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31《敦煌俗字典》(第二版)索引數位化完成

20220531《敦煌俗字典》(第二版)索引數位化完成

20220531《敦煌俗字典》(第二版)索引數位化完成


Blog: 20220531《敦煌俗字典》(第二版)索引數位化完成


【資料庫訂閱制】

20210903「語文辭典」2021.9.6(一)實施訂閱制

Blog: 20210903「語文辭典」2021.9.6(一)實施訂閱制

知乎:阿良人:20210903「語文辭典」2021.9.6(一)實施訂閱制

支付訂閱費用方法管道與「捐贈方式」相同。另須截圖回傳告知,信箱為:index2012.7@gmail.com


【製作說明】

索引是五月中旬周旭兄提供。2015至2016年分別製作《敦煌俗字譜》、《敦煌俗字典》等索引,老師同道可以一併檢索使用。


筆者平時沒有什麼社交活動,認識的人也少,從後記中看看研究人的各種辛苦與自我解嘲已經是多年來製作索引的習慣了。



字列 4797
缺字 19
總字列 4816



【使用說明】

進入引得市,上方選單「工具書▼」→「語文辭典」

網址:mebag.com/index/main/li


【資料庫訂閱制】

20210903「語文辭典」2021.9.6(一)實施訂閱制

Blog: 20210903「語文辭典」2021.9.6(一)實施訂閱制

知乎:阿良人:20210903「語文辭典」2021.9.6(一)實施訂閱制

支付訂閱費用方法管道與「捐贈方式」相同。另須截圖回傳告知,信箱為:index2012.7@gmail.com

【《敦煌俗字典》(第二版)後記一】

《敦煌俗字典》終於完稿了。我感到一陣輕鬆,又感到幾分沉重。輕鬆的是“總算完成了",該休息一下了;沉重的是,又有新的課題等待着我馬上啓動。就在這片刻的沈思中,我不禁回想起所有給我幫助和支持的人,他們的音容笑貌就像電影一樣在我的腦海中回放,有時則是一閃而過,就那麼剎那間。

我感謝啓功先生題寫書名,感謝徐復先生撰作序言。二老的道德文章,是我無比景仰、萬世不忘的。我早在1985年攻讀碩士學位時就開始鑽研啓老參編的《敦煌變文集》,其中《李陵變文》等篇都是啓老校錄的,特別注重俗字的迻錄,使我受益匪淺。1986 年富陽訓詁學會議期間,我有幸第一次見到徐老,並且向徐老當面請教,徐老指點我研究漢語俗語詞要遡本窮源,至少要上推至魏晉南北朝。雖然寥寥數語,但是我已終身受用,後來我一直把研究的範圍設定在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初,也就是敦煌文獻的整個時間跨度。我還要特別感謝徐老的是,我能夠在1999年9月受聘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的特聘教授,曾經得到徐老的鼎力推薦。不然,我就不會有這部《敦煌俗字典》的編著計劃,就不會爲此耗費五年精力,因爲我的特聘教授科研啓動項目中就以此爲首要內容。不僅如此,徐老還以九十以上高齡,與我熱烈討論敦煌文獻中的兩處“歹"字的考辨,談論《鷰子賦》中俗字、俗語詞的研究,述說他與我導師蔣禮鴻(雲從)先生的誠摯情誼與學問上的切磋琢磨。徐老循循善誘,獎掖後學,凝聚了整個江蘇語言學界和文獻學界,不知有多少成就卓著的專家學者得到指點與鼓勵,我只是那最拉瓜、最駑鈍的一個。

我也感謝虞萬里先生,他細心閱讀了我的書稿,逐條提出訂補意見,補正了我的許多疏誤。他在音韻方面的造詣,對於《集韻》的精熟,都使我十分欽佩。他在六朝隋唐碑刻方面的引證也給了我很多有價值的參考。

我也感謝我的助手、研究生給我的大力幫助。應武鷰爲我做了一年的助手,主要完成了圖版掃描、文件錄入工作,厚重的圖版書經常使她遭受腰酸背疼、手臂抽筋之苦,因爲要不斷翻頁、持續按穩這樣大開本的圖版書實在太費力了。王毅也爲我做了一年助手,與我指導的于淑健、鄧鷗英兩位研究生都曾經爲我複印剪貼過《英藏敦煌文獻》《法藏敦煌文獻》《俄藏敦煌文獻》,雖然這些資料最後沒有真正用進這部字典,但是我不會忘記他們作出的辛勤勞動。書稿撰寫過程中,沈澍農教授時常來寒舍小坐,在字義考證、圖像處理等方面給了我很多好的建議。書稿草成之際,碩士生趙鑫曄幫助我檢査了全稿,發現多處疏誤,使我得以修正;博士生趙紅副教授與趙鑫曄分工協作,逐字計數筆畫,小心謹慎,日夜兼程,與我合編了附錄《原卷字形筆畫索引》,給讀者帶來了比較大的方便。爲此,我表示由衷的感謝。

我還要感謝出版社張榮先生、徐川山先生,他們專程前來南京寒舍,確定了《敦煌俗字典》的編著項目;他們也給我許多寶貴的建議,並且細心審讀書稿,指出錯誤與問題,給我修訂的機會;他們友好寬厚的態度,善於合作的精神,使我尤其獲益良多。

最後,我感謝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何永康院長、朱曉進、馬景侖、張釆民副院長,還有許多朝夕相處的同事,他們給我充足的研究時間和極其重要的寬鬆環境,使我能夠比較順利地完成這部俗字典。

朝露易晞,青春不再;茌苒之間,五載飛逝。有感於此,賦詩一絕:
人到中年感慨多,白駒過隙奈之何?
未能馳騁誇駿足,江浙摛祥且放歌。

江浙散人黃征
2004 年11月15日寫於南京北斗居



【《敦煌俗字典》(第二版)後記二】

《敦煌俗字典》第二版終於完稿了。我還是感到一陣輕鬆,同時又感到幾分沉重。輕鬆的是“總算完成了",該休息一下了;沉重的是,又有新的課題等待著我馬上啓動。

當我分批拿到《敦煌俗字典》第二版正文清樣時,正好赶上學期末諸事倥傯,又緊接著要準備出席省政協大會,雖然提著手提電腦,不斷往返於杭寧之間,但是都沒能按照預期完成校對任務。本來靠“閉門即是深山"“我是識字耕田夫"“學問等閒事,搬磚種地是行家"這樣的格言來督促自己安心讀書,沉潛學問,卻往往效果有限,總有一些推脫不掉的活動夾雜進來。爲了完成這個項目,我基本上就足不出戶,每天每夜都坐在電腦前校訂清樣。就這樣,事情真的有了實質性的進展。我首先是對著出版社的清樣,一頁一頁往下校對,尤其是把我電腦裏的電子本修訂到與出版社清樣對得起來。因爲我電子稿交稿後,出版社進行了編校,文字內容和前後順序都有了改變,刪除了不少重複的,訂正了不少疏漏錯誤,所以出版社交給排版中心排版出來的結果與我電腦裏的稿本有了不少出入。本來,把排版過的拷貝過來,也就沒有必要一一核對,但事實上排版中心的跟我們電腦裏的不是一個軟件做出來的,根本無法直接替換。PDF轉換更是不靠譜。所以這項工作花了我不少精力。在完成這一步工作之後,我就開始編製《原卷字形筆畫索引》。首先是把所有的文字部分全部刪除,只留下圖片字形。這看起來簡單,但其實也很花時間,並沒有一鍵清除的技巧可用。所有刪存下來的字形,要按照清樣的頁碼標注,讓每個字形下都帶著精確的頁碼。這是要逐字逐字添加的,雖然是簡單重複勞動,但是肩周炎發作了,腰肌勞損了,頸椎疼痛了,身體開始承受壓力。這使我想起我的朋友李洪甫先生說的,他在做《西遊記》校訂時頸椎發病,於是採取了“頭懸樑"的辦法把自己的頸椎拉鬆,纔熬到完稿。我也想把頸椎拉鬆,不過我書房的頂部是平平的天花板,根本就無法懸掛繩索。我哪裏都不去,累了就去睡覺,醒了就來工作,事情在孜孜兀兀中有了進展。當我做出一份字形清單後,就是逐字逐字數筆畫,一畫的字全部歸到一畫,二畫的字全部歸到二畫。問題是一畫、二畫的字沒幾個,八畫、九畫、十畫……十五畫,這些字占了絕對多數,都得一字一字數,才能歸到合理的去處。不僅如此,手寫體的字,往往筆畫還數不清楚,有的一個字數好幾遍也不一定數得清。好在是我們編索引的思路,主要是方便査找,而不是《新華字典》式的要絕對精確,所以數不准的字就放兩處,甚至三處,査用的人總能査到。這項工作,出版社是建議我多找幾個學生幫忙一起做。可是臨近年末,大家都很忙,我又沒好意思打攪,於是就親手數筆畫。清樣有一千多頁,當我做到了將近六百頁的時候,離出版社限定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於是我嘗試詢問了幾個學生,近日是否有空在電腦上幫我數筆畫編索引。幸運的是有幾位同學有了回音,願意幫我一起數。於是就有杭州佛學院惟量法師、浙江大學圖書館古籍部程惠新館員、南師大美院趙雅辭博士、吳晉慧碩士、西北大學哲學學院宗教學呂賀碩士爲我分擔了沉重的數筆畫重任。完成了字形筆畫索引,我就開始編輯《使用卷號順序索引》。這個索引的編輯,其實也挺費勁,因爲我們之前並沒有預編用卷目錄,拼湊的卷號目錄很不全也很不統一。最踏實的辦法就是老老實實地從書稿電子本中一一提取。這個卷號索引也比我想象的費事,中間請了西北民族大學海外民族文獻研究所張秀清副教授幫助做了英藏敦煌文獻卷號的排序工作。順序索引完成了,我又編輯起《使用卷號分類索引》,並且終於在日前完成。接著,我又在《敦煌俗字典》原版《敦煌俗字研究參考文獻目錄》基礎上添補了一些內容,包括我自己2003年以來的相關論著目錄,包括我指導過博士後、博士生、碩士生的主要論著目錄,還有他們的學位論文目錄。這一方面是由於我在指導中注入了我的一些見解,他們的論著與我的論著互爲表裏;一方面是由於我在編著增訂版時也從他們的論著中摘取了一些有用的條目資料。其他師友的論著,也增加了不少。可惜的是,我近年還沒有完整做過敦煌俗字研究的綜述工作,平時收集的目錄和文本都顯得比較零散,所以倉促間也就無法編輯出一個足本。好在研究者都可以自己在網上搜索,査找目錄在網絡發達的今天已經不是難事。

關於編纂掃尾之事,也就謰謱如上。下面要就《敦煌俗字典》第二版編著的幾個問題再做一點說明。

1.卷號稱引不統一問題由於《敦煌俗字典》原版卷號大多只取總號,沒有標明頁號(例如S.328《伍子胥變文》),而第二版稱引時大多細化了(例如S.328(12-1)《伍子胥變文》),理論上二者應該統一,但如果刪除後者的分頁號就太可惜,而要補出原版號碼的分頁號又沒這個本事,所以也就只好將就著了。當然敦煌寫本的卷號,有的殘卷就一小片,本身就不可能有分頁號,所以有沒有分頁號,只要不影響復案原件真跡,也就無所謂了。

2.新舊字形不統一問題從出版規範要求來說,當然所有出版物應該統一到新字形上。然而,《敦煌俗字典》的編纂,資料來源十分複雜,加上各人手工錄入的時候也有不同用字,文本繁簡轉化是或轉或不轉,異體字始終存在著,如果強行統一,可能會引起意想不到的錯誤。這是古漢語字典辭書的必然實情,何況《敦煌俗字典》是異體字的淵藪。有鑒於此,我們酌情保留了一些新舊字形的差異。此外還要說明的是,爲全書體例統一的需要,本書在一些文獻名的編排、用字等方面作了統一,引文字形也盡可能照錄敦煌原卷。

3.收錄草書問題《敦煌俗字典》第一版雖然也收錄了一些草書字形,但是基本上是夾雜在行書卷子中的草書字形,例如變文卷子中的行草書字形。這次增訂版,則有意增加了兩個純草書卷子,即P.2141《大乘起信論略述》卷上、P.2063《因明入正理論略抄》與《因明入正理論後疏》。草書卷子在剪切字形時,相近的甚至看上去是相同的也大多收錄了,一則是草書卷子用得少,二則是草書的變化往往差之亳釐謬以千里,所以多列幾個有助於讀者識別。也許下一次修訂我會增補更多的差別明顯的字形。關於草書,也許有的學者會認爲與字的正俗不交集,那是另外一個系統。對此,我認爲應該改變認識。從俗字學的眼光看,在同一個漢字應用系統中的所有字形,不論何種書體,都是有正俗的問題。我們把各個字形分爲正字、俗字,有的可以是“同正",有的則是“同俗"。再多的,也就只有“俗通正"的三级分類法,而“通字"的本質是前代已經流行的俗字,並非“通假字"或別的什麼。草書的“俗",一則是草書字形本身的標準與不標準,不標準的草書字形在任何時候都只能是俗字;一則是標準的草書字形是楷書的“俗體",就是說整個草體都是俗體。書體都是“俗"了,當然每個字形也就俗了。

4.本次增訂的助編在《敦煌俗字典》第一版出版之後,我著手主編分書體編著的《敦煌大字典》,但是還沒有完全做好,出版社提議我重版,於是我提出需要修訂才能再版。這時《敦煌大字典》的資料恰好可以添入《敦煌俗字典》的增訂本。因此在徵得《敦煌大字典》合作者的意見後,根據個人意願,有的作爲“助編"而列名。《敦煌大字典》的編著,將在《敦煌俗字典》第二版出版之後再繼續進行。

在完成以上說明之後,我不禁又回想起所有給我幫助和支持的人,想起他們的音容笑貌。令人唏噓的是,曾經給我許多幫助的季羨林先生、饒宗頤先生、徐復先生、啓功先生,我的導師姜亮夫先生、蔣禮鴻先生、郭在貽先生,都已經駕鶴西去,而我自己也老冉冉其將至,大約兩年之後就可能正式退休。生而有涯,學無止境,如何規劃退休後的生活,已經是必須考慮的問題了。

最後,我要感謝上海教育出版社的相關員工,他們給了我許多寶貴的建議,給我修訂的機會;他們友好寬厚的態度,善於合作的精神,使我尤其獲益良多。

我還要特別感謝老朋友趙聲良先生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我們從1990年前後就建立起友誼,他題寫的贈語是我繼續努力的動力。

我還要感謝我很多的師友,和我的家人,他們在此特殊時期,給了我許許多多的幫助,使我終於能夠完成這部學術著作。

倏忽之間,十五載焉。時光可惜,豈容蹉跎。有感於此,續詩一絕:
耳順之年感慨多,白駒過隙又如何?
猶能散澹跨江浙,不要·逍遙太快活。

更錄《敦煌禮贊》絕句一首以寄遠望:
江浙人文擅美名,敦煌萬里寄深情。
非唯兩代開風氣,史許三生護寫經。

江浙散人黃征2019年12月寫於杭州餘杭星橋黃公館



【延伸閱讀】

20160703《敦煌俗字典》索引數位化完成

Blog:20160703《敦煌俗字典》索引數位化完成


20150828《敦煌俗字譜》筆畫檢字表數位化完成

Blog:ebag2007.blogspot.com/2



TAG:寫本 異體字 俗字 今文字 辭書




黃征:《敦煌俗字典》(第二版),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9年12月。
ISBN:978-7-5444-9566-0

黃征:《敦煌俗字典》,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5年5月。
ISBN:7-5320-9821-4/H‧0114

发布于 2022-06-01 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