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安妮女神雕像被砸毁 巴黎凯旋门还好吗

上周六,油价上涨带来的抗议,殃及巴黎著名景点凯旋门,凯旋门博物馆入口处一尊法兰西共和国的象征——玛丽安妮自由女神雕像被砸。虽然法国总理宣布叫停燃油涨价计划,但持续发酵的抗议活动背景下,政府将关闭卢浮宫、埃菲尔铁塔、德拉克洛瓦博物馆、巴黎歌剧院等景点本周末的开放。

网络流传视频显示,灯火辉煌的“凯旋门”内部,一座玛丽安妮女神雕像被毁容——面部被捣出一个大洞。数名身着黄背心的男子手持锤子样工具行为不轨。好在笔者并没有发现凯旋门主体浮雕遭破坏的画面,算是为这座200年历史的珍贵遗迹暂时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笔者这么紧张呢?当然是因为它的珍贵!放开凯旋门作为拿破仑1805年战胜标记的史实价值不说,它本身就是一座上启古希腊罗马建筑理念,中承哥特式优雅精致的建筑艺术精华,下接法国大革命后热情开放的浪漫主义风情的杰作,与当时继雅典罗马之后成为世界艺术中心的巴黎相得益彰。

简约

首先,凯旋门宏伟壮丽的形制可见其与希腊罗马古典建筑一脉相承。但是受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带来的市政建筑世俗化,注重简约实用的潮流影响,在众多公共建筑将外立柱简化为半柱的基础上,进一步将立柱造型省略为隐约的线条,大胆去掉自君士坦丁凯旋门华而不实的装饰品,将观者注意力直接吸引到外立面浮雕、檐部和拱券上面。

精致

檐部、拱券上的花饰用笔工整细致,整齐之中富于大小层次的变化,整体烘托出一种繁密富丽之美。从中可见14世纪画家喜爱优雅、精巧细节的传统——体现在西摩内和利波的嵌板画《圣母领报》(1333)及威尔顿双连画(1395)对植物和花饰的描绘中。到了16世纪晚期,哥特主义精雕细琢风格流觞之下,当时法国上层社会接受了南方艺术家切利尼等优雅、精致的“反古典传统”手法主义做法,正式形成了法国宫廷派艺术风格,独立于欧洲北方尼德兰王国的自然描摹主义、南方艺术宏伟典雅和谐的理想美。

手法主义

切利尼刻意求工的手法主义帮助塑造的法国宫廷艺术特点,除了影响到凯旋门上花边刻饰的设计制作之外,还影响了上面浮雕的创作。凯旋门门拱上方两侧飞翔的女神(天使),那有意拉长的颈部凸显优雅之余,难免会令人想到与切利尼同时代的另一位手法主义代表人物帕尔米贾尼诺的《长颈圣母》。在局促的空间内嵌入的躯体虽然显得不如古希腊雕像或米开朗基罗的雕像那么健硕,但手法主义的精致优雅才是他们更著意呈现的观感。

飘飞的衣襟

无论是绘画还是雕塑,艺术家在征服自然的道路上总是寻求突破,就像缩短法打破了法老墓壁画的平面性,透视法还原了环境的空间秩序,在人物形象从僵硬到流畅,从呆板到圆润不断进步的同时,艺术家们还致力打破静态,追求逸致飞动的效果。即使早在1150年的泥金本《圣母领报》中,受禁止制像圣训影响那如埃及法老壁画般僵硬死板的形象之下,为了忠实图解神圣的宗教母题,也让天使的衣襟下摆荡漾起一角,来表现落地的瞬间。两个世纪之后由西莫内和利波创作的同一母题,天使微漾的衣襟一角变成了披风,仍保持着急速下落时受气流冲击向上飘飞的模样,更具视觉冲击力。

不过直到1485年,动感的瞬间才在波蒂切利的笔下挣脱束缚展翅翱翔,解放了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圭多雷尼的题材束缚和艺术想象,分别从题材和表现手法上开启了从中世纪文艺匠人图解宗教经典到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创作神思飞扬的曙光,在创造亚当、海中仙女图、曙光女神等作品中,通过维纳斯、加拉特亚、天父、天使、阿波罗、时序女神飘扬的衣襟,表现他们凌空飞翔的瞬间,共同开创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煌煌气象。

瞬间的动感

对动感的描绘是一项艺术的突破和创新。而如果说《圣母领报》中表现了天使落地的刹那,上述几位文艺复兴时期画家表现的是神仙御风飞行镜头的定格,那么与这些动感的瞬间相比,1780年盖恩斯巴勒的画作《哈弗费尔德小姐》则通过两处动作的呼应,表现出瞬间的动感。画家以变形的斗篷下摆来表现主人公松手去系斗篷带子的动作。镜头犹如难得抓拍到的摄影一瞬,却超越现实的摄影而聚集了少女所有的俏丽元素。而中间的留白尤其令人遐想。

如果说以上以画做类比尚显得疏离,那么也许拿同是雕塑的作品来比较效果会更为明显,阿尔勒的圣特罗菲米教堂(1180)正面浮雕“容光环绕的基督”中展翅的天使,形象的僵硬死板一目了然,而7个世纪以后巴黎凯旋门上的天使形象,因为飘飞的衣襟而具有了优雅的动感,反映出雕刻艺术至此的进步有多么巨大。

热情和浪漫

艺术精华的荟萃使得凯旋门成为钟灵毓秀的造化之作,然而另外一种崭新的东西才是赋予它时代标记的活力源泉。这种内蕴的精神虽然可以从飞翔的天使身上看出端倪,但更多地还是表现在主题浮雕上。比如浮雕“出征”创造性地将女性作为战争的主角,不乏性感的女性身体搭配以英武的脸庞,配合闪闪的银盔挥舞的长剑指向地平线,给人的少了些战争的血腥和残酷,多了分想象和憧憬,彷佛只要勇往直前,就会有无限的奖赏——这种以女性形象引导自由的浪漫向往并跨越战争的创作手法,是法国大革命期间及其后续时期艺术创作中的一个普遍习惯,以至于在许多作品中都可以看到“她”的影子,或动如一朵热焰,热情奔放,或静如一枚处子,安静随意,但安静时可窥视其力量,绽放时不失其优雅风度,最终形成了力量与自由的女神形象,分布在法国的许多景点,其中有一个塑像还静静矗立在纽约哈德逊河口。

编辑于 2019-01-0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