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产品到底价值如何,它们真的很健康吗?

在食品安全、地球环境备受关注的今天,“有机”成了一个时髦的概念。
然而,这些产品到底价值几何,它们真的对健康大有裨益吗?生态吗?值这么高的价格吗?
十大常见的疑问,我们一一剖析。

根据欧盟法律,只有在生产过程中遵循大量特定规则的可食用产品方能定义为“有机食品”,首要禁止对象包括转基因技术、农药以及化肥。

只有饲料100%达标有机标准且至少50%源自当地有机农场的禽畜,它们的肉才能被称为“有机”。

严禁使用生长激素,抗生素的使用严格控制在治疗所需的最低剂量,饲养环境必须充分考虑动物“福利”。至于后期加工的产品(熟食、饼干等),则必须至少含有95%的有机成分。

本文集合了对新近科学文献的调查与分析,务求让每位消费者获得明确、可靠的选择依据。


标签可靠吗?


总体而言,答案是肯定的。

由授权认证机构来控制和监督欧盟法律法规的执行,符合要求的产品才能贴上由星星组成叶子形状的欧盟有机产品标识或者法国的AB(有机农产品)标签。

授权认证机构定期和随机上门检查有机农产品生产者(每两年至少三次)和有机产品加工企业(每年至少两次):场地审查、抽样、发票分析……最终会有5%的受控产品被剥夺有机产品标识。

对于进口产品,来自于具有对等法规国家的产品自动获得有机产品资格;其他国家的产品则需接受检验,且必须获得法国农业部有效期1年的授权。


有机食品更有益健康?


没有研究结果能证明有机食品对健康更有益—— 要得出结论必须对数千人的健康和饮食进行长达数十年的追踪,目前只有一些假设而已。

理论上,不使用化学杀虫剂和除草剂算是一个优势。事实上,怀疑化学杀虫剂和除草剂的使用对健康有害(导致癌症、内分泌紊乱等)的人越来越多。

然而,有机生产中使用的天然产品并不一定就毫无毒性,如鱼藤酮这种由植物产生的天然杀虫剂,从2011年起被禁止使用,因为它会增加农民罹患神经疾病的风险。

不过天然杀虫剂种类很少(压根就不存在有机除草剂),且大部分都能被生物快速降解,所以最终摆上柜台出售的产品几乎不会有任何残留。


关于有机产品营养优势的说法就没有这么有说服力了。

的确,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多种有机水果和蔬菜中磷、维生素C和多酚(抗氧化剂)的含量略高;有机牛奶中往往含有更多的ω-3脂肪酸(因为给奶牛吃的天然植物饲料占比更高)。但是不同的产品可能差异巨大。例如,由于氮肥用量更小,有机谷物的蛋白质含量反而低于非有机谷物。

有机产品最后一项优势:加工产物不含化学添加剂(色素、增味剂……)。虽说化学添加剂并不一定就对健康有害,但是工业产品中琳琅满目的添加剂使其顺理成章地成为怀疑对象。有机加工食品可以避免这些潜在的威胁……即便这种负面作用其实很小。

总之,对于经常消费有机产品的人,其健康可能略有获益,但这一结论仍然有待证实。





有机农业对环境更有利?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即便根据环境(山区或低海拔地区……)、农业种类(养殖、葡萄种植、蔬菜种植)和研究采取的标准的不同,情况不尽相同。

当然,从温室气体排放的角度来看,最好是购买当地应季的传统产品,而不是空运进口的温室中培育的有机产品……但是在同等情况下,有机产品几乎总有一定的优势—— 除了少数几个需要指出的特例,例如有机猪养殖会排放出更多的温室气体。

对于其他有机产品来说,比对的结果是非常正面的。

例如,完全不使用除草剂、使用大部分都能被生物轻松降解的天然杀虫剂、更少地使用包含硝酸盐的肥料都能保护河水与地下水的质量;以当地生产的饲料喂养牲畜、使用有助于土地俘获二氧化碳的有机肥料、种植篱笆都减少了有机农业的碳排放。不使用来自石油化工的复合肥料在这方面的贡献尤为明显。由于有机肥的使用,土壤也变得更加肥沃和稳定。

最后,大量的研究表明,在有机农田及其周边地带,野生和家养生物的多样性更高,这也算是不小的优势。养殖场中的大片草地、更少的杀虫剂、更多的植物种类都有利于提高生物多样性。



有机葡萄酒有独特的功效吗?


不少葡萄酒爱好者相信饮用有机葡萄酒可减少头痛……但事实上这种优势只有少数人才能体验到。

在有机葡萄酒中,亚硫酸盐(防腐剂,普通白葡萄酒中尤其多)的最大允许量确实更低:比普通红葡萄酒低三分之一,比桃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低四分之一。但是与流行的观点相反,事实上常规葡萄酒中多出的亚硫酸盐并不是头痛的罪魁祸首。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摄入酒精过多才是头痛没法缓解真正的原因,与是否是有机产品无关。



有机产品是否增加细菌风险?


目前似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一论断,即使这种疑问自肠出血性大肠杆菌疫情爆发之后甚嚣尘上—— 这种源于有机芽菜的疾病在2011年夏天造成欧洲50余人死亡。

的确,有机农业使用的控制植物病害产品和抗生素更少,它利用动物排泄物来施肥,禁止通过电离辐射对产品进行杀菌消毒。因此,细菌在水果、蔬菜和动物产品身上有同等的机会安家落户。

但是,对2012年所有科学文献的检索显示,有机产品和常规产品的细菌感染案例并无显著区别。相反,倒是总结出了有机产品的另一种优势:有机鸡肉和猪肉含耐抗生素细菌的风险更低。

关于真菌产生的毒素可能导致中毒,甚至增加罹患癌症风险的说法,各种研究结论互相矛盾:某些研究强调有机农业存在高风险,另一些则认为有机农业较常规农业风险更低。这可能更多地取决于研究的产品类型,以及农业经营者采用的保鲜工艺,与是否是有机农业无关。总而言之,顾虑是多余的。

必须强调的是,在欧洲,无论是有机产品还是常规产品,都有着非常严格的检查和控制机制。


有机产品价高是否合理?


有机产品的价格比非有机产品要高出20%~30%,这是因为产量更少、更费人力,以及需要额外的有机标识认证费用。

总体而言,不使用合成肥料和杀虫剂的有机产品,每公顷的产量比常规农业低25%。因而,有机产品的供应量无法满足所有消费者的需求,这就使得有机产品价格更高。

产量低于常规农业还带来其他影响:补助金更少(补助金与产量成正比),规模经济效益低下,分销网络不够健全。

不过,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预计“市场需求增加将会推动技术创新和规模经济形成,从而降低成本”。





有机产品口感更好?


并不尽然。

虽说研究表明某些有机蔬菜和水果有更好的感官品质(口感、外观、颜色、香味、质感),食物的口感还得取决于其自身的固有特征:品种、收获时的成熟度、动物的品种以及屠宰时的年龄等;存储、运输和加工条件等也会有影响;以及个人喜好的不同……从某种意义上说,口感是个人的主观感受。

尽管如此,有机食品的生产方式确实会影响产品的口感。一方面,植物产品包含更少的水分,提高了芳香物质的浓度;另一方面,有机种植往往会优选口感和耐性佳的品种。有机肉类和奶制品具有更好的感官品质,可能源于动物更加多样化的饲料供应和更频繁的牧放。

影响有机食品口感的另一个因素:晕轮效应,换句话说就是扭曲我们最终判断的以偏概全。这是一种近期被多种研究证实过的间接效应。



非食物产品能是真正的有机产品吗?

答案是肯定的,某些非农业产品(衣服、家用产品、肥皂、玩具或者化妆品)也可以是“有机”产品。

并不是说产品全都是“有机”的,而是其中的某些成分可能来自于有机农业。

例如,一件“有机”服装应当是由有机种植的天然纤维 (棉、麻……)制成的。有机化妆品和有机家用产品应包含相当比例的来自有机农业的成分,且合成化学物质很少或根本没有。只是在实践中,有机水果和蔬菜能容易地通过几个标识来表明其身份,而其他产品则需要十几个标签方能说明问题。

法国环境及能源管理署(ADEME)最近针对性地检查了60多种纺织品,其中只有一部分遵循了有机农副产品加工的要求,而其他产品的生产商则将重心放在生产条件和对环境的尊重上(未按要求使用来源于有机行业的产品)。



有机饲养能保障动物福利吗?

由于缺少对有机饲养和常规饲养的动物福利进行大范围比较的科学研究,很难对此给出准确的答案。

不过,通过对“有机农产品”标签和红标签(Label Rouge)—— “自动物福利层面确保饲养条件可接受”的另一个标签——的技术细则的比较,还是能看到一些迹象。以此为基础,世界农场动物保护协会(PMAF)这一非政府组织力图证明有机饲养对某些动物有益……

该机构的动物行为学家和农业工程师比较了这两种标识对不同物种(绵羊、蛋鸡、猪……)在饲养环境、户外活动、饲料、屠宰等方面的要求。他们认为有机饲养的主要优势在于自由饲养—— 对于某些惯常有此诉求的动物,例如猪和羔羊而言,该优势极为明显。但是对于其他物种,例如家禽或牛,则基本没有区别,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红标签占据优势。例如,有机家禽能进入“多草”地区活动,而红标签则要求活动区域种植有树木,能进一步为动物提供能够遮荫的躲藏地。另外,红标签的大部分技术细则限制了运输动物的时间(不同物种分别为8、6、3或2小时),而“有机农产品”标签并没有这样的规定。

虽然对动物福利有所关注,这两种标识却也都容忍某些不爱惜动物的做法。例如在绵羊养殖中,“有机农产品”标签和红标签同样都允许阉割。




可以用有机产品养活整个地球吗?

最早的一批研究曾让人误以为在发达国家有机农业的产量几乎和常规农业产量旗鼓相当(前者达到后者的92%),而在发展中国家比常规农业高得多(高出80%)。

更为严谨的新近研究则指出,总体而言,“绿色”农业比常规农业的产量低20%~30%,问题在于有机农业不采用化肥,作物所需的氮元素供应较少。产量低则意味着要获取同样的产量,就需要更多的土地。若完全普及有机农业,需在现有土地的基础上增加30%的土地面积才能创造同样的产量。这是不可能的,除非砍伐森林。

另外,若大规模实行有机农业,有机肥资源必然供应不足,也就是出自养殖动物的粪肥不够。同样,为获得堆肥和其他形式的肥料,需要种植能固氮的植物(菜豆、三叶草等),它们也会消耗土地和水……“当今世界,不适当使用化肥是无法养活60亿人的。”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总干事如是说。除非深层次地推动生产方式和饮食习惯的改变。


撰文 Elsa Abdoun

Kheira Bettayeb

编译 唐恬恬

新发现公众号id:sciencevie

编辑于 2019-01-1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