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是最好的褒奖

争议,是最好的褒奖

在键盘侠猖獗的时代,连现代建筑也无可避免地被吐槽。

重庆来福士这座集住宅、办公楼、商场、公寓、酒店等为一体的城市综合体,因选址及独具创新的造型受到广大群众的非议。但细而想之,在有着800多年历史的朝天门面前,修筑如此大型的工程岂是儿戏?




任何事物都具有双面性,以偏概全和妄下结论从来都不被理智之士所提倡,深入了解和分析,综合看待利弊,以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随着来福士在网络上遭受谩骂与指责的同时,曝光的数量也逐步增多,引发了越来越多行业内外的人关注,与此同时,懂得欣赏来福士的良人更是踊跃而出。

负责李子坝穿楼轻轨站主要设计的叶天义说,现代建筑要能抓住大众兴奋点。

当时他和团队在楼房与轻轨站之间两难,但他的设计师嗅觉告诉自己,正是困难重重的时刻更会诞生了不起的杰作。

谈及正在建设的来福士,他首先称赞了建筑的特色十分鲜明,这对于一个想成为地标建筑的商业体而言非常重要;此外,来福士多首层多入口的交通规划融合了山地形态,把“山水之城”的“水”结合得很不错。

另一位来自重庆本土,不仅担任aLL Design英筑普创总监,也是COOP studio(上海十合建筑设计)的联合创始人刘晔瑶女士,对于颇受争议的来福士则说,唯有时间来检验成果是最客观的。

来福士位于两江交汇的黄金位置,加上110万平方米的庞大体量,无论它是什么造型,也都避免不了被吐槽的命运。

在她的认知里,建筑更像是一个时间的容器,“真实记录”每一段生命周期是很重要的因素。而没落的朝天门若是不进行改造,便会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衰败没落是必然的,重庆来福士的加入,无疑给朝天门广场注入了鲜活的血液,让城市再生了魅力源头。

四川美术学院毕业的景观设计师朱席瑞,对建筑设计也有着独到的看法。

他认为设计是一门艺术,需要时刻褒有一颗赤子之心,建筑也是一样,应该要回到我们的生活,去关注我们城市真正的需求,去关注我们市民的真正需求,而来福士周全的把这些都考虑到了。

重庆来福士设计的亮点是连接4座塔楼、位于60层楼高空、长达400米的“水晶廊桥”,晶莹剔透的玻璃构造,将把公共空间及城市花园带到重庆的上空,身处廊桥内,就可将重庆的山水风景、醉人夜景,尽收眼里。



关于来福士似帆船状的外部结构争论尤甚,这其实源于设计师摩西·萨夫迪在游览山城时的突发灵感,在结合重庆码头、航运文化的同时,把渝中半岛酷似帆船的造型融为一体。而来福士的出现必定会重庆的新地标,帆船的寓意是显而易见的:扬帆起航,勇往直前地走向未来。

重庆来福士的用心之处不仅在于外形,在针对朝天门拥堵的交通问题上,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改进措施,人车分流、水陆交通、地下停车站......

相信伴随2019开业日的临近,所有的疑虑都会有个结果。

只有亲眼看过、切身体验过,才能知晓这座新地标带给自身的非凡意义,一切评论都留给时间去检验吧。

发布于 2018-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