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化字总表》中那些糟糕的简化字2(D-Z)

《简化字总表》中那些糟糕的简化字2(D-Z)

D 共27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担〔擔〕 胆〔膽〕 导〔導〕 灯〔燈〕 邓〔鄧〕 敌〔敵〕籴〔糴〕 递〔遞〕 点〔點〕 淀〔澱〕 电〔電〕 冬〔鼕〕斗〔鬥〕 独〔獨〕 吨〔噸〕 夺〔奪〕 堕〔墮〕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达〔達〕带〔帶〕单〔單〕当〔當、噹〕党〔黨〕东〔東〕动〔動〕断〔斷〕对〔對〕队〔隊〕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导〔導〕 灯〔燈〕 邓〔鄧〕 敌〔敵〕淀〔澱〕 电〔電〕冬〔鼕〕斗〔鬥〕 独〔獨〕堕〔墮〕当〔當、噹〕党〔黨〕东〔東〕动〔動〕队〔隊〕,共15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邓〔鄧〕
因为上面催得太紧,砖家们一时想不出怎么简化某个汉字的时候,就会选择打个叉代替。于是——
風→风
趙→赵
區→区

叉叉太多了不免让人觉得敷衍了事,于是在上面加一横。然後——
鳳→凤
鄧→邓
艱難→艰难
嘆→叹
歡→欢
勸→劝
觀→观
權→权
對→对
僅→仅
鷄→鸡
还有我最不能容忍的:
漢→汉

這种就是符号代替字。最常用的代替符号就是「乂」和「又」,此外还有「云」「头」「巳」等等代替符号

符号代替字主要有两个问题。
①.这些符号只起佔位的作用,减弱了漢字的表义和表音的功能。
艱難嘆都是压an韵的,勸觀權都是压uan韵的,「鄧」读「登」,「鳳」从鸟凡声,「風」从虫凡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了

「鷄」从鸟奚声,「鸡」只是把「鷄」字的左边打了个叉而已。「鸡」字左边的叉是没有意义的,这个字所表达的意思是「我们最常见的一种鸟」。假如一百年後我们的饮食习惯发生了变化,「鸭」代替「鷄」成为了我们主要的肉食鸟类,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用「鸡」字来代替「鸭」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规定「鸡」只能用来代替「鷄」

②.文化习惯的问题
我觉得这个字笔画太多了,我就打个叉代替,这本质上是对这个字的不尊重,所以古人造简化字是很有讲究的,有些字可以简化,有些字就不可以,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代表姓名的字不可以简化。举个例子,你可以不尊重「鸡」「鳮」,但是你不能不尊重「趙」老太爷,「趙」是一个高贵的字,连阿Q是没有资格姓「趙」的。赵、邓、宁这种代表姓名的简化字有辱斯文,谁会喜欢在自己的名字上打叉叉?聂耳如果活到现在肯定很不爽,因为他那个很有气势的名字没有了——聶耳

「漢」简化成「汉」,我们民族的名字可以打个叉代替吗?

当然,這也不是说代替符号就完全不能用,「對」简化成「对」就挺好的。但是代替符号不能多用,而且某些字不能用,典型的不能用代替符号的字有「鄧」「趙」「漢」等等。


⒉导〔導〕
不好的符号代替字,还不如像二简那样简化成「刀寸」呢。


⒊灯〔燈〕
同属不好的符号代替字,登瞪蹬凳的系统性就這样被破坏了。


⒋敌〔敵〕
不好的符号代替字,容易和「故」混淆,「敌人」「故人」很难区分。


⒌淀〔澱〕冬〔鼕〕斗〔鬥〕
莫名其妙的合併。


⒍独〔獨〕
类似的简化字还有「触」「烛」「浊」。但并不是所有的「蜀」字旁都简化了,比如「手镯」还是保持原样。
这些简化字的问题就在于:很明显这些字不读「虫」,它们读「蜀」,「蜀」是音符。
就算你要简化这些字,也应该像「属」(屬)那样简化成「禹」,毕竟「蜀」「禹」读音相近,「虫」的读音跟「蜀」相差十万八千里,怎么能够代替「蜀」做声符呢?


⒎堕〔墮〕
堕随椭隋髓惰,我这个人有强迫症,我看着这一组简化字真心难受。


⒏当〔當、噹〕
當黨党裳嘗甞赏尝当,最後两个字乱入了。
像「当」这样的草书楷化字,在古代是个什么地位呢?它就是个速记符号的作用,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


⒐东〔東〕
非常难看的草书楷化字。


⒑动〔動〕
「又」已经被「劝」字用了,「動」的左边就简化成「云」字吧。这个「云」既不表音也不表义,照这个逻辑「董」也可以简化做「芸」。


⒒队〔隊〕

「隊」简化了,但是「隧」不变,「遂」也不变。「隊」字右边那个是声符。


⒓党〔黨〕

合併简化字


⒔电〔電〕

每次看到「雷电」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违和感


E 共2字
儿〔兒〕尔〔爾〕


我认为,儿〔兒〕的简化是失败的,三个原因:

1.「儿」在漢字中是「人」字的变形,「見」「党」中的「儿」皆如此。

2.「兒」并没有被废除:端倪。

3.「儿」容易和「几」字混淆。


F 共13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矾〔礬〕 范〔範〕 飞〔飛〕 坟〔墳〕 奋〔奮〕 粪〔糞〕凤〔鳳〕 肤〔膚〕 妇〔婦〕 复〔復、複〕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发〔發、髮〕丰〔豐〕风〔風〕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范〔範〕 飞〔飛〕 坟〔墳〕风〔風〕凤〔鳳〕 妇〔婦〕复〔復、複〕发〔發、髮〕共8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范〔範〕
「范」「範」古代是两个字,「范」是一个姓,「範」也是一个姓,「范仲淹」的繁体还是「范仲淹」,至于「范冰冰」祖上是姓「范」还是姓「範」呢?我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
严格来说「範」应该是讹字,本字是「笵」,恢复本字才是对的。


⒉ 飞〔飛〕
左下角太空,缺乏漢字美感。


⒊坟〔墳〕
繁体字:憤怒,上墳。
简体字:愤怒,上坟。

你让「纹」「蚊」「汶」「紊」这些以「文」为声符的漢字情何以堪?


⒋风〔風〕凤〔鳳〕
叉叉已经被「风」字用了,怎么简化「鳳」字呢?在叉叉上加一横变成又就行了,无语。


⒌复〔復、複〕发〔發、髮〕

不合理的合併。「復」字沒有了,然而「覆」字还在。「發」这个字我觉得任何一个会打麻将的中国人都不会不认识的。


⒍妇〔婦〕

「婦」就是持「帚」的「女」子。


G 共20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盖〔蓋〕 干〔乾 、 幹〕 赶〔趕〕 个〔個〕 巩〔鞏〕 沟〔溝〕构〔構〕 购〔購〕 谷〔榖〕 顾〔顧〕 刮〔颳〕 关〔關〕观〔觀〕 柜〔櫃〕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冈〔岡〕广〔廣〕归〔歸〕龟〔龜〕国〔國〕过〔過〕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盖〔蓋〕 干〔乾 、 幹〕谷〔榖〕顾〔顧〕 刮〔颳〕观〔觀〕 柜〔櫃〕广〔廣〕归〔歸〕龟〔龜〕过〔過〕,共11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盖〔蓋〕
「盖」是「蓋」的讹字。
「蓋」是「葢」的讹字。
「盇」是「葢」的本字。
所以很明显,「蓋」应该简化成「盇」,多个声符「太」不好吗?


⒉干〔乾 、 幹〕谷〔榖〕
无聊的合併。老子所谓的「谷神」到底是「山谷之神」还是「稻穀之神」呢?


⒊顾〔顧〕 观〔觀〕
声符不见了。


⒋刮〔颳〕
义符没了。


⒌广〔廣〕
右下角太空,缺乏漢字美感。觉得「黄」字太难写可以学日本简化成「広」,类推:拡砿昿。


⒍柜〔櫃〕
「柜」「櫃」古代本为两个不同的字。「柜」读ju,是一种树的名字。「櫃」有现成的简化字「樻」,或者类推简化贝字也可以。


⒎过〔過〕

割裂了和下面这些字的联系:锅埚剐娲祸窝,鍋堝剮媧禍窩


⒏归〔歸〕

歸婦掃帚→归妇扫帚


⒐龟〔龜〕

「龜」有约定俗成的简化字「」,「龟」是陈光尧自造字


H 共22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汉〔漢〕 号〔號〕 合〔閤〕 轰〔轟〕 后〔後〕 胡〔鬍〕壶〔壺〕 沪〔滬〕 护〔護〕 划〔劃〕 怀〔懷〕 坏〔壞〕欢〔歡〕 环〔環〕 还〔還〕 回〔迴〕 伙〔夥〕获〔獲、穫〕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华〔華〕画〔畫〕汇〔匯、彙〕会〔會〕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汉〔漢〕 合〔閤〕轰〔轟〕后〔後〕划〔劃〕 怀〔懷〕 坏〔壞〕欢〔歡〕 环〔環〕还〔還〕 回〔迴〕获〔獲、穫〕华〔華〕汇〔匯、彙〕 ,共14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汉〔漢〕华〔華〕
身为中国人,不应该连這两个字都懒的写。


⒉ 合〔閤〕
无聊的合併简化字。
「閤」只用于「合家欢乐」一词,被简化合併後,人们改用「阖家欢乐」。這说明大众喜欢加上门字框,因为這样可以更好地表达這个词的意思。


⒊轰〔轟〕
被简化後气势全无。
「轟」字的确难写,但是在手写过程中,我们可以把下面的两个「車」打叉代替。而在印刷体中,很明显设计三个「車」字比设计一个「车」加两个「又」要简单。


⒋后〔後〕划〔劃〕
无聊的合併简化字。
「后」「後」古代本为两个不同的字,「后」表「皇后」,「後」表「後来」。
「划」「劃」古代也是两个不同的字,就算要合併,读huà的「劃」也应该合併到「画」「畫」字。「计划」,台湾写作「計畫」。


⒌怀〔懷〕 坏〔壞〕
不好的合併字,「怀」「坏」二字古已有之,但是不读huai音,破坏了「懷」「壞」這两个字的声符。


⒍ 环〔環〕还〔還〕
不好的符号代替字,破坏了漢字的系统性。
甄嬛,琅嬛,寰球,现在有人喜欢把「环球」(環球)写成「寰球」,大概是觉得「寰」字更有气势吧。


⒎欢〔歡〕
不好的符号代替字。
「觀歡權勸」被简化成「观欢权劝」我也是醉了,其实完全可以学日本简化成「観歓権勧」。
這四个字并不是日本首创的,而是我国古代早有的俗字,类似的还有
灌→潅


⒏回〔迴〕汇〔匯、彙〕
不好的合併简化字。「汇」和「江」容易混淆。


⒐ 获〔獲、穫〕

獲穫字义相似,合併到也没什么。「获」最大的问题是字义不好,两只狗是什么意思?


J 共44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击〔撃〕 鸡〔鷄〕 积〔積〕 极〔極〕 际〔際〕 继〔繼〕家〔傢〕 价〔價〕 艰〔艱〕 歼〔殲〕 茧〔繭〕 拣〔揀〕硷〔鹸〕 舰〔艦〕 姜〔薑〕 浆〔漿〕 桨〔槳〕 奖〔奬〕讲〔講〕 酱〔醬〕 胶〔膠〕 阶〔階〕 疖〔癤〕 洁〔潔〕借〔藉〕 仅〔僅〕 惊〔驚〕 竞〔競〕 旧〔舊〕 剧〔劇〕据〔據〕 惧〔懼〕 卷〔捲〕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几〔幾〕夹〔夾〕戋〔戔〕监〔監〕见〔見〕荐〔薦〕将〔將〕 节〔節〕尽〔盡、儘〕 进〔進〕 举〔舉〕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鸡〔鷄〕 积〔積〕极〔極〕际〔際〕家〔傢〕价〔價〕歼〔殲〕拣〔揀〕硷〔鹸〕 舰〔艦〕 姜〔薑〕 胶〔膠〕阶〔階〕洁〔潔〕仅〔僅〕 惊〔驚〕 竞〔競〕据〔據〕卷〔捲〕夹〔夾〕节〔節〕尽〔盡、儘〕 进〔進〕 ,共23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鸡〔鷄〕
声符沒了。日本把「鷄」简化成「鶏」,「溪」简化成「渓」,就是把中间的「幺」简化成一横,跟下面的「大」字连起来写成「夫」字,可以参考。

⒉积〔積〕极〔極〕胶〔膠〕据〔據〕
不好的合併简化字。
「积」是「枳」的异体字。「积」10笔,「積」按照规则简化右下角的「贝」字就是13笔,差的不多不需要合併。
「极」和「胶」是古已有之的字,合併容易引起混淆。

「拮据」的繁体字还是「拮据」。

⒊际〔際〕
跟「时」(時)一样,破坏声符,莫名其妙地和「标」拉上关系。

⒋家〔傢〕
「傢」只用于「傢俱」「傢俬」等字,人家喜欢多写个人字旁,你管他呢?
這就是漢语發展中很有意思的「繁化」现象,人们为了追求与众不同,喜欢给原本简单的字加无义偏旁。

⒌价〔價〕
破坏声符。而且「价」在古代是另外一个字,音义都与「價」不同。

⒍歼〔殲〕拣〔揀〕
这两个字上面说過了。

⒎硷〔鹸〕
「硷」是一个从来都不用的简化字,因为一般都用「碱」。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从来都不用,你简化它干嘛?

⒏舰〔艦〕
「舰」是非常用字,用不着简化。

⒐姜〔薑〕
「姜」是姓,「薑」是一种植物,二者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东西。

⒑阶〔階〕
「阶」是「解放字」,就是解放区發明的字。实际上「階」字不难写,用不着简化。

⒒洁〔潔〕
不好的合併简化字。

⒓仅〔僅〕
不好的符号代替字。破坏了漢字的系统性:堇僅瑾谨。

⒔惊〔驚〕
「惊」在古代是「谅」的异体字,破坏了漢字的系统性:警驚。古代以「京」为声符的字全都读liang:凉晾谅。「鲸」字中的「京」不是声符,是大的意思,「鲸」就是大鱼的意思。

⒕竞〔競〕
破坏了造字本义,因为必须要有两个人才能「竞」争。而且「竞」容易和「竟」混淆。

⒖卷〔捲〕
卷juàn,捲juǎn,读音不同不应该合併。

⒗夹〔夾〕
這其实是个合併简化字,我们来看「夹」的类推简化字:
郏〔郟〕侠〔俠〕陕〔陝〕浃〔浹〕挟〔挾〕荚〔莢〕峡〔峽〕狭〔狹〕惬〔愜〕硖〔硤〕铗〔鋏〕颊〔頰〕蛱〔蛺〕瘗〔瘞〕箧〔篋〕
注意「陝」字的右边是两个「入」字,不是两个「人」字,「陝」的右边不是「夾」。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呢?所以「陕」字的读音完全不同于以「夹」做声符的其他字。
另外「夹」6笔,「夾」7笔,只节省了1笔,所以這个简化是没有必要的。

⒘节〔節〕
「节」应该是竹字头,毕竟「竹节」嘛

⒙尽〔盡、儘〕
「儘」应该类推简化成「侭」,减少一个多音字。

⒚进〔進〕

「进」读jin,不读jing(井)


K 共9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开〔開〕 克〔剋〕 垦〔墾〕 恳〔懇〕 夸〔誇〕 块〔塊〕亏〔虧〕 困〔睏〕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壳〔殻〕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克〔剋〕夸〔誇〕块〔塊〕困〔睏〕,共4字(不容易啊,终于降低到一半以下了)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克〔剋〕
「克」与「剋」在很多义项上是相通的,但是在有些义项上不通,不应该合併。


⒉块〔塊〕
「塊」字古代有现成的简化字「凷」,怎么看都比「块」這个文改会自造字强。


⒊困〔睏〕夸〔誇〕

无聊的合併字


L 共48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腊〔臘〕 蜡〔蠟〕 兰〔蘭〕 拦〔攔〕 栏〔欄〕 烂〔爛〕累〔纍〕 垒〔壘〕 类〔類〕 里〔裏〕 礼〔禮〕 隶〔隷〕帘〔簾〕 联〔聯〕 怜〔憐〕 炼〔煉〕 练〔練〕 粮〔糧〕疗〔療〕 辽〔遼〕 了〔瞭〕 猎〔獵〕 临〔臨〕邻〔鄰〕岭〔嶺〕 庐〔廬〕 芦〔蘆〕 炉〔爐〕 陆〔陸〕 驴〔驢〕乱〔亂〕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来〔來〕乐〔樂〕离〔離〕历〔歷、曆〕丽〔麗〕两〔兩〕灵〔靈〕刘〔劉〕龙〔龍〕娄〔婁〕 卢〔盧〕虏〔虜〕卤〔鹵、滷〕录〔録〕虑〔慮〕仑〔侖〕罗〔羅〕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腊〔臘〕 蜡〔蠟〕 兰〔蘭〕 拦〔攔〕 栏〔欄〕 烂〔爛〕类〔類〕 里〔裏〕 怜〔憐〕 炼〔煉〕 练〔練〕疗〔療〕 辽〔遼〕猎〔獵〕临〔臨〕邻〔鄰〕岭〔嶺〕 庐〔廬〕 芦〔蘆〕 炉〔爐〕 陆〔陸〕 驴〔驢〕乐〔樂〕历〔歷、曆〕两〔兩〕龙〔龍〕卢〔盧〕仑〔侖〕罗〔羅〕,共29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腊〔臘〕 蜡〔蠟〕猎〔獵〕
「腊」「蜡」「猎」三字古已有之,跟「臘」「蠟」「獵」音义都不同,這样合併很容易出问题的。

⒉兰〔蘭〕 拦〔攔〕 栏〔欄〕 烂〔爛〕
因为這个简化,小时候的我看了700多集《名侦探柯南》都不知道「兰」(蘭)原来是一种花的名字。
「蘭」简化成「兰」,然而「闌」简化成「阑」,乱七八糟的简化方式。


⒊类〔類〕
《说文》有「頪」字,解释为:「難曉也。从頁米。」很明显「類」是「頪」的後起增緐字,所以正确的做法是恢复本字「頪」,而不是自造一个新字「类」。其实這个字根本用不着简化,日本都在用「類」字。


⒋里〔裏〕
不好的合併字。這次参考台湾做法,台湾把「裏」简化成「裡」,感觉不错。


⒌临〔臨〕

引入了一个漢字中沒有的部件,就是那个倒着写的「日」字


⒍怜〔憐〕邻〔鄰〕
糟糕的声符。「令」是後鼻音,而「憐」「鄰」是前鼻音。


⒎岭〔嶺〕
不好的合併字。「岭」字古已有之,「嶺」的字面意思是「山之領」,不要以为「領」在這裡只是声符。


⒏炼〔煉〕 练〔練〕
非常难看的草书楷化字。


⒐疗〔療〕 辽〔遼〕
「了」這个字是不适合作为声符使用的,因为它最常用的读音是le,不是liao。再者也破坏漢字的系统性:撩燎嘹瞭潦療遼。最後由于「了」字形过于简单的关系,「疗」「辽」两字比较难看。


⒑庐〔廬〕 芦〔蘆〕 炉〔爐〕驴〔驢〕
破坏漢字的系统性:卢泸颅炉芦庐驴


⒒陆〔陸〕
破坏漢字的系统性:陸睦→陆睦。而且莫名其妙地和「击」字拉上关系。


⒓乐〔樂〕仑〔侖〕
過度简化。其中「乐」容易和「东」混淆,「仑」容易和「仓」混淆。
「樂」字的简化可以参考日本:楽


⒔历〔歷、曆〕
不合理的合併。而且「历」容易跟「厉」混淆。


⒕两〔兩〕

「兩」8笔,「两」7笔,减一笔有必要吗?还不如简化成「両」,6笔。


⒖卢〔盧〕

慮虜盧→虑虏卢,破坏漢字系统性


⒗罗〔羅〕

草书楷化丢失字义,「羅」是以「丝」织的「网」捕「鸟」的意思,跟「夕」有什么关系?而且跟「岁」字形近易混淆。


⒘龙〔龍〕
這个字的问题是字义不好。
在古代,「尤」是「犬」的异体字,「丿」代表毛髮,于是便有了這么一个字:尨。這个字是多毛狗的意思。
《说文解字》:「尨,犬之多毛者。从犬从彡。《詩》曰:“無使尨也吠。”」
然後文改会把「尨」去掉两撇,直接就当作「龍」的简体字用了。
所以我从来不说自己是「龙」的传人。

严格来说,這个东西还真不能怪文改会,因为「龍」在古代是皇帝的象征,用一个略含贬义的字去指代皇帝自然是沒有什么问题的。

那么,中国人是何时才成为「龍」的传人的呢?

答案是1988年,侯闽德闽健在春晚上演唱了《龍的傳人》之後,「龍」才正式成为中国人的图腾。

也就是说,在1957年文改会简化漢字的时候,中国人还不是「龍」的传人呢!

侭管我知道這只是一个不那么好笑的误会,但每次看到「龙」這个字,我的心都依然在滴血。


M 共15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么〔麽〕 霉〔黴〕 蒙〔矇、濛、懞〕 梦〔夢〕 面〔麵〕庙〔廟〕 灭〔滅〕 蔑〔衊〕 亩〔畝〕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马〔馬〕 买〔買〕卖〔賣〕 麦〔麥〕门〔門〕黾〔黽〕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么〔麽〕霉〔黴〕蒙〔矇、濛、懞〕 梦〔夢〕 面〔麵〕庙〔廟〕 灭〔滅〕 蔑〔衊〕马〔馬〕 买〔買〕卖〔賣〕,共11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么〔麽〕
「么」在古代是「幺」的异体字,而且两个字的字形也很相近,容易混淆。我个人觉得认为「麽」字难写的话可以简化成「庅」。


⒉霉〔黴〕蔑〔衊〕面〔麵〕蒙〔矇、濛、懞〕
莫名其妙的合併。


⒊ 梦〔夢〕
「梦」11笔,「夢」13笔,费了這么大功夫就为了省两笔?
而且「夢」字上面是声符,同一个声符的字还有「瞢」。


⒋庙〔廟〕
「廟」字古已有简体字「庿」,我个人认为比「庙」好,因为能表音。


⒌ 灭〔滅〕

两个原因:①「減滅」看起来很和谐,把「滅」字简化了,那么「減」(减)字是不是也要简化呢?或者换种说法:「減」(减)字都不简化,你为什么要简化「滅」字呢?

②「灭」和「火」形近易混淆,「消火」「消灭」。


⒍马〔馬〕
「马」容易跟简化後的「鸟」混淆。
看起来好像「鸟」字中间有一点,实际上手写的时候那个点很容易跟前一笔横折钩连起来,然後「马」「鸟」的中间就完全一样了,只能靠上面的一撇来辨认。


⒎买〔買〕卖〔賣〕

「买卖」跟「头」有什么关系?這种草书楷化字只有「易写」一个优点,缺点「难认」「难记」。


N 共10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恼〔惱〕 脑〔腦〕 拟〔擬〕 酿〔釀〕 疟〔瘧〕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难〔難〕鸟〔鳥〕 聂〔聶〕宁〔寜〕 农〔農〕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拟〔擬〕疟〔瘧〕鸟〔鳥〕 聂〔聶〕宁〔寜〕农〔農〕,共6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拟〔擬〕疟〔瘧〕
声符沒了。
有人可能会说「以」「疑」不都读yi吗,来看看這一组字:擬凝。
「瘧」在现代漢语中只有「瘧疾」這一个词,很明显「虐」是「瘧」的本字,「瘧」是「虐」的緐化,你觉得「瘧疾」难写你也可以写成「虐疾」啊,哪有义符把声符挤掉的道理?


⒉聂〔聶〕
「聶耳」表示我很忧伤。


⒊宁〔寜〕
连环简化字,這可能是最失败的简化字了吧。「宁」字古已有之,读zhù。文改会把「寧」「甯」合併简化做「宁」,再把原本的「宁」简化做「宀一」。


⒋农〔農〕

這个字好像是草书楷化的。

缺点:容易跟「衣」混淆。

「農」字古代有一个比较形象的简体字「莀」,我个人认为比「农」好。其实「農」字根本用不着简化,日本都还在用「農」字。


⒌鸟〔鳥〕

两个问题:①破坏漢字系统性,「鳥」下面是个「与」字,跟「焉」同源。

②容易跟「马」混淆。


P 共7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盘〔盤〕 辟〔闢〕 苹〔蘋〕 凭〔憑〕 扑〔撲〕 仆〔僕〕 朴〔樸〕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盘〔盤〕辟〔闢〕苹〔蘋〕扑〔撲〕仆〔僕〕朴〔樸〕,共6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盘〔盤〕
声符沒了。与「磐」「槃」等字的联系也沒了。


⒉辟〔闢〕苹〔蘋〕
无聊的合併。「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是什么意思?答:小鹿吃着野外的苹果(误)。


⒊扑〔撲〕仆〔僕〕朴〔樸〕

无聊的合併。「扑」变成了多义字,「仆」变成了多音多义字。至于「朴」,我都不知道這个字已经有多少个读音和义项了。


Q 共24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启〔啓〕 签〔籤〕 千〔韆〕 牵〔牽〕 纤〔縴、纖〕 窍〔竅〕 窃〔竊〕 寝〔寢〕 庆〔慶〕 琼〔瓊〕 秋〔鞦〕曲〔麯〕 权〔權〕 劝〔勸〕 确〔確〕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齐〔齊〕岂〔豈〕气〔氣〕迁〔遷〕佥〔僉〕乔〔喬〕亲〔親〕穷〔窮〕区〔區〕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签〔籤〕纤〔縴、纖〕寝〔寢〕 庆〔慶〕曲〔麯〕 权〔權〕 劝〔勸〕确〔確〕岂〔豈〕气〔氣〕佥〔僉〕乔〔喬〕穷〔窮〕,共13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签〔簽、籤〕纤〔縴、纖〕
這个上面说過了,不合理的合併。


⒉寝〔寢〕
「寑」是「寢」的古字,笔画少,表音,我看不出任何理由不恢复「寑」字。


⒊庆〔慶〕
「慶」「愛」「憂」具有同样的构造「心夊」,所以他们理应采用同样的简化方式。我觉得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把「夊」去掉,這个是冗余义符,去掉不影响表音表义。


⒋确〔確〕
为什么不能把商榷的「榷」也简化成「桷」呢?


⒌曲〔麯〕
不合理的合併。


⒍权〔權〕 劝〔勸〕
這个上面说過了,過度简化。


⒎气〔氣〕
左下角太空了,影响漢字美感。
如果一定要简化可以学日本简化成「気」。


⒏岂〔豈〕
「豈」不是常用字,根本不用简化。以「豈」为声符的也沒有一个是常用字。


⒐佥〔僉〕
符号代替字,代替符号是三点,用這个代替符号的常见字还有「兴」「学」「觉」等等。
一般来说,用无义符号代替是最後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不应该这样做。而「僉」字很明显还沒有到最後一步,我们来看日本是怎么简化這个字的:
儉→倹,劍→剣,險→険,檢→検,驗→験
两个「口」写成一个「口」,两个「人」写成一个「人」,然後把「人」字那一撇拉长穿過去,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字的轮廓,我觉得這个简化是非常不错的。


⒑穷〔窮〕

越「穷」越有力?


⒒乔〔喬〕

「喬」一看就是「高」的意思,「乔」是什么意思?


R 共4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让〔讓〕 扰〔擾〕 热〔熱〕 认〔認〕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扰〔擾〕 热〔熱〕 认〔認〕,共3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认〔認〕
「人」字在汉语中从来不做声符。而且「認」字有约定俗成的简化字「讱」(訒)。


⒉热〔熱〕
莫名其妙地和「执」(執)拉上关系。


⒊扰〔擾〕
這裡牵扯到「憂」字的简化方式。
目前的简化方案是這么做的:把「憂」和「忧」合併,然後把所有做偏旁的「憂」字改成「尤」:优優,扰擾。


首先,「憂」「忧」合併就是不对的,明明是两个字为什么要合成一个字?


以「心夊」为偏旁的常用字有三个:愛13笔,慶15笔,憂15笔。其中「憂」字笔画数最多,而且算上以它为偏旁的字(优優扰擾)使用频率也最高,所以這三个字中,「憂」字简化的需要最迫切。


但是既然這三个字的结构相似,那么它们理应采用相同的简化方式,最简单的简化方式就是把「心夊」改成「心」,把「夊」這个冗余义符去掉。


去掉「夊」之後「憂」依然有12笔。沒关系,我们可以把「憂」上面写成「頁」,上「頁」下「心」這个字在《说文解字》中就有,而且註为「憂」的本字(其实「憂」心字上面那个秃宝盖就是「八」字的变形)。然後我们再把「頁」类推简化成「页」,那么「憂」就只有10笔了。


「忧」7笔,多写3笔,不用合併。


至于「优」「扰」這些字,「尤」並不適合做声符,因为它字形過于简单,容易跟其他的字混淆。「优」容易跟「伏」混淆,「扰」容易跟「拢」混淆,声符並不是越简单就越好的。


S 共36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洒〔灑〕 伞〔傘〕 丧〔喪〕 扫〔掃〕 涩〔澀〕 晒〔曬〕伤〔傷〕 舍〔捨〕 沈〔瀋〕 声〔聲〕 胜〔勝〕 湿〔濕〕实〔實〕 适〔適〕 势〔勢〕 兽〔獸〕 书〔書〕 术〔術〕 树〔樹〕 帅〔帥〕 松〔鬆〕 苏〔蘇、囌〕 虽〔雖〕 随〔隨〕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啬〔嗇〕杀〔殺〕审〔審〕圣〔聖〕师〔師〕时〔時〕寿〔夀〕属〔屬〕双〔雙〕肃〔肅〕 岁〔嵗〕孙〔孫〕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
洒〔灑〕扫〔掃〕伤〔傷〕 舍〔捨〕 沈〔瀋〕胜〔勝〕实〔實〕 适〔適〕 势〔勢〕 书〔書〕树〔樹〕松〔鬆〕 苏〔蘇、囌〕 虽〔雖〕 随〔隨〕 啬〔嗇〕审〔審〕圣〔聖〕时〔時〕肃〔肅〕孙〔孫〕,共21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洒〔灑〕
「洒」是「洗」的异体字。不对,确切地说是本字。

⒉伤〔傷〕
猜猜看「殤」的简体字是什么?
是「殇」。
猜猜看「饬」的繁体字是什么?
是「飭」。
不管你乱不乱,反正我已经凌乱了。

⒊ 舍〔捨〕
舍shè,捨shě,读音不同怎能合併?

⒋审〔審〕
「審」的本字是「宷」,但是文改会嫌弃這个字不能表音,于是自造了一个「审」字。虽然「申」字表音还算準确,但是既然有现成的古字,你为什么要自造新字呢?
《说文》:「宷,悉也。知宷諦也。从宀从釆。審,篆文宷从番。式荏切」
百度百科:
釆读作biàn,是象形字,模拟兽爪留下的印迹,引申为分辨。也读作biǎn,指兽爪。釆极易与“采”弄混,“釆”是“撇”下面就是“米”,而“采”是由“爫”和“木”组成,需注意。釆也是一个重要意符,审、番、悉、释、釉都是以釆为意符的汉字。
「审」容易跟「宙」混淆。

⒌沈〔瀋〕
「沈」有两个音,一个是shěn,姓氏;另一个是chén,後来這个音被简化成「沉」。
「瀋」是墨汁的意思:墨瀋。
文改会把這俩字合一起了。
按理说這种合併简化字就不会再类推简化了,可是「瀋」字偏偏就有类推简化字「渖」。
不知道文改会到底咋想的。

⒍胜〔勝〕
破坏漢字的系统性:勝腾謄

⒎实〔實〕
跟「买卖」一样,這是一个让人无力吐槽的草书楷化字,「买卖实」跟人头有什么关系啊?

⒏适〔適〕
不好的合併简化字。

⒐势〔勢〕
莫名其妙地和「执」拉上关系。

⒑书〔書〕
非常难看的草书楷化字。

⒒树〔樹〕
丢失声符。使用同一声符的字还有「廚」(厨),你看,砖家把「树」放在《简化字总表》中,把「厨」放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這样你就看不见其中的诡异之処了。
而且莫名其妙地跟「对」字拉上关系。

⒓松〔鬆〕
不好的合併。

⒔ 苏〔蘇、囌〕
「协」的繁体字是「協」,「胁」的繁体字是「脇」,但是「苏」的繁体字是「蘇」,不是「荔」。
另外苏州人很生气:我们這儿是鱼米之乡,你给简化成什么了?

⒕ 虽〔雖〕
雖,从虫唯声。

⒖随〔隨〕
如果能把「隋」也简化成「陏」,我就接受這个简化。

⒗啬〔嗇〕
只省两笔,用不着简化。

⒘圣〔聖〕
猜猜看「怪」的繁体字是什么?
答案还是「怪」。
「圣」字古已有之,是「怪」的声符。

⒙时〔時〕孙〔孫〕

跟「际」(際)「标」(標)一样的去掉声符(「孙」是义符)一部分的做法。

⒚肃〔肅〕

为什么「淵」简化成「渊」,而「肅」不能简化成「」?不系统。

⒛扫〔掃〕

上面说过了。


T 共16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台〔臺、檯、颱〕 态〔態〕 坛〔壇、罎〕 叹〔嘆〕 誊〔謄〕体〔體〕 粜〔糶〕 铁〔鐵〕 听〔聽〕 厅〔廳〕 头〔頭〕图〔圖〕 涂〔塗〕 团〔團、糰〕 椭〔橢〕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条〔條〕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
台〔臺、檯、颱〕 坛〔壇、罎〕 叹〔嘆〕 誊〔謄〕体〔體〕听〔聽〕 厅〔廳〕 头〔頭〕团〔團、糰〕 椭〔橢〕 ,共10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台〔臺、檯、颱〕
文改会实在是太喜欢合併漢字了。


⒉坛〔壇、罎〕
不合理的合併。另外「罎」应为「罈」,「罎」字早就不用了,放在這裡只是为了让你觉得繁体字难写而已。


⒊叹〔嘆〕
我深恶痛绝的「又」字代替。


⒋ 誊〔謄〕
破坏漢字的系统性:腾謄。破坏声符。
「誊」容易跟「誉」混淆。


⒌体〔體〕
容易跟「休」字混淆。其实「體」有很多简体字,其中我比较喜欢的是「」。


⒍听〔聽〕 厅〔廳〕
《总表》裡最奇葩的两个简化字是「听」「叶」,说它们奇葩是因为他们和原字完全沒有关系。「聽」应该简化成「耳壬」,左边保留义符「耳」,右边跟「廷」一个声符。「廳」类推简化。


⒎头〔頭〕
据说這个字是草书楷化的成果。天哪,這要草到什么程度才能把「頭」写成「头」啊?


⒏团〔團、糰〕
「團」应该简化成「団」,而不是「团」。


⒐椭〔橢〕

前面说過了。


W 共12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洼〔窪〕 袜〔襪〕 网〔網〕 卫〔衛〕 稳〔穩〕 务〔務〕雾〔霧〕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万〔萬〕为〔為〕韦〔韋〕乌〔烏〕 无〔無〕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
卫〔衛〕 稳〔穩〕 务〔務〕雾〔霧〕为〔為〕乌〔烏〕 无〔無〕,共8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卫〔衛〕
「卫」這个字据说来自日本假名。


⒉稳〔穩〕
强行把「稳」和「急」拉上关系,不如日本简化字「穏」


⒊务〔務〕雾〔霧〕
丢失声符,「務」从力敄声,跟「鹜」「婺」一个声符。「霧」的本字是「霚」,应该回复本字而不是自造新字。


⒋为〔為〕

书写的时候把「為」字底下那四点写成一横,两个字就差不多了。用不着简化。

「为」字为什么要先写撇,後写横折钩呢?


⒌乌〔烏〕

容易和「马」「鸟」混淆,割裂了与「焉」字的关系


⒍无〔無〕

容易和「天」混淆,割裂了与「舞」字的关系


X 共25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牺〔犧〕 习〔習〕 系〔係、繫〕 戏〔戲〕 虾〔蝦〕吓〔嚇〕 咸〔鹹〕 显〔顯〕 宪〔憲〕 县〔縣〕 响〔響〕向〔嚮〕 协〔協〕 胁〔脅〕 亵〔褻〕 衅〔釁〕 兴〔興〕须〔鬚〕 悬〔懸〕 选〔選〕 旋〔鏇〕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献〔獻〕乡〔鄉〕写〔寫〕寻〔尋〕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
习〔習〕系〔係、繫〕戏〔戲〕 虾〔蝦〕吓〔嚇〕咸〔鹹〕 宪〔憲〕协〔協〕 胁〔脅〕亵〔褻〕兴〔興〕旋〔鏇〕乡〔鄉〕,共13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习〔習〕乡〔鄉〕
过度简化的代表。


⒉系〔係、繫〕咸〔鹹〕旋〔鏇〕
不合理的合併。


⒊戏〔戲〕
「戏」有现成简化字「戯」。


⒋虾〔蝦〕吓〔嚇〕
「虾」這个字沒有历史,是文改会自造的。
如果「蝦」可以简化成「虾」,那么「霞」是不是也可以简化成「雫」?

「威吓」读weihe,這是知识点,高考要考的。


⒌ 宪〔憲〕
两个问题:
①「憲」字是音从「害」省,中间网字部代表法网。简化成「宪」之後你怎么解释上面那个宝盖头呢?
②以「先」字做声符的字读xi(洗),不读xian。一个字读什么和以它做声符的字读什么是两个概念,丬读pan,但是状壮妆都读zhuang。


⒍协〔協〕 胁〔脅〕
就省了两笔,然後莫名其妙地和「办」字拉上关系。
「劦」是「协」的本字,齐心合力的意思,你看三个「力」字多形象。
然後「脅」是形声字,从月劦声,腋下的意思,也可以写成「


⒎亵〔褻〕
还是那句话,莫名其妙地和「执」拉上关系。


⒏兴〔興〕

莫名其妙地和「誉」「举」等字拉上关系。


Y 共47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压〔壓〕盐〔鹽〕 阳〔陽〕 养〔養〕 痒〔癢〕 样〔様〕钥〔鑰〕 药〔藥〕 爷〔爺〕 叶〔葉〕医〔醫〕 亿〔億〕忆〔憶〕 应〔應〕 痈〔癰〕 拥〔擁〕 佣〔傭〕 踊〔踴〕忧〔憂〕 优〔優〕 邮〔郵〕 余〔餘〕御〔禦〕 吁〔籲〕郁〔鬱〕 誉〔譽〕 渊〔淵〕 园〔園〕 远〔遠〕 愿〔願〕跃〔躍〕 运〔運〕 酝〔醖〕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亚〔亞〕严〔嚴〕厌〔厭〕尧〔堯〕 业〔業〕页〔頁〕义〔義〕 艺〔兿〕阴〔陰〕隐〔隱〕犹〔猶〕鱼〔魚〕与〔與〕云〔雲〕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
压〔壓〕盐〔鹽〕 阳〔陽〕 养〔養〕样〔様〕药〔藥〕叶〔葉〕 亿〔億〕忆〔憶〕应〔應〕 痈〔癰〕拥〔擁〕 佣〔傭〕忧〔憂〕 优〔優〕 邮〔郵〕余〔餘〕御〔禦〕郁〔鬱〕 渊〔淵〕 园〔園〕远〔遠〕愿〔願 〕运〔運〕 酝〔醖〕亚〔亞〕严〔嚴〕尧〔堯〕义〔義〕 阴〔陰〕隐〔隱〕犹〔猶〕云〔雲〕,共33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压〔壓〕
土字右边莫名其妙多一点,跟日本一样简化成「圧」多好。


⒉盐〔鹽〕
「鹽」字古代已有简化字「塩」,陈光尧觉得這个字不够简单,改成「盐」。
你凭什么把右上改成「卜」,這个「卜」在這裡是什么意思?


⒊养〔養〕
丢失义符。


⒋药〔藥〕
「葯」字古已有之,是另外一个意思。「樂」简化成「乐」是不好的,应该简化成「楽」,相应地「藥」应该简化成「薬」。


⒌叶〔葉〕
莫名其妙的简化字。「枼」是声符,蝶谍喋都在用,也不是什么复杂难写的字。「叶」字古已有之,自从「葉」被简化成「叶」之後,大陸人就把「叶(shè)公好龙」读成「叶(yè)公好龙」了。


⒍亿〔億〕忆〔憶〕
過于简单。简单有什么不好?太简单了容易跟其他字混淆,而且也不好看。
不系统,以「意」做声符的字还有:噫臆癔。

无历史,亿忆都是陈光尧自造字。


⒎应〔應〕
符号代替字。代替符号是三点,使用同样代替符号的还有「学」「觉」「举」等字。不好看兼丧失义符声符,不如日本的简化字「応」。


⒏痈〔癰〕拥〔擁〕 佣〔傭〕
「癰」有约定俗成的简化字「癕」,「痈」是文改会自造字。「佣」「傭」属于合併字。「擁」字不难写不需要简化,日本用的也是「擁」字。


⒐忧〔憂〕 优〔優〕
這两个字上面说過了。


⒑ 邮〔郵〕余〔餘〕御〔禦〕郁〔鬱〕 园〔園〕愿〔願〕犹〔猶〕云〔雲〕样〔樣〕
不合理的合併。其中「鬱」可以简化成「欎」,「樣」可以简化成「」。


⒒ 渊〔淵〕
淵→渊,肅→肃,而不是肅→,不系统


⒓运〔運〕 酝〔醖〕
先声明我认为把「會」简化成「会」很好,因为日本也是这么简化的,这样跟日本保持一致可以减少我们之间的交流成本。
然後我认为:如果把「會」简化成「会」,那么就不应该把「運」简化成「运」。
为什么呢?因为「会」字中的「云」字很明显是个佔位符,它不具备任何含义,既不表音也不表义,那么连带着就会使「运」字中的「云」字也无法表音。
举个例子,「运动会」三个字你敢读半边吗?
常用漢字中,只有「运」这一个字中的「云」是表音的。「会」字那一大堆衍生字刽(劊)郐(鄶)侩(儈)浍(澮)荟(薈)哙(噲)狯(獪)绘(繪)烩(燴)桧(檜)脍(膾)鲙(鱠)中的「云」字全都是无意义的佔位字符。当「云」字被大量用于做佔位字符之後,表音能力就被削弱了。
另外「云」字過于简单(废话不简单就不会用它做佔位字符了),导致容易跟其他字混淆,比如「运」容易跟「远」混淆。「远」字使用频率比「运」高,而且历史比「运」悠久:「远」出自《宋元以来俗字谱》,「运」是解放字,所以要改的话也只能是改「运」。
「酝」是非常用字,根本用不着简化。


⒔严〔嚴〕
右下角太空了,缺乏漢字美感。


⒕义〔義〕
這个简化字纯粹就是来找骂的。


⒖远〔遠〕

破坏声符。以「元」为声符的字全都读wan:玩、完、顽,一个字读什么和以它为声符的字读什么是两个概念。


⒗隐〔隱〕

跟「稳」一样,莫名奇妙地和「急」拉上关系,不如日本简化字「


⒘亚〔亞〕

「普」的繁体字依然是「普」,「晋」的繁体字是「晉」。「亚」是漢字古已有之的构字符号,不应该和「亞」合併,「亞」有现成的简化字「」。


⒙尧〔堯〕

这种品字形加一个衬底的结构在漢字中多了去了,如:喿噪燥躁澡,桑嗓搡,沒必要简化。


⒚阴阳(陰陽)
作者:图腾子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697938/answer/3160500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1. 导致部件「昜」的简化不可类推,多了一个要额外记忆的例外。(对比「楊(杨)」、「揚(扬)」、「湯(汤)」等)

2. 导致「阳」从能提示读音的形声字变成无法提示读音的会意字。而且,——

(1)这个会意字构字不像「从」、「众」、「灭」、「尘」之类那么明确,要和「阴」对比着来看或者要想到「昜」和「日」的关系才有意义。

可是,「阴」本身也简化得不好。因为,「阴天」并不是月亮出来了(那是「夜」),只不过是云把光遮住了(「陰」就有「云」)。「树阴/荫」也只是有影子,并不是天黑了。

「陰」、「陽」古体是「侌」、「昜」,是因为山北、山南的意义和山联系在一起,才加上的「阜(阝)」(土山的意思)。从中原人的角度来看,山晒得到太阳那一面是南面,被阴影挡住晒不到太阳那一面是北面。简化成「阴」、「阳」之后,在山上看月亮和在山上看太阳,这是黑夜和白天的区别,跟南北有什么关系?「岳阳」、「华阴」就莫名其妙了。

(2)「阳」这个会意字还可能让初学者误以为是「日」作声旁的形声字,因为没有别的会意字用部件「阝」来构字。(像「休」就有「伐」、「付」等字同样用「亻」作会意字部件。)

3. 导致「阳」和「阴」这对意义相反的字形体太过接近,无论手写体还是印刷体都容易造成混淆,而且是紧要信息的混淆。大陆有的医院开化验结果报告会不厌其「繁」写「陰」或「陽」,就是这个原因。这说明简化字「阳」和「阴」是不孚社会应用的。


Z 共40字
不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杂〔雜〕 赃〔臓〕 脏〔贜、髒〕 凿〔鑿〕 枣〔棗〕 灶〔竈〕斋〔齋〕 毡〔氈〕 战〔戰〕 赵〔趙〕 折〔摺〕 这〔這〕征〔徵〕 症〔癥〕 证〔證〕 只〔隻、祗、衹〕 致〔緻〕制〔製〕 钟〔鐘、鍾〕 肿〔腫〕 种〔種〕 众〔衆〕 昼〔晝〕朱〔硃〕 烛〔燭〕 筑〔築〕 庄〔莊〕桩〔樁〕 妆〔妝〕装〔裝〕 壮〔壯〕 状〔狀〕 准〔凖〕 浊〔濁〕 总〔總〕钻〔鑽〕

可以类推的简化字:
郑〔鄭〕执〔執〕质〔質〕专〔專〕

我认为,其中失败的简化字有:
杂〔雜〕赃〔臓〕 脏〔贜、髒〕枣〔棗〕 战〔戰〕 赵〔趙〕 折〔摺〕征〔徵〕 症〔癥〕只〔隻、祗、衹〕致〔緻〕制〔製〕 钟〔鐘、鍾〕种〔種〕众〔衆〕朱〔硃〕烛〔燭〕庄〔莊〕桩〔樁〕准〔凖〕 浊〔濁〕总〔總〕执〔執〕专〔專〕,共24字。

下面挨个说理由:
⒈赃〔臓〕 脏〔贜、髒〕庄〔莊〕桩〔樁〕
「庄」在古代是另外一个字,不应当作为「莊」的简体字。
「庄」与「压」「圧」的字形过于接近,容易混淆。
「莊」的日本简化字是「荘」,我认为这个简化比「庄」好。
「赃」「脏」「桩」這些字就更不应该简化了。

⒉枣〔棗〕
「冬」「寒」下面那两点是冰的意思,「枣」跟冰毫无关系。

⒊战〔戰〕
「单」是「弹」的本字,是「弹弓」或者「子弹」的意思,「戰」的字面意思就是远程武器加近战武器,应该按规律简化「單」上面那两个「口」。

⒋赵〔趙〕
不「肖」子孙?

⒌折〔摺〕征〔徵〕 症〔癥〕只〔隻、祗、衹〕致〔緻〕制〔製〕 钟〔鐘、鍾〕种〔種〕朱〔硃〕准〔凖〕
不合理的合併,帮助勾践灭吴国的那个人到底是「文种zhòng」还是「文种chóng」?

⒍烛〔燭〕浊〔濁〕总〔總〕执〔執〕
這四个字上面说過了。

⒎专〔專〕

创造了一个新的笔画:竖折折(第三笔)

⒏杂〔雜〕

容易跟「朵」混淆,不如日本简化字「

⒐ 众〔衆〕

「众」字结构上不够饱满,不如简化成「」字


《简化字总表》中那些糟糕的简化字1(A-C)

编辑于 2019-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