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最疯狂的大(邪)片,十八岁以下禁看

拉斯提尔,单是这个名字就能掀起狂风巨浪。

他是当今世上最具争议的导演。

2009年,他因《反基督者》被评论人咒骂为「脑子里一定存在着特殊的地狱。」

2011年,他携《忧郁症》发表「我懂希特勒,我是纳粹」这样的火爆言论,被戛纳驱逐出影展。

他的影片里充斥着大量裸露和血腥场面,
直抵人性的最深层毒瘤,
且非常不Care观众的视觉承受力。

他,也被称为「拉斯」。


今年,他的新作在戛纳首映,逼得100多人忍受不了,中途离场。


但剩下的观众则在散场时,自发性地起立鼓掌,长达六分钟。
今天就来聊聊这部惊世骇俗的作品——

《此房是我造》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


首先声明一下,
拉斯•疯的作品,老虎建议年满18岁以上的旁友去观看。

第一次看完的人,通常都是WTF的表情。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还活着吗?

保不齐当晚半夜起床,偶然瞥见镜子里的自己,
会出现诡异的幻觉:我身体里是不是也有可能住着恶魔?
猛然一阵寒战,卧艹......

你不一定会喜欢他,但绝对忘不了他。

他就像一个「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孩,
对人性的残暴和荒诞反复提出疑问。

在我们看来,
欧洲现代文化已经非常惊世骇俗了,
但他还是有本事,把欧洲人震出翔。

可一旦他回归比较不那么血腥的主题,
比如讲述牺牲主题的《黑暗中的舞者》,
就能立马拿下金棕榈


而他的影片《反基督徒》和《忧郁症》为戛纳贡献了两位影后。



因《反基督者》获戛纳影后的夏洛特•甘斯布

拉斯•冯的作品里有着显而易见的厌世和末日感,
主人公有着非同一般的自毁欲望。

《此房》的主角杰克(马特•狄龙饰)也不例外。

影片主线使用的是对话体。
一开始屏幕全黑,
出现两个声音,杰克和维吉(布鲁诺•甘茨饰)在交谈。
颇具魔幻现实的是,
里面的杰克是杀人犯,维吉是押送他去往地狱的使者。


杰克缓慢讲述了12年里,他杀掉至少61个人的经历,
并选取其中5个故事,来还原自己当时的心境。

杀了60多个人,都没有被抓到,
他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高智商罪犯吧?

哦不,实际上,他并不聪明,甚至愚蠢

他开着招摇的红色货车
不分白天黑夜或场合,随机地选择杀人对象。

一次,他准备对一个独居的妇人下手。
敲门,妇人应声开门,带着警惕。
杰克谎称自己是警察。
对话展开如下:
-你好,我是警察,呃,能进屋里吗?
-你给我看警徽。
-我的...我的警徽在,呃,银匠那里。
没错,它在,在银匠那里。
他们在...在给它抛光...
还要刻几个新的头衔。我刚升职了。
-好吧,那你现在头衔是什么?
-我们没有权力讨论这个,
呃,这个属于机密信息,
反正就是很可观的一次升职。
呃,现在我可以进屋吗?


紧张地摇晃身体,不自然的表情,说话吞吞吐吐,
您品一品,就这么个撒谎水平。


他最为致命的缺点在于:患有强迫症+洁癖。


杀死独居的老妇人后,
他用清洁剂擦洗掉地板上的血渍,返回车内欲带着尸体回到冰库。
此时坐在车上的他,总也忍不住怀疑——
地毯下是不是还有血迹?
落地灯底下是不是还有血水?
椅子腿儿下面?墙上的画框后面有没有溅到?
.....

在这种强迫性的不安中,他反反复复回到屋内,检查各处缝隙。

(强迫症想像)

(实际情况)

所以直至警车到来,他都还一直没有启动汽车逃跑。
自己作死啊。

于是他把尸体从车里拖出来藏到丛林里,
被警察盘问完毕后,把尸体用绳子拴在车尾,一路拖着回到冰库。


恰因为与地面的摩擦,尸体的一半已经毁了,一路上都是血渍。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逃掉了。

为啥?
这家伙运气好到爆炸!
当天夜里下了一场大暴雨,把一路的血全部冲走了。


他甚至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觉得上天在保佑他,
继而更佐证了杀戮的合理性,身后有神秘力量做靠山。


一个显而易见的特征是,杰克杀的基本都是女人
不是蠢就是坏,好像都在作死。

第一个女人,由乌玛•瑟曼饰演,傲慢又刻薄。
她主动拦下杰克的车,请求搭便车修理千斤顶,
却始终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

「诶,你长得很像连环杀手,这种货车也很适合藏尸。
如果你真的是杀人犯,那我咋办?
大概就是用这个千斤顶砸向你吧,哈哈不好意思,我开玩笑的。」


这样哔哔一路,到达一个修车厂,弄好千斤顶,
返回,千斤顶依然不好使,她又要再让杰克把自己送到修理厂。
她三次主动且强硬地要求上杰克的车。
最后一次她又开玩笑「你怂成这样,不可能有胆杀人的。」


话音未落,杰克一脚踩了急刹车,
抄起千斤顶往她脸上砸去,当场去世。


其他被杀的女人分别是:
贪婪的妇人、胸大无脑的金发女郎、懦弱的单亲母亲和孩子。

尤其,他把金发女郎的胸部割下,做成了钱包。

所以,一个关键问题是:拉斯冯厌女吗?

《反基督者》里,夏洛特•甘斯布饰演一个精神变态的邪恶女人,
成为撒旦恶魔的化身。

《女性瘾者》的女主也是一个欲望放大体,
在道德范畴里一路跌落,收获异常残破的人生结局。


对于此,拉斯冯曾在采访中回答:你觉得我只是讨厌女人吗?我其实讨厌所有人类。

《此房》片中,杰克自白「我也杀过男人...只是女人比较容易。
不是指她们身体柔弱,只是她们更容易配合我的工作(杀人)」。


一言以蔽之:女性更为顺从。


在最后一个故事中,
他劫持了5名男人,其中甚至有一个黑人军人,

可见在杀人这件事情上,杰克只是作为狩猎者选取了更省事儿的目标。

而这次拉斯•冯以一部男性杀人犯作为主角,
黑完女人,黑男人,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一碗水端平了。

如他所言,他确实讨厌全人类。

除了作案详情,杰克和维吉还对以下话题进行了争论:
顶级葡萄酒的三种酿造方法;
哥特式建筑如何既节省了材料还增加的美感;
人类狩猎之后展示所得物的仪式;
战斗机为何故意设定了令人震颤的报警器;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
以及伟大作家歌德对于人类「信仰」的质疑....


跟一般电影相比,
本片信息量严重超载,所以它也被称为「论文式」电影。

以上问题跟这部电影有什么关系呢?
莫非是导演故意炫耀自己很有文化?

其实,这些议题都是拉斯•疯的私货,
他用这部作品给7年前戛纳「纳粹门」一个解释:
为什么说我理解纳粹?

杰克的强烈心理动机:以腐烂为美、以杀戮为美,且享受其中的仪式感。


他坚决要从艺术里,剔除道德的评判。

「你用自己的道德标尺衡量生活,以此也扼杀了艺术,
而我则想解放艺术。因为艺术之浩瀚,远超我们的理解范围。」


比如,葡萄的腐烂之美。

为了酿造最极致醇香的美酒,通常有三种方法:
霜冻、脱水和贵腐(The Noble Rot高贵的腐烂)。


所以你也可以将人死后身体发生的变化,
看作是跟葡萄经历的类似的过程:
霜冻、脱水和腐烂,最后达成一件极致的艺术品

而杰克要建造的艺术品,就是用人的尸体堆积起来的,一座房子。


所以,在男主角杰克的世界观里,
历史上各国进行的大屠杀简直是一场奢华的艺术创造,令人心神往之。

多么癫狂的理念!!

不过也不必据此认定导演拉斯•疯自己认同杰克,
毕竟他也曾表示会为不赞同的观点辩护,就像《奇葩说》的辩论一样

然而话又说回来,谁知道呢?
拉斯•冯的作品充满了多义性,这也是其艺术性所在。
他庞杂的思绪,
充满重口味的直白镜头以及爱走极端的主角,
都在向我们揭露人类社会的另一种真实。

这个电影疯子,就是那个始终提醒我们月球阴影面的人。

发布于 2019-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