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式,使用顺势斩!——《机甲狩龙幻想战记》扫雷和杂谈

豹式,使用顺势斩!——《机甲狩龙幻想战记》扫雷和杂谈

前几天偶然间知道《机甲狩龙幻想战记》里面的机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型人形机器人而是坦克车,感觉很有兴趣于是去看了,结果大失所望。

首先其实机甲指坦克这一点倒不是作者的原创,二次大战时期日本就曾经建立过“机甲军”(坦克军)的编制,所以机甲指坦克倒也不算什么。

故事的结构其实也很简单,在剑与法术的世界里,乡下穷小子的男主角梦想继承爷爷的事业和来自其他文明的遗物——战车一起狩猎人类的敌人(主要是龙),于是开着五号豹式战车踏上了冒险之旅。这里要强调一下,尽管这里说的是豹式,插图上画的也的确是一辆71倍径75炮的正宗德味豹式坦克(根据炮盾和半球形的机枪座来看应该是豹a)。

由于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的现代文明的教育,所以主角组完全不知道怎么使用坦克的武器,但主角仍然依靠撞击的方式战胜了一名专业的狩龙师顺便将其收入车组,组建了一个一男四女令人羡慕的坦克车组。一直到蠢萌的炮手娘指出豹式插着的这根管子不是白看的,应该可以用来发射火药武器并且练好炮术为止,主角组的主要攻击方式就是撞击以及转动炮塔挥舞图中这把绑在炮管上的大刀来砍怪,实在是令人扶额。

而主角的车组配置则更加令人无语,尽管四个美少女陪你嗨翻天是很令人羡慕,但如果说是在要作战的坦克上有一个一见到怪物就会唐 突 昏 睡的车长和一名近距离也打不中的炮手,那我还是选择不要美少女放我下车了。然而到了后面打boss的时候车组们又一下子换了个人似的开始大杀特杀。实际上我没有太想清作者这种布置的用意,也许是为了还原轻小说常见的“尽管我是劣等生但我认真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或者翻译成网文语言就是扮猪吃老虎的桥段吧。

总的来说,本作与其说是坦克与异世界的融合,不如说是异世界对于坦克的碰瓷。作品中猛然出现的“panzer vor”(实际上panzer marsch更加常用)以及大量想当然拍脑袋写出来的内容令我不由得认为作者是看了少女与战车心血来潮写的这本小说。

舒茨猛然向前冲刺──紧接著在某个瞬间一跃而起,双手高举大剑。在她前方的直线距离上,是澄也那至今依然没有动作的豹式。
「一刀两断!」
伴随著沉重的破风声,大剑朝豹式的车体前方斩落。
下一瞬间,现场响起了轰天巨响,巨大的冲击波往四周扩散。在舒茨落地的同时,大量的尘沙漫天飞舞。
然而──
「什么……!竟然躲开了?」
豹式刚才让履带反转倒车,躲开了舒茨的斩击……不,豹式在成功闪避的同时停下了动作,现在又准备开始前进。舒茨的大剑就这么插在地面上。
「钢铁块竟然能做出如此灵敏的动作……?」

要是作者知道豹式的8kmph倒车有多丢人,大概也就不会这么写了吧。顺带一说作者大概没有想过龙飞上天不下来的情况下坦克该怎么打飞机的问题,为避免这种情况他实在应该加入一辆旋风或者东风防空车的。

那么本作的魅力在哪里呢?到底在哪里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在哪,硬要说一个的话,大概是比村乳业吧。


以上就是关于小说本身内容的讨论。接下来是我从这本书看出来的其他一些东西。

这本书第一卷的后记中作者自己表示这本书“最早是抱持「如果要写战车大战魔兽,不晓得会是什么感觉」这种模糊的构想,可是在听取多方建议之后,最终变成「吊车尾的主角们乘上二次大战时期的德军主力战车──五号战车豹式(还是将大剑像刺刀一样装在炮管上的魔改版),以各种手段对抗凶暴魔兽」这种壮烈的故事”。这一下子就解开了我的一个困惑——究竟该如何形容轻小说作家们对于事件与设定之间联系的忽略。

如果为数不少的轻小说作家是在已经定好的主线下进行创作的话,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他们对于设定、人物和事件的选用充满随意感了——他们只不过是选取了合用的零件让主线剧情这部手工打造的破车能够跑动起来而已,却没有考虑到读者这方面的感受——就像一个手艺不怎么精妙的厨子,缺咸味就加个腌肉,缺酸味就加个柠檬,最后好不容易把味道给凑齐了,却忽略了加进去的东西到底会产生什么奇妙的反应,读者读起来又到底会是个什么感受。

这种水多加面面多加水,实在不行就加大力度的写法是一方面,我倒觉得线性或者说只有唯一解的思维才是根本的问题。冒险类的轻小说很适合用日系rpg的思维来看,为了打倒魔王手下的第四天王你要前往的据点路上的桥烂了,你不得不为为受伤的修桥工程师治疗的医师的女儿找到她弄丢的最爱的玩具熊。而西方同行们的作品里面,在开始这一切之前我们至少还能开始一局昆特牌。

发布于 2019-01-3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