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1046酒店奇异谋杀案

美国1046酒店奇异谋杀案

今天给大家讲述一个发生在美国酒店的神秘的凶杀案,之所以神秘是因为被害者身份不明,各种离奇的场景和诡异线索让这个案件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请各位放心观看,此内容没有高能图片,也没有恐怖文字,只是离奇的场景和线索。)

1935年1月2日,新年的第二天,堪萨斯城的总统酒店,刚刚吃过午饭的酒店服务员玛丽百无聊赖的在员工休息室打着瞌睡,寒冷的天气在温暖的房间总是让人产生睡意,新年刚过的这两天入住酒店的客人比较少,玛丽的工作也就轻松一些,在将要睡着的时候听到在大厅工作的同事大声的喊道:“玛丽、玛丽,将这位客人送到房间”,极不情愿的玛丽起身,向大厅去……看到是一位穿着黑色大衣高大魁梧的青年,年龄大约在20岁左右,面向和善,头上有一个大疤痕和一对特殊的菜花耳,但比较奇怪的是这位顾客没有携带任何的行李箱和公文包,和以往入住酒店的客人不太一样,虽然玛丽有些疑惑,但并没有提出疑问,引导着顾客向房间走去……

路上玛丽和这位顾客开始了简单的聊天:

“您好先生,怎么称呼您?”

“你好,我叫欧文,来自洛杉矶”

“欢迎您入住总统酒店”

“谢谢,其实来你们酒店之前我已经去过不远处的Muehlebach酒店了,但是他们的酒店价格是惊人的5美元(通货膨胀,大概相当于18年的90美元左右),所以我选择了你们的酒店。”

……

说话间,电梯打开了,玛丽带领着顾客走出电梯,向左拐,到达了楼梯间旁边的1046房间,(1046房间是一个朝向酒店球场的内排房间,远离外排的临街道房间)玛丽打开了房门,让顾客进入房间,并将房间的钥匙递给给顾客说到:“您还有别的需要吗?”这位顾客走到卫生间一边从大衣口袋里面掏出刷子、梳子和牙膏一边说道:“没有了,谢谢”,但顾客并没有在房间内继续停留,而是在接到钥匙后在玛丽身后一起走出了房间离开了酒店……

2点30分左右,到了酒店规定的为顾客打扫房间的时间,服务员玛丽,走到1046房间,轻轻的敲击着房门,并说道:“需要打扫房间吗?”,房间内传出“请进,门没有锁”,推开门,当玛丽进入房间后突然的黑暗让玛丽很不适应,窗帘都是紧闭着,只有一盏走廊的灯亮着,屋内很暗,只能隐约的看到一个人影,玛丽有些诧异,心想:“大白天关窗帘,不会有病吧”,越想越有些恐惧,但还是开始打扫卫生,随后身体一颤,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打扫完卫生……就别锁门了……我一个朋友一会要过来……门……开着就行了”说完这句话这位顾客就匆匆的离开了房间,说话的时候有些恐惧不安,走的时候似乎很焦急……,玛丽快速的打开窗帘,内心的恐惧也消失了,淡定开始打扫房间,在更换毛巾的时候发现,清扫车上的干净毛巾已经用完了,于是就离开了房间……

下午4点左右,打扫完所有的房间后,突然想起1046房间的毛巾还没有送过去,很是焦急,但又一想,顾客当时已经离开,应该还没有回来,于是拿上干净的毛巾闲庭信步的向1046房间走去,但到达房间后看到门依然是关闭的但没有上锁,心中大定的玛丽推门进去,但发现屋里面的窗帘又从新关闭了,似乎已经有人进来过了,黑暗的环境让再次让玛丽感到害怕,不安的恐惧感袭来,开口说道:“有…有…人吗?我是来送毛巾的…服服…务员。”,然而没有听到任何回复,轻轻的越过走廊进走向卫生间,放好毛巾走出卫生间时,向屋里面看去,一个人穿戴整齐的躺着床上,似乎是睡着了,借着走廊的灯光无意间看到门厅柜上面的一张便签写到:“唐,我将在十五分钟后回来,等待。”于是玛丽蹑手蹑脚走出房间,轻声的将门慢慢的关上,快速的逃离出了这个房间……

第二天上午10点(也就是1月3日),玛丽推着卫生车到了1046房间,发现门是从外面上锁的,也就表示顾客已经出门了,玛丽拿出酒店的万能钥匙打开了房门,在推开门的一瞬间,黑暗充斥着整个房间,安静的房间只能听到时钟滴答滴答作响,微弱的光线照射在屋内,在冲门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正在冲着玛丽微笑……这是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叮铃铃…叮铃铃……”,惊恐中的玛丽摊到在地……,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

“不,唐,我不想吃饭。”

“……”

“我不饿”

“……”

“我刚吃过早餐。”

“……”

“不,我不饿。”

随后顾客便挂断了电话,回过神来的玛丽,站起身来开始了打扫,身后传来了顾客和蔼的声音:

“你在酒店主要做什么呢?”

“累不累?挣的多不多?”

等一些列问题,之后又开始抱怨不远处的Muehlebach酒店价格高,服务态度差等问题……玛丽快速的打扫完卫生后,马上逃离了这个黑暗的房间。

下午又到了给顾客打扫房间的时间,玛丽有了之前打扫1046房间的恐怖经历,于是在打扫房间的时候,有意的绕过了1046的房间,直到下午4点左右在打扫完所有的房间后,及其恐惧的推着卫生车走到了1046房间,抬手颤颤巍巍敲击着房门,说道:“我是…服务员,来打扫…卫生,请开门”,久久没有回声,玛丽小心的贴耳到房门,听到里面传出两个人的谈话声,这让玛丽恐惧的感觉淡定不少,于是玛丽加重了敲门声,这时听到屋里面传出一个粗糙的声音:“不需要打扫卫生,已经有人打扫过了”,但声音似乎不是之前入住的顾客,同时玛丽也知道顾客在说谎,10层的房间卫生只有她一个人负责,但玛丽内心是十分高兴的,不用进入这个让他恐惧的房间,比什么都好,于是玛丽飞快的推着卫生车回到了员工休息室,生怕顾客反悔……

至此以后的十几个小时玛丽再也没有靠近过1046房间。


直到第三天(1月4日)的早上7点左右,酒店的电话接线员查尔斯·布洛赫(后面统称:查尔斯)发现酒店1046房间的电话是打开状态,但是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怀疑是故障或者话筒没有放在支架上,于是通知了10层的服务员玛丽去查看,当玛丽听到是1046房间时,内心是恐惧的,之前的经历让玛丽及其不想接近1046房间,但在接线员查尔斯不断的催促下,玛丽还是走向了1046房间,但心里面在想:“我是不会进入房间的,不能进入,让顾客自己把电话放好就行了”,走到1046房间看到房门是关闭着,并且房门上面挂着“请勿打扰”的门牌,应该是还在睡觉,只好轻轻的敲打房门,没有回复,内心决定了不进入房间后,于是玛丽镇定的加重了敲击,并喊道:“你好,我是服务员,你的电话没有放好,怀疑故障了,请开门”,几声之后,房间内传出了微弱的回复:“请…进…”,但房门并没有打开,之后无论玛丽如何敲击房门都没有了任何回复,最后玛丽放弃了敲门,怀疑是顾客喝多了,以前也出现过这种状况,于是给接线员查尔斯回复道:“顾客喝多了,没人开门”。

9点左右,当接线员查尔斯再次查看设备时,发现1046房间的电话仍然是之前的状态,心里面很是疑惑,一般情况下即便是醉酒的顾客在早上9点左右也应该醒来了,不会发现不了床头旁边电话话筒的掉落,于是再次通知玛丽,并向玛丽的经理汇报了情况,让她前往1046房间查看,同时要求她进入房间查看,玛丽一边咒骂着:“又是该死的1046房间”,一边向1046房间走去,看到房门仍然是紧闭,“请勿打扰”也依然在门口挂着,敲门后没有回复,无奈,玛丽只好颤颤巍巍拿出了酒店的万能钥匙,慢慢的推开了房门,仍然是之前的恐怖和黑暗,屋里面没有任何灯光,鼻子中传来一股诡异的味道,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墙上的钟表声,滴答…滴答……,黑暗中借助走廊上微弱灯光看到一个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似乎还在睡觉,但姿势很是怪异……,随后玛丽将目光移向了旁边的电话,发现电话掉落在地板上,玛丽快速的将电话拿起放好,没有在看一眼床上的顾客,飞快的退出了房间,返回大厅,向经理说道:“1046的顾客还在睡觉,应该是喝多了”……

10点半左右电话接线员查尔斯再次发现,1046房间的电话又出现了早上的情况,应该话筒又掉落了,醉酒的顾客查尔斯也没有办法,只好再一次的通知了玛丽,但这次玛丽没有立即赶到1046房间,在上午11点左右,玛丽打扫完所有的酒店房间后才来到了1046房间,门上面的“请勿打扰”仍然挂着,敲击三次没有回复后,玛丽对自己说:“不会还在睡觉吧”,但还是打开了房门,黑暗笼罩,抬眼,一幕血腥的场景进入了玛丽的脑海:“顾客跪在距离房门越2米远的地方,双手抱头,但头上明显有血迹”,看清情况后,玛丽一边呼喊顾客,一边打开房间的灯光,开灯后的房间更加的恐怖:“墙壁、卫生间、床上充满血迹”,顾客满身是血的跪在地上,房间里充满了血腥味,不远处就是打翻的电话……玛丽在及其惊恐中跑到大厅,告诉了经理,而后通知了警察……

警察赶到现场后,发现这位顾客双手双脚被绑,身上有很多血迹,但还有生命迹象,处于半昏迷状态,当警察问:“发生什么事情时”,顾客迷迷糊糊回答道:“不小心摔倒浴缸里面了”,之后便昏迷过去,警察立即将顾客送往医院,但到达医院后不久便失去了生命迹象……

当欧文被送往医院的时候,警方查看了酒店的入住信息,得知这名顾客叫罗兰.T.欧文,家乡是洛杉矶,年龄20岁左右,同时也对1046房间进行了勘查,发现了很多离奇诡异的地方,欧文所在的1046房间没有任何衣服,就连内裤和袜子都没有,甚至卫生间内的生活用品包括:肥皂、毛巾、洗发水、牙刷……都统统消失了,通过警方对现场仔细勘察只发现了五种可疑的物品:1、领带标签。2、女士的发卡,3、一支未点燃的香烟,4、灯罩上面四个带血的指纹。5、一小瓶未使用的稀硫酸。除此之外没有获得任何线索。

同时得到了被害者罗兰.T.欧文去世的消息,在没有更多线索的情况下,警方开始了对被害者欧文的个人情况开始了调查,当向洛杉矶警方问询罗兰.T.欧文时,得到的结果让警方非常的诧异,居然是:“查无此人”,也就是当时被害者登记是用的假名字,这时警方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个普通的案件。

在随后法医的尸检报告中得知:“受害者双手双脚被束缚,头上有多处骨折现象,颈部有勒痕,身体有多个表层伤口,肺部有一个致命的刀伤,有虐待现象”。

根据被害者房间以及身体表面血液的凝固现象,推断出被害者受伤的时间应该是6-7个小时之前,也就是1月3日的凌晨4点到5点之间。

在得到大概的被害时间后警方开始查询这这个时间段可能的目击证人,

具一位居住在1048房间客人讲述:“应该是在凌晨,具体几点不清楚,当时我睡的迷迷糊糊,听到隔壁传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大声的说话,并听到猛烈的撞击和喘着粗气,以及女人的叫声,我当时想向前台投诉,但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另外具一位前台工作人员说,在凌晨看到一名女子和一名男子相继的慌张的离开酒店,几点没有注意。
据一位夜间的电梯操作员查尔斯说:“大约凌晨1点左右,,一个打扮妖艳女人(妓女),进到电梯里面,查尔斯知道这应该是一个经常光顾酒店的女人,说要到10楼,并询问了1026房间的大概位置,大约10分钟左右后我收到了10楼的信号。到达那里后,我看到了刚上去的那个女人,她说道,没有找到约她到1026房间的人,到达1楼后这名女性便离开了酒店,大约一个小时后,这个女人带着一个男人进入电梯,并要求到9楼…… 后来在凌晨4点15分左右收到了一个去了9楼的信号,同一个女人从9楼下来离开了酒店。在大约15分钟后,这名男子从9楼下来,在电梯中抱怨房间太吵了,让他无法入睡,也走出了酒店。
警方也详细的询问了10楼的服务员玛丽……

虽然这些人提供了一些线索,但都没有直接证据指向这些可疑的人物,在随后的查找中也没有找到电梯操作员口中的那对男女,在不清楚被害者身份,没有目击证人,没有有效线索的情况下,警方的调查也走进死胡同,

无奈的警方只好在堪萨斯城报上面,发布了标题为“你认识这个人吗?”的寻人启事,以寻找线索,之后便有几个人向警方提供了线索:

Muehlebach酒店(就是之前被害者欧文抱怨说价格高的酒店)的工作人员表示说,这个人1月1号在Muehlebach就点住过一晚,登记的名字是:尤金·K·斯科特,家乡洛杉矶,随后再次联系了洛杉矶警方,但得到的答复任然是:“查无此人”。


是一名私家车主罗伯特莱恩说:“在1月3日晚上11点左右,他在第13街上开车,看到一位只穿着短裤和汗衫的男子在街上奔跑,要知道1月的堪萨斯城是及其寒冷的,这样的装扮让人印象非常深刻,于是罗伯特莱恩将车停在这名男子的身边,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得到男子的肯定后,莱恩打开车门,这名男子坐上车之后嘴里面不停的念叨:“明天我要杀了那个混蛋”,莱恩通过后视镜发现这名男子的胳膊上面有一些伤口,似乎正在流血,莱恩询问这名男子去那里?男子回答道:看到出租车就把我放下来吧,之后莱恩便将这名男子放下”。


是几个酒吧的调酒师,表示说:在1月3日晚上见到过欧文与两名女子在酒吧一起喝酒。

除此之外在警方随后的几天的调查中在没有了任何关于罗兰.T.欧文的消息,警方随后将罗兰.T.欧文的尸体交给了殡仪馆,并在哪里进行展示,登报希望有人亲戚或者家属来认领,如果没人认领,将被埋葬在无名的墓地,

就在无人认领的情况下,决定埋葬的时候,殡仪馆的一位负责人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说:“请不要将罗兰.T.欧文草草埋葬,他需要一个体面的葬礼,罗兰.T.欧文就是死者的真实姓名,并表示愿意支付罗兰.T.欧文的葬礼费用”,不久殡仪馆便受到了罗兰.T.欧文葬礼费用的25美元,并在葬礼上收到了来自匿名委托花店送来的鲜花,花上面有一个便签写到:“永远爱你-爱丽丝”,但参加葬礼的只有警方的人员,罗兰.T.欧文被埋葬在了纪念公园墓地。

随着罗兰.T.欧文的埋葬,警方的调查也进入沉默阶段,没有更多线索的情况下警方也没有在公布调查结果,也就成为一个不解的神秘案件……


直到案件发生一年半之后的1936年秋天,一位生活在阿拉巴马州名叫奥格莱特的妇女,看到《美国周刊》讲述神秘谋杀案的文章上面刊登的受害者的照片,认出了他,就是自己失踪的17岁的儿子Artemus Ogletree,并表示说,Artemus Ogletree(罗兰.T.欧文)头上的伤疤是小时候淘气玩弄热油脂烧伤的。痛苦的母亲还表示说:“在Artemus Ogletree(罗兰.T.欧文)去世后的几个月陆续接到过三封机打的信件,最后一封上面说正在欧洲旅行,还接到过一个自称“乔丹”的男子电话,表示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之后儿子便哑无音信了。


自始至终警方也没有给出答案,也没有给出调查方向,可能是因为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当我们回顾案情的时候就发现更多的谜团:罗兰.T.欧文究竟是谁?他为什么使用假名?谁是唐?路易斯是谁?谁是乔丹?他为什么只是坐在黑暗中?他为什么没有行李?凶手为什么要拿他的衣服?为什么欧文认为这是一次意外?谁支付了他的葬礼?是谁给奥格莱特太太写了这封信?谁谋杀了罗兰.T.欧文?,为什么?……等等问题都没有答案……

2003年的某一天,一位匿名的男子致电堪萨斯城公共图书馆,声称在整理已故家庭成员的遗产时。看到了一个装满关于1046神秘凶杀报纸剪报的盒子,以及警方报告中提到的酒店消失的“东西”。但这位匿名者没有提供地址,也没有留下电话,挂断电话后就消失了……

这个案件到这里也就结束了,没有答案,没有答案……

我们下期再见!

码字不易,点个赞,下期内容,敬请关注!!

编辑于 2019-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