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青蛙少年失踪案(上)

韩国青蛙少年失踪案(上)

今天给大家讲述韩国三大悬案之一的“青蛙少年失踪案”,因为案件在韩国影响比较大,也是韩国动用搜查人数最多,历时最长,地域搜索范围最广的一个案件,但结果却是扑所迷离……也因此被翻拍成电影《青蛙男孩》等电影。


1991年3月26日,一个晴朗的天气,天空中飘着几朵白色的云彩,大邱市举行了30年来第一次地方议会的议员选举,全市个机关、学校放假一天,最高兴的莫过于学校的孩子们,早饭后的金钟植(9岁)、金英圭(11岁)、朴灿仁(10岁)、禹铁源(13岁)和赵浩延(12岁)、金泰成(10岁幸存者)又向往常的礼拜天一样聚集在了赵浩延家的门口打闹,大声嬉闹,被旁边的邻居赶到别的地方玩耍,几个小伙伴蹦蹦跳跳的跑到村外,躺在土坡上面享受这初春暖洋洋的太阳,嘴里叼着刚发芽的嫩草,讨论着去哪里玩,看到不远处的小河已经有萱萱水流,商量后的几个小伙伴决定到不远处的卧龙山上面去抓蝾螈(起初媒体报道说是抓青蛙,案件的名字也就成了“青蛙男孩”),于是几个孩子找来了的两个奶粉罐和几根木棍儿,向着卧龙山出发……

刚出村不远便听到金泰成母亲在村边喊道:“别跑的太远,一会该吃饭了”,极不情愿的金泰成只好把手中的木棍儿交给了小伙伴,转身低着头,颓废的向着母亲走去……

其他五个小伙伴蹦蹦跳跳的就向卧龙山跑去……



卧龙山是一个距离村子近1公里左右的一个山坡,海拔仅300米左右,是没有被开发杂草丛生的荒原山区,里面含有很多小溪流和三个小型的池塘,也是当地居民游玩、散步的地方……


傍晚、晴朗的天空慢慢变得阴沉、乌云遮住了太阳,大风吹着窗户咕哒咕哒作响,正在切菜的朴灿仁母亲听着头顶上传来滴答滴答的时钟,突然心中产生的莫名的恐惧:“灿仁不会出事了吧”,恐惧不安的她放下了手中菜刀,朝着窗外大声的喊道:“灿仁、灿仁”,但并没有听到像往常一样的回答声,焦躁的灿仁母亲左等右等不见孩子回来,时钟已经指向了18点30分,窗外也已经是淅沥沥的小雨在下,往常这样的天气孩子早已经回家了,焦急不安的母亲一边心里祈祷着“不要出事、不要出事”,一边创衣服夺门而出……


在找遍了村里、村口孩子经常去的地方,仍然没有看到灿仁的身影,在村子的广场听到了另外几位孩子的父母呼喊,原来不止灿仁没有回家,还有灿仁经常一起玩耍的四个孩子同样没有回家,聚集后的孩子父母们又一次的在村里找了一个小时左右,仍然没有孩子们的任何踪迹,毫无办法的父母们快速的赶到了派出所报案……



当警察询问最后一次见到孩子们是什么时候,家长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早上孩子们出门后就没有在见过”。警察没有询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一边把询问笔录上报上级部门,一边开始和孩子们父母走访调查,路上撞到了正在赶来寻找弟弟的赵浩延的哥哥,看到警察后说“早上在出村的路上看到这五个人,听他们嚷嚷道要上山抓蝾螈”,而后在走访中一位中年妇女说:“早上从山里面散步回来,在下山的路上看到五个孩子拿着木棍和罐子正兴致勃勃的向上山走去”。并描述了当时这五个孩子的穿衣和形象,得到孩子父母们的确定之后,父母及一些村民拿起手电一起到卧龙山上面去寻找,淅沥沥的小雨在不停的下,父母们不停的在山中呼唤孩子们的名字……,直到凌晨3点,村民将距离村子最近的一个山峰找了一遍仍然没有任何孩子们的线索……


失望和焦虑的父母再次回到了派出所,要求警方出动更大规模的搜寻,并希望部队出面寻找,派出所面对这个要求无法做出回答,更大规模的搜寻需要上级部门同意,在没有得到上级部门的批复,无法调用更多的人员进行搜寻,这些事情凌晨都是无法完成的,同时警方也认为这是一个事件,并非案件……


27日早上派出所终于接到关于同意出动更多警力进行搜寻的批复,同时部队方面也派出一些单位,协助寻找着无名儿童,在当天包括居民,警察,士兵和预备役部队在内的300多人对卧龙山进行了搜查,并在下午出动直升机协助寻找,但结果还是令人失望的……

随着警方大规模的搜查和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更多的居民向警方提供的一些线索,经过警方的仔细筛查,大致分析出了五个孩子失踪的大概时间和路线:

上午8:20
分左右赵浩延家的邻居把五个孩子赶到别的地方玩耍。

上午9:00左右
赵浩延的哥哥在出村的路上,看到这五个人,听他们要上山抓蝾螈”。

上午9:30分左右
一位中年妇女说:“早上从山里面散步回来,在下山的路上看到五个孩子拿着木棍和罐子正兴致勃勃的向上山走去”。

上午11:30分左右
同一所学校四年级的Ham Seung Hoon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到山上抓蝾螈:“大约上午11:30,我听到从山顶传来了两次紧急的尖叫声,间隔大概10秒左右。”

下午4:00左右
Park Koo-hwan(14岁)中学一年级学生,同样去上山抓蝾螈,看到有五个孩子正在下山。

下午4:30
居民Hur Seong-gu(42岁),看到五个孩子在村子附近的一个小池塘边玩耍。
下午6:00左右
同村的Lee Soonja(40岁),疑似看到一个男孩在等待其他四个男孩通过人行横道,当时信号灯显示是红灯,但不能肯定是失踪的五个男孩。

让警方烦恼的是,居民提供的信息没有一个是有太大价值的,只能大致的了解孩子们的失踪轨迹,在村里和上山都没有找到孩子的的任何线索,也没有发现孩子们的“尸体”,警方的调查也是一筹莫展……


在没有更多线索的情况下,警方的推断是孩子们可能是被绑架,但五个孩子同时被绑架的事件发生的极少,如果真的是绑架应该有组织的大型犯罪团伙,不管是不是绑架,警方还是对孩子家里面的电话进行了监控,果然在当天晚上10点左右接到了“绑匪”的电话:“你的孩子还有其他四个都在我手上,准备400万(韩元),明天早上3点,放到**马路的天桥上面,不要报警,不然小孩们就会没命”,随后“绑匪”挂断了电话,激动的父母马上商量着筹钱去赎孩子们,终于有了孩子们的消息,警方监听人员表示,马上把该“绑匪”的电话号码向上级部门汇报,尽量查找“绑匪”和定位……


凌晨三点,父亲们在将400万现金放在“绑匪”的制定位置,在桥下面焦急的等待,希望“绑匪”能准时出现,但直到早上6点也没有任何人来取走这400万现金,在不远处的准备逮捕“绑匪”的警察,接到了通知,说利用号码已经抓获的“绑匪”,但遗憾的是,这个“绑匪”只是喝醉酒以后打出的一个诈骗电话……

案件又一次的进入了死胡同……


3月28日

警方再次组织了了大规模的搜寻,从居民提供的线索,更多的指向了大邱市里面,于是警察、士兵以及各种政法部门的400人左右对市里面的,游戏厅、网吧、录像店、电子娱乐室、空置房屋、破旧工厂等有可能绑架孩子们的地方全部搜查,但仍然没有任何发现,居民提供的线索也被一一否定。


3月30日

在孩子们失踪的第五天,警方又组织了300人左右对卧龙山和周围的荒地进行了搜寻……在孩子们失踪的五天里大约接到了30个要求赎金的“绑匪”电话,但都是诈骗电话。


4月1日

父母们印制了五万张传单,在大邱市是的火车站、汽车站人群聚集区发放,并开出了200万(韩元)赏金。


4月5

警方接到了一位巴士乘客的电话说:在釜山城际巴士总站看到五个孩子在总站附近的垃圾桶旁边卖报纸。


4月6日

大邱警方和釜山警方开始了联合调查,并在釜山媒体上面投放寻找孩子的内容,但是在釜山城际巴士总站所在的城区没有发现任何失踪孩子们的线索,于是7日,大邱警方撤回,釜山警方仍然继续调查。


4月13日,警方又一次组织了在不包括居民的大约500人,对卧龙山以及周边的一些山峰进行搜寻。


4月17日

组织潜水员对山上所有的池塘、湖泊以及水库进行搜查。

……

随着全国各地媒体的不断报道,关注着个事件的人们也慢慢的由大邱市,扩大到釜山市,最终全国居民都在关注,媒体不停的新闻报道,最终当时韩国总统特批,4月20日警察总部在之前大邱警方搜寻的基础上再次扩大搜索范围,组织了近3000名警察和士兵继续搜寻。同时对全国各地警察局下达全国搜寻的命令。


4月26日

孩子们失踪一个月,全国各地警方共出动经历31.8万人次,印发各类传单越2亿张,各类媒体报道近百万,但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失踪的儿童依旧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孩子们的父母也辞掉了所有的工作离开了家庭,去往全国各地寻找,没到一个城市就在火车站、汽车站等人员聚集区发放传单……

一些企业也为失踪儿童提供帮助,烟草人参公司在烟盒上面印刷了失踪儿童的图像和信息,并在全国发售。


5月26日失踪两个月

儿童节前夕,总统得知青蛙少年失踪案仍然没有结果,下达打击拐卖、绑架儿童犯罪团伙的命令,随后警方在警釜山,江原道,江陵,大邱、忠北等全国城市的犯罪团伙进行调查和抓捕,仍然没有找到失踪儿童的下落。

……

7月20日

搜寻没有任何进展,警方也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失踪孩子的父母,将悬赏金额提高到了900万(韩元)。


7月26日

失踪4个月,大邱市政府为失踪的孩子家庭提供了800万(韩元)的生活费用。


9月,失踪儿童的父母,制作了张贴有孩子们的照片的汽车,在全国各地不断寻找。


11月,在广场升起印有失踪儿童的画像和信息的气球。


11月底

警察总部共接到各类信息、电话近千个,但很大部分都是虚假或者诈骗电话,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后,仍然没有任何搜寻结果,警方和媒体的热度也一点一点的下降,到冬季媒体的报道已经很少,也就只有一些政府部门还在进行一些类似于纪念的活动,提醒人们失踪的孩子们还没有找到,


92年3月26日

失踪一周年,大邱市教育厅印制20万分传单,在市内各区域发放,同时市内各学校举行纪念活动。


92年11月8日,根据失踪男孩的案件改变的电影《青蛙男孩》上映。


93年2月18日,禹铁源(13岁)和赵浩延(12岁)失踪前所在的班级举行毕业典礼,美丽的鲜花放在他们的课桌上面。


93年3月26日,失踪两周年,案子没有任何进展,孩子父母仍然在全国各地寻找。


94年3月26日,失踪三周年,没有任何进展,警方回复仍然在以绑架、事故等刑事案件继续调查。


97年3月26日,失踪6周年,没有任何进展,事件调查警员,有主任警员、副局长升任警察局长。


98年3月26日,失踪7周年,孩子们的父母扔在全国寻找。


2001年,失踪十周年,韩国福利基金会,利用数字技术,展示了失踪孩子们十年后的长相。

……

在长达十年多的搜寻后,失踪儿童仍旧没有任何消息和线索,但总有被发现的一天,案件的终于在2002年产生了转折,但结果却是让父母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晚安美术生:韩国青蛙少年失踪案(下)zhuanlan.zhihu.com图标

详情,我们下期再见!

码字不易,点个赞,下期内容,敬请关注!!

编辑于 2019-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