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克日记
首发于舒克日记
机票分舱的秘密

机票分舱的秘密

观点摘自Wendover productions – The Economics of Airline Class 有删改

我们都知道不同舱位的机票价格是不一样的,但是航空公司究竟是如何做到把同一样产品(从A到B)以不同的价格卖给承受能力不同的人群的?

这一切都要从协和式客机开始说起。尽管项目本身是失败的,从商业的角度来说亏的那是一塌糊涂(欧洲人貌似对白象项目情有独钟啊,说的就是你380)。你可能也从未注意过(毕竟03年就退役了),但协和式的诞生从根本上改变了航空业

首先要明确一点,经济舱从来都不是航空公司的盈利点,至少对于传统的全服务航空公司(比如英航,和大美廉航)是这样的。真正的利润点在“Premium Cabins” 就是我们常说的“两舱“(商务,头等)。

没脸航的北极星公务舱

举个栗子,英航的跨大西洋航线由3舱布局的772ER 执飞,总座位数224。她每天从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起飞,直飞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往返经济舱的价格 (3月15-22号,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为876美元(约合5848人民币)。 假如飞机上所有122个经济舱座位都以这个价格卖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那么飞机的后1/3部分可以给航空公司赚取10万多美金(往返)。

与此同时高端经济舱的价格为 2,633美元(约合17,760),同样假定都以此价格卖出同样可为航空公司赚取10万多美金。明显的,这40个高端经济舱已经接近整个后1/3的盈利能力了。 再往前的商务舱机票售价为6723刀(约合45,347,都够买辆车了),48个商务座如果全满那么是32万美元左右。 最前面的14个头等舱座位售价为8,715美金, 合计可以卖出12万。也就是说,坐在最前面的14个人,比后面这122个人合起来赚的都多。在这一趟航班上,前舱的机票总价为55万美金左右(371万),结果就是45%的乘客(102人)贡献了84%的营业额!

当然了,这是个非常非常非常理想的情况。世界上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家航空公司可以做到在一趟6个小时的航线上赚将近55万美金(约合400万人民币)。如果真的做到了,那么航空公司真的就是发财了(swimming in money)。这个栗子本身也有特殊性。首先伦敦到华盛顿的大西洋航线通常都是比较贵。因为这是直飞航线,同时这两个城市都是高收入,高消费城市(可以臭不要脸的加价)。

但大部分乘客都不是从伦敦出发,他们是在伦敦转机。

如果不是直飞的话,比如说从瑞典的斯德哥尔摩起飞然后在伦敦转机搭乘这班777去华盛顿的话,经济舱的票价就降为392刀, 高端经济舱降为1,150刀(貌似可以忍受了), 商务舱3,025刀,以及头等舱5,564刀。 另外要注意这架772的”两舱“的比例是远高于其他航班的,因为英航是一家专注于两舱经营的航企。但是这些因素改变不了结论:大部分的营业额来自于很小部分的乘客。

像英航这样的三舱布局基本上是长途国际航线的标准配置了。但是在商业航空刚刚开始的时候,在协和式诞生之前,飞机的客舱并没有这么多分级。什么头等舱,商务舱,经济舱,都不存在的。一切都是”premium“。然而这并不是说飞机上的设备有多豪华,1920年投入运营Ford tri motor看起来长这样:

座起来是这样:

2018年我有幸乘坐了一次这架93岁的老爷机

三个发动机吵的不行。

但是飞行在那时是如此的昂贵以至于飞行本身就是烧钱的,奢华的体验。这就像维珍银河的亚轨道飞行一样,这上面可没有啥经济舱,商务舱之分。因为她能把旅客带到太空去,体验本身就是奢华。但我敢肯定,当宇宙旅行常态化之后,分舱一定会出现的。但是直到一种航空器能把上天的费用降到大众能承受的程度之前,一切都是头等。

维珍银河的火箭机 票价25万美元

1950年的纽约到伦敦的往返机票价格为675美元 (全部” 经济舱”, 但是腿部空间和服务参照头等,参见航空公司的黄金年代),计算通货膨胀大概相当于现在的6,800刀(约合46,000人民币),基本上和现在的头等舱差不多。同样的,当年花600刀多坐飞机的旅客,和现在花好几千刀坐商务/头等的是同一波人, 这部分从未变过。

起变化的是谁坐在飞机的后面。让前舱变的越来越豪华却恰恰是航空公司如何削减花费让越来越多的人负担的起原本昂贵的机票的秘诀。机票的定价是一个天才的发明,航空公司找到了一种把同一种商品以不同的价格,卖给承受能力不同的客户的方法。不管你是哪个舱的票,你得到的商品的本质是一样的,从A点到B点。真正不同的是飞行体验。最早的分舱出现在40-50年代。当时航空公司的大部分利润来自于航空邮件。客运只是捎带。便宜的机票会有许多许多的经停地,并且经常在夜间或者在不好的时间段飞行(送邮件才是主要业务)。头等舱的机票会让你搭乘从纽约直飞芝加哥的邮件机并且在下午2点起飞。然而折价机票会经停匹兹堡,克利夫兰。但是机上服务和设备基本没有区别。

道格拉斯DC-7 活塞时代的经典机型

到了1952年航空公司开始在同一架飞机上卖不同价格的机票。举个例子,某家航空公司的纽约到伦敦的单程全价票为$395 (1952年币价),而同时的折价票(当时被称为旅行票)售价为$270。这时候的飞机,座位,服务等等都是完全相同的。区别只是票价。折价票需要提前很久购买,并且不可更改。正如这种票的名字一样,这是给游客设计的,游客们通常都很早制定自己的旅行计划,并且也不太在意机票的改签(50年代飞机很少有晚点的问题)。全价票是给另一种旅行者,商务人士。首先,他们的机票不是自己花钱,而且差旅费由公司报销。所以他们一般不在乎机票的价格。他们同时也需要机票灵活可变,而且基本都是最后一分钟才买票。在当时,在机场直接买票是常见的行为(国内现在好像还是可以这样)。就这样航空公司就基于人们的购买力把市场细分为两部分。在这之后的10年,这是唯一的区分。

航空史上3个重要的里程碑,747,协和, 以及政策松绑

直到 1969年。这段时间里(1968-1969)发生了3件事,747 首飞,协和式首飞,以及FAA放松了对美国航企的管制。747 给予了航空公司空间 (再想那个人挤人的tri motor到飞机内装有旋转楼梯),协和给了他们动机,放松管制给与了他们能力。在这之前所有的美国航企都被美国政府严格管制。在那时,航空公司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制定机票价格。放松管制使得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但大部分航空公司也只是在这基础上再次细分票价而已。没过多久,航空公司很快就意识到了他们得对那些买了全价票的商务旅客有额外优待。因为越来越多的商务旅客开始买折价票(公司也不傻)。所以航空公司开始对旅客开始进行实际区分,买全价票的坐在前面,折价票的坐在后面。之后,又演化为锁定前几排的中间座位不卖(如坑人的欧洲境内商务舱)。最终有些航空公司把前排换成了大板凳(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国内线的 “头等 “)。

因为协和式的存在,在当时的跨大西洋航线上,航空公司在亚音速客机上却更关注商务舱的建设。因为他们相信头等舱的那些乘客(有钱人,名人)会去乘坐协和式。普通的客机应该只有商务和经济舱。可以说商务舱的出现是航空公司在70,80年代避免与协和式直接竞争的行为的直接体现(服务于差旅狗,不可能报销协和式,然而依然要跟游客有所区分)。然而我们都知道,协和式失败了,而且是完败。所以在意识到协和式不过是“纸老虎”之后,一些航司开始又在亚音速客机上重新设立头等舱。当然了继续用大板凳来糊弄人是不行的。想和协和式竞争航空公司就得提供她提供不了的东西比如空间,无可挑剔的服务等等。最终这些概念演变成了平躺座椅,机上娱乐系统。如果没有协和式,在洲际航线上我们可能还是坐大板凳然后还觉得不错,所以协和式造成的影响至今仍然存在。

协和式惨不忍睹的上座率 只有1/3的旅客是买票的,其他人都是升舱

但在协和式退役之后的15年里。我们发现了另一个趋势,头等舱正在逐渐消失——又一次的。在数十家经营跨大西洋航线的航空公司里,只有6家设有头等舱。原因很简单,以阿提哈德航空的A380为例,她的经济舱座位占0.35平方米(约3.77平方英尺),公务舱0.94(约10.14),头等舱3.25(约35)。从阿联酋的阿布达比飞纽约,经济舱的往返票价为1,253美金,商务舱6,140,头等14,128。摊开来看经济舱的盈利能力为332刀每平方英尺,商务舱605,头等403。商务舱的盈利能力是最高的。

从经济舱到商务舱的差别可以说是两个世界(国际线上被升舱的应该有体会),你从一个人挤人的小座位到一张可以平躺的床(多出一倍多价格得到的不止一倍的体验提升)。然而从商务舱到头等舱提升的体验却非常有限,只是再宽一点的空间和稍好的食物。所以想把头等舱卖出去对于航空公司来说非常困难(多一价格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然而运营头等舱却是非常昂贵的。自然而然的,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取消了头等舱,转而塞进更多的商务座,因为就每平方英尺的盈利来说商务舱是高于头等舱的。

从每平方尺的盈利可以看出,全商务才是利润最大的化的方案。但是前提是你能卖的出去。曾经新加坡航空的超长航线就是百座的全商务,但是即使是这种连接两个超级金融中心的航线都难以满足全商务的上座率。可以说世界上的任何一条航线都没有足够的商务舱旅客来满足全商务的构型。所以那些坐在经济舱的旅客,真的是在填空而已,换句话说,只是当捎,把你带过去(后舱又不能拉货影响体验,经评论提醒到不存在违法的问题 如阿拉斯加的734 就是客货混装,但是这个是客源不足,如果有足够的人填充后舱的花航空公司还是愿意加经济仓的,不管怎么说运人还是赚的多)。

全商务构型的340

这个理论很好的解释了为何美国国内的头等舱没有权利进休息室,因为你其实买的是full fare coach 传统意义上讲(换句话说美国国内无头等)。以及航空公司为何很少提及经济舱的乘坐体验,因为你们真的是用来填空的而已,满意与否真的无所谓,只要票价够便宜,总能找到人来填位置。

***国内不适用这套理论***

关于译者:

Valkla, FAA私照,EAA, NRA会员。航空爱好者。现居于美国圣安东尼奥。

我的微信公众号: 80后在美国,分享在美国的日常。

编辑于 2019-03-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