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老婆(1):沙沙宫纱夜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老婆(1):沙沙宫纱夜

这些年来,我写过的探讨角色细节、选本命的文章屈指可数,这让不少人误以为我是个冷酷无情的书评机器。但那只是因为我发自内心地喜欢的角色并不多而已。最近,我打算开一个厨力放出的系列,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老婆(们)。


0

众所周知,沙沙宫纱夜是《学战都市六芒星》的女主之一。在我第一遍读学战的时候,对学战的评价并不高,纱夜给我留下的印象也不深。但后来由于机缘巧合看了动画,第二话开头看到纱夜睁开眼,我就决定,她以后就是我老婆了。为此我特意把学战读了第二遍。

以下,虽然没有什么说出来的必要,但引用原文的部分我都是手打的。为了表达效果,可能会有一些不影响原意的缩减或拼接。

1

纱夜迟到了。而且迟到了整整一天。

天雾转学到星导馆,认识的第一个人理应是克劳蒂雅。按规矩,以第一卷第一节为时间轴的开端,那么前一个事件肯定就是克劳蒂雅安排他入学了。克劳蒂雅早已对天雾一见如故(虽然是以一种非常不愉快的形式),可惜天雾并不认识克劳蒂雅,导致他(和读者)直到第九卷甚至第八卷才搞明白两人的因缘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天雾与尤莉丝的相遇则纯属偶然。按说天雾去上学时,走进教室里第一眼就该认出纱夜,从而给她叠加青梅竹马与天降的双重buff。然而纱夜全天都没有出现,反倒是尤莉丝吃满了天降buff。于是在这最关键的第一天里,先声夺人的尤莉丝成了无可争议的第一女主。

第二天,纱夜与天雾重逢,便只能当女二号了。输人不能输气势,不管女几号都不能阻止她和天雾谈笑风生。靠着气势,她硬是把尤莉丝带天雾熟悉校园(guangjie)的资格抢下来了——一半。

“这里是社团大楼。我们学园除了部分社团以外都不太活跃。但如果要向播报系社团抗议的话,或许会来到这里吧。”

“嗯嗯。”

“这里是委员会中心。对学生福利有任何要求、申诉的话就得来这里。”

“原来如此。”

“至于餐厅应该不用再多介绍了吧。我们学园包括自助餐厅在内,总共有七间餐厅。这一栋地下楼层的餐厅比较不那么挤,可以多加利用。”

“第一次听过。”

“……沙沙宫,我可不是在带你参观哦?”

“……因为我是个路痴。”

“那你还敢自告奋勇带路参观?”

“哎嘿。”

从这段对话里看到的,应该不只有纱夜路痴的设定,也不只有尤莉丝憋着跟学校作对的态度。更关键的,是纱夜恐怕早在这个时候就下定决心,要不计代价地挤到天雾身边。而此时的其他妹子,要么没有意识到紧迫性,要么无法不计代价。


2

纱夜的战斗力是个谜。

更准确的说法是,她的战斗方式游离于学战的战斗力评判体系之外。纱夜非常依赖装备,平时的修炼除了练习配合,主要精力放在装备维护和更新上。因此,别人的变强是字面意义上的变强,而纱夜的变强往往指的是装备升级。

在纱夜跟赵虎峰谈笑风生的时候,赵虎峰抱怨自己太过依赖“道具”,在界龙像个弱者,而纱夜敏锐地指出,运用道具的能力本身就是战斗力的一部分,不仅不需要羞耻,反而应该感到光荣。这话由别人说出来可能是客套,但纱夜说出来的那肯定是真心话。

许多作品都不自觉地贬低远程兵,不限于日轻,甚至不限于日本的作品。究其原因,大约是冷兵器时代的远程武器多不如近战武器可靠,近现代又没有什么深入人心的近战武器。而对于表面上与现代战争完全无关的奇幻作来说,读者很难深刻体会到5米和500米的区别——反正都是身体触及范围之外,或者说所谓“远程”。再加上一些平衡性上的考虑,就导致大部分武斗作品依然会沿用冷兵器时代的习惯,而不论实际背景如何。

纱夜就是背景时代不明的作品里的一位非典型炮兵。从故事初期对她的介绍来看,她好像崇尚火力至上主义,喜欢搞爆炸式的艺术。纱夜还没动过手的时候,就先在尤莉丝面前吹牛——

“里丝妃特你很强,我知道。”

纱夜平淡地说。

听到她说出理所当然的事实,尤莉丝感到心中一阵翻腾。

“但是顶多和我差不多,这样根本不是绫斗的对手。”

“……哦,这次的口气倒是不小嘛。”

气氛立刻剑拔弩张。

简单来说,就是“我跟尤莉丝五五开”。既然此时的纱夜并没有任何公认的战斗实绩,那么尤莉丝将这种发言视为挑衅也是理所应当。按尤莉丝的作风,这种挑衅肯定是得当场予以回击,然而出人意料的袭击者拨动了两人对决的方向,从单挑变成了打靶,于是——

随着纱夜有气无力的喊声,发射的光弹命中的同时炸裂开来。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只见喷水池被炸得粉碎。

强烈的水柱从仅剩的基座部分喷出,像是淋浴一样喷洒在四周。

就爆炸规模而论,或许尤莉丝的“六瓣爆焰花”比较强,但如果单比较纯粹的破坏力,肯定是纱夜的武器更胜一筹。

“你的激烈程度真是人不可貌相呢。”

“比不上里丝妃特你啦。”

“我可不会道谢的。那种程度的对手,我一个人也能搞定。”

“没必要。只会碍手碍脚而已。”

“纱夜以和平常一样单调的口气说着,同时视线朝上仰望尤莉丝。

“要继续吗?”

尤莉丝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然后才知道纱夜指的是决斗,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不,还是算了。你的确很有实力,抱歉我之前的无理。”

“那就好。”

纱夜就以莫名其妙的形式赢下了半场。讲道理,尤莉丝不认为自己打不过纱夜,纱夜也未必相信自己打得过尤莉丝。但在这种情况下,比拼的不是综合能力,而是反应速度,启动速度与爆发力,而且从结果上来说纱夜是帮了尤莉丝,这样尤莉丝哪怕不服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3

纱夜的战斗方式,让我想到了一位二次元名人。

雾雨魔理沙。

在大家看来,她们主要的战斗方式都是远程炮击,也都非常崇尚火力至上主义。许多与魔理沙相关的二次乃至一次创作中,她都流露出了对power的向往。不过,若是看得更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在不少场景里,她们会改用近战来进行终结一击。

在凤凰星武祭里,纱夜虽然也展现了自己的近战能力,但大致上展现的是“自己的近战能力比较菜”。

比较菜倒也有一个好处——别人不会防她。单挑的时候还不好说,打群架的时候就完全不会往这上面想了。

只见深蓝色轨迹一闪,高举吉他的蜜儿雪已出现在纱夜眼前,时机完全出人意表。

但是纱夜始终保持冷静。克劳蒂雅的作战,第二阶段就是“由纱夜展开近身战斗”。

抛开瓦伦登赫尔特改,纱夜千钧一发之际躲过蜜儿雪的一击。光刃一刀劈在瓦伦登赫尔特改的巨大后置元件上。看准这一瞬间,纱夜拔出刚才插在吉他上的千羽切。

蜜儿雪的眼神充满惊愕。

纱夜调整呼吸,缓缓挥动千羽切。

这是以前为了陪绫斗训练,学到的极少数天雾辰明流绝招。

动作与技术是从遥姊她们练剑时,有样学样记住的。

“天雾辰明流剑术初传——贰蛟龙。”

十字剑闪划过,流畅得连自己都感到惊讶——

“蜜儿雪,校徽破损。”

使用非熟练技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只不过,在这一把里付出代价的不是纱夜自己。为了配合她的非熟练技能,她们队伍支付了一个队友,还差点支付第二个。

这倒也没什么。狮鹫星武祭本质上比的不是本事,而是哪边更能秀。半决赛靠纱夜秀赢了,决赛则是靠克劳蒂雅把对面秀得头皮发麻。


4

纱夜坦然地接受了第一回合的失利,并且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及时组织了一波反攻。

“刚才是谁?”

纱夜似乎没听见绫斗的抗议,搂着绫斗脖子的手施加力量,当然,紧紧勒着喉咙。

“呃……等一下纱夜!很、很难受耶!”

“……赶快回答我,刚才那女生,是谁?”

“就、就算我要回答,要怎么……!”

“啊。”

这时纱夜才注意到,放开搂着脖子的手,同时从绫斗背上一跃而下。

“抱歉,因为在想事情,不小心用了力。”

“咳咳,咳咳……!啊,没事,其实没关系啦……倒是纱夜你在那里做什么啊。”

“我在找绫斗……站在高处比较有效率。”

“找我?又有什么事?”

“组队搭档的事,我想听绫斗的回答。”

“抱歉,这次我要和尤莉丝组队,这个没办法妥协。”

“……是吗?我知道了。”

绫斗很有气度地一句话终结了问题,此时再纠缠下去就没意思了,急需换个话题。尽管纱夜在第一卷见缝插针地刷存在感已经接近了变态的境界,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越是上蹿下跳,就越体现自己的存在并无必要。

顺便一提,纱夜跟天雾的沟通总是非常简洁高效。鲜有无谓的试探或兜圈子,一切问题最多两句话解决。这一点在二次元和三次元都颇为难得,我非常欣赏。

纱夜迫切需要寻找更加有力的理由,来让自己进入作品的核心,或者说让作品的核心把自己包含进去。而绮凛的出现,恰好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契机。纱夜没有像普通的青梅竹马那样被天降按在地上血虐,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绮凛。

绮凛跟纱夜颇为互补。纱夜在行动上非常独立,但思想上暂时没有明确的目标;绮凛有明确的想要去实现的目的,但却无法独力前行。更重要的是,受凤凰星武祭的形式所限,天雾只能跟一个人组队。纱夜在这个位置上拿不出与尤莉丝竞争的资本,绮凛则缺少一个恰当的时机。而且,迟到是原罪啊。

顺便,她俩甚至在大小上都能互补——

“这么说来,她那样是中等部一年级……”

纱夜瞪着绮凛离去的方向,然后视线仔细盯着自己的身子瞧,又摸了摸身上平坦的地方——尤其集中在胸部。

“……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公平。”

虽然不是不知道她的意思,但说了伤人,还是算了。

5

于是,没有被攻略的纱夜,选择主动出击,去攻略别人。

“听说刀藤你正为了父亲而奋斗,真的吗?”

“是、是的……是这样没错……”

听到绮凛有些紧张的回答,纱夜叉着手不断点头。

“原来如此,了不起,真了不起。”

“是哦……”

“其实我也是,为了父亲而奋斗。”

“咦,是这样的吗?”

纱夜将脸凑近惊讶的绮凛,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所以我有一个提议。”

“……提、提议?”

绮凛不安地歪着头,但纱夜缺不予理会,继续说道。

“要不要——和我一起组队?”

我读到这个场景时就被当场圈粉,可以说是又狂霸又邪魅了。在天雾还没来得及出手之前,就对绮凛灌输了大量的实际影响力。这样一来,她有了可靠的队友,就可以自己带头搞事了。在学战这个世界里,打架的实力和实绩才是硬通货,与其等别人赏饭,不如自己先想办法。毕竟,若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别人也没必要赏饭给你是不是。

不过纱夜跟绮凛之间当然也有一点明争暗斗。

“算了。总之比赛结束后在休息室集合,有什么理由等一下再说。”

“了解——那么要加油哦。绮凛妹妹也是。”

“好的!”

最后绫斗稍微以眼神向绮凛示意,然后关闭空间视窗。

要加油哦。

就这单纯的一句话,让原本表情阴郁的绮凛,一下子变得活力十足,蓄势待发。

“……想不到绮凛好势利。”

“咦?什、什么意思呢?”

听到纱夜忍不住吐槽,绮凛红着脸不知所措。

纱夜轻轻拍了拍绮凛的背,然后迅速走出休息室。

“啊,等、等我一下啦,纱夜同学!”

绮凛连忙追上去,而纱夜依然以悠闲的步伐走在通道上。

“哎……纱夜同学真的很我行我素呢。”

“很多人都说过。”

一脸苦笑的绮凛和纱夜并肩而行,纱夜依然面无表情,丝毫没有不甘示弱之类的感觉。虽然胆小的绮凛心生羡慕,但也不禁担心纱夜这样会不会有问题。

从动画来看,绮凛的表情还好,反倒是尤莉丝和纱夜日常表情阴郁。不过这不是重点。纱夜平时懒得应付除去天雾之外的其他任何人,但遇到绮凛之后倒是挺上心的,对她的观察可谓细致入微;绮凛对别人的态度毕恭毕敬又不卑不亢,唯独面对纱夜的时候还比较放松。虽说纱夜因为天雾额外跟绮凛多说了一句话而对绮凛使脸色,但仔细品来,这更多的是一种“你懂我意思吧”的意思,相互暗示自己的底线。纱夜又特立独行,又善于沟通,这样的修为在二次元三次元都颇为难能可贵。


6

纱夜和绮凛仅靠主角光环居然压不过艾涅丝妲。讲道理,哪怕不论实力,艾涅丝妲的意图确实比纱夜她们要高尚一点。一定要说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就只能说成是帮史黛拉他俩踩雷了。

不过这不关键,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划掉)幸运的人。芙萝拉在决赛前夕被坏人抓走了,史黛拉跟天雾还在纠结到底是救人还是打比赛的时候,纱夜挺胸而出,“我们负责救出芙萝拉”,不就完美摆平了吗?

于是纱夜和绮凛便玩了一出潜龙谍影,靠着卖掉一般通过雷士达而杀到了boss面前,又靠着卖掉绮凛而爆头了boss……这么看来纱夜的战法都需要献祭队友?

在这一点上纱夜跟天雾还挺像的,如果有一定要实现的目标,就不介意借助他人的力量。轻小说也好,现实生活也罢,想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容易。有的人不知道该求助谁,有的人不知道怎么求助才不容易被拒绝,有的人难以克服无谓的虚荣心。但要我说,你还没有去求助,就是没有竭尽全力;没有竭尽全力,说明你实现目标的决心还不够坚定。也没说让你把命送了,至少该磕的头得磕了吧。


7

本文既然谈感情,自然绕不开男主天雾,以及纱夜她们对男主的态度。

纱夜最开始采用的策略是构筑不许偷跑条例。反正她没可能抢先单独上位,敢这么做的女人如果不是天选之人的话一般都出局了。所以纱夜的想法是先出手干扰别人,让尤莉丝的进度不要太快。

纱夜的处境与她的武功非常神似:攻则有余,守则不足。青梅竹马的身份没什么“守”的价值——这都想不明白的青梅竹马大多翻车了;不过拿来给尤莉丝添堵还是很得心应手的。

纱夜手里有一张大牌——回忆。但这张牌并不好用,因为不可避免地要牵扯到天雾遥。

“……笨蛋。”

啪的一声,双手同时往绫斗的脸颊上一拍。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绫斗睁大了眼睛。

纱夜双手夹着与其说痛楚,其实更火辣发烫的绫斗的脸颊,坚定地说。

“我敢断言——遥姊绝对不可能抛弃绫斗,绝对不会。”

“纱夜……”

或许这只是局外人的立场,毫无根据、不负责任的勉励而已。纱夜的确很了解姊姊,但是那一天——姊姊消失那一天,看到的人只有绫斗。不过对现在的绫斗而言,身边有个能如此肯定的人,就已经是极大的安慰了。

“而且如果遥姊真的输给别人……虽然我个人不相信。总之如果属实,那么或许不是遥姊不联络绫斗,而是无法联络。”

“!”

“所以绫斗没必要烦恼。”

“嗯,也对。纱夜你说的没错。”

绫斗用力点了点头,直直回望纱夜的眼神。

到头来,要是畏首畏尾而驻足不前,只会无法得知真相。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后悔。所以现在只能尽一切努力。

“好,这才是我的绫斗。”

说着,纱夜轻抚绫斗的脸颊,同时温柔微笑。

从窗外吹进房内的风,让纱夜蓝色的秀发轻轻摇曳。

绫斗头一次见到纱夜这样的表情,感觉自己的胸口砰砰跳。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但绫斗却有一种鲜明的、以前对纱夜从未有过的感觉。

天雾遥的故事是个极其危险的话题。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个加分点,但这个加分点可未必落到纱夜头上,搞不好就给谁做了嫁衣。而且这种话题偶尔提一次也就罢了,天天提的话很招人烦。退一万步说,哪怕纱夜独力给天雾摆平了这个烦恼,最大的受益人很可能是天雾遥本人。

纱夜在梦境里见到天雾遥的时候,回忆起了她当年给自己的帮助。在将要别离的时候,纱夜遇到了三日月夜空式的困境,要是没有遥姊抬了一手,巧妙化解芥蒂,纱夜和天雾的重逢不可能如此自然。

在狮鹫星武祭与凤凰星武祭的间章,众人讨论是否(要帮克劳蒂雅)组队参加狮鹫,其他妹子都表示可以,只有纱夜阴阳怪气地说,看绫斗的决定。此时的纱夜没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也可以说帮助天雾实现愿望就是她的愿望。在第八卷天雾去探望她的时候,她又重申了一次。虽然这违反了学战的指导思想,但……有一个全心全意的后援,不是也挺好的吗?

8

在我看来,西尔维娅比尤莉丝更适合天雾。不需要分析她们各自的优缺点。关键在于,天雾和尤莉丝的关系建立于二人的共同利益上,而这种关系又高度依赖二人的实绩与抉择。能携手赢下比赛当然好,然而,当难以实现这一点——比如说后面的王龙篇——的时候,关系就会遭受严峻的考验。相比之下,西尔维娅跟天雾没有明确的利害关系,既可以相互提携又能回避不必要的竞争,无疑是更加安逸的选项。三次元的人大多会这么想吧,二次元的男主就未必了。

出于类似的原因,西尔维娅也让纱夜更加紧张。到第八卷,纱夜终于有了一个契机。

在她与天雾出去逛街的时候,露萨卢卡五智障想要蹲点抓他俩。本来在这种场合下,纱夜完全可以闭嘴的。毕竟这完全是天雾自己作,而且露萨卢卡帮西尔维娅“伸张正义”对纱夜其实并没有坏处,她们也许可以让天雾收收心。但纱夜压根就没顺着这个思路想,而是——既然你们妨碍到天雾,那我就要出手,哪怕是妨碍他开后宫也不例外。正常人做得到吗?

经过了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乱斗,虽然并没出什么事,但是纱夜和露萨卢卡之一的蜜儿雪走丢了,两人不小心发现了隐藏副本,还找到了解锁隐藏剧情的关键道具。不过比起这个,蜜儿雪给纱夜出的一堆馊主意还更关键一些。

“三年前,我们还是默默无闻的新人,但西尔维娅从那时就已经是世界级的歌姬……所以我们的目标一直都是超越她。为了超越她愿意付出一切,到现在为止依然是,这是真的。”

说到这里,蜜儿雪呼了一口气,视线往上。

“但如果西尔维娅真的被某个坏家伙欺骗的话,未免太可怜了嘛。会这么想也是真的。”

“……前后矛盾呢。”

“的确是矛盾没错,可是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在当下全力以赴就行了。当然完成之后,还要得到所有想要的东西,这样就没问题了!”

最后一段话恢复平常的声调,蜜儿雪如此宣告。

“因为要是忍耐自己的心情,总有一天绝对会后悔哦?”

“……”

这句话让纱夜突然睁大眼睛。

自己在不自觉之中,伸手摸向刚才放在内口袋的东西。

“……后悔,是吗?”

“没错。不是有句话常说吗?与其没做而感到后悔,不如做了再后悔比较好。”

蜜儿雪露出皓齿,爽朗地笑着。

纱夜只能苦笑以对。

聪明人的毛病就是容易想太多。当且仅当有不止一个选项的时候,想太多才没有坏处。如果选项只有一个,想太多只会削弱自己的意志。所以……那就只能冲了吧。

“遥姊说,对绫斗这样的人,坦率表达自己的心情比较好。”

说到这里,纱夜以跳舞般的轻快脚步来到绫斗面前。

“所以,我也打算这么做。”

然后一转身,纱夜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

“——绫斗,我喜欢你。”

“咦?”

这句话和以往不同,既真挚又真诚,更重要的是十分努力,仿佛下定决心跨越犹豫与担忧的河川,将心情告诉绫斗。

即使绫斗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这些道理。

“可能的话,我希望永远永远在绫斗身边最近的位置。”

嫣红的落日在纱夜背后照耀。

在一片红色与黑色的世界中,只有纱夜的笑容清晰地闪闪发光。

“别担心,何时回答都可以。我只是……想告诉你而已。”

说着,纱夜快步朝西沉的夕阳离去。

太美了。

不知道该怎么拿文字去形容,总之就是太美了。

在这个场景的前一秒,纱夜拿最后一张“许愿券”换了一根冰棒,然后华丽地来了一波表白,最后飘然离开。我记忆中比她更秀的操作,好像就只有空太去回应七海的表白,以及黑猫的宣告了。


9

在此之后,纱夜的气质发生了一些改变,少女心指数上升了。当然她还是依然坚守岗位,仪式性地阻止其他女人接近天雾,只是操作起来显得更加游刃有余了。

第九卷克劳蒂雅回合结束之后,,纱夜和克劳蒂雅的相互伤害成了新的日常。在王龙星武祭开幕之后,由于反金枝篇同盟的缘故,纱夜与西尔维娅的关系也改善了很多。她似乎还招了一个学妹作为造装备的助手。不过那都是小事,下一次本质性的改变,大约要等王龙星武祭或金枝篇同盟事件尘埃落定了吧。


10

学战这部作品,塑造的女人大多具有强烈的独立性与主观能动性,有着明确的意图与出色的执行力,完全没有武斗-后宫类作品里频繁出现的“挂件类角色”。这正是我喜欢学战的原因。

纱夜在其中显得尤为特殊,因为她在具有以上品格的同时,还以自己的意志去积极地支持男主。她性格刚强,喜欢All in,但在遇到大事的时候,既可以去依赖男主,又可以被男主所依赖,非常善于变通。最难能可贵的,纱夜是学战里唯一一个愿意站在男主的立场去思考去行动的人(或许还有天雾遥)。普通的女人做得到吗?

无论用何种思路进行分析,这部作品最后都应该是尤莉丝End,那么纱夜自然就是我的了。啊……我也好想有个像纱夜这样的青梅竹马啊。

发布于 2018-12-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