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KnowYourself
“选择爱一个正确的人,这才是幸福的前提“ | 访谈:奇葩说冠军陈铭

“选择爱一个正确的人,这才是幸福的前提“ | 访谈:奇葩说冠军陈铭

KY作者/大霸

编辑/KY主创们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是通过《奇葩说》知道陈铭的,尤其是他在今年《奇葩说》第五季中的表现,强大的知识储备、严谨的逻辑表述、敏锐的开杠技巧和热血的情感升华足以叫人惊叹,大家直呼“神了”。


而除此之外,不论从网络或是身边,我还听到更多来自女性对他的讨论。因为陈铭在节目中通过分享自己的爱情片段,而被大家评价为是“完美男人”。对此,我最好奇的就是,那位在现实生活中与他并肩作战的太太,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又是什么塑造了我们眼中的“完美男人”和他的价值观。




关于陈铭和他的太太刘吉桦的爱情,网络上流传着很多种说法,在本次访谈中,陈铭为我们还原了最准确真实的一版:


她比我大7岁,最早是我在武汉大学念大二时的老师,从那时候起,我就对她怀有一种景仰的迷恋。大学期间我在她心里的形象是:不靠谱。直到我读研一时,惊讶地发现她在工作几年后决定进修、当时在读研三。老师变学姐,我觉得缘分来了,于是主动出击。伴随近两年深入的相处,最后学姐变同事,同事变老婆。她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也是我的归属。


Q:爱上老师是什么样的感觉?


A:一开始我完全是处于一个坐在台下,仰视讲台上女神的视角,老师的身份自带光环。当时班上的男同学们都觉得她非常有气质。但因为没有深入接触的机会,埋在我心底的景仰跟迷恋一直到读研究生时才得以释放。


研究生时期她成了我的学姐,但那时候我还是不敢追,心里总觉得她还是我老师,加上她性格比较强势、硬朗,平时会给人一种很传统的高冷,大家都叫她月亮女神。可越是这样,就越吸引我。


与此同时,她是个特别理性和严谨的人。在成为亲密一点的朋友以后,我旁敲侧击地向她表白,她明确表示很难接受,给我列了三个难以逾越的鸿沟:

一是身份问题,曾经是师生关系;

二是她不能接受学历比自己低的男人,她当时要去读博;

三是年龄差,我可能没办法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包括不确定是不是能走得长久、是不是能步入婚姻。


但听完后,我斗志一下子就被激发了,所以后来我考博、留校当老师都是和追求她有关,我把她看作是一个目标。

要说她身上最吸引我的,我现在总结下来,是她人性底色里的真实,她是我见过的最不装的人。任何时候直率、真诚,有什么说什么,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她不用你去猜。我觉得一个人灵魂赤诚是最打动人的。


Q:但通常情况下,年龄存在较大差异的爱情会被认为很难走下去,现实中你们日常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吗?


A:迄今为止我们在一起七年,吵架是几乎没有的,都是我“被吵”。这是身份差异带来的。她平时说话,会习惯性地以一种老师和引导者的方式。但很多时候,她的价值观又的确是让我佩服的。这就回到我刚刚说的,她敢于呈现最真实的自己,最真的她就是我爱的。

所以在我眼里她最多是性子有点着急,脾气上来就会训我,但我觉得很正常,因为我从小到大脾气很好,她吵我我就给她打打哈哈,讲讲段子,把她逗乐了,挺好。



Q:你一直强调她的人性底色里最打动你的部分是真诚善良,那你自己呢?对于你在大家心中“完美男人”的人设你怎么看?


A:她的底色是真诚善良,我的底色就是追求真诚善良。但我绝对不是大家看到的完美男人的人设,这是个秒崩人设,太危险了。你们看到的“完美”,完全是媒体塑造的结果。

当然我承认有几个优点,比如算是个好爸爸,因为耐心不错,又有点幼稚,愿意全情投入陪孩子玩。做个好丈夫也说得过去,但我完全算不上一个很好的恋人。用她的话说,适合过日子,不适合谈恋爱。


她内心一直有一种对于浪漫的憧憬,我却从没满足过,营造浪漫的能力很缺失,这是其一;其二我有选择恐惧症,难以做决定,碰到许多小事磨磨叽叽的,还得跑去问她,有时候她就烦得不行;其三,生活中我情商比较低,她微博上有一个#家有笨老公#系列,记录的就是我在很多细节上的蠢事儿。而且我还有一点自恋,洗澡的时候会唱歌唱好久。


我心目中,在亲密关系中完美男人的形象是变形金刚那样的,随心而变。你要像一杯水一样,跟着杯子的形状去变化,女人的心就是这个杯子,你不要问她是喜欢大男人还是小男人,她什么都想要,只是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需求,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嗅觉去判断,去卡对节奏。


这个过程中一个至关重要、难以突破的一个东西,就是你要“懂”她。你有足够的态度去爱,有足够的能力去懂,最好的状态就是两者结合起来。这也是我未来努力的方向。


Q:那现在你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理解是什么?在这一点上你和她达成过重要的共识吗?


A:爱情的本质是冲动,婚姻的本质是习惯,生命的本质是孤独。”这是我们武大尚重生老师曾在社会伦理学课上的总结,我深以为然。


我特别崇拜的爱情,是钱钟书先生和杨绛先生的爱情。尤其是杨绛先生在《我们仨》里面写到的:在梦里,她走着,走着,感觉走失了,钱钟书先生都会出来,带着她,快速地离开那些令人孤独的场景。我相信每个人生来孤独,但如果你选择与另一个生命携手同行,能使你不再孤单,那么在这一点上爱情跟婚姻就是契合的。


之前奇葩说有一个辩题是,结婚之后遇到人生挚爱,要不要离婚?我和她私下里也讨论过,我们都很坦白地认为,彼此不能保证结婚之后一辈子不会爱上别人,不过我们达成的重要共识是:面对诱惑,做到发乎情、止乎礼。


当你经历过一些事,你会明白婚姻或者爱情,不仅仅是激情心动之后的余韵,更多是共同的生命记忆的凝结,时间越往后走,就越难被打破。那个“挚爱”可能会出现,但你要想清楚,ta是否真的更加符合你内心“最珍惜”的标准。



Q: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是谁?除了太太以外,母亲在你生命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A:对我影响最大的女性就是母亲和太太。自我出生起,爸爸因为工作关系很少在身边,所以母亲几乎陪伴了我成长的全部时间。特别是在学习方面。


例如上小学,我容易开小差,她就是硬给我拧过来,要求你必须得坐得下来,钻得进去,保证绝对的专注。这个习惯我一直保持到现在,任何时候不论坐飞机或是赶火车,只要我打开一本书,身边人说话我就完全听不见了,这种专注我认为是高效的前提。


到了读初中,她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直陪读到我考大学。这整个期间我还当了9年的班干部,都不是我自愿的,也是她一直以来有意在塑造。到后面大学选择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参加辩论比赛也是遵循了她的建议。不过这也是导致我选择恐惧症的主要原因。


母亲是我见过最坚韧的人。母亲最初的职业是一名护士,后来她对法律产生兴趣,就想试试看转行,每天抱着法典在家里背,完全靠自学考取了当时国内第一届律师资格证。我能感受到她骨子里温柔的坚定。她是那种平时做事情从不着急,很少发脾气,但非常坚定,只要认准了一个方向,最后无论如何都要达到目的女性。


Q:在《超级演说家》中你曾发表过一场震撼的演讲叫《父亲》,刚刚你也提到说因为工作的特殊关系他几乎很少陪在你身边,那父亲对你性格的塑造带去的影响是什么?


A:没错,父亲是一名警察,在隐蔽战线工作。在我心目中他更多是一种遥远的榜样的力量。他可能不在你身边,但他始终激励着你,为你投射出光明和正义。


我记得小时候家里的衣柜,任何时候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各个年代的警服,肩章对着外面。你接触不到他,但你时刻都能看到他的痕迹。刚上小学那会,他偶尔回来,我还会抱着他卸掉子弹的64式手枪睡觉。我现在都记得,手枪很重,根本举不起来,枪旁边通常还放着持枪证。


他从不让我刻意远离这些东西,反而总跟我讲手枪是一个战士的生命,它的意义是为了维护正义、保卫安宁。他奠定了我内心最原始的价值观,让我相信公平和正义是确实存在的。


Q:那你怎么看待人性的阴暗面?你此前在《奇葩说》中表示,一个人只有温暖纯良,才有资格谈爱与自由,难道一个具备阴暗面的人就不值得被爱吗?


A:阴暗面一定有,去改变它就好了。我始终认为能不能应对糟糕的事情,是由一个人的心态决定的。这个世界上如果你把眼神聚焦到糟糕的一面,糟糕就成了全部,你也会随之阴暗下去。但哪怕只有1%的事是光明的,你盯着那1%,你就会开朗起来。


从这个角度看,我的确对人性光明抱有一种理想主义情怀,所以经常在节目上呼唤爱、呼唤正能量,然后被人质疑说你是不是有点假: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美好?这个根基就在于父亲对我的影响,因为警察是必须要相信正义是存在的那一拨人。


父亲、母亲和太太,他们始终能在我身边,陪伴我共同去面对阴暗,向我证明光明的存在。我太太也是一个天生就具备极强的社会责任感的人,只要看到不平的事她就要管,管不了她晚上真的就睡不好,在古时候应该是典型的侠客。


我觉得这一定有基因决定的成份,可能就有那么一小群人,他们天生以社会为己任。和他们相比,反而我自己没那么真诚善良,但是我会真的把追求成为他们那样的人,一直当作信仰践行下去。而在追求的过程里,我也一点点在完成对自我的塑造。




Q:你提到要去改变那些阴暗和糟糕的事物,如今作为辩手、作为一名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你认为自己未来的使命是什么?


A:我觉得一个人的使命感是外部力量挤压造成的结果,是出生后一步一步被塑造和指引形成的。我的职业身份是多元的,但其中有一条内核不会改变,就是语言表达,我最大的使命就是用语言去影响更多的人。这个背后支撑我的最关键的部分,就是我上面提到的基于公平正义、温暖纯良的价值观。


未来的时间,我工作的重心和目标是向大众传达以理性、平等为首的一些普世价值,帮助更多人认可、尊重、践行这些价值。例如网络暴力的盛行,本质上是大众理性平等的程度不足导致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今年第五季的《奇葩说》中,相比前几季大篇幅的感性抒情的辩论方式,我更强调结合了理性和逻辑之后的价值观,我相信它的影响力是更加无懈可击的。


Q:以后还会继续坚持辩论吗,你觉得辩论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A:回顾我和辩论的缘分,其实蛮奇妙的。母亲塑造了我辩论的兴趣和能力,父亲奠定了我辩论的底层价值观,之后我又是通过参加红枫辩论赛,改变了我太太对我过去不靠谱的刻板印象。我和辩论有一种内在连结,我始终觉得自己是被选择成为一名辩手的。


那辩论这件事本身对我产生的重要影响有三个。第一是思辨的思维方式。我不会盲目地坚信任何一句话是对的,因为辩题永远是抽签决定的,这一点很大程度上构建了我独立思想、自由人格的前提,包括帮助我在亲密关系中换位思考。


第二是习得了高效的知识吸取能力,持续保持对知识的高度好奇。每次出差我箱子里都会放两本书,阅读的习惯不会停下来。而且,这种动力在我心中远远超越了对于物质欲望的渴求。这一点我和太太也比较像,相对来说,她也是没有那么强烈物质需求的人。


第三是和辩手之间战友般的情谊。辩论是我一生的挚爱,它像一座山峰。当然我希望人生中多一些山峰,让我一直攀爬下去。




访谈的最后,我们和陈铭聊聊了“如何收获幸福的亲密关系”。


Q:你知道有许多“迷妹”说想要嫁给你吗?对此你有什么想回应的?


A:不管你们是想嫁一个这样的我,还是一个电影里的角色,或是生活中的SuperStar、爱豆、明星,都是由于完全不了解,由于信息不对称引发的一种迷茫的狂想。但凡任何一个其中的人,了解到生活中的我,可能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再普通不过了。


Q:那怎样能更好地从现实中收获一份深刻、长久的亲密关系呢?


A:一份深刻亲密关系的建立在我看来,一定是一分一秒处出来的。我能提供最好的建议是,养成彻底地换位思考习惯。在一段关系中,你要去试着假设:如果我是ta我会怎么想,你必须要完全地以ta的成长经历、原生家庭、性格底色和思维方式彻底地植入ta的世界,这是“懂得”的第一步。只有懂得,后面所有的矛盾细节才有可能应刃而解。并且这一步换位一定是双方必须都参与,任何一方始终没有做到,都无法促成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


至于维系一段长久的感情,真诚是基石,因为真诚才能赢得信任,信任才能制造爱情最美妙的部分。然后就是要用心,用心的脚注是永远不能懈怠,它是一种态度,让对方看到你用心的态度,哪怕方式和结果是笨拙的,但ta一定是快乐的。


Q:但很多时候我们会害怕在一段亲密关系中受伤,或者迫于现实的压力而放弃了对真爱的坚持走入一段不幸的婚姻关系,如何才能破局呢?


A:收获真爱和守护幸福都是一种能力,首先你要完成独立,它包括知识自由、思想自由和经济自由。只有这样,你才可以自由地选择,全情地投入和抽离。尽管我们很难在年轻的时候就很快完成,但它应该是一个目标。


我观察到现在很多到了30几岁还没结婚的女性,她们心理上可能或多或少都会受到无形之中来自家庭、社会,甚至是自己对于年龄恐惧的压力。我想告诉她们,这些压力都要抛弃,不要妥协,不要迁就。我从来都不觉得婚姻是人生当中的必需品,你完全可以选择爱一个人,但不结婚;你也可以选择找个人爱,然后开始一段婚姻;当然你也可以不爱任何人,就只好好爱自己。都没关系。


如果是害怕受伤不敢去爱怎么办?我之前听到一位心理学治愈专家说过一句话,对我启发很大,他说:“最好的心理疗愈是,用你真实的人格去影响他人。在一段亲密关系中,我们很多时候会以为,我们在互相塑造彼此的人格,其实我们是在彼此疗伤。用彼此的真实人格疗愈彼此,这就是幸福发生的过程。


有些人不相信自己的伤会碰到那个能疗的人,或者不相信自己的伤能好,于是就破罐子破摔、让伤就长在那里。不对,这不是应该有的方向。你要相信它会好,你才会往前看,才会有机会遇到那个跟你同样坚信真实人格的人。这就和我说的向往光明是一样的,在这个过程里可能你会发现你自己就成了光明,你的伤就在这过程中被治好了。



以上就是陈铭和我们分享的,他的爱情、他的成长、他的理想和人生观。结束访谈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触是,就算他没有遇到现在的妻子,他也会一样遇见另一个自己生命里的完美女人。因为他就是一个寻求着光明和正义的人,他就会用一个三观很正的方式去处理自己的关系、去爱自己的爱人。


以上。


【点击查看过往高赞回答】

有哪些心理学小技巧可以运用在生活中?

有哪些道理是你找到对象后才知道的?

为什么长大后,「疲劳感」越来越难以通过睡一觉消除?

编辑于 2018-12-0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