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年货,折射中国40年的时代变迁!


这是财小妹的第225篇原创文章


中国人的春节,年货是不可或缺的。

最近我查阅了很多资料,发现过往几十年中国人的春节中,年货的变迁也是特别有趣的事情。

关于年货,如果让你回味,你能想起多少儿时的记忆?

今天,我们一起重拾那早已逝去的年味,洞悉中国时代的变迁。



70年代,年味解冻


关键词:粮票、肉票、布票

20世纪70年代初,全中国仍处于冰冻之中,中国人的春节过得很寒酸,无非是气氛比平时隆重了点。

在临近春节之时,中国人才拿着平时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粮票、肉票、布票,去供销社换点年货,换点猪肉、糖块、几块布料。

那些年,没有庙会,没有拜神活动,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看样板戏,高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这些红歌。

直到1976年,全国各地开始逐步恢复春节庙会,传统小吃开始重现,人们嗑瓜子、放鞭炮、包饺子、发压岁钱的习俗开始浮现。

不过,哪怕是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了,全国物资短缺的情况尚未改观,国民收入依然不高。那时的春节,最土豪的春节年货只是有实力的国企职工才有的。

1978年,洛河故县水库的职工拥有全国最“土豪”年货,每个职工精粉5斤、大米3斤、花生米10斤、大肉6斤、鸡蛋3斤、核桃5斤、苹果20斤、烟1条、酒1瓶、白糖0.5斤、水果糖0.5斤。

那个时候对于大部分普通家庭来说,年货也不过是大米、花生、鸡蛋、糖块,但那时的中国人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那是一种禁锢已久得到释放的欢喜。

带着各种帽子的人开始陆续摘去帽子,不敢往来的亲友开始往来,人们借助春节这个契机重拾曾经遗失的亲情、友情。

1979年春节,全国各大百货大楼开始销售流行的各种格呢卡曲、喇叭裤和西服等,时尚的年轻人开始买起喇叭裤、板砖录音机当年货。

春节的街道上再也不是一色的绿军装、蓝蚂蚁了,开始增加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80年代,春节渐暖


关键词:手表、黑白电视、自行车

20世纪80年代的第一个春节,政策方面开始暖意频现。

为了让全国人民过上一个美好的春节,1980年1月18日,国家下发通知,要求各大城市敞开供应猪肉。

过了几天,“鸡蛋可以季节性差价”的文件下发,随后类似的文件不断下发。

尽管那时买什么东西依然都要靠票,粮票、油票、布票去定点供应的地方买,但因为政策的松动,中国市场上的物资开始逐渐丰富,鱼和肉都可以比较方便地购买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家家户户的春节年货清单中开始增加了购买新衣这一项,中国人民开始彻底走出黑灰蓝服装的束缚,穿上西服、夹克、牛仔衫、皮大衣等。

1983年,中央电视台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诞生,从此春晚成为大家过年必不可少的文化大餐,除夕夜全家人一起看春晚成了中国众多普通家庭最欢乐的时刻。

1984年,美国《时代周刊》有一期封面是一位中国年轻人拿着可乐站在长城上,封面标题是《中国的新面孔》。

这一年,中国开始了城市体制改革,中国的马路上出现了很多的广告牌,出现可口可乐,出现越来越多的个体户、民营企业,越来越多的商品和年货……

春节年货开始出现半导体收音机、海鸥相机、凤凰牌自行车、缝纫机、手表等等,买得起这些年货过年对一个家庭来说,实在是很风光的一件事。

因为80年代中期,黑白电视机是凭票供应的,如果你想买黑白电视机,不仅要有钱,还要有关系搞到几张“工业品券”,才能将电视机抱回家。

正因如此,买得起黑白电视机才成为普通人家最风光的大件年货。

整个80年代,中国的物资开始渐渐丰富,国民收入开始增加,老百姓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开始有了明显的改观。



90年代,春节升温


关键词:彩色电视机、冰箱、洗衣机

20世纪90年代,是我们大时代剧变的关键十年,开始展露出全民商业化的面貌。

1990年10月,麦当劳在深圳开出中国大陆的第一家店。

1993年,“市场经济”的步伐走来,中国经济开始活跃起来,物资有了极大的丰富,老百姓的钱包越来越鼓起来,买东西再也不用靠“票”。

这一切的变化开始体现在过年上,“吃”虽然还是年货中的主角,但年夜饭的餐桌上,鸡鸭鱼肉已属平常,不再是中国人置办年货中的烧钱主角。

那时候,过年前家里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必须买一套新衣裳过年,衣服既有品牌西装,也可以是真皮大衣,爱美的女性也会购买一件首饰过年。

春节的零食也变得丰富多彩,最流行的就是大白兔奶糖和麦乳精。

那时,小孩子最经常干的事情,就是偷吃别人来家里拜年送的麦乳精,用小勺舀一勺放在手心里,慢慢地舔,就像小狗一样,一舔就能开心一整天。

之前还被视为靡靡之音而遭到禁止的台湾歌手邓丽君,开始成了当时最受欢迎的流行偶像,香港的武侠电影开始风靡大陆。

1996年,中国第一家沃尔玛购物广场在深圳开设,随后各种超市在全国遍地开花,颠覆了人们的消费习惯。

此后年关一到,人们就会涌进超市挑选五花八门的年货。

随之而来的还有VCD、DVD、彩电、冰箱、洗衣机、摩托车之类的电器产品,这些也开始大量进入普通家庭的年货清单中,极大丰富了人们的视野和娱乐生活。

那时的小朋友们,开始热忠相互送明信片,拍写真照,街头随处都能看到照相馆和照片洗印店。

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期,中国一二线城市街头,随处可见打着黄底红字的柯达冲印店广告招牌。

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过年时买上一个柯达的彩色胶卷,也成了置办年货的一道新风景线。

那时有钱人开始用大哥大、BP机了,利用BP机发信息,电话拜年,短信拜年开始成为新的潮流。

20世纪90年代,那个年代是年味最浓的时代,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欢喜,是体验到物质生活、精神生活质的飞跃的欢喜。



2000年代,春节多花样


关键词:保健品、电脑、手机

2000年,中国居民已经全面解决温饱问题,开始朝着小康方向迈进。

当年,中国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已经下降到40%左右,农村居民也下降到50%。

进入新世纪,全国各地的各种商贸城已经非常普遍,人们可以非常方便地在最近的距离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正是如此,人们办年货也不满足于本地产品,开始追求自己心仪的各地特产,海鲜山货、高档烟酒、保健品、鲜花等。

那时,人们对生活的追求已经从满足基本需要转变为更高的需求,提着补品走亲访友的情形也成为新世纪过年的新现象。

这个时期,过年送保健品蔚然成风,一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家喻户晓。

2003年,春运摩托大军开始从打工的城市出发,骑行1000多公里回到农村的家中,而硕大的包裹里带着给孩子和老人的新衣服、玩具、文具、零食……

一些到异乡打工的漂泊者,给家中的老父亲带回一部诺基亚手机,给家里的小孩带回一台联想笔记本电脑。

年货尽管还是离不开传统的糖果、烟酒茶、肉类制品等“老三件”,但更多的人开始置办“3C产品”,比如计算机、手机或者其他消费类电子产品。

时代发展如此迅速,一下子就到了“人手一机”的时代,短信拜年成了春节的新晋节目。

数据显示,2000年中国手机短信息量突破10亿条;2001年达到189亿条;2002年,数字飞涨到900亿条。到了2010年,全国各类短信发送量达到8317亿条。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体验,一到除夕晚上,总是要绞尽脑汁编辑短信祝福语发给亲朋好友、领导,自己也会收到一大堆群发的短信。

对于小朋友来说,过春节穿一套新衣裳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更希望长辈们带着他们去游乐场玩耍。

每年的春晚也开始被吐槽,部分年青人宁愿以通宵唱K或者看电影的方式过除夕夜。

这个时代的春节,“欢喜”已经不再是春节的代名词,取而代之的是“吐槽”,这背后是人们对生活更高要求的体现。



2010年代,年味渐失


关键词:网购、旅行、红包

如今,大家都在感慨春节年味丢失,无论哪个地方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这是进入2010年代之后,中国人对春节的集体印象。

随着微博、飞信、微信等“微拜年”的盛行,语音、视频等拜年手段层出不穷,大家将新年祝福寄托于电子产品上。

2014年1月27日,微信推出了 微信红包功能,一举颠覆了中国人发放红包的习惯。

与此同时,电商正在迅速改变人们的生活,海淘网站和跨境电商平台的兴起,让各种洋年货走进了大众视野,而年货用品自然也是电商们的抢战焦点。

除此之外,不少新型年货还打出了“3D高清”、“环保”、“VR”等高科技噱头。

这个年代,过年送礼已经没有什么标准了,因为大部分东西在平时已经购买了,过年再买些什么东西都不够特殊了。

在这样一个物质不再匮乏的年代,年货在满足口腹之欲之外,开始衍生出更多的方式,而出外旅行就是一种方式。

《2019春节长假旅游趋势预测报告》显示,2019年春节长假预计将有超过4亿人次出游,其中出境游人次约700万。

40年来,中国人的年货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年,很多人感慨,人越长大,年味越淡。

其实是因为人们生活质量越来越好,过年的幸福感早已分散在日常生活中,生日、父亲母亲节、情人节、圣诞节、网购节……

可以说,年味失去的背后,是因为在过去我们很多没有被满足的需求和愿望都借助过年这一个契机实现,而如今我们已经不需要这样的契机就能实现愿望了。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粮票到网购,从录音机到如今的人工智能,其根源在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时代变迁。

在我看来,尽管传统的年味在失去,但中国人的春节和年货承载的一种东西是不变的,那就是团聚的氛围不变。

时光一点点流逝,我们渐渐长大,爸妈也渐渐老了,这个春节我们更需要注重的就是陪伴父母,让年味继续延续下去。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妹读财 (ID:xmducai)

小妹读财的主笔财小妹,将用她最专业的金融知识和经验,教大家解读经济形势,形成自己的理财观念,跑赢通货膨胀

发布于 2019-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