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那个曾经很努力的自己

上学的我,有超级多的爱好:

Swimming, travel, reading, photography, shopping, movies, music, soccer, sky diving and scuba diving (dying to try)


上学时的我,因为口音,常被误以为“当地人”:

不管是上学还是现在,一个普遍开场的问题,就是大家会问你是哪里人。每次这个问题我都很不知怎么回答,我就从我的故乡们开始讲起吧。我出⽣在重庆,一个⽉大去了湖北,⼩学上一大半来了北京,所以也不是传统的北京⼈。

爷爷奶奶去湖北前⼀直在广东,⽼豆在广东⻓⼤却不讲粤语这点很诡异,姨妈们分布在江苏,台湾,旧⾦山。。。乱七⼋八糟的地理位置分布,但⼤多数都在这边南⽅,所以我还是会跟别⼈讲我是南⽅方⼈,尽管现在我的北京腔开始熟练了起来。

上学的时候也总是被问到这个问题,因为常常和韩国⼈混在⼀起,同学问我是哪⾥人之前都先问我是不是韩国⼈,讲不讲汉语。。。没有例外。

最开心(因为发音)是外国⼈会问我是不是本地人,所以发音还不错的我被⽼老师叫做Fake Beijinger / Authentic Los Angelino也算是对我的发音的肯定吧。


上学时的我,努力也安逸:

在加州的⽣活还是很安逸的,节奏不是很快,⽼豆福利让我吃好住好玩好,在肥了不少购物不少的同时,学习上我⾃己认为还是没有任何松懈的。

那时候觉得学习是个挺高兴的事,做点研究写完每篇论⽂让我⾮常有成就感。趴体⼏乎不去,每晚上最常去的地⽅就是学校⾼大上的Powell Library,我是喜欢死了这个图书馆,顶梁⾼高的像城堡,藏书超全,⼏百人共享的WiFi也是⼗多兆每秒,可以安心的蜷在⼩小沙发上,安静的看书学习,11点钟准时回去。

碰上了考试和赶论⽂的时候,就索性工作到半夜。印象最深是老师让我们⾃选题目围绕一个非常有争议性的话题写一篇论文,为了证明Resurrection of Jesus是真实存在我找了各种资料奋战了N个⽇日夜夜,由于格式问题⼜又被教授退回并修改终于完成。

做presentation的时候我在讲台上面走来走去,情绪非常激动,对着PPT上面的⼀张图我讲了20来分钟,为了证明我说的我的信仰是真的,有点开新闻发布会的架势。

最后怕木有⼈和我interact或者老师的问题过于刁钻于是我找了⼏个托,让他们做好准备提出我已经写给他们的问题,嘿嘿,结果最后⽼老师一句Bravo,然后我的托也没来得及问够问题我就在众人的掌声中下台了。

最终得A,虽然过程有点曲折,但很有成就感,觉得⾃己屌爆了。


学习之外的生活,也拼了一把:

这样还算“安逸”的时光一直持续到了我去Oxford Seminars学习TESOL,⾃从我的“窝藏计划”的(说来话长)念头打消以后,就开始着⼿计划着去非英语国家教书。那段时间是觉得最有意义的。

有时候周末去sunbath和shopping的日程就变成了每天10小时的课程。

于是周⼀到周五在学校上课,周六日的时间全部用来学TESOL,第一周⽼师就说Jeremy Harmer的书要⼀周看一半,写总结,每一次上课前都要考试和⼩组 presentation,现在想想可能没啥了,回到那会儿就感觉⾮常惊悚。

因为第一次上课我就生病了,状态超级差。

那天LA在下⾬,上课的地⽅很近,索性我就⾛着过去。⾝上背着一个⼤包里⾯面塞满了水,药,电脑,主要是好几本厚重的书,还有⾃己做的三明治。结果淋了一⾝雨。跟着一班很活跃的积极分子一起上课让我觉得⾃己好挫。

⼤家都对⾃己未来的课堂上⾯有很好的计划和设想,可是我觉得我⾃自⼰己蜷在⾓角落⾥没有任何idea真的很挫很挫。就越来越不想讲话,不想主动去做presentation。我是唯⼀一个外国人,所以我觉得⾃己在每⼀日的考试和阅读教材的时候都⽐比这群超级hyper的美国人慢。

去的时候感冒,结束的时候发烧。第一天就想退出。

但是转念⼀想我来都来了,当初自己一定要来,现在又怎么可以随便就放弃。

于是在中午大家都去吃饭的时候,我在教室⾥里⾯一边吃三明治一边看书,省出时间去准备一下没有完成的project。每天都这样,去图书馆的任务除了应付学校的考试和论文之外,还要准备模拟课堂的Lesson Plan以及花更多的时间拜读Jeremy Harmer和总结理解。

睡觉的时间也变少。因为人太蠢再不花时间就完蛋。

大家也开始叫我bookworm。

印象中那段⽇子睡得最香的⼀次是夏时制结束那天,时间调后⼀小时所以多出了⼀小时给我睡。起床以后精神很棒。 那时候我觉得⾃已经相当⽜X了,也给美国人讲过课了。也算是付出小有回报了。

在最后的培训过程中,⾃己教学问题考试的答案还被老师作为例子念给班⾥听,也会volunteer做presentation了,这个时候的感觉才是yeah I did it。

最后我打算给⾃己好好放个假,领着我的女朋友花了8个小时的时间坐车回了旧⾦⼭的家过个感恩节,到家我就发烧了,哎呀真是卧床不起,一桌⼦大餐⼀点也没吃到。

这个,算是我最爱的证书了:


教书,还碰到了爱情(哈哈,好俗的故事,却好开心):

在回来前开始准备找⼯作,也选择了一些国家投了简历,非常不幸的是日本需要American Passport,韩国需要10年以上教学经验。作为新人,当时也很郁闷净要些我没有的。

之后⾹港⼀间公司录我了,我却没有去,只是因为香港不在我的计划范围内。奶奶喜欢香港,天天叨叨⾹港是个好地方,叹气我怎么不去。⽼豆也很⽣气。于是回来北京之后⼜开始准备面试。又在感冒和发烧中度过了每⼀个⾯试。

能够教书,是超有成就感的事:

从2012年11月份开始讲托福,在教书过程中遇⻅了无数个可爱呆萌的学⽣,遇到了超赞的同事,好基友,闺蜜,最重要的是遇到了我的虎⼤叔。跟他恋爱,结婚,2017年开始一起搞起了HUGE托福。

在这里,想要和和⼤家一起成⻓,专⼼做事。学到很多东西。不管是哪⾥的人,都一起聚集到了这⾥。努⼒学习,也努⼒用⾃己的能力做点微薄的贡献。


放一张最近拍的团队照片,真的很喜欢现在在做的事情。大家都很喜欢。

也感谢同行高抬贵手别没事就举报我了,谢谢。

编辑于 07-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