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笑薇读书
13岁被性侵,26岁去世,是谁杀死了90后美女作家林奕含?

13岁被性侵,26岁去世,是谁杀死了90后美女作家林奕含?

01

“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吃饭的时候,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

“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妈妈诧异地看着女儿,仿佛在打量一个怪物一般。

思琪黯然,原本试图向母亲敞开的心门重重地关闭起来。

面对青春期的女儿,父母们很少能意识到孩子思想和情感的变化,他们谈性色变,用逃避来当它不存在;他们关心孩子的成绩多过孩子的内心所思所想;

他们以为孩子还小,不需要懂得太多,却忘记了社会和人心的复杂,甚至亲手把孩子推向了恶魔的怀里。

在教育孩子学习自我保护的这一课上,他们永远缺席,却自以为还没有开学。

房思琪从小品学兼优,长相清秀,有礼貌,有教养,所有好学生的品质她都有,却唯独不懂得自我保护。从13岁到18岁,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她一直被禽兽老师李国华所控制,从一开始的渴望反抗,最后甚至不可思议地爱上了他,成为了供他享乐的玩物,由此开始了一段难以理解的畸恋。

与此同时,内心的罪恶和自我怀疑折磨着她:酗咖啡,熬夜,长期严重失眠,睡到一半会尖叫哭醒…….人生布满黑暗的绝望感时刻都在折磨着这个年轻女孩。

故事里的房思琪最后疯了,而现实中的林奕含,在写下这本自传体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之后,选择了用自杀的方式结束了年仅26岁的生命。

02

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补习老师李国华诱骗了少女房思琪,而房思琪最终却爱上了这个魔鬼?这就是是为什么?在阅读这本书的开始,我并不能理解。

直到我了解到一个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心理学名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意思是说,因为朝夕相处,被害人会逐渐对犯罪者产生情感上的依赖。

1973年8月,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二家银行发生了银行抢劫案,两名绑匪绑架了四名人质,在被关押了131个小时之后,当劫匪向警方投降之后,4名受害者却表示并不痛恨歹徒,其中一个女人甚至还爱上了其中一个劫匪,甚至还与其订了婚。

故事中的李国华是台南当时很有名的补习名师,很有些才华,靠着这些才华,陈星诱骗十几岁的小女孩简直是手到擒来,比如,他带房思琪回自己小公寓的时候,会先请她喝饮料,然后说,“不知道你喜欢喝哪种,所以我就都买了。”

这样的话,多么富有情侣之间的温情,哪个女孩听起来不心动?然而,同样的话,他也会对另一个女孩说。

他还会和房思琪讲解古诗词,痴迷文学的房思琪轻而易举地掉进了他精心布置的罗网,成为了他手中的猎物,甚至,她还开始纠结,这个人到底爱不爱自己?

为了减轻内心的污秽和罪恶感,房思琪说服自己爱上老师:既然爱一个人就是可以为他付出一切,那么只要我爱上了他,这些就都算了。

她用这种扭曲的想法支撑着自己活下去,任由自己跌入命运的黑暗,可是对于一个有自尊和羞耻心的女孩来说,内心的挣扎和痛苦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失。

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最终导致她在八年之后,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毁灭了自己。26岁的林奕含已经结了婚,遇到了爱她的B先生,生活好像已经要重新开始了。可是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多年来一直在反复治疗,却一直无果。

十几年来,那些痛苦的经历,就像梦魇一样始终笼罩着她,让她无法踹过气,实在是太痛苦了。对于林奕含来说,活着比死亡需要更大的勇气。

26岁,多么年轻的生命,却已经凋零了。但在她自己看来,从13岁那年,李国华的魔掌开始伸向她之时,她就再也没有长大,她的人生在那一年已经停止了生长。

03

那么,林奕含究竟是被谁杀害的?

在阅读本书时,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直到看到了书的末尾处,台湾知名学者蔡宜文写的一篇文章,她指出,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房思琪的人生悲剧是由整个社会协助施暴者完成的。

在这起事件中,李国华无疑是最可恨的施暴者,但无论是补习班官方、小孩的家长,甚至是把女孩载到老师家里的班主任,这些人又如何能脱离干系,李国华是主犯,其他人又何尝不是从犯?

其中,那无形的“社会”最可怕:

“他发现社会对女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是她的错,连她自己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

“他硬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

面对老师的欺辱,她却经常不由自主地道歉。“对不起”这样的字眼在书中出现了很多次。

房思琪并不是叛逆的小孩,从小就被教导要听话懂事,要有教养,凡事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所以,一旦察觉到让老师不满意,她总是下意识地说,“对不起”,即使她并没有犯任何错。

林奕含在书中写道:“没有苦,但是也没有语言,一切只是学生听老师的话。”

学生崇拜老师,但却怎么也不会料到,老师也有恶魔的一面。

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不能说的夏天》中,郭采洁饰演的女大学生白白是音乐系一名大一新生,怀着对大学生活的向往,她加入了音乐社团,并在社团遇到了一位优雅渊博的教授。

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她向教授申请做他的助手,没想到却惨遭教授强暴。教授以此威胁白白必须服从她,因为她的成绩、毕业、出国机会全都掌控在他的手上。

面对一个比自己强大N倍的伪君子,白白和林奕含都是那样地弱小,甚至连还击的勇气和能力都没有。

房思琪并不是个例,房思琪式的悲剧依然在不同的地方上演。

编剧史航曾说,“走过危机四伏的成长,我们每个人都是青春的幸存者。”

04

写这本书的时候,林奕含多次对精神科医生说,感觉自己写不下去了,实在太痛苦,每天写作八个小时,写的过程中痛苦不堪,泪流满面。

把自己曾经遭遇的黑暗人生写出来,对于亲身经历的人来说,就像把自己的伤疤一点点揭开给别人看,她所承受的痛苦,无异于一场凌迟。

这个善良的女孩其实很清楚,写这样一本书并不会改变自己的人生,甚至只会让自己更痛,但她还是勇敢坚强地把它写了出来,因为这不仅仅是她在生命最后向坏人发出的抗争,更是在以自己的经历告诫更多的女孩:一定要懂得自我保护!

林奕含借由自己的血泪经历,给幸运的女孩以警醒,也给予不幸的女孩对抗黑暗的力量和勇气。

林奕含的创作才华在这本书里体现得淋漓极致,李银河评价她“属于老天赏饭型”的作家。

遗憾是的,她把生命最后的力量放进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却唯独没有留给自己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美貌又智慧的女子,真是连老天都要嫉妒!

编辑于 02-2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