种。在人种人类学,图兰人种是欧洲人传统上用来形容中亚河中与南西伯利亚一带最常见的人种。“图兰”是波斯语对中亚的名称。传统上,被划归图兰人种的民族有哈萨克族与吉尔吉斯族、哈扎拉族、伏尔加鞑靼人、巴什基尔人、楚瓦什人、部分乌兹别克族和维吾尔人。古代匈奴、乌孙、阿史那家族(木杆可汗、阿史那思摩)为代表。泛突厥主义称他们的种族为图兰。


欧亚主义的主要领导人包括特鲁别茨科伊大公(1890年4月16日-1938年6月25日,尼古拉·谢尔盖耶维奇·特鲁别茨柯伊,俄语:Никола́й Серге́евич Трубецко́й,英语:Nikolai Trubetzkoy)、亚历山大·杜金。这运动从20世纪20年代末消褪,至20世纪90年代重新兴起。欧亚主义有时也被称为大俄罗斯主义,目标是把所有俄罗斯帝国和前苏联领土并入俄罗斯联邦。

中国不属于欧亚大陆的领域

——特鲁贝兹科伊,成吉思汗的遗产


亚历山大·杜金(1962年1月7日,亚历山大·格利耶维奇·杜金,俄语:Алекса́ндр Ге́льевич Ду́гин,英语:Aleksandr Dugin),也被称为“普京大脑”。

俄罗斯在亚洲的光荣和野心将需要“中国领土的解体、分裂以及中国国家体系的政治和行政分裂”为基础才能实现。

— — 亚历山大·杜金,地缘政治的基础: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未来 之 “中国的覆灭”(fall of China),1997年
亚历山大·杜金

杜金坚持认为:在现代性毁掉一切之前,有精神上的俄罗斯人民有义务将欧洲和亚洲统一为一个由俄罗斯人适当统治的伟大帝国


被世界所孤立的俄罗斯,需要一个出钱的金主支持在经济上残缺的俄罗斯扩张行动。因此,尽管不情愿,杜金还是觉得自己有义务为中国指明未来的发展方向。杜金提议将西藏、新疆、蒙古、满洲里划为两个国家的安全带。失去了新疆和西藏,中国向哈萨克斯坦和西伯利亚的地缘突破将不再可能。为了补偿中国的地缘损失,俄国将鼓励中国向南发展,扩展自己在印度洋地区、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的影响力(越南除外,因为越南是俄罗斯的势力范围)。

安全带的主要任务是使这些土地处于心脏地带(heartland)的控制之下,同时利用俄罗斯潜在的地缘政治盟友印度和日本,以及在北京支配下受苦的当地人民。对于中国来说,这条安全带可以作为‘北上’、进入哈萨克斯坦和西伯利亚的战略跳板。这些土地南面紧邻勒那地区(Lenaland),世界主要势力的地缘政治阵地对抗将不可避免地在此展开。

— — 亚历山大·杜金,地缘政治的基础: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未来 之 “中国的覆灭”(fall of China),1997年


当然,在杜金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世界中,奉献金钱是不足以支撑俄罗斯的野心的。亚洲最具实力的日本,应该是莫斯科-东京轴心伙伴。杜金主张俄国把千叶群岛归还给日本,以此鼓励日本按他的战略构想成为俄罗斯的支持力量,重新激活日本的反西方传统。通过确立日本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地位,推动中日之间的对抗性关系,帮助俄罗斯稳定和控制亚洲。


一个对中国极度蔑视,并且主张分裂中国的“民科”学者,一个敌视人类,反对现代文明”疯子哲学家”,居然在2018年被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1958年12月23日,上海市人)聘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这也算是人类脑残史上的巅峰奇迹吧。


欧亚主义的来源其实就是俄罗斯被蒙古人征服历史的浓缩版。


世界征服者


叙述俄罗斯历史是离不开蒙古西征的。成吉思汗(1162年5月31日-1227年8月25日)曾于1221年~1223年命速不台(1176年-1248年,蒙古大将,被成吉思汗封为“四犬”之一)及哲别(12世纪-1223年,有蒙古帝国第一猛将称号,亦是“四犬”之一)西征,打到第聂伯河。居住在第聂伯河的钦察人向基辅罗斯(882-1240年,古东斯拉夫语:Рѹ́ськаѧ землѧ,Рѹ́сь,希腊语:Ῥωσία,拉丁语:Ru(s)ia, Rucia, Ruzia, Rut(h)enia,俄语:Киевская Русь,乌克兰语:Ки́ївська Русь,白俄罗斯语:Кіеўская Русь)的加利奇公国求助。由于两国存在姻亲关系,加利奇(俄语:Га́лич)王公姆斯季斯拉夫·姆斯季斯拉维奇(?-1228年,俄语:Мстисла́в Мстисла́вич Удало́й)决定联合其他罗斯的公国对抗蒙古,组成8万大军。


负责统率蒙古军的哲别及速不台,驻守在第聂伯河的下游支流卡利奇克河(或译卡尔卡河)。 大胆的姆斯季斯拉夫率先兵渡河发动进攻,蒙古军则向后佯撤,引诱姆斯季斯拉夫率领的加利奇军队孤军突进,直达卡利奇克河平原之时,姆斯季斯拉夫才发觉自己陷入了蒙古人的包围。此时,其他罗斯大公带领的军队也先后到达战场,看着被分割的七零八落的加利奇公国军队,各自打起了小算盘,“只拉弓不放箭,摆足Pose不向前”。姆斯季斯拉夫最终逃离战场回到卡利奇克河的对岸,也是“心生无名火,怒向胆边生”,一把火烧毁了所有的船只,造成其他罗斯军队无路可逃,通通成为了蒙古人的战俘。这就是著名的卡尔卡河之战(俄语:Битва на реке Калке,乌克兰语:Битва на річці Калка),也做迦勒迦河之战。由此战观之,把俄罗斯人的很多不仗义归罪于蒙古人,应该算是“嫁祸栽赃”,拉个垫背去背锅吧。


姆斯季斯拉夫·姆斯季斯拉维奇的“背信弃义”很快得了现世报。1227年,他被加利奇的大贵族联合加利西亚-沃里尼亚国王丹尼尔·罗曼诺维奇(1201年-1264年,俄语:Даниил Романович,乌克兰语:Данило I Галицький,Danylo Halyc’kyi,英语:Prince Danylo of halych)推翻,姆斯季斯拉夫·姆斯季斯拉维奇,把女儿玛丽亚嫁给了安德烈·乌戈尔斯基,并把大公之位一起让给了安德烈。姆斯季斯拉夫退到托尔切斯克,不久在那里去世。


虽然蒙古人的第一次西征战果辉煌,但是无法完全控制钦察、基辅罗斯、东欧等地。1235年,蒙古大汉窝阔台(1186年11月7日-1241年12月11日,成吉思汗第三子,蒙古帝国第二位大汗)命术赤(1181年-1227年,成吉思汗的长子)之子拔都(1208年-1255年,铁木真之孙,术赤的次子)与诸王长子在老将速不台的辅佐下统军西征。蒙古远征军先后征服了钦察、俄罗斯,直入欧洲腹地。大汉蒙哥根据当年成吉思汗分封的旨意,将”拔都征服的所有疆域”,包括钦察、阿兰、阿速、斡罗斯等的土地,以及诸如不里阿耳,蔑怯思等其他国土”都授予拔都——蒙元王朝分封的四大汗国中疆域最广,持续最久的钦察汗国,又称”金帐汗国”(1242年-1502年, 蒙古语:Алтан Орд,Altan Ord,英语:Kipchak Khanate,英语:Golden Horde)。


钦察汗国统治俄罗斯长达二百二十五年,对其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都产生了极为深刻的影响。俄罗斯史学界通常把这两百多年的时间,称为”鞑靼——蒙古人的桎梏”。诸罗斯被蒙古人入侵后,被分割为三部分:西北方的诺夫哥罗德、南方的乌克兰及中、东北部森林区的罗斯公国。其中诺夫哥罗德独立,但是要缴纳重税;乌克兰被金帐汗直接管理;莫斯科公国需定期到萨莱可汗大帐叩头领取汗敕,缴税和提供兵源,是严格的封臣关系。在蒙古人统治之前,诸罗斯公国林立,各不从属,从未形成任何统一的关系。蒙古王朝征服俄罗斯,并将其分封为钦察汗国后,俄罗斯的土地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

蒙古征服者入侵俄罗斯后,以莫斯科为中心的各公国联合起来同入侵者进行斗争。客观上蒙古的入侵促进了俄罗斯的统一,同时为俄罗斯境内的蒙古汗国灭亡后建立统一的、强大的俄罗斯国创造了条件。从这一点来讲,蒙古人对今天世界上最大的俄罗斯联邦版图是一个最大的贡献。

——阿·勒·奥克帕拉德尼科夫(前苏联科学院院士)


继承蒙古统治的俄罗斯,历史上第一次形成了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同时,蒙古的统治促进了采邑制和农奴制的发展。蒙古人对土地的极度渴望和对俄罗斯人民的奴役剥削,也同样深深地刺激了俄罗斯统治者,激发了他们对土地的占有欲和对农民的控制欲。


蒙古人的统治,在血缘上也深刻地影响了俄罗斯。考古基因研究发现,11世纪的莫斯科居民与8世纪的莫斯科居民,母系基因完全联系,就是东斯拉夫人,而父系基因有近半数改变。13 世纪前,日耳曼人侵略波及欧洲各地,到处奸淫妇女,使得现代欧洲大陆上法、西、葡、意、巴尔干半岛以及英国的80%以上人的父系是日耳 曼人,俄罗斯也没有幸免。到 了13世纪,莫斯科及周边地区迎来了更强大的生殖侵略者,那就是蒙古人,蒙古人与日耳曼人、高加索人种之内的混血。

蒙古人的入侵直接导致新民族鞑靼人的诞生,鞑靼族已成爲今日俄罗斯联邦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

之后,一个庞大的、父系是蒙古人,母系是欧洲各族人的新民族完全成熟,这就是有着部分高加索人外貌的鞑靼人。鞑靼人遍布东欧、南欧、中欧、西亚、中亚和北 亚,人数甚至超过了自认爲是“纯种蒙古”的卫拉特人。13世纪后的俄罗斯族历史,实际就是鞑靼族之间的,逐鹿欧亚大草原的历史。


克格勃


俄罗斯帝国的很多制度,都可以在蒙古统治时期找到源头。例如政治上的中央集权、经济上的农奴制度、军事上的扩张好战、宗教上的服从世俗等等,都与蒙古人的统治不无联系。


蒙古人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把间谍提升到国家利益高度相关的民族。每次战役前,他们都会派出间谍,尽量收集有关敌人的道路、河流、防御工事、政治和经济状况等方面的情报。同时,蒙古也善于利用间谍大打舆论战,散布关于蒙古势力强大、抵抗者必败的谣言。在世界范围内,蒙古是第一个将间谍系统化、建制化的国家。


这些东西至今仍在俄罗斯发生作用。伊凡四世·瓦西里耶维奇(1530年8月25日-1584年3月28日,俄语:Иван IV Васильевич;英语:Ivan the Terrible),作为俄罗斯沙皇国的开创者。留里克王朝君主,俄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沙皇。他在位后期,曾一度实行特务恐怖统治。他组成了一支人数为1000人的”特辖军”。他们身穿黑色服装,在马鞍上挂着扫帚和狗头,是沙皇的鹰犬。特辖军负责抓捕和处决沙皇的反对者。也由此,被称为可怕的伊凡恐怖伊凡。

伊凡雷帝杀子。此图由19世纪画家列宾在1873年绘成


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罗曼诺夫(1672年6月9日[儒略历5月30日- 1725年2月8日[儒略历1月28日],俄语:Пётр Алексе́евич Романов)。也被称为彼得一世(俄语:Пётр Первый,罗马化:Pyotr Pyervyy),为俄罗斯帝国罗曼诺夫王朝的沙皇(1682年 -1725年),及俄罗斯皇帝(1721年- 1725年)。在位在位时,为了加强对教会的控制,规定实行“忠诚审查”。神职人员发现有人正在进行违背国家利益的行为,甚至是教徒在忏悔时,说出自己有过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都必须立即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彼得一世设立的“秘密办公厅”,负责抓捕和审查政治犯,在俄罗斯开始了秘密侦探和特务制度。


克格勃的历史和恐怖伊凡特务统治、彼得大帝的“忠诚审查”一样臭名昭著。我们先看看克格勃的时间线:

1917年12月,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1877年9月11日-1926年7月20日, 俄语:Фе́ликс Эдму́ндович Дзержи́нский, 波兰语:Feliks Dzierżyński) 创立了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消除怠工特别委员会(契卡)。
1918年,契卡改名为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打击投机及权力滥用特别委员会(Всероссийская чрезвычайная комиссия по борьбе с контрреволюцией, спекуляцией и преступлениям по должности)。
1922年,契卡划归内务人民委员部,改制为国家政治保卫局,首字母缩写ГПУ。
1923年7月,升格为国家政治保卫总局(格别乌),归苏联政府直接领导。1934年7月,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划归内务人民委员部,更名为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总局。
1941年2月,升格为苏联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为苏联政府部委级机关。
1941年7月苏德战争爆发后,国家政治保卫总局降格为国家安全总局,仍归内务人民委员部指挥。1943年4月,复设苏联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
1946年3月,苏联政府改革后,改组为苏联国家安全部。
1947年10月-1951年11月间,苏联对外情报工作划归情报委员会管辖。
1953年斯大林死后,苏联党和政府对国家安全部进行彻底重组和裁员,以谋求改变斯大林化的社会和国家。
1953年3月,苏联政府宣布,撤销苏联国家安全部,所属机构与人员划入苏联内务部。至1954年,相关工作人员的数量相比1950年已减少了50%以上。共有3,500多个市(区)级单位被撤销或合并。
1954年3月,情报单位从内务部分出独立,并升格为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俄语: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俄文罗马化:Komitet gosudarstvennoy bezopasnosti,简称KGB ,中文音译克格勃)。
1955年,克格勃进一步减少超过7.5万名职员。约8,000名克格勃军官转业到地方工作,成为行政机关人员。
1961年12月,苏共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赫鲁晓夫成为苏共总书记,克格勃的组织结构被分化,成立内部安全和情报总局,同时分支机构被减少。
1991年11月6日,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境内的原克格勃机关改制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其第1总局改制为俄罗斯对外情报局。白俄罗斯则完整保留境内克格勃机关的建制及原有名称。


克格勃前身契卡的创始人,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革命家”捷尔任斯基。

别以为我会寻求革命的公道途径。我们现在不需要公道,现在是面对面的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我建议并请求建立一个同反革命进行革命清算的机构。……

我们代表的就是自我组织的——恐怖主义— — 这话要先说清楚。……

我只要清水、面包和工作就能生存下去,我深邃的眼神被称为圣徒的目光,我的人生被称作燃烧的一生,我在逝世之前三个小时还在指出党内的效率低下和混乱,我建立了孤儿收容和救助体系,被称为俄罗斯孤儿们的”父亲“。……

当然我也将无数人送进监狱和刑场。……

红色恐怖包括了实施恐怖政治,逮捕和消灭阶级敌人,消灭他们的阶级联盟,消灭他们在革命前所的扮演的角色。

——捷尔任斯基,捷尔任斯基选集
1991年8月22日,愤怒的群众拉到了捷尔任斯基的雕像


捷尔任斯基手段严厉残暴,已逊位的俄皇尼古拉二世一家人就是在他主导下被秘密处决。全俄大量的“政敌”未经审讯即被枪决。曾经的知识分子、资本家、地主或神职人员(东正教天主教神父、新教牧师、犹太教拉比)都被枪决。据估计,从1917年到1922年改制为止,契卡处决人数在14万至50万之间。


捷尔任斯基为这个世界做的最大善事就是自己死亡,这也是他为自己做的最对的一件事。1926年7月20日,捷尔任斯基在联共(布)中央全会上,发表反对党内反对派的讲话时,心脏病突发而猝然逝世。葬于莫斯科红场。

我们有材料说明,捷尔任斯基和你们的组织有关联。这就是为什么他枪杀了许多与敌人作斗争的忠诚侦查员的原故。捷尔任斯基在波兰城堡蹲监狱的时候并没有被处决,这难道是偶然的吗?列宁和斯大林被他蒙骗了。现在我们已掌握了这方面的材料。

——米哈伊尔·帕夫洛维奇·施赖德尔,曾任哈萨克斯坦副内务人民委员,1939年初他被指控为波兰情报机构工作。他在回忆审问他时,内务人民委员部伊万诺沃州的侦缉处长对他说的话


显然,再多活一些时间,捷尔任斯基将被斯大林作为“波兰间谍”处决。正是因为死得其时,捷尔任斯基是这个组织第一个得以善终的头目。


克格勃的历任大头目,都是以杀人努力得到升迁,大多数也以被杀而终结。列昂尼德·姆列钦专门著有《历任克格勃主席的命运》一书,描述了24位以恐怖他人为己任,同时也时时刻刻生活在对领袖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恐怖生活之中。


而与列宁关系密切的早期社会民主党人格·亚·所罗门的记录,就更加精彩地描述了克格勃头子们的“让别人悲惨也让自己悲催”的工作场景。


维亚切斯拉夫·鲁道福维奇·缅任斯基(1874年8月19日-1934年5月10日,俄语:Вячесла́в Рудо́льфович Менжи́нский,波兰语:Wiaczesław Mężyński;),又译明仁斯基,是捷尔任斯基的继任者,他在1926年至1934年担任苏联国家政治保卫局主席。


在第一次俄国革命以后,缅任斯基在布鲁塞尔接头迎接列宁。那天,所罗门亲眼目睹了当时的情形:

我首先看到的是满面病容的缅任斯基,而后才看见列宁。缅任斯基病得不轻,他从巴黎来时整个人都因肾病而浮肿了,而且几乎是身无分文。我为他找了一个医生,治疗后他慢慢好了一些,但样子仍然相当可怕:眼袋下垂,双腿肿胀。……

使我非常惊讶的是,因为病痛而全身发抖的缅任斯基,从下了电车以后一直满头大汗地为列宁提着沉重的大箱子,而列宁却轻松地跟在他后面,手里只拿着一把伞。我赶紧奔上前去,一把从缅任斯基手里抢过那马上就要掉在地上的箱子,知道提重东西对他的病会多么有害,一面埋怨列宁:“您怎么能让他提这么重的大箱子,您看看,这人连喘气都够困难的!”

列宁的反应是这样的 ——“他怎么了?” 列宁高高兴兴,满不在乎地问:“难道他有病么?我还真不知道……不要紧,不要紧,他会好的。”……

从此,我不禁记住了列宁性格中的这一面:他从来不注意别人的痛苦,他根本看不见别人的痛苦,对别人的痛苦全然不放在心上。”

— — 格·亚·所罗门


格·亚·所罗门由此明白了:“由这样的领袖领导的革命,并不是如同传单上写的那么纯洁和伟大。”。在十月革命成功后,所罗门虽然同列宁关系良好,但一直没有返回俄国,由此,他也得以保全了性命。


所罗门当时不知道,那个在列宁面前任劳任怨、温文尔雅,脸上无时不堆满微笑的老好人,缅任斯基,他不要命地帮列宁一个人提箱子(当然,列宁去世之后是斯大林)。越是有病,越要卖力地去提,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通过列宁的“忠诚度审查”。列宁与缅任斯基之间其实是“心心相印”的,领袖所任命的克格勃头子必须是“那个任劳任怨地提箱子的人”。


对待列宁和对待人民可不是一回事。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布洛克(1880年11月28日-1921年8月7日,俄语:Александр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Блок),是二十世纪早期俄罗斯诗人、戏曲家。1921年,他请求出国去治病,列宁询问当时任特别处处长缅任斯基的意见。缅任斯基当天就回答说:“布洛克具有诗人的气质,任何一个事件都可能对他产生不良影响,他就会很自然地写诗反对我们。我认为最好不要放他出去。”。


在布洛克的葬礼上,缅任斯基派出的特务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前来的诗人和作家。连沙皇都不曾如此仇恨诗人 — — 据最新公开的材料显示,当年被宣布为自杀的著名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和叶赛宁都是死于克格勃精心安排的谋杀,行动计划得到了克格勃最高官员的批准。

我一生戴着假面具,冒充布尔什维克,而我从来就不是。装相的不只我一个,几乎所有的人,首先是斯大林。只要仔细,就会发现俄国舞台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掌握着一切权力的人都像在舞台上一样在做戏,他们戴着假面具,干着隐秘的勾当,装模作样忠于伟大的党,对领袖卑躬屈膝,而心里想的却是把那些领袖们拖到卢比扬的地下室,并把他们扔下去,到处都在演戏!为人民服务是演戏!这种恬不知耻的表演或者血淋淋的表演,在过去是拿老百姓寻开心!而今天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第一种人演‘人民崇高的父亲’,第二种人演告密者、叛卖者,第三种人演‘不幸的女人’,第四种人演‘刽子手’。所有这些荒唐的表演都以严肃的形式出现,就像表演俏皮的时事讽刺一样,真实莫名其妙!

——亨里希·格里戈里耶维奇·雅戈达(1891年11月7日-1938年3月15日,俄语:Ге́нрих Григо́рьевич Яго́да;),在1934年至1936年期间担任内务人民委员领导克格勃,引自他被枪决之前写下的忏悔书

连载: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


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叶利钦的高光时刻

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普京的舞台

改变世界的四十四天:普京登场


关注我,和我一起看朝阳;分享我,我们就是世界;赞赏我,我们一起荣耀天地

— — 旭,人间九日
https://www.zhihu.com/video/1510230079498481664

发布于 2022-05-18 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