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斯特斯兄弟》

《希斯特斯兄弟》

这是一部非典型的美国西部片。说它是“非典型”是相对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兴起的西部片大热时期的那些传统电影而言。

故事讲的是1850年的俄勒冈州。希斯特斯兄弟杀手受雇去杀一个名为沃姆的化学家。据说他偷了老板的东西。一路艰辛的寻来,却发现事情并不是如雇主所说的那么回事。真正的原因是这位化学家发现一种溶液,倒入水中便可以使金子立即显露,替代了以往淘金者们的低效率劳动。为了获得这种溶液,许多人都在追杀这个化学家。兄弟两人决定与沃姆联手赚钱。不料却因为溶液使用不当,人死的死残的残。绝望的他们最后回到了自己久别的家乡,只剩下满身的疲惫和空空的行囊。

西部片拍多了,自然也形成了一套固定的模式。从约翰·韦恩的《关山飞渡》到亨利·方达的《西部往事》,无非是英勇的牛仔以及执法者除暴安良,身手了得,拔枪飞快,孤身奋战。结果几乎总是群敌尽歼。正义伸张。刺激着观众的眼球,也激发着观众们的英雄情结。当然看久了这种千篇一律的情节,总是会产生厌倦。近年来,西部片的编导们也在思考着改变现状,寻求着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新模式。如《被解救的姜戈》、《八恶人》等,虽然离不开打打杀杀的场面,却是力图接近现实生活本身,去挖掘人物的情感和性格的多样性,展现他们作为“人”本身的一些特色,令人耳目一新。这部《希斯特斯兄弟》也是这样的一种尝试。

依然是无尽的荒原,陡峭的山谷,大片的沙漠。也离不开偏僻的小镇,简陋的木屋。满是泥泞的街上晃荡着醉醺醺的妓女,瘦骨嶙峋的老马,四处寻衅的牛仔。主角却不再是豪情万丈所向无敌的独行侠了。编导刻意去描述了他们日常生活中的细节。貌不惊人的颜值,肮脏的衬衫。即便是武艺高强的杀手,喝了酒也会醉,被蝎子咬了也会生病。当哥哥的艾利为了照顾弟弟查理,陪伴他四处漂泊。一起杀人,一起拌嘴,一起翻山越岭,追寻朦胧虚幻的归宿。在荒蛮的环境中,艾利仍旧心存对文明的向往,第一次买了牙刷牙粉之后,一手执牙刷,一手拿着说明书,笨拙的刷牙动作让人忍俊不止。艾利保留着往日情人送给他的一幅红披肩,不时拿出来抚摸把玩。甚至找来妓女,让她扮演自己的情人,重温往日赠送披肩时的画面。此时的他,对情感的渴望远远高于性爱。

没有改变的是人们对于生命的漠视和金钱的追求。当知道沃姆有那种神奇的溶液之后,负责盯梢的莫里斯放弃了职责,与沃姆一起携手挣钱。还共同成立的公司设计了LOGO。兄弟杀手知道沃姆的真实身份后,以前老板的谎言被揭穿,他们行动中仅存的正义性也消失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挣钱了。四个人追逐金钱的目的不尽相同,沃姆是为了他心中的理想世界,其他三人是为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管怎样,近期目标是一致的,于是一拍即合,一同粉碎了各路追杀,就有了月夜下的浪漫淘金。而最后的失败,不在于他们的目标错位,而是他们的急功近利。

西部片中的牛仔们是一些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人群。如何看待这种飘忽不定的生活?影片中没有给出答案,而是让观众去选择。查理无比热爱杀手的生活,从来没有想到放弃。艾利则厌倦了这种生活,幻想着开个小店聊度余生。而莫里斯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得坦白,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刻,便是在西部的荒野中,在干松木篝火堆旁度过的时光。我会盘腿坐在空地上,享受着和煦的暖风,看着青色的烟雾盘旋着飘向天空,即便文明世界有再多的奢侈和乐趣,我也不愿交换这样的自由。”实际上,并不在于那些篝火、烟雾、暖风和天空,人们真正所向往的是自由。在当今的水泥丛林中,那些来往的车辆,拥挤的人群,喧嚣的声响,诡异的灯光,为物质引来的争斗,为金钱惹出的麻烦,无不是束缚人们的绳索,在剥夺着你残存的自由。由此想到,人们在得到现代化的便捷的同时,所失去的是不是更多呢?

影片结尾向观众展现了另一种场景。兄弟二人告别了江湖,策马回到家乡,年迈的母亲迎接了他们。在母亲温情的目光注视下,坐在斑驳的木桌旁,喝着滚烫的咖啡,躺在粗糙温暖的床上,享受着亲情。

还是那句话:你到底要什么?

这部影片根据加拿大作家帕特里克·德维特同名小说改编,法国雅克·欧迪亚导演,由约翰·赖利,杰昆·菲尼克斯主演,在西班牙、罗马尼亚拍摄,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几乎走过了地球半个村。约翰·赖利以前曾看过他的许多影片,多是饰演配角。这次扮演哥哥艾利,集野性和温情于一身,举手抬足都很到位,展现了一个丰满立体的人物。

本人评分:7.5。

发布于 2018-12-2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