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近年很火的紫砂泥料——大红袍


关于“大红袍”这个泥料可以分为两种:

第一种为明清时代的大红袍泥料,这其中以惠孟臣制作的小品壶为代表。由于年代已经久远,泥料的出处和真实的泥色已经无法考证。这种泥料也早已失传。

第二种为近代大红袍泥料,分为原矿泥料和调配泥料。原矿泥料中最具代表性的为产于黄龙山浅表层的大红泥,矿料外观呈大红色云片状致密结构,比较坚硬,不溶于水。泥料砂性较重,制作成型的难度较高。该矿料烧成后呈现出大红色。产量也及其稀少,存世量不多。今后是否还能发现新的矿源就不得而知了。其中近代原矿大红袍所制的紫砂壶比较有名的就是清末至民国时期的俞国良所制作的大红袍四方传炉最为有名。顾景舟曾评价这把四方传炉:“此壶为俞国良之最佳传器。精选泥质最好的大红泥制作;烧成火候绝佳,故色泽朱红,光彩鉴人,肌理滋润。制技与形制虽感有疵,但却是宜兴朱泥器中之罕见者,堪称显示砂艺材质的绝佳传器”。可见顾老对这把壶的评价还是比较高的调配泥料又分为泥配泥和金属着色剂配泥两种。泥配泥可以通过小红泥、朱泥添加石红、石黄矿进行调制烧成后达到大红袍的呈色效果。而金属着色剂配泥很多都是用白泥、嫩泥、小红泥、朱泥等添加不同比例的氧化铁红,调成鲜红色的泥料,烧成后呈现出大红色。



目前很多流行的说法是”大红袍“属于朱泥里面比较特殊的一个品种,个人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理由如下:

1、《宜兴紫砂矿料》一书中,把产自黄龙山的大红泥(也称为大红袍)归类为比较特殊的一种红泥做单独介绍,和朱泥是并列关系。大红泥不溶于水,而朱泥基本能溶于水,所以说两种应该是不同的泥料。



2、顾景舟对俞国良所制的大红袍传炉是这样评价的:“此壶为俞国良之最佳传器。精选泥质最好的大红泥制作;烧成火候绝佳,故色泽朱红,光彩鉴人,肌理滋润。制技与形制虽感有疵,但却是宜兴朱泥器中之罕见者,堪称显示砂艺材质的绝佳传器“。很多人会引用“但却是宜兴朱泥器中之罕见者”这句话来得出结论,认为大红袍就是朱泥里面的一种。但是再对照顾老前面的这句“精选泥质最好的大红泥制作”,如果前面所说的“大红泥”就是后面的朱泥,那么前面应该直接说成:精选泥质最好的上等朱泥制作,为何要用到”大红泥“这个词。正是因为我们中国的文字博大精深,一个字有时可以代表各种不同的含义。而”朱“字里面正是有红的意思。个人认为”宜兴朱泥器中之罕见者“这其中的朱泥二字并不是表示真正意义上的“朱泥”,应该泛指整个红泥类紫砂器。

发布于 2019-01-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