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龙拾趣
首发于掘龙拾趣
阿尔瓦雷斯龙类家史——第一章 破天之光

阿尔瓦雷斯龙类家史——第一章 破天之光

写在前面——为什么是阿尔瓦雷斯?

阿尔瓦雷斯龙类(Alvarezsauria),这类恐龙发现时间很短,本身就是比较没有名气的兽脚类恐龙。近十年来,中文互联网上对其译名非常多样,包括阿尔瓦兹龙,阿尔瓦斯龙等等。实际上,Alvarezsauria作为一个报道卡氏阿尔瓦雷斯龙时建立的分类单元,应该遵循与其一致的原则。在分类单元拉丁文翻译问题上,词源为人名的部分应翻译应参考国内权威机构(如新华社)对此名字的官方翻译,而不是直接音译。卡氏阿尔瓦雷斯龙此名是为了纪念历史学家阿尔瓦雷斯Alvarez而命名,因此将同时建立的阿尔瓦雷斯龙类翻译为此,也是恰当的。Alvarez是西班牙语中一个普遍的人名,如著名足球运动员阿尔瓦雷斯等人,都是此名,从未见其他译法。鉴于此,使用其他译名,如阿尔瓦兹龙类,去代表Alvarezsauria是不恰当的。

阿尔瓦雷斯龙类这一演化支的分类名称在近些年的研究中多有变化。曾出现阿尔瓦雷斯龙科(Alvarezsauridae)、阿尔瓦雷斯龙类(Alvarezsauroidea)超科等分类单元。本文参照徐星等2018年的系统发育学工作,使用阿尔瓦雷斯龙类(Alvarezsauria) 定义这个演化支系,即包括卡氏阿尔瓦雷斯龙,但不包括麻雀和埃德蒙顿似鸟龙的最大包容枝。阿尔瓦雷斯龙科(Alvarezsauridae)、阿尔瓦雷斯龙类(Alvarezsauroidea)超科等分类单元等舍弃不用。

破天之光

Alvarezsaurus calvoi 卡氏阿尔瓦雷斯龙

阿尔瓦雷斯龙类的最早报道的属种就是生活在晚白垩世早期阿根廷卡氏阿尔瓦雷斯龙Alvarezsaurus calvoi,这种恐龙的研究者,是20世纪阿根廷最著名的恐龙猎人、古生物学家何塞波拿巴(José Fernando Bonaparte)。波拿巴一生报道了大量的南美洲恐龙属种,被同行誉为“中生代生灵的御主(Master of Mesozoic)”,其中最著名的发现,当属食肉牛龙Carnotaurus。对卡氏阿尔瓦雷斯龙的研究工作,还建立阿尔瓦雷斯龙科(Alvarezsauridae),归属到兽脚类恐龙当中。


何塞波拿巴在野外

卡氏阿尔瓦雷斯龙复原图


正如上文提及,卡氏阿尔瓦雷斯龙此名是为了纪念历史学家阿尔瓦雷斯Alvarez而命名。遗憾的是,由于这篇论文是以西班牙文发表在Paleontologia 杂志上,因此并没有引起学界的广泛注意。届时,白垩纪世界各地到处涌现各类小型兽脚类恐龙化石,再加上论文没有发表在英文期刊上,卡氏阿尔瓦雷斯龙很快就被公众遗忘了。

在二十世纪的尾声,恐龙文艺复兴的结尾乐章悄然奏响。掀起恐龙文艺复兴的一代伟大的恐龙人正逐渐离开研究一线,而新的天才们正在崛起,将目光投向更遥远的地方。如今恐龙圈里的几位大牛,都在那时开始崭露头角。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青年科学家马克诺瑞尔(Mark Norell),与他的挚友詹姆斯克拉克(James Clark)、路易斯冾佩(Luis Chiappe)把目光瞄准了亚欧大陆最后一片蛮荒之地——戈壁沙漠。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三位青年古生物学家马克诺瑞尔,路易斯冾佩和詹姆斯克拉克。他们分别专精恐龙、鸟类和鳄类。若干年后,他们都成为了各自领域最著名学者。


而另一边,著名的偶像派恐龙学家——芝加哥大学的保罗赛里诺(Paul Sereno),也开始了他非洲和南美的征程。

1997年,保罗赛里诺被People杂志评为世界最美的五十大人物,也是上榜的唯一古生物学者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与蒙古地质局连续几年的戈壁沙漠考察,发现了大量的兽脚类化石,包括伶盗龙、葬火龙等等。对于阿尔瓦雷斯龙类研究来说,重大的发现也开始出现。

1993年,一篇发表在Nature 杂志的短文震惊了学界,马克诺瑞尔团队和蒙古地质局(IGM)的研究人员培雷报道了一种生活在晚白垩世的不会飞的“鸟”!这件标本最早是苏联考察队发现的,此次研究中被命名为“鹰嘴单爪鸟”。标本和现生鸟类具有很多接近的特征,尤其是头部。然而,这个“鸟”的前肢却不一般,它们及其短小,却又非常粗壮。肱骨短粗,尺骨不仅短粗,还具有超过总长度三分之一的鹰嘴突。而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个“鸟”仅仅有一个手指。手指也是又短又粗,爪尖却很直,像一个锥子。整体前肢,对比身体来说,又过于短小,可比暴龙的“小短手”,相对于它的大长腿,看起来非常的怪异。因为它有非常有特色的前爪,它的拉丁名属名后缀是nykus,也就是爪的意思。

鹰嘴单爪龙和他们极度特化的短粗“小手”

文章发出后,引起了学界广泛的讨论。最大的争议,当然就是单爪鸟究竟是不是鸟。随着后续在纽约自然历史集刊(AMNH Novitates)上的关于“单爪鸟”的详细描述论文的出版,越来越多的质疑声出现,尤其是很多中生代的古鸟类研究者认为,“单爪鸟”可能不是鸟。

幸运的是,一九九六年的一件南美标本,似乎回答了这个问题。阿根廷古生物学家诺瓦斯(Novas),宣布在巴塔哥尼亚地区又发现了一个中型的早白垩世兽脚类恐龙。这种恐龙非常有趣,虽然化石不如“单爪鸟”完整,却有着和它们类似的短粗前肢和硕大的一个大爪。但这个新恐龙的体型,却远大于“单爪鸟”,大约是“单爪鸟”的十倍大。这件标本,被命名为普埃尔塔巴塔哥尼亚爪龙(Patagonykus puertai),因为它也有非常有特色的前爪,所以它的拉丁名属名后缀也是nykus。

普埃尔塔巴塔哥尼亚爪龙,短小的前肢与不成比例的巨大体型

但这个研究更大的发现,是普埃尔塔巴塔哥尼亚爪龙实际上与1991 年报道的阿尔瓦雷斯龙是近亲。因此,诺瓦斯把普埃尔塔巴格塔尼亚爪龙连带着“鹰嘴单爪鸟”一起,放到了阿尔瓦雷斯龙科里面。因此“鹰嘴单爪鸟”的翻译就不合适了,幸好署名中没有和鸟有关的意思,可以直接改译为鹰嘴单爪龙。

然而,南美洲的发现并没有将这场争论平息下来。反而,来自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团队,又于1995-1998发表了系列文章,相继报道了遥远小驰龙Parvicursor remotus和“沙漠鸟”Shuvuuia deserti两个同样产自戈壁沙漠地区的晚白垩世晚期的“单爪鸟类”化石标本。


所谓“沙漠鸟”的复原图

值得一提的是“沙漠鸟”Shuvuuia deserti,冾佩博士在与1998年在Nature 杂志上描述了其正型标本的头部。相较于之前报道的“单爪鸟”的头部,这件头部化石保存可以说精美,确实在形态上非常类似一个“鸟”的头。眼眶大、吻部纤细,牙齿纤弱,头骨轻巧,俨然一个鸟头骨的样子。另外,后续“沙漠鸟”的某些标本,在骨骼四周砂岩当中保存了细丝状显微的痕迹,被认为是原始的羽毛。当然,这项工作引发了很大争议,也有人认为,这些纤维并非生物结构。

沙漠鸟面龙标本中发现的“纤维”

对这两类脊椎动物是否为一类这个问题,学界争议愈发激烈。所幸,上世纪末也是系统发育学在兽脚类恐龙研究中大量使用、发展的年代。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工作尝试对大分类单元,比如手盗龙类、虚骨龙类等,进行系统发育学研究,兽脚类中各个演化支的关系也逐渐明晰起来。千禧年前后,前文提到的另一位古生物学家保罗赛里诺发表了一系列兽脚类恐龙系统发育学的研究工作,都支持将“单爪鸟类”分类到兽脚类恐龙当中。自那时起,学界逐渐接受了“单爪鸟类”是一类恐龙的概念,包括马克诺瑞尔和路易斯冾佩,也在2000年后发表了支持“单爪鸟类”是兽脚类恐龙的系统发育学结果。而戈壁沙漠发现的大量白垩纪末期的“单爪鸟类”属种,与鸟类形态学上相似实际上是趋同演化的结果。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它们是一类恐龙,而不属于鸟类,翻译为单爪龙类,更为合适。


终于在平息了一场又一场争论之后,阿尔瓦雷斯龙类进入了恐龙的大家庭。然而,对这个类群而言,我们的了解是非常不足的,大部分的问题都是一个又一个的谜题。所幸,来自中国和北美的新化石,逐渐解开了这类最神秘的兽脚类身上的谜团。

敬请期待下一章,阿尔瓦雷斯龙类家史——上穷碧落

主要参考文献:

Chiappe, L.M. et al. 2002. The Cretaceous, short-armed Alvarezsauridae: Mononykus and its kin, in Mesozoic birds: above the heads of dinosaur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Berkeley. p. 87-120.

Bonaparte, J. F. 1991. Los vertebrados fósiles de la Formación Río Colorado, de la ciudad de Neuquén y cercanías, Cretácico superior, Argentina. Rev. del Museo argent. de Ciencias Naturales" Bernardino Rivadavia" Paleontologia4, 17-123.

Novas, F. E. 1997. Anatomy of Patagonykus puertai (Theropoda, Avialae, Alvarezsauridae), from the Late Cretaceous of Patagonia. Journal of Vertebrate Paleontology17, 137-166, doi:10.1080/02724634.1997.10010959.

Perle, A. et al. 1993. Flightless bird from the Cretaceous of Mongolia. Nature362, 623-626 .



编辑于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