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医生
首发于丁香医生

飞机上,我用塑料袋罩住了一名年轻妈妈的嘴……

本文的主人公 @谭先杰 医生,是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的主任医师。


在一次返京的航班上,他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救治了一位突发急症的女患者。


落地后,谭医生把这次经历记录了下来,并衷心希望更多人意识到:


故意捂住人口鼻的,不一定是坏蛋,也有可能是医生。



那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周六,我登上再平常不过的 CA1286 次航班回京,坐在再平常不过的中间排位置,开始闭目养神。直到前排的女士发病前,我都以为,这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又一次出差而已……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飞机上,年轻妈妈突发状况


飞机向着首都高速但平缓地飞去,很快就要着陆。


舱内广播响起了乘务员嘱咐大家「收桌板、调椅背、系紧安全带」的甜美声音。


这时,坐在我前排的女士却忽然大声呼叫起乘务员来。


女士是一位年轻妈妈,还抱着她六个月大的孩子,前面的飞行过程中并没有什么异常。


即将着陆的关键时刻,乘务员不方便离开座位提供帮助。


一个可能是安全保卫的小伙子站起来问了情况,年轻妈妈说她很难受、头晕想吐。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坐在一旁的中年妇女好心地撕开了呕吐袋递给年轻妈妈,并接过她怀里熟睡的孩子,还一遍安慰着:

已经看到候机楼了,再忍一小会儿就行。


「应该就是普通的晕机吧」,我心想着。


晕车、晕船、晕机这种事儿,忍得住就忍,忍不住就吐,只要不吐到别人身上就行。


然而,我很快发现情况并不这么简单。


情况愈发严重:这不是简单的晕机


中年妇女一直轻拍安慰年轻妈妈,但她的喘息却越来越重,我坐在后排,通过座椅缝隙看到她苍白、淌着大滴汗珠的侧脸。


不一会儿,年轻妈妈求救说她感到喘不上气,手也开始抽筋。


听到说手要抽筋了,我忽然想起我们病房里发生的一次紧急情况……


几个月前,早上查房时,我正在询问我的一个子宫肌瘤剔除术后的病人。


病人很年轻,手术也顺利,但比较紧张。


我询问时,她说有点胸闷,手脚发紧,好像要抽筋了。我安慰她不要紧,让她先吸点氧。没想到她症状越来越重,不一会儿,手抽成了爪子一样,根本伸不开。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大夫,我全身发紧,难受!


当时,我判断病人是缺钙,于是让护士给她静脉推注了两支葡萄糖酸钙。患者的症状稍为缓解,我刚要舒口气,患者症状又复发了!而且比之前还严重!


我们给患者抽了血气,检查电解质水平和酸碱平衡状态,同时紧急呼叫,求助内科总值班医生。


内科总值班匆匆赶来,查看病人后,让护士去找了一个稍微大点儿的食品袋,然后将袋子扣在了病人的脸上。


然后,病人的症状很快缓解了。


飞机上这个年轻妈妈的情况,几乎是几个月前我那个病人的翻版!


因为回想起这件事,我心里有了初步诊断。


我捂住了年轻妈妈的嘴


当时飞机已经着陆,但还在快速滑行。


几个乘务人员已经围到了乘客旁边,我也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


随后,我撑开一个清洁袋,准备用它捂住年轻妈妈的鼻子和嘴巴。


遇到这样不由分说就捂人嘴的没有礼貌的陌生人,任何人都会非常抵触。年轻妈妈反抗着,痛苦地说:

你要干嘛,快拿开,我都憋死了!我不要!


周围的人也用怀疑、甚至是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我赶紧大声说:

我是协和的医生,先照我说的做,回头再解释。


我自曝了医生身份后,大家多少收回了怀疑的目光,但是年轻妈妈仍然摇头,不愿意让我用纸袋罩上口鼻。


我只好拿着纸袋,离开她的口和鼻有一小段距离,同时轻轻拍她的肩,让她放松,叫她不要做深大呼吸,如果能憋一会儿,就更好。


我用毋庸置疑的口气告诉她:

放心,你憋不死。


但其实,当时,我的心里远没有我表面上那么镇定。


因为最初的效果不是很明显,我心里有些犯嘀咕:

万一要不是我考虑的那种情况,而是心脏病突发之类的怎么办?


我顺手摸了摸年轻妈妈的脉博,跳动有力、频率也正常,我的判断应该没有错。


危机化解,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此时,飞机已经缓缓停止滑行。


可这过去的几分钟,对我、对年轻妈妈、对乘务员们,似乎都无比漫长。


好在,年轻妈妈缓过来了,她说感觉好很多,抽搐成一团的手也放松了不少。


最危险的时刻过去了。


这时候有空乘问:

为什么要用纸袋子罩着患者口鼻,这样不是会更憋更缺氧吗?


看着患者紧皱的眉头舒展,乘务员也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我悬着的心也放下来,自信又加满格,甚至有点小得意。


然后,我边宽慰患者、边把查房时内科总值班对我们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这是「过度换气综合征」

飞机下降时,年轻妈妈自己感觉有些不舒服,又担心自己身体出状况孩子没人管,就越发紧张。


一紧张,容易大口喘气,呼出大量二氧化碳。过度换气,会让体内二氧化碳浓度变低,出现呼吸性碱中毒。


这种情况下,病人会感到口周、四肢发麻、肌肉痉挛、耳鸣等,可发生手脚抽筋,甚至全身惊厥。


这时候,患者缺的不是氧气,是二氧化碳。


好在妈妈的状况不算太糟糕。我就因陋就简,用袋子罩住她的嘴,让她把自己呼出去的二氧化碳再吸入到肺内,提高血液中的二氧化碳浓度,纠正了碱中毒后,她的手足抽搐自然就缓解了。

类似于这样的场景。图片来源:美剧《生活大爆炸》


我吧啦吧啦一口气说完上面一番话,乘务员们听得面露敬佩之色(我乱猜的)。


其实,我心里是蛮惭愧的,要知道当时在病房里遇到这种状况时,我一个「产科专家」可是把这些学生时期最基本的原理都抛在脑后了。


还好,从实际工作回归理论理解,这个小知识终于派上了用场。


感谢当时的内科总值班同事,这也算是「墙内开的花在墙外也香了一回」!


那句脱口而出的「我是协和的医生」,也没有丢了东家的脸。


所学能有所用,真好

下飞机前,乘务长送了我一个小礼物,她说感谢我在飞机上给乘客提供的帮助,还有传授的医学知识。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这时我也才发现,刚刚一直陪着年轻妈妈、帮忙拿行李、照看孩子的几位乘客,和我一样,也与年轻妈妈素不相识。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已经当事人同意发布


同舟共渡,即是缘分,人与人之间的真心互助,想到这里,心里也是比开了暖气的房子还暖。


这是我记录下这次经历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则是,尽管目前都推崇循证医学,但在某种程度上,医学也很需要丰富的经验。对医生来说,教材上、指南上写过的东西,如果在临床上没有遇到过,依然会认识不深。有些事情、有些病,只有你见过、听过,脑袋里才有这根弦,才会想到、才会处理、才敢处理。


通过写下这次事件,我对「过度通气综合征」能有更深的理解。


最后,还有一个小小的原因是,能用专业知识和技能帮助一个急症患者,始终是件让医生开心欣慰的事情。


我当然得记录下来,小小地骄傲一下。


同时,也告诉我的朋友们:

以后外出旅游去浪漫的土耳其、东京或巴黎,可以捎上我。


有医生陪伴,安全有保障,出行更安心。


作者: @谭先杰

该文首发于作者个人公众号,已授权「丁香医生」转载,有改动。

转载可直接联系作者。

编辑于 2018-12-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丁香医生是一个提供专业医疗健康服务的平台,集健康科普、药品查询、在线问诊(互联网医院)、就医推荐等功能于一体。通过丁香医生,你可以看到专业医生通俗易懂、活泼有趣的健康科普文章,还可以享受到三甲医院医生一对一诊疗服务。 丁香医生,随时随地专业呵护您和家人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