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监管,各国政府都头疼不已

保健品监管,各国政府都头疼不已

同一个世界,同一片梦想

年轻人穿着秋裤蹦着养生迪

中年人拿着枸杞去找保温杯

养生保健,人生绕不过去的坎

国内庞大的养生保健消费市场让人垂涎

放眼望去,大保健养生也是深入各国民心

保健品在欧美称保健食品或健康食品,也称营养食品,世界各国对保健食品的开发都非常重视,新功能、新产品、新造型和新的食用方法不断出现。德国称改良食品,日本先称功能性食品,1990年改为特定保健用食品,并纳入特定营养食品范畴。美国的保健食品已达2000种之多,销售金额在72亿美元以上。日本从1980年起就以每年50亿日元的速度增长,已有6500亿日元的市场规模。德国的保健食品也非常畅销,特定食品以及改良食品的销售额达到 51.5亿马克。

中国的保健品市场,年增速达30%以上。2015年全国保健食品生产企业年产值近3000亿元,生意做多了,跨国营销炒概念的美日舶来品开始大行其道,不少在中国热销的明星产品在美国日本却被严格管制,我们一边惊呼被收智商税的同时痛骂相关机构不作为,那么,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各国对保健品的监管真正有效吗?

欧洲 监管严格接近药品

欧洲对保健产品的上市要求和监管严格程度几近药品监管力度。虽不受药品管理法规制约,但欧盟和各国政府也都对食品添加剂、营养补充剂制定了极其严密的监管办法,以保证食品安全及消费者权益。

欧盟颁布了一系列法规及法令,明确规定了膳食补充剂的定义及范围、原料使用及来源、经营企业必须遵守的操作规范要求,以此确保保健品的取材、生产、加工、上市、流通各个环节都在严格监管范围内进行。

针对保健品特有的“功能声称”,为杜绝保健品市场的谎报、作假、夸大现象,除了负责严格立法及执法的欧盟委员会,欧盟还设有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2014年,欧盟还更新了相关标签法规,要求厂商提供更详尽的有关成分、过敏原信息。针对因各国法定标准不同造成的营养素滥用及过量摄取的现象,欧盟也一直在研究和统一修订相关法令。

尽管如此,欧盟食品消费者协会(BEUC)发布报告指出,欧盟保健食品管理立法存在漏洞和风险,给消费者造成众多潜在健康危害。

美国 假冒伪劣也不少

如今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使用膳食补充剂,通过保健品寻求健康。全美保健品销售额达到130亿美元以上。

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发现,2004-2012年间,美国有237起膳食补充剂被召回事件。2015年,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沃尔玛等四大零售商出售假冒保健品,还对具有潜在危害的植物维生素补充剂置若罔闻。

一直以来,公众认为美国保健品与药品一样受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严格监督。但事实并非如此。根据1994年的联邦法律,保健品在投入市场前不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批流程以证明使用的安全性及有效性,各保健品公司确认自家产品安全且标签成分准确即可。

2007年后,美国对保健品行业的监管有所收紧。保健品制造商要求在15天内向FDA随时报告消费者使用后出现的严重医学反应;2012年,美国卫生部发布报告称,保健品标签上声称的成分及功效往往缺乏科学依据。随后,保健品生产商被要求向FDA注册保健产品,标注产品详细成分。

日本 保健食品纳入法制

日本从战后到1991年,保健品自由发展,管理缺乏规范,在此期间主要由民间团体“财团法人、日本健康食品协会”作为政府外的行业自主管理体系,制定健康食品标准,办理许可手续。

1991年,日本修改通过了《营养改善法》(现改称为《健康促进法》),在特定营养食品中的第二大类第四小类中,将功能性食品正式定名为“特定保健用食品”。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卫新第72号文件”将特定保健用食品定义为“凡符合特殊标志说明属于特殊用途的食品, 在饮食生活中为达到某种特定保健目的而摄取本品,并有望达到一定保健目的的食品”。

通过实施营养改善法细则,日本将特定保健食品的管理纳入了法制轨道。日本特定保健食品的审批要经过从申请者、保健所、都道府县或政令市或特别区, 最后到厚生省并委托特定保健用食品委员会和国立健康营养研究所讨论的程序。日本民众对于保健产品较为熟悉, 这也使得一定阶段内特定保健食品在日本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俄罗斯 快跟我密切合作

在十几年前,俄罗斯的保健品市场高达一半的比例都是通过黑市或者不受监管的渠道非法销售。为了打击低质量甚至有害保健品,俄罗斯政府重拳出击,通过立法禁止将保健品、膳食补充剂定位为治疗疾病的物质。所有宣传必须标明保健品不是药品,不能治疗,只能辅助使用。生产商声称的任何积极影响必须经过临床验证。俄罗斯所有保健品都需要进行国家注册。俄罗斯卫生部负责上述产品的国家注册证书,联邦登记处负责对产品进行登记,俄罗斯卫生部认证中心是处理文件及开展有关国家注册所有监管程序的分支机构。在确保产品档案完整并且符合要求后,将产品样本交给国家营养研究所进行适当测试。该研究所的结论具有约束力,直接影响到保健品的注册结果。由于整个产品的注册过程极其漫长,无形中大大增加了新厂商进入保健品市场的难度。外国公司要进入俄罗斯市场,大多只能选择和本土实力雄厚的公司合作。在俄罗斯的一系列强势监管下,民众对于保健品更加不信任。保健品公司在广告、促销和流通方面都受到很大的局限。


保健品骗老年人,也不是中国特色。

在韩国的网站上搜索能发现,欺骗老人买保健品的案例,而且被骗的老人多至12000多人。这些老人大多是生活在地方或者农村,相对信息比较闭塞,人也比较纯朴,所以就被骗子盯上了。而骗术也都是如出一辙,声称对于一些糖尿病、高血压、关节炎等慢性疾病都有奇效,万病通治。熟悉的套路不变的配方,到各个国家都有人相信。

在韩国,不仅是韩国老人,全民都热衷于买保健品,从不堪学业压力的高中生到年迈的老人。经调查资料发现,被骗人数最多的群体并不是老人,而是韩国的40代,即40多岁的人,这应该是中年危机引起的。韩国40多岁的中年人群体由于工作压力大或者大多感觉到疲劳以及身体机能开始衰退,所以也开始迷信保健品。虽然韩国的保健品也多种多样,但大多数还是迷信红参和维生素。韩国消费者危害检查系统网站显示,除了被骗人的年龄在40岁最多之外,被骗的手法最多的就是上门推销,维权成本高和维权难,受害者很多会选择吃闷亏自认倒霉。

这两天火热的国内事件,再次引爆了对保健品的关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13个部门就进一步加强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电话营销行为管理进行了事项公告,要求进行保健食品营销和宣传时,应当真实、合法,不得作虚假或者误导性宣传;不得明示或暗示保健食品具有疾病预防或治疗功能;不得利用国家机关、医疗单位、学术机构、行业组织的名义,或者以专家、医务人员和消费者的名义为产品功效作证明。

保健品市场乱象真正能得到解决吗?不见得,但至少有了政府机构的强制监管,假大空的营销宣传能够得到有效控制,天津市成立联合调查组是给保健品众多企业在敲响警钟,合规的企业,可以继续经营,不合规的停顿整改,严重违法的追究责任,市场的乱象从严治理,能够及时净化风气。国家提倡的消费升级,首先要整治的就是消费乱象,通过监管政策的进一步明细,也能够倒逼企业进行员工培训和自纠自查,保健品市场乱象的根源,一方面在于从业人员素质门槛低,另一方面在于企业盲目追求利润价值重市场轻研发,消费者层面,也存在盲目消费和盲目认知的非理性消费行为,面对着满满英文并无中文标示和批准文号的保健品、面对着没有价格标签和用法用量的不明保健品、面对着食字药字不分强调分销体系好处的保健品,你不擦亮眼睛多学习,出事了去怪天怪地怪监管,也只能哀其不幸了。

防被骗,多读书是关键。空了少刷刷抖音,多查点资料,看好自己的钱袋子,才是最好的健康生活!有正义感的,发现来源不明以次充好的保健品活动讲座、国家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电话12331欢迎你!

发布于 2018-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