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我写完这个博文后:in nek:一个例子:名的边界效应,系统给我推了这样一个东西:谭无稽:精通《道德经》后的人生段位——老子王霸术的四大精髓。这种事情我早习惯了,这种标题我看着就不想看,但因为今天我在想“名”的问题,想着要个例子,所以我把这个东西看了一遍,然后写了这个总结,意图是进一步强化“无名”这个概念的含义。

我们很多人以为,“无名”是谦虚,不邀功,不到处说自己牛,闷声发大财。其实,我认为这些都是俗人的想法。俗人的想法是什么?无非是“人多好径”而已——我要到河对面,走过去好累啊,有没有近道啊?你能不能告诉我啊,这样我不费劲就过去了。噢耶!

你看看前面那个“四大精髓”,大半篇幅,在证明谁是学老子的,谁是谁的弟子,然后是范蠡如何如何成功,如何走上人生巅峰,如何赢取白富美。最后给你销售“四大精髓”——走这条路,你也可以!

What the fuck!完全没有面对具体问题啊。万能策略啊。

我们很多人都没有搞明白一个概念,“有无相生”。一个东西可以定义为“无”,它就可以轻易转化为“有”。不“邀功”,手下提示一下就变成邀功啦(虽然口头上还说“哪里哪里”)。只有它既不有,也不无的时候,才是不能互相转化的。你可以谦虚但不谦,可以邀功而不邀,可以说自己牛而不说,可以发财不告诉别人……这件事情存在,名就已经存在了,根本不是你说不说的问题。(这里“有”“无”的转换成本太低了,缺德。)名存在了,就会被复制,这种方法就会失效。你可以做出什么狗屁无情,知止这种选择,我也可以,但我们间成功只可以有一个,到底是你成功还是我成功啊?

对岸就在那里,只要只能走,我就必须起步走过去,换哪条路都改变不了必须走这个策略。早点走,解决路上的问题,保证自己不走多余的路就不错了。谋略?——多言数穷,机数是用来面对风险的,不是在风险发生前就拿去消费的。所以我走过去了,你想复制我的“谋略”?你一点机会都不会有。我用掉了过来的所有可用资源,我是独一无二的,这才是《道德经》的“谋略”。每次实施,都是不可复制的。每个实施都与构成“道”的所有细节相关,不能被二次复制。

这才是“无名”。无名是真无名,我是过河了,你都搞不清楚我为什么就过来了,说起来好像就是“运气好”:“怎么当时水就刚好退潮了?”,“怎么在水急的地方刚好有好几个人在一起互相扶着?”,“都是他兄弟好,出发前还给了他条绳子,就是那条绳子让他过了爬上中间那个礁石……”……反正,这家伙就是运气好!

但你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就是我运气好:)不明白为什么就我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兵甲。

我用了整个世界的力量,不求过河这件事是“我干的”这个名。我只要过河,我不是要“我靠自己过了河”,我是世界的一部分,是世界要我过河,不是我征服了世界从而过了河。

我的逻辑是无数细节构成的,不是可以被你用一两个“关键字”来概括的,你想总结我的“成功之道”,你总结不出来,因为根本就不存在Pattern,无法总结。

这才是无名,才是战略上的长生久视之道。这个靠小聪明是学不会的。这个东西就是甚易知,甚易行,你就是行不了啊——因为你太聪明了么:)

下士闻道,大笑之:“这也是‘道’?”——这当然是道了,都已经是事实了,它不是道,你是道啊?(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

你总结不出规律,是因为你只懂“名”,不能让你构造出名的,你就认为不是道。但,道恰恰就是无名的。

编辑于 2019-03-1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