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新旧版修订对比(二)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新旧版修订对比(二)

上一篇地址:月影君:《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新旧版修订对比(一)

【为什么要新开一篇文章呢?因为知乎是有文章长度限制的。】

【这次更新学聪明了,尽可能查的细一点,要不然就要重新开贴,特别麻烦的调整顺序。】

首先必须感谢@浮萍对本文做出的贡献。(为什么不放在上文呢?因为上文一个字儿都写不下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有哈迷随时为本文提供资源是很有帮助的,即使是争辩,每次讨论都有助于笔者发现更多细节,准确判断翻译尺度)

【所以嘛……我们继续……】

首版:你又不是麻瓜家庭出来的。如果他父母是男女巫师——你在破釜酒吧已经看到了——那么他就该是听着你的名字长大的。其实,他又知道多少,我看见许多最优秀的巫师都是出自麻瓜家庭里惟一懂法术的人……

新版:你又不是麻瓜家庭出来的。如果他父母是巫师——你在破釜酒吧已经看到了——那么他就该是听着你的名字长大的。其实,他又知道多少,我见过许多最优秀的巫师都是出自麻瓜家庭里惟一懂魔法的人……

评论:这段的原文很有意思,“Yer not from a Muggle family. If he'd known who yeh were -- he's grown up knowin' yer name if his parents are wizardin' folk. You saw what everyone in the Leaky Cauldron was like when they saw yeh. Anyway, what does he know about it, some o' the best I ever saw were the only ones with magic in 'em in a long line o' Muggles……”

看到区别了吗?这句的男女巫师原文是“wizardin' folk”,而第二个“麻瓜家庭”的意思其实是“纯纯的麻瓜家庭”(long line of Muggles),另外,我喜欢罗琳的这种用法。

其实这句话漏了好多字眼,重译为“你又不是麻瓜家庭出来的。如果他知道你是谁——如果他父母是巫师,那么他就该是听着你的名字长大的。你在破釜酒吧已经看到人们看见你的反应了吧。其实,他又知道多少,我见过许多最优秀的巫师都是出自麻瓜家庭里惟一懂魔法的人……”

实在是不得不说,翻译得确实挺惨的,大型车祸现场。

首版:哈利拿起一本温迪克教授著的《诅咒与反诅咒

新版:哈利拿起一本温迪克教授著的《魔咒与破解魔咒

评论:原书名为“Curses and Countercurses”,如果你读过上文的魔咒分类就会明白,首版其实区分的更细致。后文一项重要的课程就是“黑魔法防御术”,学习目标应该是“学习恶咒、了解毒咒的用法(允许私下学习)、熟悉诅咒并学习以上全部的破解咒。”

穆迪教授会把这本书扔进垃圾桶,哈利还是太小啊。

首版:我想找出办法来诅咒达力

新版:我想找出办法来给达力施魔咒

评论:你猜原文是什么?猜到了吧,很简单的一个短语:“curse someone”。哈利这时候还不知道轻重呢,有点坏啊。

首版:这主意不坏……不过,你现在用不那些咒语,

新版:我说这主意不坏……不过,你现在用不那些魔咒

评论:原文前半句的说法我很喜欢,为“I'm not sayin' that's not a good idea, ”

后文用的词其实还是诅咒“An' anyway, yeh couldn' work any of them curses yet, ”,当然,海格说错了,不是用不了,是根本不建议学。

给出维基给咒语的定义链接(符咒),每个分类下都有数量不等的咒语列表。

首版:当海格向柜台后边的营业员买一份标准剂量的各种药粉时,哈利正在细看一个用独角野牛角制成的号角

新版:当海格向柜台后边的营业员买各种标准剂量的药粉时,哈利正在细看一个用独角兽角制成的号角

评论:原文为“While Hagrid asked the man behind the counter for a supply of some basic potion ingredients for Harry, Harry himself examined silver unicorn horns at twenty-one Galleons each……”

“各种标准剂量的药粉”,这次没有歧义了。

“silver unicorn”为银色独角兽(即成年独角兽),在后文中频繁出现。

可第二处仍旧译错了,应为“哈利正在细看几个独角兽的角”。

  二十分钟后,他们离开了黑洞洞的咿啦猫头鹰商店,离开了窸窸窣窣的拍翅声和宝石般闪光的眼睛,哈利手里提着一只大鸟笼,里边装着一只漂亮的雪枭,头埋在翅膀底下睡得正香。哈利忍不住结结巴巴地一再道谢,听起来像奇洛教授在说话。
咿啦猫头鹰商店(对角巷521号)
现在就剩下奥利凡德没去了,只有奥利凡德一家卖魔杖,到那里你一定能买到一根最好的魔杖

评论:原文为“Just Ollivanders left now - only place fer wands, Ollivanders, and yeh gotta have the best wand.”

“only place for……”确实不仅有“只有一个地方提供……”的意思,还有“只有一个地方般配(被指定、期待、适合)……”的意思。gotta have……是“必须有……”的意思。

所以米赫普的翻译我感觉确实更带劲一点,我直译为:“只有一家值得买魔杖——奥利凡德,你一定要买到一根最好的魔杖。”

(米赫普的翻译是:要买魔杖就得去奥利凡德,你一定要买一根最好的魔杖。)

只有奥利凡德家卖魔杖吗?

在一家堆满破破烂烂的魔杖、摇摇晃晃的铜天平和药渍斑斑的旧斗篷的旧货铺里,他们发现珀西正在聚精会神地读一本非常枯燥的书:《级长怎样获得权力》。

还有旧货铺啊。

首版:我们用的是独角兽毛、凤凰尾羽和龙的神经

新版:我们用的是独角兽毛、凤凰尾羽和火龙的心脏神经

评论:原文为“We use unicorn hairs, phoenix tail feathers, and the heartstrings of dragons.”

独角兽很稀少,凤凰就更少了,火龙的供给地还都在罗马尼亚……

首版:那么,波特先生,试试这一根。山毛榉木和蛇神经做的。九英寸长。不错,很柔韧。

新版:那么,波特先生,试试这一根。山毛榉木和火龙的心脏神经做的。九英寸长。不错,很柔韧。

评论:原文为“Beechwood and dragon heartstring”。此处错误被修正了。

另外在《火焰杯》(马爱新译)中,“dragon heartstring”被译作“龙心弦”,更简约。

首版:哈利刚要试,可还没来得及举起来,

新版:可哈利刚一试,还没来得及举起来,

他把魔杖高举过头,飕的一声向下一挥,划过尘土飞扬的空气,只见一道红光,魔杖头上像烟花一样金星四射,跳动的光斑投到四壁上。

评论:这句话很有意思。原文为“He raised the wand above his head, brought it swishing down through the dusty air and a stream of red and gold sparks shot from the end like a firework, throwing dancing spots of light on to the walls.”

直译为:“一连串红色和金色的火花像焰火一样从魔杖尽头射出,”

(应译为)只见魔杖头上像烟花一样,红色和金色的火星四射,…… 原文根本没有‘只见一道红光’,Red和Gold一样是修饰Sparks的。整个“of red and gold sparks”都是修饰a stream的。

话虽如此,可是“射出”的动作一定要有,而且是“线性的”一连串。所以我深以为译者特意把红色和金色打散了,拆开翻译,以表现文学的美感和韵律。

首版:波特先生……不管怎么说,我不能提名的那个神秘人就做了大事——

新版:波特先生……不管怎么说,那个神秘的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就做了大事——

评论:原文为:“Mr. Potter.... After all, He-Who-Must-Not-Be-Named did great things --”

准确翻译应该把“神秘的”也删掉,因为到了后来,“He-Who-Must-Not-Be-Named”(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和神秘人(You-Know-Who)成为了伏地魔在巫师世界的专用代称。

为什么非要留下“神秘的”这个词呢?因为这是该代号第一次出现,为了不使读者混淆而进行的妥协。

首版:哈利顿感毛骨悚然

新版:哈利浑身一激灵

评论:原文为“Harry shivered.”首版强调害怕,新版强调颤抖。这个词还被翻译成过“寒噤”(“寒战”),每次都侧重不同的环境进行表达。

首版:一路上,哈利一言不发,在地铁他甚至没有留意他们提着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包裹。他怀里还抱着一只熟睡的雪枭,这招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他们乘另一部自动扶梯,……

新版:一路上,哈利一言不发。在地铁他甚至没有留意那么多人正张大了嘴凝视着他们提着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包裹,他怀里还抱着一只熟睡的雪枭。他们又乘了一段自动扶梯,……

评论:原文较长,“Harry didn't speak at all as they walked down the road; he didn't even notice how much people were gawking at them on the Underground, laden as they were with all their funny-shaped packages, with the snowy owl asleep in its cage on Harry's lap. Up another escalator, ……”

海格把哈利送上可以回德思礼家的火车,然后递给他一封信。

评论:原文为“then handed him an envelope.”,指一个信封。

第五章至此结束了,总体来说比较顺利,但是进度缓慢。

第六章 从9又3/4站台开始的旅程

评论:本人实在不忍心给人文社挑错,可是为了对得起哈迷群体,还是狠狠心吧。原谅我,人文社的各位老师们!

先来一处错译压压惊。

哈利大多时间都待在他的房间里,有他新买的猫头鹰做伴

评论:原文为“Harry kept to his room, with his new owl for company.

应译为:“伴着他的新猫头鹰。

【很多翻译是米赫普完成的,笔者只是信息提取,还有部分是笔者参照他提供的语法规则进行重译的,限于工作量难以完整说明,还请担待。

不得不说,米赫普一半的内容翻译的“非凡的”精彩,一半的内容或是忽略了文学效应,或是错误翻译,或是处于上帝视角苛责翻译,还有一部分就是吹毛求疵了。

笔者该批得批,该捧的捧。但是基本上他所有的纠错我都看过了。有部分没提的大体上都是以上原因。】

首版:幸运的是佩妮姨妈不再到房间里来吸尘了,因为海德薇总是叼死耗子回来

新版:幸运的是佩妮姨妈不再到房间里来吸尘了,因为海德薇总是叼回来死老鼠

评论:原文为“because Hedwig kept bringing back dead mice.”

对比上文我们会发现,前文提到老鼠一词用的都是“rats”,这里用的是“mice”(mouse的复数)。

  英文中mouse与rat都翻译为汉语“老鼠”,它们都是啮齿动物,通常以大小来区分二者,Rat比Mouse要大。但这并非科学意义上的差别。汉语并不单独命名,仅在老鼠之前冠以大或小加以形容。
  另一个重要差别在于文化——西方往往将rat与负面意义联系在一起。如“Rats!”在英语中可以代替很多粗俗的(vulgar)感叹语。这与rat的生物学特性或者行为无关,很可能与历史上的黑死病有关系。Rat被看做是邪恶的(vicious)、不洁的(unclean)、寄生的(parasitic)动物,盗取食物并传播疾病。在英语中,rat也指告密者(informant);“to rat on someone”指背叛某人并向政府检举其罪行。说某人“rat-like”意思是他不招人喜欢(unattractive)、可疑(suspicious)。
  Mouse则经常成为宠物,被看做好玩(playful)、可爱(loving)或容易侍弄(handling)。经典形象是小巧(small)、鬼鬼祟祟(sneaky)的动物,藏在墙壁内,偷取奶酪。这也是卡通形象中经常使用的。米老鼠就叫“Mickey Mouse”。

我能做的也就到这了。

所以罗恩的斑斑往往愿意叫“耗子”,表示亲昵。但为了词汇统一,有些细节的区分不得不做出牺牲。

首版:“别胡说八道了,”弗农姨父说,“根本没有9又3/4站台。”

新版:“别胡说八道了,”弗农姨父说,“根本没有9又3/4站台。”

评论:“9又3/4站台”官方的表示方法是纯分数数字。

另外……

谁说没有【得意脸】?

  “我应该坐十一点钟从9又3/4站台开出的火车。”他读道。
  他姨父姨妈瞪大了眼睛。
  ……
  “好了,你到了,小子。第9站台——第10站台。你的站台应该是在这两个站台之间吧,可看起来好像还没来得及修建呢,是吧?”
  当然,他说得不错。在一个站台上挂着一块大大的9字塑料牌,另一个站台上挂着大大的10字塑料牌,而两者中间什么也没有。
  “祝你学期顺利。”弗农姨父说着又咧嘴一笑,显得更没怀好心。他没再说什么就走开了。哈利转身眼看着弗农一家开车离去。他们三个人都在哈哈大笑。

评论:其实,佩妮姨妈是知道9又3/4站台怎么进的,毕竟她进去过一次,应该也是唯一的一次。弗农姨夫应该也是知道的,当晚两口子很有可能说过床头悄悄话。她这是把对妹妹的嫉妒加给了哈利啊……

首版:他在想要不要拿出魔杖来敲第9和第10站台之间的检票口

新版:他在想要不要拿出魔杖来敲第9和第10站台之间的隔墙

评论:这一处,英版写的是检票口(ticket inspector's stand)美版写的是售票亭(ticket box),看上去似乎是翻译们不小心改多了一处(详见后文)。

首版:只见说话的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女人,正在跟四个火红头发的男孩说话。

新版:只见说话的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女人,正在跟四个红头发的男孩说话。

评论:原文为“all with flaming red hair”,火红头发更为准确。

首版:“9又3/4!”一个火红头发的小姑娘牵着妈妈的手,尖着嗓子大声说,“妈妈,我能去……吗?

新版:“9又3/4!”一个火红头发的小姑娘牵着妈妈的手,尖着嗓子大声说,“妈妈,我能去吗……?

评论:修订其实没什么说的。我要说的是,哈利注意到的第一个人,是他未来的妻子。

有人总结发现,《哈利·波特系列》竟然是呈中部对称的形式呈现的。第1-7,2-6,3-5对称。这种做法可能是有意为之,也可能是牵强附会,但是值得一提。

  哈利在全书的开始和结束都是被一个母亲所救,一个是他最爱的女人,一个是他极为厌恶的女人。
  哈利在死亡边缘和第一次进入(最后一次离开)女贞路,都是由海格接送的。
  还记得奇洛吗?他曾是麻瓜研究课教授,因伏地魔而死。第七部开始,也死了一个麻瓜研究课教授。
  哈利在第二年和第六年,都发现了伏地魔一个重要的魂器,在一个伏地魔精心隐藏的,对他有重要意义的地点。
  哈利在第二年参加了忌辰晚会,在第六年就参加了斯拉格霍恩教授的私人Party。
  哈利在第三年碰上了一个最好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老师,第五年就是最恶心的了。
  如此等等,数不胜数。
  但是第四部,却是其余几部的综合,你可以想想……

首版:“我不是弗雷德,我是乔治。”孩子说,

新版:“我不是弗雷德,我是乔治。”一个男孩说,

首版:他的孪生兄弟在背后催他快点。他想必听了的话,因为他一转眼就不见了——

新版:他的孪生兄弟在背后催他快点。他想必听了兄弟的话,因为他一转眼就不见了——

首版:这时第三个兄弟迈着轻快的步子朝检票口走去……

新版:这时第三个兄弟迈着轻快的步子朝隔墙走去……

评论:原文为“barrier”,有“屏障、障碍、栅栏、分界线”的意思。我想是翻译被罗琳带跑偏了,他们显然没想到罗琳的想法是撞墙,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你只要照直朝第9和第10站台之间的隔墙走就是了。别停下来,别害怕,照直往里冲,这很重要。

原文为“Don't stop and don't be scared you'll crash into it, that's very important.”

我深度怀疑这一句话“很重要”。因为这可能是9又3/4站台的魔法效果——只要你相信这不是隔墙,你就能过去。

所以直译应该是“别停下来,别害怕撞到隔墙上,这很重要。”当然,我想可能是译者误把这句话看成了两句。

首版:他把小车掉过头来,眼睛拼命盯着检票口那地方的栏杆看起来还很结实呢。

新版:他把小车掉过头来,眼睛拼命盯着隔墙看起来还很结实呢。

评论:这处错译真是难为死翻译了。原文为“He pushed his trolley around and stared at the barrier. It looked very solid.”

barrier是屏障、栅栏的意思,翻译想象不到哈利想去撞得是什么。是前文提到的检票口,还是什么屏障?所以就在这一处,矛盾集中爆发了。检票口和屏障(栅栏)都被翻译出来了,才有了这一处错误。

那么翻译是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呢?

也许是在电影上映的时候!(也有可能是在翻译第二部的时候)

直到这个时候翻译才发现哈利是去撞墙……

我估计翻译们都会是这个想法:

无论是什么原因,这系列错误现在已经纠正了,哈利可以安心地去撞墙了……

首版:哈利加快脚步,准备直接冲进票亭,但是他遇到了麻烦——

新版:哈利加快脚步。他肯定会直接撞上隔墙,那样可就麻烦了——

评论:原文为“Harry walked more quickly. He was going to smash right into that barrier and then he'd be in trouble --”

首版:列车上挂的标牌写着:霍格沃茨特快,十一时。哈利回头一看,原来检票口的地方现在竟成了一条锻铁拱道,……

新版:列车上挂的标牌写着: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十一点。哈利回头一看,原来是隔墙的地方现在竟成了一条锻铁拱道,……

评论:原文为“Hogwarts Express, eleven O'clock”,我感觉首版更好一点。

所以所有检票口都被改成了隔墙(包括前文正确的那一处),捂脸。

头几节车厢已经挤满了学生,他们有的从车窗探出身来和家人说话,有的在座位上打闹

原文为“The first few carriages were already packed with students, some hanging out of the window to talk to their families, some fighting over seats.”

fight over既有“争吵”,也有“争夺”的意思。然后我突然发现,如果是“打闹,在座位上”,英文应该是“some fighting over on seats”。

所以这一句应该是“有的在争抢座位”。

一个留着骇人长发绺的男孩被一些孩子围着。

评论:Dreadlocks的定义是“拉斯塔法里式发绺、(尤指拉斯塔法里教派成员蓄的)“骇人”长发绺”,“骇人长发绺”是一个专有名词,与吓人不吓人没有关系。

首版:让咱们也见识见识,阿里,快点。

新版:让咱们也见识见识,,快点。

评论:指的是李·乔丹,应该是首版校对的时候没有发现。

首版:哈利从人群中挤过去,在靠近车尾的地方找到一个空隔间

新版:哈利从人群中挤过去,在靠近车尾的地方找到一个没人的包厢

评论:原文为“an empty compartment”。以下不再重复。

他想把皮箱搬上踏板,可是一点儿也抬不起来。他试了两次,箱子都重重地砸在他的脚上

评论:原文比译文更疼,“He tried to lift it up the steps but could hardly raise one end and twice he dropped it painfully on his foot.”

米赫普译为“他想把皮箱搬上踏板,可是只能勉强抬起一头。他试了两次,箱子都把他的脚砸得生疼。”(笔者有修改)

这两个版本都挺疼的。

(笔者的译文为尽可能模仿人文社的语言风格,所以大都有所修改。)

首版:孪生兄弟最后看了一眼就跳下车去。

新版:孪生兄弟最后看了一眼哈利,就跳下车去了。

首版:远远看见他们的大哥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新版:他们远远看见他们的哥哥大步朝这边走来

首版:哈利发现他的胸前别着一个银光闪闪的字母P。(shiny silver)

新版:哈利发现他的胸前别着一枚金红色的徽章,上面有一个字母P。(red and gold)

评论:这是罗琳的第三处修改。与后文前后一致。

“我不能待太久,妈妈,”他说,“我在前边,那里专门给级长划出了两个包厢——”

评论:之前我们讨论过了男女学生会主席,现在来谈谈级长。

很多人认为“Prefects”应该翻译成监督生,也对,也不对。

地方行政长官、警察局长、教务长、院长
【牛津词典】
(某些英国学校中负责维持纪律等的)学长
(法、意、日等国家的)地方行政长官、省长、县长
【柯林斯词典】
(尤指英国学校的)级长(协助管理低年级学生的高年级学生)
地方行政长官;地方政府部门领导

监督生强调他的学生身份,但级长强调的是他管学生的权力,而且这个词也算是专有名词了。

“慢着,我想,我记得他说过,”孪生兄弟中的另一个说,“说过一次——”
“说不定是两次——”
“等一会儿——”
“说了整整一个夏天呢——”

原文为:

  "Hang on, I think I remember him saying something about it," said the other twin. "Once --"
  "Or twice --"
  "A minute --"
  "All summer --"

米赫普给出了一个让我笑喷了的译法:

“慢着,我记得他说过,”孪生兄弟中的另一个说,“整整一个夏天——”
“——每分钟都要说—— ”
“一次——”
“或者两次——”

因为这可以理解为双胞胎接力说了一句话:“Once Or twice A minute All summer.”(整整一个夏天,每分钟都要说一两次。),这符合珀西的脾性。(罗恩估计早被烦死了吧)

但是人文社的翻译不算错,这是两种表达方式。(我甚至怀疑罗琳是不是故意调戏翻译的)

首版:“哎呀,住嘴。”级长珀西说。

新版:“,住嘴。”级长珀西说。

评论:Oh, shut up!~

首版:如果猫头鹰给我报信,说你们——你们炸了一只马桶,或是——

新版:如果猫头鹰给我报信,说你们——你们炸了一只抽水马桶,或是——

首版:你看他去站台怎么走的时候,多有礼貌啊。

新版:你看他打听去站台怎么走的时候,多有礼貌啊。

评论:翻译越来越有意思了……

首版:一对孪生兄弟也来了。

新版:那对孪生兄弟也来了。

首版:哈利……发现自己和罗恩彼此都对对方感兴趣。

新版:哈利……发现自己和罗恩都对彼此感兴趣。

评论:原文更绕嘴,“Harry…… found Ron just as interesting as Ron found him.

首版:这个韦斯莱家族显然就是在对角巷的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孩说过的魔法世家之一了。

新版:这个韦斯莱家族显然就是对角巷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孩说过的古老的巫师家族之一了。

首版:哈利觉得买不起猫头鹰也没有什么不好,他自己一个月前不也一直是一文不名吗?

新版:哈利觉得买不起猫头鹰也没有什么不好,他自己一个月前不也一直是身无分文吗?

首版:只有比比多味豆、吹宝超级泡泡糖、巧克力蛙、南瓜馅饼、锅形蛋糕甘草魔棒

新版:只有比比多味豆、吹宝超级泡泡糖、巧克力蛙、南瓜馅饼、坩埚形蛋糕甘草魔杖

首版:他拿出一块,说:“她总不记得我不爱吃罐头咸牛肉。”

新版:他拿出一块,说:“她总不记得我不爱吃腌牛肉。”

首版:“来吧,来一个馅饼。”哈利说。在这之前他没有分给过别人任何东西,

新版:“来吧,来一个馅饼。”哈利说。在这之前他没有和别人分享过任何东西,

首版:“这些是什么?”哈利拿起一包巧克力蛙问罗恩,“它们不会是真青蛙吧?”他开始觉得现在什么也不会让罗恩吃惊

新版:“这些是什么?”哈利拿起一包巧克力蛙问罗恩,“它们不会是真青蛙吧?”他开始觉得什么也不会让罗恩吃惊

评论:原文为“He was starting to feel that nothing would surprise him.”

来来来,谁能告诉我,吃惊的那个人是谁?哈利还是罗恩?

两种说法其实都对,摔~

首版:哦,你当然不会知道,巧克力蛙里都附有画片,你知道,可以收集起来,都是些有名气的男女巫师,我差不多攒了五百张,就缺阿格丽芭和波托勒米。

新版:哦,你当然不会知道,巧克力蛙里都附有画片,可以收集起来,都是些有名的巫师,我差不多攒了五百张,就缺阿格丽芭和波托勒米。

评论:我挺喜欢把这些连接语翻译出来的,有一种英式的美感。

阿格丽芭
  康奈利·阿格丽芭生于1486年,卒于1535年。他著有与魔法和巫师有关的书籍。一些重要人士认为他的书籍是邪恶的,于是以写了这些书为由将他关进监狱。
  ——巧克力蛙画片

波托勒米很可能译错了,因为这个人大家都知道。

克劳狄乌斯·托勒密
  在中文中,“Ptolemy”一般也被译为“托勒密”。在现实世界,中有许多历史人物的名字是托勒密,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就是克劳狄乌斯·托勒密(约公元90-168年),数学家、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和占星家。托勒密是一位罗马公民,生活在罗马帝国埃及行省的亚历山大港,并以通用希腊语写作。
  波托勒米的巧克力蛙画片从来没有出现在《哈利·波特》系列的电子游戏和Pottermore中。

首版:罗恩的兴趣在于吃巧克力蛙,而不是看那些有名气的男女巫师的画片。……他一下子不仅有了邓布利多和莫佳娜,而且还有了汉吉斯、阿博瑞克、瑟斯、帕拉瑟和梅林。最后他总算勉强自己不再去看【漏译】德鲁伊特教女教徒克丽奥娜,然后打开一袋比比多味豆。

新版:罗恩的兴趣在于吃巧克力蛙,而不是看那些著名巫师的画片。……他一下子不仅有了邓布利多和莫佳娜,而且还有了汉吉斯、阿博瑞克、瑟斯、帕拉瑟和梅林。最后他总算强迫自己不再去看【漏译】德鲁伊特教女教徒克丽奥娜,打开了一袋比比多味豆。

评论:原文为“Ron was more interested in eating the frogs than looking at the Famous Witches and Wizards cards, …… . Soon he had not only Dumbledore and Morgana, but Hengist of Woodcroft, Alberic Grunnion, Circe, Paracelsus, and Merlin. He finally tore his eyes away from the druidess Cliodna, who was scratching her nose, to open a bag of Bertie Bott's Every Flavor Beans.”

先补充漏译:“正在挠鼻子的德鲁伊特教女教徒克丽奥娜。”

还有很多信息前后不一致了!

没发现?

附上原文和解释,你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

  莫佳娜(Morgana):莫尔根·勒·费伊(Morgan le Fay),也被称为莫佳娜,是一个生活在中世纪的非常强大的黑女巫。她是亚瑟王同母异父的姐姐,也是梅林的敌人。在她的一生中,莫尔根在许多事件里都扮演了一定的角色。和她的同母异父弟弟一样,她也是一个君主,作为女王统治着阿瓦隆岛。除了精通黑魔法以外,她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治疗师,也是一个能够变成鸟的阿尼马格斯。
  伍德克夫特的汉吉斯(Hengist of Woodcroft):霍格莫德村的创建者。
  阿博瑞克·格朗宁(Alberic Grunnion):发明了大粪弹。
  瑟斯(Circe):生活在靠近意大利的埃埃亚岛上的女巫,能够把人变成动物。
  帕拉瑟(Paracelsus):炼金术天才。全名是菲利普斯·奥里欧勒斯·德奥弗拉斯特·博姆巴斯茨·冯·霍恩海姆,自称“帕拉塞尔苏斯”,生于1493年。
  梅林(Merlin):因在亚瑟王编年史中扮演重要角色而闻名。
  克丽奥娜(Cliodna,有时也称Cliodne):中世纪一名著名的爱尔兰德鲁伊特教女教徒(druidess)。 她是一个阿尼马格斯,可以变成海鸟。她曾被三只魔鸟所救,这种鸟通过唱歌催眠来治愈伤病。她据说也可以变成海浪。她还发现了月露花的用途。
  详见:巧克力蛙画片

在爱尔兰神话中,克丽奥娜是爱与美的女神,她有三只色彩鲜艳的鸟,它们的歌声可以治疗疾病。她离开了应许之地,和她的凡间情人基班生活在一起。但她在科克郡的格兰多港进入梦乡时被卷入海中。

所以标准译文应该是,“罗恩的兴趣在于吃巧克力蛙,而不是看那些著名男女巫师的画片。……他一下子不仅有了邓布利多和莫佳娜,而且还有了伍德克夫特的汉吉斯阿博瑞克·格朗宁、瑟斯、帕拉塞尔苏斯和梅林。最后他总算强迫自己不再去看搔鼻子的德鲁伊特教女教徒克丽奥娜,打开了一袋比比多味豆。”

首版:乔治说,有一次他还吃到一粒带干鼻子牛儿味的豆子呢。

新版:乔治说,有一次他还吃到一粒干鼻屎味的豆子呢。

评论:Fxxk,方言的美感也给这帮挑刺儿的搅和了~真是日了斑斑了~

“哎呀呀,明白了吧?芽豆。”

评论:Sprouts既有“球芽甘蓝”的意思,也有“豆芽”的意思,“球芽甘蓝”口味的豆子,可不就是“芽豆”么。

另外,Sprouts这个词有没有点眼熟?——斯普劳特教授。

比比多味豆据说共有700种口味(详见比比多味豆),笔者买了一包,约100元人民币(网上有购)。另外,永远不要相信颜色和口味的对应关系,你会泪流满面的回来赞同我的。

首版:所有的课本我都背会了,当然,我只希望这能够用——我叫赫敏·格兰杰。

新版:所有的课本我都背会了,当然,但愿这能够用——我叫赫敏·格兰杰。

评论:“I'm Hermione Granger.”

赫敏同样是缺音的译法,翻译为赫敏是有赞美的意思——聪明又敏捷。台版翻译为“妙丽”也有同样的意思。

赫敏(赫-迈-哦-妮)删去了/i/,/ɔ/两个音,而台版恰好删去的是/hə/音,“赫-妙-丽”几乎就是赫敏的标准发音了。

罗琳对Hermione读音的解释为:

HER——她比任何人都要聪明
MY——我没她那么聪明
OH——哦,多想有那样的头脑
KNEE——我撞伤了我的膝盖

我想人文社一定是希望这套书能让孩子更加上进,热爱学习,所以很贴心的“漏译”了紧接着的一句话。

  她连珠炮似的一气说完。
  【漏译】

漏译处原文为“Harry looked at Ron, and was relieved to see by his stunned face that he hadn't learned all the course books by heart either.”

补译为“哈利看看罗恩,从他吃惊的表情看出他也没有把所有的课本都背下来,不觉松了一口气。

首版:我并不认为去拉文克劳就特别不好,可想想看,千万别把我分到斯莱特林学院。

新版:我想去拉文克劳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好的,可想想看,千万别把我分到斯莱特林学院。

评论:原文为“I don't suppose Ravenclaw would be too bad, but imagine if they put me in Slytherin.

后半句的翻译应该是“但是想象一下,如果把我分到了斯莱特林。”,这句话不可能直译了,一定会引起误会,所以翻译成了否定句。

首版:每当提到神秘人,他就不寒而栗。……但是比起先前能毫无顾忌地直呼伏地魔的名字,现在可不如当初好受了

新版:每当提到神秘人,他都有一种隐隐的惧意。……但是先前能毫无顾忌地直呼伏地魔的名字,那感觉比现在好受多了

评论:原文为“He was starting to get a prickle of fear every time You- Know-Who was mentioned.……but it had been a lot more comfortable saying "Voldemort" without worrying.”

首版:“是的。”哈利说,看着另外两个男孩,他们俩都是矮胖墩,而且长相特别难看……

新版:“是的。”哈利说,看着另外两个男孩,他们俩都长得粗粗壮壮,而且长相特别难看……

评论:原文为“Both of them were thickset and looked extremely mean.”

首版:德拉科·马尔福没有涨红,只是苍白的面颊泛出淡淡的红晕。

新版:德拉科·马尔福苍白的面颊没有涨红,只是泛出淡淡的红晕。

神秘人失踪以后,他们是第一批回到我们这边的人。说他们走火入魔了,我爸爸不相信。他说马尔福的父亲不用找任何借口就倒到黑势力那边去了。

评论:原文为“Said they'd been bewitched.”应翻译为“被施魔法”。“走火入魔”是道教的专有名词。但是这真不能赖翻译,因为在第一册书中就做到完全统一固定用法,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感谢上帝!”纳威伸出双臂欣喜若狂地喊道。

评论:原文为“"Trevor!" cried Neville blissfully, holding out his hands.”

翻译错了,其实这个词的意思是——“莱福!”(纳威的宠物蟾蜍)

此错译在英汉对译版中已修改。

第七章 分院帽

首版:她把门拉得大开。门厅大得能把德思礼家整栋房子搬进去。像古灵阁一样,石墙周围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炬

新版:她把门拉得大开。门厅大得能把德思礼家整栋房子搬进去。像古灵阁一样,石墙周围都是熊熊燃烧的火把

评论:原文为“The stone walls were lit with flaming torches like the ones at Gringotts,……”,原文表达的含义是“石墙被燃烧的火把点亮”,后文“火炬”相同修改不再重复。

首版:哈利听见右边门里传来几百人嗡嗡的说话声,学校其他班级的同学想必已经到了——

新版:哈利听见右边门里传来几百人嗡嗡的说话声,学校其他年级的同学想必已经到了——

评论:原文为“Harry could hear the drone of hundreds of voices from a doorway to the right -- the rest of the school must already be here --”

准确翻译为“学校的其他人”,既没提学生,也没提年级。

首版: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你们在到餐厅入席之前,首先要你们大家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类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

新版: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在你们到礼堂入座之前,首先要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院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

评论:修订了前后文不统一的地方。

首版:“他们怎么能准确地把我们分到哪所学院去呢?”他问罗恩。“我想,总通过一种测验。弗雷德说对我们的伤害很大,可我想他是在开玩笑。”

新版:“他们怎么能准确地把我们分到哪所学院去呢?”他问罗恩。“我想,总通过一种测验。弗雷德说对我们的伤害很大,可我想他是在开玩笑。”

评论:原文为“"How exactly do they sort us into houses?" he asked Ron."Some sort of test, I think. Fred said it hurts a lot, but I think he was joking."”

how exactly的意思是“究竟如何、确切的说”,所以也可以意译为“到底怎样分院呢?”强调仪式过程,而不是分院精确度。在这里人文社直译了,但是后文罗恩的回答对两种译法都有效。

it hurts a lot即表示“肉体上的伤害”(很疼),也表示“精神上的痛苦”(想想夺魂咒或钻心咒),所以天知道弗雷德是怎么描述的,可能是通过一个巨怪吧。

英汉对译版改译为“弗雷德说很疼,

首版:哈利心里猛地一颤。做测验?在全校师生面前?可他直到现在连一点儿魔法也不会——究竟该怎么办呢?他们来到这里时,他根本没想到还会来这么一招。

新版:哈利心里猛地一颤。做测验?在全校师生面前?可他直到现在连一点儿魔法也不会——究竟该怎么办呢?来到这里时,他根本没想到还会来这么一招。

评论:人称代词的增删,或者替换成更准确的称谓在新版中已经出现了不止几次了(很多我都没记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翻译方法,首版更像是“给读者讲故事”式的表达,而新版更为准确,更加贴近人物。

首版:他焦急地看看周围,周围人也人人自危

新版:他焦急地看看周围,所有的人也都惶恐不安

评论:原文为“He looked around anxiously and saw that everyone else looked terrified, too.

感觉更准确了,不过我感觉首版也不错,似乎只是危急程度改小了点。后者像是当你突然睡醒的时候,旁边有老师说“第二天期末考”,前者像是说“你正在高考”。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从来没有,即使他【漏译】把学校报告书交给德思礼夫妇:报告书上说他【漏译】把老师的假发套变成了蓝色。

评论:其实也没漏译什么,就两个词,前一个是“不得不”(would had to),后一个是“不知怎么”(somehow)。

我说这个是因为这句话把我逗乐了……

首版:这些珍珠白、半透明的幽灵,滑过整个房间,一边交头接耳,这些一年级新生很少留意

新版:这些珍珠白、半透明的幽灵,一边滑过整个房间,一边交头接耳,但很少留意这些一年级新生。

评论:常规修订。

首版:“新生哟!”那个胖乎乎的修士朝他们微笑说“我想,大概是准备接受测试吧?”

新版:“新生哟!”那个胖修士朝他们微笑“我想,大概是准备接受测试吧?”

评论:原文为“"New students!" said the Fat Friar, smiling around at them. "About to be Sorted, I suppose?"”

“胖修士”(the Fat Friar)是专有名词,这次确定了。另外,标点符号和一些虚词也都逐渐的完善。

to be Sorted的意思是“(被)分院”,前文不远的地方,“测验”一词用的是Some sort of test。所以此处应准确译为“我想,大概是要分院了吧?

首版:“现在朝前动动,”一个尖细的声音说,“分院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新版:“现在朝前动动,”一个尖厉的声音说,“分院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评论:原文为“"Move along now," said a sharp voice. "The Sorting Ceremony's about to start."”

首版:麦格教授回来了。幽灵们鱼贯地飘飘荡荡穿过对面的墙壁不见了。

新版:麦格教授回来了。幽灵们飘飘荡荡,鱼贯穿过对面的墙壁不见了。

首版:哈利觉得两腿像灌了铅,可奇怪的是他还是站到了队列里,在一个淡茶色头发男孩背后,而他的背后是罗恩。他们走出房间,穿过门厅,经过后边一道双开门进入豪华的餐厅

新版:哈利觉得两腿像灌了铅一样难受,可他还是站到了队列里,在一个淡茶色头发男孩背后,而他的背后是罗恩。他们走出房间,穿过门厅,经过一道双扇门,进入豪华的礼堂

评论:原文为“Feeling oddly as though his legs had turned to lead, Harry got into line behind a boy with sandy hair, with Ron behind him, and they walked out of the chamber, back across the hall, and through a pair of double doors into the Great Hall.”

更准确了,前文“奇怪的”修饰语被放到了前边,正确的修饰了哈利的两条腿。“后边”一词被拿掉了。另外,“豪华的”一词是通过后文的描述加上的,我本人其实不介意这种修饰词。

首版:学院其他班级的同学都已围坐在四张长桌旁,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的蜡烛照亮餐厅

新版:学院其他年级的同学都已围坐在四张长桌旁,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的蜡烛把礼堂照得透亮

评论:原文为“It was lit by thousands and thousands of candles that were floating in midair over four long tables, where the rest of the students were sitting.”

其实吧,“年级”和“班级”都没有,而且也不该是“学院”,应该是“学校”,但是这种挑理就显得太霸道了,没必要。

首版:餐厅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们的席位。

新版:礼堂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师们的席位。

评论:原文为“At the top of the hall was another long table where the teachers were sitting.”

其实“台子”也没有,就是一张长桌。

首版: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那边,让他们面对全体高班生排成一排,教师们在他们背后。

新版: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那边,让他们面对全体高年级学生排成一排,教师们在他们背后。

评论:人文社显然是按照国内麻瓜的思维去分析,翻译这部书的(毕竟在这之前谁也没经历过),所以这造成了相当多的误解,诸如礼堂的位置、学院是否有班级等等。

其实,一个年级的学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每个学院每个年级大约就是三十人左右(详见《凤凰社·被多洛雷斯关禁闭》),一个年级就是一个班。全校大约不到一千人,九百多人的样子。(详见《囚徒·魁地奇决赛》)

首版:哈利为避开他们的目光,抬头朝上看,只见天鹅绒般漆黑的顶棚上点点星光闪烁。

新版:哈利为避开他们的目光,便抬头朝上看,只见天鹅绒般漆黑的天花板上点点星光闪烁。

评论:前后统一了,后文类似内容不再说明。

首版:很难令人相信那上边真有天花板,也很难令人相信餐厅屋顶不是露天的。

新版:很难相信那上边真有天花板,也很难相信礼堂不是露天的。

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评论:原文为“Oh, you may not think I'm pretty, But don't judge on what you see, I'll eat myself if you can find A smarter hat than me.”

后一处应该翻译为“聪明、精明”。

首版: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魔帽,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新版:我可是霍格沃茨的分院帽,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评论:原文为“I'm the Hogwarts Sorting Hat”,专有名词译出来了。

首版: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新版: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他们的胆识、气魄和侠义,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评论:原文为“You might belong in Gryffindor, Where dwell the brave at heart, Their daring, nerve, and chivalry Set Gryffindors apart;”

chivalry是西方的“骑士精神”,侠肝义胆,仗剑行走江湖。

呃~既然分院帽唱完歌了,哈利也许会想知道四个学院的欢迎信是什么样的~

赫奇帕奇学院欢迎信
  恭喜!我是级长加布里埃尔·杜鲁门(Gabriel Truman),热忱的欢迎你进入赫奇帕奇学院。我们学院的院徽是獾,一种常常被低估的动物。它平时很安静,可一旦被激怒,它可以打败包括狼在内比自身大得多的动物。我们学院的院色是黄色和黑色,公共休息室位于地下一层,与厨房在同一个走廊。
  现在,关于赫奇帕奇,你有几件事需要了解。首先,让我们来冷静面对一个长久以来的传言,说我们是最不聪明的学院。这是错误的。赫奇帕奇的确是最不喜欢自夸的学院,但我们学院培养出来的杰出的男女巫师并不比其他任何一个学院少,想要证据吗?看看格洛根·斯坦普,有史以来魔法部最受欢迎的部长之一,他就是一个赫奇帕奇——和成功的部长阿特米希亚·露芙金以及杜格德·麦克费尔一样。【注释】还有研究神奇动物的世界级权威,纽特·斯卡曼德;还有布里奇特·温洛克(Bridget Wenlock),这位十三世纪著名的算术占卜师是第一个发现数字“7”有神秘魔力的人;另外别忘了汉吉斯,是他在霍格沃茨旁边创立了巫师村霍格莫德。而他们,全都是赫奇帕奇学院的。
  因此,正如你所看到的,有这么多强大、杰出又勇敢的男女巫师出自我们学院,但只因为我们不到处宣扬,就从没有得到应得的赞誉。拉文克劳们——多么挑剔——自以为任何杰出的成功者都一定出自于他们学院。我上三年级时因为和拉文克劳级长决斗而惹了大麻烦,他认为布里奇特·温洛克来他们学院而不是我们。我本该被关一周的禁闭,但斯普劳特教授放过了我,只给了我一次警告和一盒椰子冰淇淋。
  赫奇帕奇是忠诚可靠的,我们从不喋喋不休,但我们并不是好欺负的,像我们的院徽——獾——那样,我们会保护自己、朋友和家人免受任何入侵者的伤害,我们不会被任何人吓倒。
  当然,赫奇帕奇在某一个方面确实比较欠缺,我们出的黑巫师比本校其它学院的都要少。斯莱特林从未听说过公平竞争,他们宁可用欺骗来逃避繁重的工作,从这点你就可以预料他们学院盛产恶人,其实,就连格兰芬多(和我们关系最好的学院)也出过几个狡猾的家伙呢。
  你还需要知道些什么呢?哦对了,公共休息室的入口藏在厨房走廊右侧角落的一堆大桶中。以“赫尔加·赫奇帕奇”的节奏轻敲第二排中间第二个桶的底部,桶盖就会自动旋开,我们是霍格沃茨唯一一个对非法入侵者采取反制措施的学院,如果敲错了桶盖,或者拍打的节奏错误,他就会被泼一身的醋。
  你们会听到其他学院吹嘘他们的防范措施,但是一千年来,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和宿舍从未被外人看到过。像獾一样,我们知道究竟该如何隐藏、保护自己。
  一旦你打开了桶,沿着通道缓缓前进,你将会抵达所有学院里最舒适的公共休息室,它是一个圆形的、有着淡淡泥土芳香的房间,有着低低的天花板。房间里总是阳光普照,通过圆形的窗户可以看到摇曳的青草和蒲公英。
  很多地方都有光洁锃亮的铜器,还有许多植物从天花板垂挂下来或放置在窗台上,我们的院长波莫娜·斯普劳特教授是草药课的负责人,她总把最有趣的样本(有些可以跳舞和说话)拿来装饰我们的房间——这也是赫奇帕奇们往往擅长草药的原因之一。我们厚厚的软垫沙发和椅子都是黄黑相间的,打开墙上通往我们宿舍的圆门,铜灯将温暖的光线投在我们的四柱床上,并盖着拼接面的被子,如果你感到冷,如果你的脚很冷,还可以用墙上挂着的铜制暧床炉。
  我们的学院常驻幽灵——胖修士,也是所有学院中最友善的一个。你很容易就能认出他,他胖乎乎的,穿着一身修士长袍,如果你迷路了,或者遇到什么麻烦,他会很乐意帮助你。
  我想应该差不多了。我必须要说的是,我希望你们中有一些不错的魁地奇球员,赫奇帕奇近来在魁地奇比赛里的表现不如我希望的好。
  你们可以舒舒服服得睡觉,我们的宿舍将保护我们免受风暴,也永远体会不到塔楼里那些每夜都受到打搅的人的感受。
  再次祝贺你成为这最友善、最亲切、最坚强的学院中的一员。
  【注释(来自Pottermore)】
  格洛根·斯坦普(Grogan Stump),任期为1811-1819年,人缘极佳的魔法部部长,是热情的魁地奇球迷(支持塔特希尔龙卷风队)。创立魔法部体育运动司,并且成功立法管制魔法生物,解决了长期以来的争论源头。
  阿特米希亚·露芙金(Artemisia Lufkin),任期为1798-1811年,首位女性魔法部部长。创立国际魔法合作司,经过强力游说后,成功使英国在其任期内举办了一届魁地奇世界杯。
  杜格德·麦克费尔(Dugald McPhail),任期为1858-1865年,办事十分可靠。当麻瓜议会经历明显动荡时,魔法部却度过了一段令人愉快的宁静时期。
  (参考众多网友翻译而成,人名以哈利波特维基为准)

【后文格兰芬多的欢迎信已经整理好了,整理赫奇帕奇的欢迎信几乎耗尽了我全部的气力。

参考的原帖有赫奇帕奇_百度百科Pottermore赫奇帕奇欢迎信(赫奇帕奇们一定要戳进来)pottermore四学院的欢迎信补全四个学院的欢迎信,当然还有众多哈利波特维基相关词条。

翻译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尤其当你是个强迫症的时候。

感谢众位译者,笔者只是对文章进行了润色】

首版:所以,我们只要戴上这顶帽子就可以了。我要把弗雷德杀掉,听他说得像是要跟巨人搏斗

新版:看来,我们只要戴上这顶帽子就可以了。我要把弗雷德杀掉,听他说得像是要跟巨怪搏斗似的

评论:原文用的单词是“troll”,指的是“(斯堪的纳维亚传说中的)山精、巨怪、友善顽皮的侏儒”。(侏儒,呵呵~)

而“巨人”的单词是“Giant ”指的是“(故事中常为残酷而愚蠢的)巨人”。该词取自希腊神话中的巨人种族,常与天上诸神作战并取胜,后来雅典娜和宙斯在Hercules(赫拉克勒斯)的帮助下才把他们打败。

哈利淡淡地一笑。当然,戴帽子要比来一段咒语好多了,但他还是不希望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戴。看来这顶帽子的要求高了一些。【漏译】哈利觉得自己没有那份勇气和机灵劲儿或其他任何优点。

评论:原文为“Harry smiled weakly.……Harry didn't feel brave or quick-witted or any of it at the moment.”

第一处应译为“哈利无力地微微一笑。”,漏译的是一个短语“这时候,

首版:“苏珊·彭斯!”

新版:“苏珊·博恩斯!”

评论:苏珊·博恩斯和这个姓氏下一次出场是在哈利五年级的时候。这个姓氏最后一次(也是之后唯一一次)译错是在《凤凰社》最后一章(蔡文译),估计是人文社忘了对照前文了,而蔡老师对照了前文或恰好参考了前文采用的人名翻译表。

所以经常有后文翻译替换前文的情况,因为“伏笔”往往不引人注意。

首版:也许哈利听了许多关于斯莱特林的议论,产生了某些印象,但他总觉得这些人看起来不讨人喜欢。

新版:也许哈利听了许多关于斯莱特林的议论,总觉得这些人看起来不讨人喜欢,但这可能是他的错觉吧

评论:原文为“Perhaps it was Harry's imagination, after all he'd heard about Slytherin, but he thought they looked like an unpleasant lot.”

感觉新版似乎想纠正对斯莱特林都是坏人的印象,不过这一届斯莱特林的质量确实堪忧。小坏天天有,大坏没本事,除了克拉布烧了有求必应屋并连带光荣了之外,似乎他们也没干出什么大事儿了。

  哈利发现有时帽子立刻就会喊出学院的名字,但另一些时候会花一些时间才作出决定。比如排在哈利旁边的那个浅茶色头发的男孩西莫·斐尼甘就在凳子上几乎坐了整整一分钟,帽子才宣布他被分到格兰芬多。
  “赫敏·格兰杰!”
  赫敏几乎跑到凳子跟前,急急忙忙把帽子扣到头上。
  “格兰芬多!”帽子喊道。
  ……
  叫到那个总丢失蟾蜍的男孩纳威·隆巴顿的名字时,他在朝凳子跑的路上摔了一跤。帽子用了好长时间才对纳威作出决定。当帽子最后喊出“格兰芬多”时,纳威戴着帽子就跑掉了,最后不得不在一片哄笑声中又一溜小跑回来,把帽子还给麦格教授

呃~其实吧~

  分院难题生(Hatstall)
  这个古老的霍格沃茨用语被用来形容任何一位分院时间超过五分钟的新生。相较于分院帽一般思考的时间,这已经算特别长了,而且这种情况很少发生,或许每五十年才出现一次。
  与哈利·波特同辈的人中,赫敏·格兰杰和纳威·隆巴顿差点就成了分院难题生。分院帽花了将近四分钟来决定应该把赫敏分到拉文克劳还是格兰芬多。而在纳威的例子里,分院帽坚持要把他分到格兰芬多,而纳威受那个学院的勇敢名声所威吓,恳求分院帽将他分进赫奇帕奇。他们进行了无声的争论,最后由分院帽赢得胜利。
  哈利·波特认识的人之中,真正的分院难题生只有米勒娃·麦格与小矮星·彼得。前者让分院帽烦恼了足足五分半钟,纠结着米勒娃该去拉文克劳还是格兰芬多;后者则是在一阵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之间的漫长考虑之后,被分进了格兰芬多。以固执闻名的分院帽,依然拒绝接受它可能将后者分进了错误的学院,并引用了小矮星(令人怀疑)的死法为证。

另外,上文有一处错译了。

原文为“Neville ran off still wearing it, and had to jog back amid gales of laughter to give it to "MacDougal, Morag."”

应译为:最后不得不在一片哄笑声中又一溜小跑回来,把帽子还给“莫拉格·麦克道格”。

这个人物因为错译而没有出现,详见:哈利·波特与我(2001年BBC圣诞节特别节目)。加引号表示麦格教授恰好念到她的名字。

(典藏版)当哈利朝前走去时,餐厅里突然发出一阵嗡嗡低语,像小火苗的嘶嘶响声。

评论:一处未改正的译文,应为“礼堂”,后文不远还有一处,不再重复。

  现在听候分配的只剩下三个人了。【缺译】莉莎·杜平成了拉文克劳的新生。接着就轮到了罗恩。他这时脸色发青。哈利紧握双手放在桌下。一眨眼工夫帽子就高喊道:“格兰芬多!”

评论:原文为“And now there were only three people left to be sorted. "Thomas, Dean," a Black boy even taller than Ron, joined Harry at the Gryffindor table. "Turpin, Lisa," became a Ravenclaw and then it was Ron's turn.”

为什么我不说漏译而说缺译呢?

因为这一段在英国版(Bloomsbury出版社)20周年纪念版(以及其他任何版本)里都没有!这是美国版(Scholastic出版社)新加的一句话。(详见:哈利·波特小说英美版本差异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第四章 钥匙保管员》里,海格要称呼邓布利多为“先生”(而不是“教授”),因为英国版用的是“Mr.”,美国版用的是“Professor”。

据此推断,米赫普对比的是美国版《魔法石》和由英国版翻译的人文首版《魔法石》,所以这个地方漏译也就不奇怪了。

缺译处补译为:“迪安·托马斯!”一个比罗恩还高的黑人男孩和哈利一样加入了格兰芬多的餐桌。

“紧握双手”一句的原文是“Harry crossed his fingers under the table……”

crossed fingers意为“交叉手指”,即为某人祈祷。在后文中,交叉手指的祈祷方式反复出现,且均有标注。这句所以应译为“哈利在桌下交叉着手指”。

  欢迎啊!欢迎大家来霍格沃茨开始新的学年!
  在宴会开始前,我想讲几句话。那就是:笨蛋!哭鼻子!残渣!拧!
  谢谢大家!

这四个词的原文为“Nitwit! Blubber! Oddment! Tweak!”,我找到了两种解读:

  【第一种】
  笨蛋(Nitwit):拉文克劳的男女巫师通常是最聪明的,罗伊娜的学生们因此认为没有进拉文克劳的学生都是笨蛋傻瓜。
  哭鼻子(Blubber):在英语国家,这个词通常被青少年一族用来指“胖”,不友善的孩子用这个词来侮辱蔑视较胖、身体素质较差的同龄人。格兰芬多的学生大多勇敢,认为别的学院的学生都不如他们勇猛冲闯。
  废物(Oddment):这是一个来源于纺织业的词汇,指布匹的边角料,且面积较小,不能再用来制作有用的物品。斯莱特林学生是纯血统的拥护者,重视完整性和统一性。其他学院的学生在斯莱特林们的眼里都不是纯正的巫师,都是无用的边角料。
  拧(Tweak):赫奇帕奇的学生永远闷头做事,正直,勤劳的赫奇帕奇希望其他学院应该调整一下自己。
  【第二种】
  赫奇帕奇都是笨蛋;
  拉文克劳都是书呆子,只会哭鼻子;
  斯莱特林都是废材;
  格兰芬多都是调皮捣蛋的。

不管怎么分配,由校长讲出来的,其实是半公开的歧视链,这算是一种自嘲式幽默吧。

还有一种说法是,“这四个词转译成拉丁语组合起来就是一句话:愿梅林保佑你们!”但本人始终没有找到组合的拉丁语原文,所以暂且证伪,如果有人找到了“拉丁语原文”,那就可以证实了。

烤牛肉、烤仔鸡、猪排、羊羔排、腊肠、牛排、煮马铃薯、烤马铃薯、炸薯片、约克夏布丁、豌豆苗、胡萝卜、肉汁、番茄酱,而且不知出于什么古怪的原因,还有薄荷硬糖。

评论:这个地方很有意思。

roast chicken(烤仔鸡)一词,准确翻译应该叫“西式烤鸡”,但我始终没弄明白考的是不是小鸡,所以暂略。

sausages,既有香肠,也有腊肠的意思。

bacon and steak可能是一道菜,“咸肉牛排”,也可能是两道菜,“熏肉和牛排”。

peas一般指豌豆,但是貌似也有豌豆苗的意思,容后待查。

“炸薯片”一词,英国版用的“chips”,美国版用的“fries”,这两个词都是薯条的意思。

但是我突然想起来一处忽略的“错误”。

Uncle Vernon's rations turned out to be a bag of chips each and four bananas.
(首版原文)弗农姨父弄来吃的东西也只是每人一包薯片和四根香蕉。
Chips是炸土豆条,Crisps才是薯片,错译;不是每人都有四根香蕉,而是总共四根;放到前边就不会令人误解了。

该原文没有错,因为英文版用的就是“Crisps”。第二处是直译,属于可以忽略的小问题。

所以挑错必须说明版本,否则就容易出事儿,因为两个版本都是对的。

而且即使改了也无所谓(反正都是土豆),这既有可能是无意的,也有可能是为了迎合本土习惯有意而为之。不必刻意较这个真儿,万一是因为翻译老师就喜欢吃烤仔鸡呢?

(我这篇文章的尺度也不好把握,所以将就一下吧。)

首版:“我已经有四百年没有吃东西了。”那个幽灵说……(nearly four hundred years)

新版:“我已经有五百年没有吃东西了。”那个幽灵说……(nearly five hundred years)

评论:根据后文得知,差点没头的尼克在次年万圣节前夕举办了“500周年忌辰晚会”,所以罗琳为符合后文,做了第四处校订。

但是根据中国人的语言习惯,“将近四百年”被直接译成了“四百年”,也可以理解为“四百多年”,所以中国区读者从未发现这处地方竟是错的。

这次修改,实在应该补充“”字。(但是499年真的有必要说“近”吗?)

首版:我想,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吧?敏西—波平顿的尼古拉斯爵士,格兰芬多塔的常驻幽灵。

新版:我想,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吧?我是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顿爵士,格兰芬多塔的常驻幽灵。

评论:这处修改体现了中西方文化的区别。西方贵族以领地作为自己名字的一部分,平民也习惯以自己世代居住的村庄为自己命名。

尼克的全名为“Sir Nicholas de Mimsy-Porpington”,即敏西-波平顿领地的尼古拉斯爵士(在这里应该是敏西-波平顿家族)。“Sir”(爵士)这个称谓是不能随便叫的,有这个称谓的都是贵族或贵族出身。这一长串名字一说出来,大家就都知道这个人的地位和领地范围了。

还有一处更为明显的(上文这个翻译可能是曹苏玲老师写的,在后来马爱新老师的译本中,就全改成了新版翻译):

芙蓉·伊莎贝尔·德·拉库尔(Fleur Isabelle De lacour)
  其中“德”(De)是法国贵族姓名的标记,本意相当于英语的of,后面的“姓”其实是贵族的封地的地名,这个名字意思是“拉库尔领地的伊莎贝尔夫人的女儿芙蓉小姐”,就像孟德斯鸠的正式姓名“查理·路易·德·色共达”,意思是“色共达领地的路易老爷的儿子查理”。这种复杂的命名方式只在法国拉丁系文化中使用,是法国贵族文化的一部分。
  ——节选自翟文喆的《赫敏为什么不能嫁给哈利——《哈利波特》中的历史、文化与政治

还有一处,出现在Pottermore里。

  斯廷奇库姆的林弗雷德(Linfred of Stinchcombe)是一个生活在12世纪的巫师,绰号是闲人儿(the Potterer)。他是个药剂师先驱,发明的许多魔药经过演变之后一直使用到了今天。他被视为是波特家族的奠基人。

在罗琳早期的网站中,给出了她对差点没头的尼克最初的构思:

差点没头的尼克(罗琳手绘图)
  哈利第二天早上醒来,有什么东西吵醒了他。
  “是时候起床了,先生们,半小时后供应早餐。”
  哈利醒了。他抬头看了看四张海报周围的红色天鹅绒窗帘。“我在霍格沃茨,”他第一个高兴的想法是,“我在霍格沃茨。”
  他的第二个想法——在他掀开窗帘,找到拖鞋后——是“我饿了”,当他抬头看的时候,冒出的第三个想法是,“那个人是完全透明的。”
  他想了想,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呆坐着,盯着宿舍中间那个刚刚把他们都吵醒的人。
  毫无疑问,他看到床下有个幽灵。
  “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顿爵士为你效劳”,幽灵说,他摘下宽边帽向大家鞠躬——因为罗恩、西莫、李和纳威也张开嘴盯着他看。“格兰芬多塔的常驻幽灵……”
  原文详见:PSEarlyDraft – The Harry Potter Lexicon

首版:等到每人都敞开肚皮填饱肚子以后,剩下的食物就一股脑儿地从餐盘里消失了。餐盘又都变得光洁如初。过了一会儿,布丁上来了。

新版:等到每人都敞开肚皮吃饱以后,剩下的食物就一股脑儿地从餐盘里消失了。餐盘又都变得光洁如初。过了一会儿,布丁上来了。

评论:原文为:“When everyone had eaten as much as they could, the remains of the food faded from the plates, leaving them sparkling clean as before. A moment later the desserts appeared.”

desserts是“饭后甜点”的意思。

首版: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应有尽有,苹果饼、糖浆饼……

新版: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应有尽有,苹果饼、糖浆水果馅饼……

评论:我想起一段原文来:

克利切:主人的汤没有喝完,主人是要美味的炖菜,还是要主人非常偏爱的糖浆水果馅饼?

首版:哦,我是由奶奶带大的,她是女巫。不过这么多年来我们家一直把我当成麻瓜。我的阿尔吉伯父总想趁人不备,想方设法逼我露一手法术——

新版:哦,我是由奶奶带大的,她是巫师。不过这么多年来我们家一直以为我是麻瓜。我的阿尔吉叔爷总想趁人不备,想方设法逼我露一手魔法——

评论:男女巫师的差异被淡化了。后面的原文为“but the family thought I was all-Muggle for ages. My Great Uncle Algie kept trying to catch me off my guard and force some magic out of me --”

Great Uncle是祖父母、外祖父母的兄弟,这次改正了。我没看到,还想改成“伯祖父”什么的,结果一看是“叔爷”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首版:直到我八岁那年,有一天我阿尔吉伯父过来喝茶,他把我的脚脖子朝上从楼上窗口吊了下去,正好我的艾妮伯母递给他一块蛋白蛋糕。他一失手,没有拿稳我。

新版:直到我八岁那年,有一天我阿尔吉叔爷过来喝茶,他把我的脚脖子朝上从楼上窗口向下吊着,正好我的艾妮叔婆递给他一块蛋白蛋糕。他一失手,没有拿稳我。

评论:原文为“Great Uncle Algie came round for dinner, and he was hanging me out of an upstairs window by the ankles when my Great Auntie Enid offered him a meringue and he accidentally let go.”

came round for dinner译成“吃饭”就准确了。

首版:我真希望直截了当,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我对变形术特别感兴趣。你知道,把一样东西变成另一样东西,当然应该是非常困难——

新版:我真希望马上开始,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我对变形术特别感兴趣。你知道,把一样东西变成另一样东西,当然应该是非常困难——

评论:原文为“I do hope they start right away, there's so much to learn, I'm particularly interested in Transfiguration, you know, turning something into something else, of course, it's supposed to be very difficult-”

第一处地方改对了,但是我感觉第二处还是应该加上逗号。

首版:事情发生在一瞬间。鹰钩鼻老师越过奇洛教授的围巾直视哈利的眼睛——哈利顿感他前额上的那道伤疤一阵灼痛。

新版:事情发生在一瞬间。鹰钩鼻老师的视线越过奇洛教授的围巾直视哈利的眼睛——哈利顿感他前额上的那道伤疤一阵灼痛。

评论:

哦,奇洛教授你已经认识了,他看上去那么紧张并不奇怪。【漏译】那位是斯内普教授,教魔药学,但他不愿意教这门课——大家都知道他眼馋奇洛教授的工作。

评论:原文为“Oh, you know Quirrell already, do you? No wonder he's looking so nervous, that's Professor Snape. He teaches Potions, but he doesn't want to -- everyone knows he's after Quirrell's job.”

确实不奇怪,因为哪个学生跟斯内普坐在一块都得紧张(也包括奇洛教授),所以把句号还原成逗号,加译个“因为”(本处漏译是为了更加严谨)。

首版:一年级新生注意,校园里的树林一律禁止学生进入。

新版:一年级新生注意,学校场地上的那片林区禁止任何学生进入。

评论:禁林被翻译准了,原文为“First years should note that the forest on the grounds is forbidden to all pupils.”

pupils有门生(即某个老师的弟子)的意思。

首版:凡有志参加学院代表队的同学请与霍琦夫人联系。

新版:凡有志参加学院代表队的同学请与霍琦女士联系。

评论:经过一群人的瞎咋呼,Madam终于翻译成“女士”了!以后我们的“庞弗雷夫人”、“霍琦夫人”不见了,改成“庞弗雷女士”、“霍琦女士”了。

我要给这群人念个Curse!

首版:最后,我必须告诉大家,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三楼靠右边的走廊。

新版:最后,我必须告诉大家,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

评论:美国版写的是三楼(the third-floor),英国版写的是四楼(the third-floor),非常奇怪,可能是中美两地都忘了改了(和弗农的办公室是同一种情况)。

(典藏版)邓布利多将魔杖轻轻一弹,【漏译】魔杖中就飘飞出一条长长的金色彩带,在餐桌的上空像蛇一样高高的扭动盘绕出一行行文字。

评论:此处一个小错已修改。

漏译不奇怪,我怀疑是译者故意的(因为另一处错误已经改正了)。

原文为“Dumbledore gave his wand a little flick, as if he was trying to get a fly off the end, and a long golden ribbon flew out of it, which rose high above the tables and twisted itself, snakelike, into words.”

补译为“邓布利多将魔杖轻轻一弹,似乎想把苍蝇从魔杖头上弄下来,接着魔杖中就飘飞出一条长长的金色彩带……”

不忍直视……

首版:我们将努力学习,直到化为粪土

新版:我们将努力学习,直到化为尘土

评论:原文为“we'll do the rest, And learn until our brains all rot.”

有网友这么评论(虽然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是谁)

改译:我们将努力学习,直到脑子一团浆糊。
评论:brains漏译,rot译法粗俗,对人文社的粗俗译法只能无语
再评:译错了校歌,不应该。

我无语了,只想说两个字:傻叉!

rot是“腐烂”的意思。“直到大脑腐烂”或理解为肉体的死亡,或理解为思想的死亡,灵魂的消亡。

还记得当年明月最后留下的那句话:

  我要告诉你,所谓千秋霸业,万古流芳,以及一切的一切,只是粪土。先变成粪,再变成土。

谁人不死,化粪成土?怕是只有火葬场了。

我所学的知识将随着肉体一并消亡,这才是校歌想要表达的。

脑子化成浆糊,谁都像奇洛一样让伏地魔粘在他后脑勺上了?翻译的美感与韵律呢?

《严重错译选集》系列毁誉参半,就是如此。米赫普太不严谨了!

所以在本文中,米赫普挑对的地方,我会接受,并进行适当的翻译润色,使其风格尽可能靠近人文社。挑错的地方,可能会置之不理,也有可能笔者控制不住自己的小暴脾气怼回去。这不只是为了出气(呵呵~),也是希望大家理解,为什么这个地方就该这么翻译。

首版:在他们前边,一捆手杖在半空中飘荡,珀西距后面的人仅一步之遥,于是后面的人都纷纷朝他扑倒下去。

新版:在他们前边,一捆手杖在半空中飘荡珀西向前迈了一步,于是那些手杖纷纷朝他飞来。

评论:原文为“A bundle of walking sticks was floating in midair ahead of them, and as Percy took a step toward them they started throwing themselves at him.

分析了一下,似乎译错的原因是,they被理解成了“跟在后面的新生”。

“是皮皮鬼,”珀西小声对一年级新生说,“一个专门喜欢搞恶作剧的幽灵。”

评论:原文为“Peeves, A poltergeist.

我们先来看一下,poltergeist是什么意思。(笔者将其译作“捣蛋鬼”,Pottermore官方中文翻译为“恶作剧幽灵”。)

皮皮鬼
  “捣蛋鬼”(Poltergeist)一词的原文源自德语,字面上的意思是“吵闹的幽灵”,不过严格来说,它并不算是幽灵。捣蛋鬼是一种无形的实体,可以移动物体、砸门,并制造声音或活动的干扰。根据许多文化的记载,捣蛋鬼和充满年轻气息的地方特别具有强烈的关联,尤其以青少年聚集生活的地方最甚。关于此现象的解释五花八门,从超自然到科学依据都有。
  一栋充满十来岁男女巫师的建筑物中,势必会产生一个捣蛋鬼。而且,这样的捣蛋鬼肯定会比那些偶尔出现在麻瓜屋中的同类还更嘈杂、更具破坏力且更难驱赶。无庸置疑的是,皮皮鬼是英国史上最恶名昭彰且棘手的捣蛋鬼。皮皮鬼和大多数的同类不一样,他拥有实际的形体,不过他仍能随心所欲地隐形。他的外形反映了本性,认识他的人都会同意他是个结合幽默及恶意的存在。
  皮皮鬼被命名得十分贴切。从汉克尔顿·亨布尔(Hankerton Humble)担任霍格沃茨首任管理员(由四大创校人委任)起,每一名管理员都对皮皮鬼的调皮感到非常头痛。尽管许多学生或甚至老师都出乎意料地对皮皮鬼有着一定程度的喜爱(他无疑为校园生活增添了调剂),但他是个无可救药的破坏狂。他刻意制造的混乱通常会花上管理员一整天的时间去清理:砸碎花瓶、翻倒魔药,及掀翻书柜等等。皮皮鬼喜欢在距离人鼻子不到一英寸时突然现形、躲藏在盔甲套里,或在下课时间朝人们的头上丢东西,引发胆子较小的人们强烈谴责。
  众人曾经几次齐心协力想把皮皮鬼赶出城堡,但努力最终都宣告失败。最后一次(同时也是最严重的一次)是在1876年时,管理员兰科罗斯·卡尔佩(Rancorous Carpe)精心布置了陷阱,用他认为皮皮鬼无法抗拒的各种武器作为诱饵,再准备一个巨大的钟型罩,施以各式各样的围堵咒,准备等皮皮鬼走到陷阱上时罩住他。但皮皮鬼不仅轻易逃脱,还在走廊上洒满碎玻璃,甚至躲过了由几把弯刀、十字弓、一支短枪和一架小型大炮组成的陷阱。皮皮鬼为了自娱,随意地对窗户开枪,将所有人置于生命危险之中,城堡因此进行了疏散。为期三天的对峙,最终以女校长尤普拉西娅·摩尔(Eupraxia Mole)同意在赋予皮皮鬼额外特权的合约上签字而划上句点。特权内容包括允许皮皮鬼每周在一楼的男生厕所游泳一次、优先把厨房里不新鲜的面包拿来扔,还获得一顶由巴黎的邦娜比耶夫人(Madame Bonhabille)所制作的新帽子。充满怨念的卡尔佩因为健康问题而提早退休,此后再也没有人试图将这位最没纪律的居民赶出城堡。
  虽然皮皮鬼通常不为头衔和徽章所动,但某种程度上还是认同权威的。一般而言,他愿意服从教师的约束,同意不在上课时进教室。皮皮鬼也曾经在极少数的学生面前展现亲和力(其中以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这对兄弟最为知名)。当然,他特别畏惧斯莱特林的学院幽灵“血人巴罗”。然而直到霍格沃茨大战时,皮皮鬼才真正展现出自己对学校的忠诚。
  ——Pottermore

换句话说,“恶作剧幽灵”是像博格特、摄魂怪一样的“神奇生物”(非神奇动物,并没有“有血有肉”的实体,注意区分)

我猜测,给皮皮鬼命名应该是咨询过英方的,我也能想象,如果罗琳给出解释,一定是:像幽灵(又不是幽灵)的有实体的“幽灵状生物”,喜欢调皮捣蛋。

所以在《魔法石》中,这种生物(恶作剧幽灵)没有给出专有名词,而是变成了对此生物的形容,皮皮鬼也不没有译成“幽灵”,改译了“鬼”。

遗憾的是,在《火焰杯》中是有机会的修订的,芙蓉·德拉库尔在抱怨中说到,“如果哪个‘专门搞恶作剧的鬼魂’闯进布斯巴顿,肯定会被赶出去”(and eef a poltergeist ever entaired into Beauxbatons, 'e would be expelled like zat.),在那里用的词汇还是poltergeist(恶作剧幽灵)

在Pottermore出版的电子书《霍格沃茨短篇故事集:力量·政治与恶作剧幽灵》中,将其正式定名为“恶作剧幽灵”,但由于其翻译并非人文社(而且笔者感觉不太像是Pottermore的人,更像某个不了解《哈利·波特系列》的兼职研究生),该词并未成为公认的专有名词,笔者译为“捣蛋鬼”,哈利·波特维基将其译为“调皮捣蛋鬼”。

想想吧,皮皮鬼这种生物不止一个,还有什么闹闹鬼,淘淘鬼(都是恶作剧幽灵的名字)之类的……【手动捂脸】

首版:他突然朝他们猛扑过来。他们一下子惊呆了。

新版:他突然朝他们猛扑过来。学生们一下子惊呆了。

评论:原文为“They all ducked.”(学生们赶紧躲开了。

由皮皮鬼(咳咳、应该是珀西)为我们送上格兰芬多学院的欢迎信~

格兰芬多学院欢迎信
  恭喜!我是级长珀西·韦斯莱,很高兴地欢迎你来到格兰芬多学院。我们学院的院徽是狮子,世间万物中最勇敢的生物。我们学院的颜色是猩红色(scarlet)和金色,我们的公共休息室位于格兰芬多塔楼。
  简而言之,这是霍格沃茨最好的学院。这个学院的人勇敢无畏——比如阿不思·邓不利多!是的,邓布利多本人——我们时代最伟大的巫师——就是格兰芬多的学生。如果这样你都不满足,我不知道什么可以满足你了。
  我不会占用你们太多的时间,要了解关于你的学院更多信息,你只要在我带领哈利波特和他的朋友去宿舍时跟着他们就行了。祝你在霍格沃茨生活愉快——怎么会不愉快呢?你已经成为了这个学校最好的学院中的一员了。

(另外两封信实在不想翻译了,详见前文链接)

首版:走廊尽头挂着一幅画像画像上一个非常富态的女人穿着一身粉色的衣服

新版:走廊尽头挂着一幅肖像肖像上一个非常富态的穿着一身粉色衣服的女人。

评论:画像大都被改成了“肖像”,后半部分原文为“a very fat woman in a pink silk dress”(穿着一身粉色丝绸连衣裙的女人)。

  “口令?”她说。
  “龙渣。”珀西说。

评论:口令的短语是Caput Draconis([拉丁语]龙头),我猜测翻译可能是在查Caput的时候发现这个词了——caput mortuum(残渣)。

英汉对译版已改译为“龙首”。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强烈拒绝改这个词!就叫龙渣!就是龙头也得用搅拌机磨碎了!

不许改(委屈巴巴的)~

(注:很显然,拒绝无效~哭~)

首版:五张带四根帷柱的床,垂挂着深红色法兰绒幔帐。他们的箱子早已送了上来。

新版:五张带四根帷柱的床,垂挂着深红色天鹅绒幔帐。行李箱子早已送了上来。

评论:原文为“five four-posters hung with deep red, velvet curtains. Their trunks had already been brought up.”

第七章到这里就整理完了。

第八章 魔药课老师

  第二天,哈利走出寝室,这些窃窃私语就一直紧追着他。学生们在教室外边排着长队,个个踮着脚尖,想一睹他的真面目。

评论:原文为“People lining up outside classrooms stood on tiptoe to get a look at him,”

这一段不能说错了,只能说稍显不严谨。改一下就好了:“在教室外边排队的学生们”。

  可如果你上课已经要迟到,但偏偏又碰上喜欢恶作剧的皮皮鬼,那就比碰到上了锁的两道门外加一道机关重重的楼梯更加难办了。他会把废纸篓扣到你头上,抽掉你脚下的地毯,朝你扔粉笔头,或是偷偷跟在你背后,趁你看不见的时候,抓住你的鼻子大声尖叫:“揪住你的鼻子喽!”

评论:原文为“but Peeves the Poltergeist was worth two locked doors and a trick staircase if you met him when you were late for class. He would drop wastepaper baskets on your head, pull rugs from under your feet, pelt you with bits of chalk, or sneak up behind you, invisible, grab your nose, and screech, "GOT YOUR CONK!"”

这一段可以看出,Poltergeist一直被当作形容词翻译,表示“喜欢恶作剧的”。

invisible既可以表示“在你看不见的时候”,还可以表示“隐形”。这两种说法都对(虽然第二种更加严谨)。

费尔奇发现他们硬要闯一道门,而那道门正好是通往四楼禁区走廊的入口。

评论:人文社首版是“三楼”,新版是“四楼”,美国版首版是“the third floor”,英国版20周年版也是“the third floor”。由于我手中没有英国版首版实体书,暂无法评价。(要买首版,除非我手里有一套房子。)也请有原著的网友帮我查查(请一定注明国家、版本和出版时间)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错误已经不成问题了。

费尔奇养了一只猫,名叫洛丽丝夫人。……它经常独自在走廊里巡逻。

评论:英文版的人称代词是“她”(she)。但是这实在算不上是处错误。

它经常独自在走廊里巡逻。如果谁当它的面犯规,即使一个脚趾尖出线,它也会飞快地跑去找费尔奇。两分钟后,费尔奇就会吭哧吭哧、连吁带喘地跑过来。

评论:原文为“She patrolled the corridors alone. Break a rule in front of her, put just one toe out of line, and she'd whisk off for Filch, who'd appear, wheezing, two seconds later.”

时间错了,“两秒钟后”。这明显是处文学的夸张,但是符合罗琳的性格。这处错误可能是当初为了符合麻瓜的常理吧。

首版:一周三次,他们都要由一个叫斯普劳特的矮胖女巫带着到城堡后边的温室去研读药草学

新版:一星期三次,他们都要由一个叫斯普劳特的矮胖女巫带着到城堡后边的温室去上草药课

评论:“一周”和“一星期”之类的字眼统一了。(虽然笔者本人比较喜欢前者)

study Herbology被规范了——“草药课”。

首版:想当年宾斯教授在教员休息室的壁炉前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去上课时竟忘记带上自己的身体,足见宾斯教授确实已经很老了。

新版:想当年宾斯教授在教工休息室的壁炉前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去上课时竟忘记带上自己的身体,足见宾斯教授生前确实已经很老了。

评论:这一处很赞,一是因为统一了“教工休息室”这个词,二是因为更加精准了,原文为“Professor Binns had been very old indeed……”,过去完成时被表现出来了。

首版:到下课的时候,只有赫敏·格兰杰让她的火柴起了些变化;麦格教授让全班看火柴怎么变成针的,而且一头还很尖,又向赫敏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新版:到下课的时候,只有赫敏·格兰杰让她的火柴起了些变化;麦格教授让全班看火柴怎么变成银亮亮的针的,而且一头还很尖,又向赫敏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评论:原文为“Professor McGonagall showed the class how it had gone all silver and pointy……”

“had gone”,过去完成时,我更倾向于“gone”表示变成针的过程而不是结果,如果是表示结果或者状态,为什么不用“been”呢。

  全班真正期待的课程是黑魔法防御术。可奇洛教授的这一课几乎成了一场笑话。他上课的教室里充满了一股大蒜味,大家都说这是为了驱走他在罗马尼亚遇到的一个吸血鬼,怕那个吸血鬼会回过头来抓他。他告诉他们,他的大围巾是一位非洲王子送给他的礼物,那位王子是为了答谢他帮忙摆脱了还魂僵尸的纠缠,不过谁也说不上是不是真的相信他说的这个故事。

评论:Zombie(还魂僵尸)一词表示“(某些非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宗教及恐怖故事中)靠巫术起死回生的僵尸”。

僵尸出现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使用的教材《黑暗力量:自卫指南》中。就下面这本,每本书一个加隆:

从巫师世界流露出了本书的部分摘要,更多内容详见(【翻译】Pottermore's exclusive content by J.K.Rowling【第一部魔法石完结】)。

  狼人咬伤(Werewolf bites)应使用魔法进行彻底的清理,因为狼人的牙齿是有毒的。不过,一旦你变成狼人就无药可解,因此务必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咬伤。
  避开红帽子(the Red Cap),这是种矮小的黑暗生物,它们喜欢呆在有鲜血的地方,喜欢偷袭人,用大棒子把人打死。
  僵尸(The Zombie)仅生存于美洲的南部地区,和吸血鬼一样是活死人的例子,可以通过其灰色外表和腐烂气味进行识别。
  女妖(The hag)是一种会吃小孩的生物,有着人类外表,但脸上的疣比一般女巫多。

哈利·波特维基给出了更多的幕后介绍。

  僵尸是一种来源于海地民间传说的生物。术士将一个人的尸体重新复活、使之成为一个被迫服从的奴隶。但这种生物在现代可以指被任何方法复活的尸体,并且已经成为现代恐怖片的主要话题。
  在大多数电影中,用来杀死僵尸的唯一方法是破坏它们的大脑或者将它们烧死。但这种方法在哈利·波特世界中是否可行尚不得而知(但已知阴尸是惧怕火焰的)。
  阴尸与僵尸有着很多共同点,但它们并不是同一类生物。J.K.罗琳在Pottermore上给出了她不把挂坠盒魂器的守卫者叫成“僵尸”的原因:
  首先,僵尸不是英国民间传说的一部分,而与海地和非洲的一些神话有关。虽然霍格沃茨的学生会了解到它们,但不会看到它们走在霍格莫德的大街上。其次,虽然巫毒教中的僵尸无非就是重新复活的尸体,但其他相关的传统中则提到,一些术士会使用他们的灵魂,或者部分灵魂,来维持他们自己的生命。这和我与“魂器”有关的故事发生了冲突,而且我也不想让伏地魔用阴尸做守护魂器以外的事情。最后,僵尸在最近五十年里已经被各种电影反复诠释,以至于产生了太多对我没什么用的关联。作为“惊悚片”这一代人,僵尸对我来说永远意味着穿着亮红色短夹克的迈克尔·杰克逊。

在原著中,“僵尸”只提到了三次,另外一次是在《阿兹卡班囚徒 第14章》。

它有时飞进来啄一下哈利的耳朵,讨上一小口吐司,然后飞回猫头鹰屋,和校园里的其它猫头鹰一起睡觉去了。

评论:“猫头鹰棚屋”,一处没来得及修改的内容。

……但是今天早上,它(海德薇)却扑棱着翅膀落到果酱盘和糖罐之间,将一张字条放到了哈利的餐盘上。哈利即刻把字条打开。

亲爱的哈利:(字迹非常潦草零乱)
  我知道你星期五下午没有课,不知能否在午后三时前后过来和我一起喝茶?我很想知道你第一周的情况。请让海德薇给我一个回音。
  海格

评论:美国版原文为“Harry tore it open at once. It said, in a very untidy scrawl:”,信件正文据说使用了手写体。在英国版中,后半句和中文版一样放在了称呼后边,也使用了手写体。

首版:好的,我很乐意,不久见。

新版:好的,我很乐意,下午见。

评论:原文为“Yes, please, see you later.”

  幸好哈利还有跟海格一起喝茶这么个盼头,因为魔药课是哈利进霍格沃茨之后最厌烦的一门课程
  在开学宴会上,哈利就感到斯内普教授不喜欢他。第一节魔药课结束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斯内普教授不是不喜欢他,而是恨他。

评论:原文为“because the Potions lesson turned out to be the worst thing that had happened to him so far.”

还有另一种译法:“因为这节魔药课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糟糕的事情。”

官方翻译不算错,因为这句话为哈利五年的魔药课奠定了悲惨的基调(用的是过去时,表示一般状况)。但这也可以同时理解为哈利在上第一节课时被立了个下马威。

the worst thing被翻译成课程是为了符合魔药课,可是这丢失信息了。丢掉的是哈利这一个礼拜其余的烦心事儿,皮皮鬼,费尔奇,迷路等等。(这并不算错误)

  斯内普和弗立维一样,一上课就拿起名册,而且也像弗立维一样,点到哈利的名字时总是停下来。

评论:原文为“Snape, like Flitwick, he paused at Harry's name.

有网友吐槽说:“这只是第一节课,不会 ‘总是停下来’”。(如果非要较真的话)我只想说:你确定吗?

(挑错不能凑字数!否则极容易成为“网络地精”!)

首版:“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

新版:“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配制魔药这门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

“波特!”斯内普突然说,“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评论:原文为“What would I get if I added powdered root of asphodel to an infusion of wormwood?”

  根据维多利亚花语,斯内普教授说的Asphodel实际上是一种形似水仙的百合花(Lily),它的花语是“我的悔恨追随你至坟墓”;而Wormwood意为“缺席”和“苦涩的悲伤”。斯内普教授这句话实际的意思是:“我对你母亲的死感到非常悔恨。”

Asphodel直译为水仙,日光兰,常春花。在古希腊神话里面,这是长在天堂、乐园里面的一种类似水仙花形状的花,而且是四季都会开花的长春花。

  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故事,美少年纳喀索斯(Narkissos)有一天在水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然而却不知那就是他本人,爱慕不己、难以自拔,终于有一天他赴水求欢溺水死亡,死后化为水仙花。后来心理学家便把自爱成疾的这种病症,称为自恋症或水仙花症。

另有一个古希腊神话故事这么记载:

  在死亡的国度里,冥王Hades把死者的灵魂安置在长满金穗花(asphodels,Asphodelus aestivus)的荒烟漫草中。淡淡的、灰灰的金穗花所营造出来的阴暗色彩,正适合于阴间的虚无及悲伤感。事实上,在希腊的许多河边,常常可以看到这种金穗花田。荷马的「奥德赛」中曾提到,在一处金穗花田中正住着在特洛亚战争中被残杀的英雄的灵魂。
  在希腊诗人眼中,冬天时金穗花赤裸的茎干,就好象是在 Acheron(冥府的一条河名)河边流浪移动的朦胧军队一般。金穗花令人讨厌的气味以及略带深紫色的花团,也和阴间苍白的死亡和黑暗相一致。此外,在古代粮食不足时,金穗花肿大的淀粉根烘干后,与无花果(figs)混合,也可做为一种食物。古代人甚至认为这可以在死者寄居他处时,提供给他们一个简便的食物。
  山羊因为金穗花有针状的水晶物而避开它们,这说明了它广泛分布的原因。它正代表了长期以来毫无控制的放牧活动所造成的结果──原本的植物相恶化成味道差的种类更易存活及增加。古代的文献亦指出,即使在当时,自然植物的均衡也已遭到严重的扰乱。
  相对于黑暗的冥界,有着优美的斑纹花瓣和狭小叶片的小管状金穗花(Asphodelus fistulosus),被认为是最适合极乐园(Elysian fields)的装饰植物,这是在地球的最西方,一个只有神的儿子和死于战斗的英雄居住的地方。
  ——摘自:希腊神话与植物

另据大众本草(白阿福花)显示:

  在古希腊,白阿福花与死亡和哀悼有关。大多数过着平凡生活的普通人死后,其灵魂据信会去“阿福花田野”安息。

我并未查找到完整的维多利亚花语名录(谁想累死我吗?),所以仅以以上资料推断,水仙(Asphodel)代表“自恋”,也表达对逝者哀悼的含义。

Wormwood直译为:蒿草、苦艾、艾草。大众本草给出了更多的解释——“洋艾、苦蒿、啤酒蒿、西方艾草、欧洲艾、钻叶火绒草”,学名Artemisia源于希腊语Artemis(阿尔忒弥斯)。阿尔忒弥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狩猎女神,森林和儿童的守护者,太阳神阿波罗的孪生姐姐。苦艾对于墨西哥人具有某种重要性,他们在庆祝一个盐女神的盛大节日时,妇女们会头戴苦艾花环,跳起仪式舞蹈。

所以水仙不算错(这个不能怨曹老师和马老师),艾草也不算错,当然苦艾草能稍稍严谨一点。

如果有人想解释关于这类错误,求您给出拉丁语学名!查这个太痛苦了!

首版: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

新版: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粪石,你会到哪里去找?

评论:“bezoar”这个词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伏笔,恐怕很多人都崩了。后文同一词汇不再解释。

bezoar的意思是“胃[肠]石,牛黄”,这个词汇可能来自于波斯语的“pâdzahr”,字面意思是“防止中毒”。过去人们相信bezoar具有普遍的解毒作用,传统上认为在酒中添加bezoar能中和倒进去的任何毒药。

因笔者无法找到牛黄和bezoar之间的翻译渊源,故笔者只能猜测,可能是因为牛黄是最常见的“胃结石”,也是中文语境中唯一用做解毒的“石头”(在中医中,从牛的消化系统中取出的牛黄可以起到解毒作用),所以把这两个词做了固定翻译。可是bezoar的原意应该是“(某些动物体内的用于解毒的)结石”的意思,想表达的就一个——解毒石。

通过后文我们发现,斯内普教授所指的牛黄实际是山羊的结石,山羊的结石在汉语中有固定的词汇啊,叫“羊哀”,可惜用法不对,中医称,羊哀用于呕吐和脾胃不和。

而在西方医学文化中,用于解毒的结石不是牛,而是野生山羊体内的结石(所以应叫“羊黄”?)所以为了不至于误导读者,人文社把后文的“山羊”改成了“牛”,以符合中国本土文化,否则不能跟读者解释为什么是山羊结石能解毒(这就需要解释中西方文化差异了),后文不再解释牛和山羊一词的修改。(本处首版的翻译是可以接受的)

  婆娑石在不同时代所指不同,唐代婆娑石实际上指醒酒石,又称松屏石、松石、醒酒石,属变质岩,形成期距今约二亿多年,其画面是由各种溶液如锰铁类氧化物溶液等随机渗透侵染而形成的,以树枝、花卉图纹为主体,衬以各色岩石颜料,浑然天成一幅幅历史悠久,古朴典雅,意境深邃的优美画卷。
  宋代开始婆娑石有两种含义,一者指松屏石,二者,婆娑石(bezoar stone)又称为摩娑石,或摩碆石则主要指解毒石;而且,此药在当时非指一物,而是从伊斯兰世界输入的具有“卫生”和解毒功能的多种矿物及动物结石药的总称。
  在中国医药文献记载中,“婆娑石”是来自西域或南海一些国家的一种外来药物,具有良好的解毒功效。
  《宝石之书》把解毒石(bezoar)分为“矿物解毒石”(mineral bezoar)和“动物解毒石”(animal bezoar) 两种。
  动物解毒石主要指一种从野生山羊的胃里取出来的石头,此外,该书也提及其他动物,如牛或牡鹿的结石,牛的胆结石就是牛黄。并强调,动物解毒石是最好的一种波斯底野迦,既最好的波斯解毒剂。
  ——摘自:关于魔药材料中的bezoar(感谢!!!)

而“粪石”是由食物残渣、谷壳、木渣、沙子、金属屑等不能消化的异物在胃肠长期积累变大形成的,中文语境下的“粪石”并不是身体自然分泌形成的结石,更不能用于解毒,所以我个人认为《混血王子》的翻译反而不够严谨了。

(作为行外人,我并不了解牛黄、狗宝为什么能成为珍贵药材,有效物质是身体分泌物还是别的什么。粪石更倾向于人体分泌物,可人的胃肠里应该就剩下垃圾了,如果是宝贝,那一定是高僧大德的舍利子)

所以这个词既可以翻译成“牛黄”,也可以翻译成婆娑石、解毒石或者胃石。都符合原著本身的含义。

(我相信这或许是译者翻译的最难的一部“儿童魔幻文学”了,因为处处是坑,个个伏笔,稍一不注意就中招。也不得不说,这次修订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成功。

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的文章,因为没有背景解释,即便你看了原著也可能晕头转向。

建议读者多读读英文原著或希腊文原著的希腊神话,会对西方神话文学有更深的了解,不过更多的人读了之后会像中了混淆咒。)

还不止呢,下文还有。

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评论:原文为“What is the difference, Potter, between monkshood and wolfsbane?”

monkshood译为“附子之类(毒草),舟形乌头”。wolfsbane译为“附子草”。

附子,又名乌头或附片,别名草乌、盐乌头、鹅儿花、铁花、五毒,拉丁文名:Aconitum carmichaeli Debx。为毛茛科、乌头属植物的子根的加工品。

所以附子和乌头是同一种东西,任何改译都不太合适。

让我来告诉你吧,波特,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

评论:原文为“For your information, Potter, asphodel and wormwood make a sleeping potion so powerful it is known as the Draught of Living Death.”

感谢Luna的提示,这服药哈利配置过,还因此获得了福灵剂作为奖励。

活地狱汤剂

感谢山石君、皮皮鬼的科普,“Living Death”在英语中是一个固定搭配,意为“活受罪、生不如死、半死不活、虽生犹死”,《英汉大词典(第2版)》将其翻译为“活地狱”。

  活地狱汤剂会使饮用者陷入强力的睡眠状态,可以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如果饮用此汤剂不加小心,就产生危险。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魔药,使用时要格外小心。
  ——《高级魔药制作》摘要

首版:斯内普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指导他们混合调制一种治疗疥疮的简单药水。

新版:斯内普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指导他们混合调制一种治疗疖子的简单药水。

评论:“boil”翻译准了。疖子是皮肤化脓,疥疮是螨虫感染。

首版: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火锅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

新版:纳威不知怎的把西莫的坩埚烧成了歪歪扭扭的一块东西,

评论:我看饿了。

首版:把他送到上面医院的病房去。

新版:把他送到上面的医院去。

评论:翻译准了,或者说前后统一了。在第一部中,很多专有名词并未规范,不得不说这一版做的确实相当不错。

接着他在哈利和罗恩身边转来转去,他们俩正好挨着纳威操作。

评论:原文为“Then he rounded on Harry and Ron, who had been working next to Neville.”

round on的意思主要有三种:1、谴责、抨击、责骂;2、转圈、盘旋、3、转身。

所以翻译不算错。

即可以翻译成“责骂”,也可以翻译成“转向”,但是“转来转去”表示出了另一个意思:

转着圈儿的骂!

(米赫普可能有点脑袋转筋了……)

首版:三点差五分,他们离开城堡穿过田野走去。

新版:三点差五分,他们离开城堡穿过场地向海格的住处走去。

评论:原文为“At five to three they left the castle and made their way across the grounds.

翻译准了。

首版:海格住在禁林边缘的一间小木屋里,大门前有一张石弓和一双橡胶套鞋。

新版:海格住在禁林边缘的一间小木屋里,大门前有一张和一双橡胶套鞋。

评论:原文为“crossbow”,既有“石弓”的意思,也有“弩”的意思。

什么叫石弓?(石,音“dan 弹”,旧时质量单位)

  把一把弓固定在墙上,然后往弓弦上挂重物,等弓完全被拉开时,弓弦所悬挂的重物的重量,就是这把弓的弓力。
  古代的一石弓(各朝代一石重量不同,30-60千克不等)已经是强弓。唐武举射长垛用一石弓,骑射用七斗以上弓。宋府军弓手标配为一石弓。

西方习惯使用十字弩,所以翻译改了,直译也没错(不是石头做的弓,是相当于一石力量的弓),就是威力小了点。

哈利敲门时,他们听见屋里传来一阵紧张的挣扎声和几声低沉的犬吠。

评论:booming不止有“隆隆声”的意思,还有“以低沉有力的声音说话”的意思!

首版:又是一个韦斯莱家的小兄弟吧?

新版:又是韦斯莱家的一个小兄弟吧?

评论:呵呵~

  岩皮饼【缺译】差点把他们的牙都硌掉了。哈利和罗恩一边装出很爱吃的样子,一边把这几天上课的情景讲给海格听。

原文:The rock cakes were shapeless lumps with raisins that almost broke their teeth, but Harry and Ron pretended to be enjoying them as they told Hagrid all about their first -lessons.

评论:这是我第二次提到缺译了。这半句话在英国20周年纪念版里没有,是美国版自己加的。(这也再次证明了米赫普用的是美国版对比的)

补译为:岩皮饼是一种形状不规则,含有葡萄干的大块蛋糕,差点把他们的牙都硌掉了。

贴心的是,首版的译文里加了个注释(新版不再添加):

一种表面粗硬,外形不规则的小甜饼。

首版:有关七月三十一日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的调查仍在继续进行。普遍认为这是不知姓名的黑势力男女巫师所为。

新版:有关七月三十一日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的调查仍在进行。普遍认为这是不知姓名的黑巫师所为。

评论:准确了。

第八章翻译完了。有些细节几乎把我活活折磨死。有些地方也最好不要那么较真。很小的细节修改也没有放在上面。

第九章 午夜决斗

真倒霉,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骑着一把飞天扫帚在马尔福面前出洋相。

评论:原文为“Typical, Just what I always wanted. To make a fool of myself on a broomstick in front of Malfoy.”

Typical是“典型的、有代表性的”意思,也有“不出所料”的意思。所以这句话想表达的是:“多经典的例子啊!这正是我想要的!”哈利自嘲的时候经常说这样的话。

网友的翻译:“又是这样,我早就盼着呢。”与原文相差甚远!

首版:星期四早晨吃早饭的时候,她不停地对他们念叨她从一本名叫《魁地奇溯源》的图书馆藏书中看来的一些飞行指导,

新版:星期四早晨吃早饭的时候,她不停地对他们念叨她从一本名叫《神奇的魁地奇球》的图书馆藏书中看来的一些飞行指导,

评论:原文为“Quidditch Through the Ages”,原版翻译的是对的。为什么要改呢?

因为罗琳把这本书出版了。(呵呵~我想看《高级魔药制作》~)

魁地奇溯源
马尔福的猫头鹰倒是经常给他从家里捎来大包小包的糖果,他总是在斯莱特林的饭桌旁得意洋洋地把它们拆开。

评论:原文为“Malfoy's eagle owl was always bringing him packages of sweets from home,”

eagle owl,雕鸮,又叫雕枭,是一种大号的猫头鹰。额~世界上最大号的猫头鹰之一,适合运送超大号的包裹。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垄断式物流,私人“送货”估计得判刑。

视频地址:一只不服气雕鸮的小猫头鹰

但是把所有的猫头鹰种类译出来,其实没太有必要。

后文纳威的猫头鹰是一只barn owl(学名草枭,俗话叫谷仓猫头鹰),就下图这货(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人文社的翻译在不需要特别指出猫头鹰的种类时,一般都不介绍。

哈利和罗恩一跃而起。出于某种原因,他们多少有些希望跟马尔福干上一架。

评论:原文为“They were half hoping for a reason to fight Malfay”

不是因为特定的原因,就是想“找个理由”。

首版:可是纳威径直往上升,就像瓶塞从瓶子里喷出来一样……

新版:可是纳威径直往上升,就像瓶塞从瓶口喷出来一样……

首版:霍琦夫人弯腰俯视纳威,她的脸和纳威的一样惨白。

新版:霍琦女士俯身看着纳威,她的脸和纳威的一样惨白。

首版:她转身对班上其他同学说:【换行】“我送这孩子去医院,你们谁都不许动!

新版:她转身望着班上其他同学。【换行】“我送这孩子去医院,你们谁都不许动!

首版:马尔福丑恶地狞笑着

新版:马尔福露出丑恶的狞笑

我想把它放在一个什么地方,让隆巴顿去——放在一棵树上——怎么样?

评论:很多时候我感觉米赫普挑的有点过头了,他认为应该是去找(find),而不是去捡。可惜又错了,因为英国版的单词用的是“collect”(收集)。

首版:他以前的话并不是吹牛——他确实飞得好——悬浮在与一棵栎树的树梢平行的高度,……

新版:他以前的话并不是吹牛——他确实飞得好——悬浮在与一棵橡树的树梢平行的高度,……

评论:原文为“oak”,意为“栎树,橡树”。前两部,oak这个词翻译为“栎树”,后几部翻译为“橡树”。看来是统一了。

首版:麦格教授指着一间教室叫他们进去,里面只有皮皮鬼一个人……

新版:麦格教授指着一间教室叫他们进去,里面只有皮皮鬼……

他俯冲五十英尺,伸手抓住了那东西……

评论:原文为“He caught that thing in his hand after a fifty-foot dive,”

in his hand意为“在手里拿着”的意思,也可以译为:“他俯冲五十英尺,抓住了他手里那东西……”

原文强调动作,没错,这处修改强调的是记忆球。

首版:“看过魁地奇比赛吗,波特?”麦格教授问。

新版:“看过魁地奇比赛吗,波特?”他激动地问。【换行】“伍德是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队长。”麦格教授解释说。

评论:首版漏译了一句,现在补充上了。

这时,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走进饭厅。他们一眼看见哈利,便快步走了过来。

评论:应为“礼堂”,我深度怀疑人文社的某些修订是通过批量选字做到的,这处忘改了。哈哈~

首版:“告诉你们,我们今年肯定要拿下魁地奇杯。”弗雷德说,“自从查理走后,我们就没有赢过,……

新版:“告诉你们,我们今年一定能拿下魁地奇杯。”弗雷德说,“自从查理走后就没有赢过,……

首版:弗雷德和乔治刚刚离去,某个很不受欢迎的人就露面了:马尔福。

新版:弗雷德和乔治刚刚离去,某个很不受欢迎的人就露面了: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跟在他两旁。

评论:原文为“Fred and George had hardly disappeared when someone far less welcome turned up: Malfoy, flanked by Crabbe and Goyle.”

这句话给出了马尔福与双胞胎的比较,左思右想之后,发现这没什么问题。改成“不受欢迎的人”跟没改没什么区别,改成“远不那么受欢迎的人”,啰嗦。干脆删掉比较,因为这和前半部分是一句话,双胞胎刚刚才走。

首版:我随时愿意单独与你较量,如果你没意见,就在今晚。巫师之间的决斗。只用魔杖——不许接触。

新版:我随时愿意跟你单挑,如果你没意见,就在今晚。巫师之间的决斗。只用魔杖——不许肢体接触。

评论:原文为“I'd take you on anytime on my own, Tonight, if you want. Wizard's duel. Wands only -- no contact.”

“单挑”这处修订简直绝了!佩服!

首版:不过你知道,人们只有跟真正的巫师进行正规决斗时才会死。你和马尔福充其量只能向对方发射发射火花。

新版:不过你知道,只有跟真正的巫师进行正规决斗时才会死。你和马尔福充其量只能向对方发射点儿火花。

评论:这一处修改是从口语文学向书面文学过渡。首版那一句话读出来不会有任何违和感,更偏向于口语,新版就正式多了。

这一类修改非常非常多,我只挑大点的改动说。

他们很可能会被费尔奇或洛丽丝夫人抓住,哈利觉得自己是在与命运作对,今天又要违反一条校规了。

评论:原文为“and Harry felt he was pushing his luck, breaking another school rule today.”

应改译为:“哈利觉得自己是在碰运气,今天又要违反一条校规了。”

首版:他们穿上长袍,拿起魔杖,蹑手蹑脚地穿过城堡上的房间,走下旋转楼梯,进入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

新版:他们穿上晨衣,拿起魔杖,蹑手蹑脚地穿过房间,走下旋转楼梯,进入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

评论:原文为“They pulled on their dressing-gowns(bathrobes), picked up their wands, and crept across the tower room, down the spiral staircase, and into the Gryffindor common room.”

英版用的词是“dressing-gowns”(晨衣),美版用的是“bathrobes”(浴袍),下文“睡袍”一词(全系列只出现这一次)也被改回“晨衣”。

房间的修饰词被省略掉了,准确译为“塔楼里的房间”。

首版:他们刚要走到肖像通道,就听见离他们最近的一张椅子上有人说话……

新版:他们刚要走到肖像洞口,就听见离最近的一张椅子上有人说话……

首版:“走吧。”他对罗恩说。他推开胖夫人的肖像,从洞口爬了进去

新版:“走吧。”他对罗恩说。他推开胖夫人的肖像,从洞口爬了出去

首版:我不想让斯莱特林再赢得学院杯赛冠军,不想让你把我用转移咒语从麦格教授那里弄来的分数全部丢光。

新版:我不想让斯莱特林再赢得学院杯,不想让你把我用转换咒从麦格教授那里弄来的分数全部丢光。

首版:胖夫人深夜出去串门儿了,赫敏被关在了格兰芬多城堡外面。

新版:胖夫人深夜出去串门儿了,赫敏被关在了格兰芬多塔楼外面。

评论:格兰芬多塔楼(Gryffindor tower)被翻译准了,后文不再重复。

(我越来越确定更换译者的分界线就在这一章了。)

首版: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血人巴罗的鬼魂已经两次从这里经过了。

新版: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血人巴罗已经两次从这里经过了。

评论:这处修改直到《死亡圣器》才能确定,确实错了。“血人”是巴罗生前的外号还是死后的?显然是死后的,这条信息是从格雷女士那里确认的。

另外,为什么从此处开始又出现“鬼魂”字样了呢?笔者深度怀疑曹老师和马老师的翻译位置的分界线在何处,第五章还是第十章,大约在这个地方(或者后文楼层处)也是很有可能的。两个老师的名词运用是有不同的,最后并未统一完全。

第二部是由爱新老师翻译的,部分“幽灵”也被译作了鬼魂(因为同时有三组四个人在翻译前三部,名词尚未完全统一)。

罗琳早期插图

首版:他们匆匆登上楼梯,来到三楼,蹑手蹑脚地朝奖品陈列室走去。

新版:几个人匆匆登上楼梯,来到四楼,蹑手蹑脚地朝奖品陈列室走去。

评论:中美初版都是三楼(the third floor),英国版也是。所以我想知道多少个国家在这一点上栽过跟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首版:黑暗中,奖杯、盾牌、奖牌和雕像闪着银色和金色的光

新版:黑暗中,奖杯、盾牌、奖牌和雕像闪着金光和银光

评论:修订越来越有味道了。

首版:哈利吓坏了,疯狂地朝另外三个人挥着魔杖,叫他们尽快地跟着他;

新版:哈利吓坏了,使劲朝另外三个人挥着魔杖,叫他们尽快地跟着他;

评论:原文为“Harry waved madly at the other three to follow him as quickly as possible;”

有人认为应该改成“挥手”,认为这是一处“有损人物形象的错译”。

扯淡!就在之前不远有这么一句“四个人贴着墙向前移动,眼睛紧盯着房间两头的门,哈利拿出魔杖,以防马尔福突然冲进来和他决斗。

哈利想挥手,可手里呢?攥着魔杖!所以哈利应该扔掉魔杖再挥手?

(虽然我尽可能的搜集了绝大多数“错误”,但不是所有所谓“错误”我都会放在里面,否则文章的戾气就太重了~)

首版:【漏译】最后他们在上魔术课的教室附近出来了,他们知道,这里离奖品陈列室有好几英里呢。

新版:【漏译】最后他们在上魔咒课的教室附近出来了,他们知道,这里离奖品陈列室有好几英里呢。

评论:原文为“They ripped through a tapestry and found themselves in a hidden passageway, hurtled along it and came out near their Charms classroom, which they knew was miles from the trophy room.”

此处补译为“他们扯开一幅挂毯,发现自己在一条隐蔽的通道中,沿着通道疾驰而出,……

后文“好几英里”无法判断是确有所指还是泛指“很远的距离”。我们都知道,霍格沃茨是一座复合式城堡而不是写字楼,所以同一楼层的不同位置间隔几英里是有可能的,因为这可能不是同一座楼,必须要走到四楼以下再从某条通道上楼。

哈利四人是十一点半从八楼出发,提前了半小时还在说“快迟到了”,而且前文有一段“向上的”爬楼过程,可见哈利走了得有二十多分钟,一公里(2/3英里)的距离是完全符合实际的,甚至会更远。所以即使是夸张也不是很离谱,是符合原文的。

另外,五楼到二楼(另有一种说法是三楼)有一幅挂毯,中间是一级陷阱台阶。与这个挂毯后的通道应该不是同一处,否则一定会提到,而且四人也没有上下楼层(还在四楼)。

请不要评价为什么首版是“魔术课”而不是“魔咒课”,专有名词的最终翻译权在人文社手里!在第一部彻底统一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首版:纳威弯着身子,气急败坏,呼哧呼哧地喘着

新版:纳威弯着身子,呼哧呼哧地喘气,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评论:原文为“Neville was bent double, wheezing and spluttering.”修改准确了。

首版:讨厌的新生,半夜三更到处乱逛。

新版:讨厌的一年级小鬼头,半夜三更到处乱逛。

评论:原文是“Ickle Firsties”,Ickle这个词最著名的一次出现是在德思礼家,佩妮管达力叫“达达小宝贝儿”(Ickle Dudleykins)。

首版:如果你不说‘请’,我就不会对你说什么话。【换两行】什么话!哈哈!我告诉过你,如果你不说‘请’,我就不会对你说‘什么话’!

新版:如果你不说‘请’,我就什么也不说。【换两行】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即使你说了‘请’,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原文为“Shan't say nothing if you don't say please. 【换两行】NOTHING! Ha haaa! Told you I wouldn't say nothing if you didn't say please!

全书最失败的一处修订!准确性没问题,“包袱”翻译丢了!

首版:“我想我们不会有事了——走开,纳威!”纳威一直在拉扯哈利长袍的袖子。

新版:“我想我们不会有事了——走吧,纳威!”纳威一直在拉扯哈利晨衣的袖子。

评论:原文为“get off”,意为“把手拿开、别碰、走开,离开”。

“走开”的语气过于强硬了,“走吧”的语气又太温柔了。所以翻译成“别抓我”或更准确一点——“把手松开”,就合适了。

首版:他们并不是像他以为的那样在一个房间里。

新版:他们以为自己是在一个房间里,其实不然。

评论:原文为“They weren't in a room, as he had supposed.”

这处修改的好坏全凭读者的个人喜好,虽然笔者本人更喜欢首版多一点。

他们一直跑到八楼胖夫人的肖像前才停住脚步。

评论:英国版和美国版原文都是“They didn't stop running until they reached the portrait of the Fat Lady on the seventh floor.”

美国版还没反应过神儿来呢,人文社从此处开始反应过来了。

下一次出现“八楼”字样是在第三部,美国版还是“the seventh floor”,所以我怀疑美国版的楼层从未像中文这样加一层,照这么说,第一章弗农姨夫办公室确实是“十楼”。

首版:如果有哪狗需要训练,就是那了。

新版:如果有哪狗需要运动,就是那了。

评论:章末有一处还是“只”,懒得放了,就在这说了。呵呵~我的眼睛很毒呢~

首版:我希望你们为自己感到得意。我们都差点被咬死——或者更糟,被学校开除。好了,如果你们不反对的话,我要去睡觉了。

新版:但愿你们为自己感到得意。我们都差点被咬死——或者更糟,被学校开除。好了,如果你们没意见的话,我要去睡觉了。

评论:原文为“I hope you're pleased with yourselves. We could all have been killed -- or worse, expelled. Now, if you don't mind, I'm going to bed."”

“去睡吧,我们没意见。”他说。“这叫什么事儿?就好像我们把她硬拉去似的。”

评论:原文为“"No, we don't mind," he said. "You'd think we dragged her along, wouldn't you?”(美国版末尾是句点)

人文社加上一句“这叫什么事儿?”,毫无必要。

某些网友翻译久了都不会说人话了。没有前半句,后半句不觉得诡异吗?反义必须翻译出来。直接翻译成“不是吗?”会很像中学生文笔。

第九章整理到此结束。

第十章 万圣节前夕

评论:首版章节名为“万圣节前夜”(HALLOWE'EN)。

“万圣节前夕”是个节日,不是万圣节的前一晚!和除夕、平安夜都是一个道理。

所以为了避免引起误会,此处改了。

确实,哈利和罗恩第二天一早醒来,都觉得看见那条三个脑袋的大狗是一次十分精彩的奇遇,巴不得再经历一次。

评论:原文为“and they were quite keen to have another one.”

我们都学过,one表示同类事物,it、that表示特指那一个。所以此处“巴不得再经历一次”,经历一次什么?奇遇!

如果非要改的话,可以改译为“巴不得再有一次这样的经历”。这只能说是不够严谨,不能说是错误。(马老师:来来来,笔给你,你来译,我来挑。)

可要说是“这样的经历(奇遇)”,不还是去找三头犬么?这种区别是非常细微的,想译出来太难了。

最简单的例子,你翻译去吧。

I have a pen.(我有一根笔)
I have it too.(朋友把笔夺过来:我也有)
I have one too.(朋友从兜里又掏出一根:我也有)

别刻意难为翻译!

虽说我这是“对比”,既有挑错,也有科普,还有各版本的区别,还要解释作者原意。而并不是挑错本身!

他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对马尔福进行报复,令他们高兴的是,大约一个星期后,这样的机会就随着邮差一起到来了。

评论:原文为“All they really wanted now was a way of getting back at Malfoy, and to their great delight, just such a thing arrived in the mail about a week later.”

网友吐槽为:“邮递员没有来,来的是邮件,错译”

mail 既有“邮件”也有“邮递员”的意思(虽然更多用postman、mailman),可“in the mail”的理解就不必拘泥于此了。

而且邮递员就是猫头鹰啊!《死亡圣器》第二章有一个词组叫“the delivery owl”(猫头鹰邮差)

撑死了算是不严谨。

首版:当猫头鹰们像往常一样拥进大餐厅时,每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六只长耳猫头鹰驮着的细长包裹吸引住了。

新版:当猫头鹰像往常一样拥进礼堂时,每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六只长耳猫头鹰驮着的那个细长包裹吸引住了。

评论:猫头鹰省略了复数形式。礼堂被改过来了(后文还被翻译成过“大厅”)。包裹也加了特指。

我想说的是猫头鹰。

原文为“thin package carried by six large screech owls”,screech owls表示“鸣角枭”,所以准确译为“六只大号鸣角枭”。

可翻译不能这么干啊!不是所有名词都必须给出学名才叫准确翻译!

另外,此处给出了猫头鹰的种类,有几处没有给出,既可能是翻译认为不必让孩子接受太细的细节,也可能是完全没有必要。是否给出全凭语境。

首版:哈利把短信递给罗恩,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新版:哈利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把短信递给罗恩。

评论:原文为“Harry had difficulty hiding his glee as he handed the note to Ron to read.”

首版略生硬,新版自然了。

为什么麦格教授这么高兴,又为什么激动地要买一把光轮2000呢?

这把扫帚非常贵!罗恩当了级长莫丽夫人都没钱给他买光轮系列,何况还是光轮2000。

因为麦格教授恨哪!

  米勒娃和她的母亲一样,是个很有天分的魁地奇球员,但她在七年级时(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争夺魁地奇杯时对方犯规)重重地摔落地上,不仅造成脑震荡、断了几根肋骨,更让她此后始终保持着目睹斯莱特林在魁地奇球场惨败的渴望。虽然她在离开霍格沃茨后就放弃了魁地奇,但好胜的天性让麦教授对自己的学院队伍寄予厚望,并且时常物色有魁地奇天赋的学生。
  ——摘自Pottermore

第十章未完,后续详见:月影君:《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新旧版修订对比(三)

编辑于 13:5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