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力
首发于持续力
你喜欢的PhotoReading,可能只是在逗你玩

你喜欢的PhotoReading,可能只是在逗你玩

最近翟天临的学术造假事件很火。此人连博士论文都拿不出手,却拿到了博士学位。在网络上找到的已经发表的论文,查重率也高达40%。而且更搞笑的是,翟天临连知网是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正值寒假期间,研究生们正好有空,就把翟天临的底料,扒了个底朝天。今天早上一看,这波舆论还在发酵,已经涉及到院领导。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没事千万不要惹研究生。研究生搞科研很苦的,科研是硬核的工作,一个演员就好好演戏,不要没事搞一个学霸的人设,尤其是你根本没有硬功夫,就不要愣充大铁钉。科研工作者做的事情,是在用科学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这些容不得花架子。

今天我给大家看另外一个博士用硬核手段证明一个很流行的学习方法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故事。这个流行的学习方法的名字叫PhotoReading(影像阅读),想必大家可能都听过。硬杠这个方法的机构叫NASA,就是美国搞航天飞机的那个NASA。




我最早知道PhotoReading的时候是2007年。那个时候我正在上大学,记得是暑假,在学校图书馆新书区中看到了一本《10倍速影像阅读法》。好奇之余,我借回去阅读。那个时候我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技术领域,被有难度的材料困扰,看到10倍速,我就被吸引了,就像现在很多阅读遇到困难的小伙伴一样。所以从辈分上说,目前绝大部分搞PhotoReading的小孩,都要喊我大师兄……


(现在还能查到当年的借书记录,右边是借还书的时间)

我拿着这本书练了一段时间,不过,最后我还是决定认认真真把书读完了比较好。因为我要写论文了,不能玩虚的。

由于PhotoReading这个概念是从美国传播进来的。于是我用英文在网络上进行检索,看看有没有人对PhotoReading展开实证研究。结果还真发现了美国官方机构的一篇论文。



上面这篇论文,是NASA的一篇技术报告。NASA就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你可能会怀疑,NASA不是搞太空、造航天飞机的么,折腾PhotoReading干啥?


原来,NASA下面有不同的研究中心,其中有一个中心叫Ames Research Center。这个研究中心有一位研究员叫Immanuel Barshi。他是一名认知方面的心理学家,研究的是宇航员的认知问题,包括在太空中如何应对挑战,如何管理风险等。猜想在那个时候PhotoReading宣称利用右脑可以实现10倍速阅读,炒得比较火,被心理学家关注,所以就拿来研究验证一下。




于是,Immanuel Barshi博士在1999年资助了欧道明大学(Old Dominion University)的Danielle McNamara博士作为项目负责人(PI也可以译作“首席科学家”),专门针对PhotoReading进行研究。研究结果于1999年9月提交至NASA。于是就有了这份报告。


这份报告在NASA的技术报告服务器上能搜索到。打开网址
ntrs.nasa.gov/search.js 然后在搜索框里搜索photoreading,结果里第一条就能看到。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直接把报告的链接放在这里,打开就可以直接看到。ntrs.nasa.gov/archive/n

那这篇论文主要研究了什么问题?
用一句话说,就是为了:
研究PhotoReading到底有没有宣传的那么牛。
那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呢?
没有,PhotoReading甚至连普通阅读都比不上。

我从论文中摘取一些内容,方便大家了解细节。

1、关于研究目标。
PhotoReading(以下简称PR)由一个叫Paul Scheele的美国人提出,具体的方法是让一个人进入放松状态阅读,用眼睛扫,而不是看书上的文字,每页只扫1~2秒,据说可以达到每分钟2.5万字的阅读速度。由于PR在媒体上很火,但是没有关于这个阅读法的有效性的客观研究,为了研究有这个方法到底有没有用,项目负责人自己去参加了课程并学习了这个方法。同时,还找了一个PR的专家来参加测试。




测试结果表明:
(1) 采用PR阅读,并没有获得任何收益(也就是没用了)
(2) PR宣称的阅读速度并没有观察到
(3) PR的阅读时间反而要比正常阅读时间更长,而且对文本的理解更差




有了这三条结论,就直接把PR给定调了。不过作者为了表示谦虚,论文的标题写的是《关于PhotoReading的初步研究》。

但是如果光看结论,不是严谨的心理学研究。我们要看作者是怎么通过实验,一步一步,把PR剖开的。

2、PR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我这里简单的讲一下到底什么是PhotoReading。PhotoReading被译成“影像阅读”,主要的主张是,搞这些方法的人宣称,利用人的右脑像照相机一样翻书,翻完潜意识就能记下来,然后用意识提取,你就能逆天,就像变成了神,不管学什么都可以很快学会。PR的方法分为五个步骤:

(1) 准备。进入放松状态,明确自己的阅读目的
(2) 预读。预读书籍的重要部分,如目录、关键词、标题甚至整篇内容
(3) 影像阅读。进入PR里的影像阅读过程,用眼睛扫,但是不通过聚焦看到书页的内容,每页只看1-2秒左右。在这个阶段,练习需要做一些自我暗示,例如“我正在集中注意力,我相信我能记下来”,自我催眠。
(4) 激活。进入所谓的活化(incubation)阶段,只要等待20分钟至24小时即可。根据PR的理论,这个阶段后,那些扫进大脑的文本会被“激活”。
(5) 速读。最后一步是“速读”,用很快的速度再扫一遍书,跳过熟悉的,重点看不熟悉的且重要的内容。

以上相当于给PR做广告了,不过不要感谢我,后面的实验,就没那么友好了。

3、怎么通过实验测试这个方法有没有用?
(如果你有阅读障碍,可以直接看下一节。)
研究者McNamara博士自己也花钱上了PR的两天课程,并且把课程的老师也拉来一起做测试。课程的老师是PR创始人Paul Scheele本人亲自培训出来的学生,练习PR长达三年的时间。那位课程的老师就是“专家”,已经培训了150人学会使用PR,McNamara博士自己就是“学员”。专家和学员一起来测试PR到底有没有用。

我简单讲一下McNamara博士的测试思路。以后大家也可以学习借鉴,应用在你的生活中。

(a) 对比参加培训前后的测试效果。
如果要证明一个阅读方法有用,那最直接的手段就是通过对照组实验。

在参加两天课程之前,先做一次测试,在参加课程之后,再做一次测试。通过两次测试的表现对比,就能看出来,到底有没有效果。

对于专家来说,由于已经掌握了PR的方法,那么就要求用普通的阅读方式来做测试。对于学员,由于没有学过,同样也用普通的阅读方式来做测试。

如果PR有用,那课程后的测试成绩,应该要比课程前的成绩要好。

而且测试成员既有专家也有学员,所以如果你要说新学员没学好,那专家的对照就可以消除这个因素的影响。

(b) 通过阅读速度与答题准确率来衡量效果。
McNamara博士让研究助理准备了一些阅读材料,并且设计好了问题,这样她自己就也不会提前看到材料,影响结果的准确性。

测试采用了两组试题,一组是标准化的阅读测试,就是用各种现成的标准化阅读库进行测试。另外一组是说明文阅读测试。

我们重点看说明文阅读的测试,因为这是PR重点宣传具备强大能力的方向。

McNamara博士选了三个领域的说明文,心理、感知与生物。每个领域各两篇材料,然后设置了三种开放式问题,每种8道题,共24道。

  • 先验知识题。这种题可以结合你的生活常识来回答。
  • 文本题。这种题目根据正文中的一句话就能回答。
  • 概念题。概念题需要把不同段落里提到的概念结合起来回答,难度更大。


另外,由于PR宣称对参加考试特别有效,所以实验还给专家增加了一组测试,那就是阅读三章生理教材,参加研究生的生理课考试。考试有6道判断,30道单选,6道填空,和12道简答。这里就埋下了论文的彩蛋了。

4、测试结果令人大跌眼镜
在标准化测试中,采用PR的方式阅读,不管是阅读速度,还是答题准确率,都没有采用普通阅读的方式高。

在PR宣称擅长的说明文阅读中,阅读速度反而要比普通的阅读慢。用PR阅读,读完以后准确率反而降低了20%。

再看一下文本题和概念题的成绩。

测试者如果只采用普通的阅读方式,概念题要比文本题答得好,但是一用PR阅读,准确率下降30%。但是如果是答文本题,切换到PR阅读以后,准确率下降10%。

也就是说,本来你正常好好阅读,结果一换到PR上,准确率反而会下降。不过这也说明,采用PR阅读,只会让你更关注一些独立的、碎片化的细节,但是你却无法把这些概念关联起来,于是你的概念题要比文本题答得更差一些。




更关键的来了!

在第3部分提到的采用PR的方式阅读三章生理学内容,然后直接参加考试的测试中,经测试,专家6道判断对了4道(75%),30道单选只回答了23道,答对了8道(35%),6道填空和12道简答都没有做。

有三年PR阅读经验的专家,直接挂科了。作者表示,这个准确率,其实和蒙差不多。




还有补刀。


在读完这些材料的时候,让专家给自己对于材料的理解能力打分,专家给自己打4.5分(满分5分)。专家估计自己能记住68%以上的阅读的内容。这种膨胀的自信,如果不是被测试成绩打脸,还是会一直持续下去。测试后,她给自己的理解程度打分为2分。




5、终于可以下结论了

Danielle McNamara博士在研究报告最后下了几条结论。
(1) PhotoReading没用。但是她的语气很委婉,叫“用PR没有什么好处”。




(2) 在阅读中,如果要对材料有更深刻的理解,需要大脑主动处理不同文本之间的关联,而且要边读边想。采用PR阅读的时候,无法抓到阅读材料中不同概念之间的相互关联,所以无法深度理解材料。


有意思的是,在PR的广告中,放了一张脑电图,对比了普通阅读和用PR阅读是的不同脑电波。对比发现,在采用PR阅读的时候,脑电图显示,大脑没有活动,而采用普通阅读,大脑活动显著。PR的发明人Paul Scheele把正常阅读时大脑活动增加解释为“大脑的吵闹”,把PR时大脑无活动,解释成“穿越旷野”“用更适合大脑能量的方式处理信息”。然而,目前学界普遍接受的理论是,只有大脑活动增加,才能代表存在思考的过程,大脑没有活动,就代表没有动脑。如果读者阅读的时候不动脑,那阅读理解一定会有问题。

(3) 重点来了!为什么采用PR阅读的人,会宣称这个方法有效果?Danielle McNamara博士认为,PR给阅读者一种虚假的信心。尤其是前文对于三章教材的阅读测试中,阅读专家以为自己都懂了,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也答不上任何开放式的问题。而McNamara博士自己参加课程的体会也表明,尤其是在经历PR的五个步骤以后,就真的以为自己都掌握了,但是做题就发现,啥也不会。

(4) 这种迷之自信到底是从哪来的?McNamara 博士给出了两个原因:

(a) 预读。
在预读中,学习者已经读了很多文本的内容,包括目录、索引、每节第一段、图表、关键词等。这样就获得了对于阅读内容最浅层的理解。这些浅层的概念往往是分散的,没有形成关联,于是在文本题的答题中,有所体现,虽然不一定能答对。

此外,在预读期间看到的关键词,形成概念储备。当PR活化结束,进入速读和激活阶段后,容易产生似曾相识的幻觉感(deja-vue)。这种感觉会被PR的练习者解读成“记住了”,于是会认为,材料已经通过PR学会了。尤其是阅读的文本涉及的话题已经熟悉,就会唤起记忆中更多的相似的概念,那样预读就会引起更强烈的“理解了文本”的感觉。

这一段就讲透了PR里面的一个现象,那就是为什么要让你读很多相同领域的书,因为这样可以更强烈地唤起你的“迷之自信”。

我早期的一篇文章,也分析出了这个结论。参见《PUA、中奖秘籍与快速阅读》

(b) 自我催眠。
在PR技术中,会一直强调要放松,并且要自我催眠。在放松状态下,需要不停的重复类似“我能记得牢”“我一定能成功”的自我肯定。而当读者承诺了这样的方法是有用的,就不太愿意承认失败,因为承认失败就意味着打脸,与自我宣称的信念是相矛盾的。

(5) 作者Danielle McNamara博士还针对一些可能的问题进行了预防性的答复。

因为测试中的材料会有点难,有的人说,PR拿来读消遣小说挺不错的。但是作者表示,连参加测试、有三年经验的PR专家都说,自己读小说不会采用PR的方法,因为这样会错过小说中精彩的情节。

还有人说,采用PR可以用来在长材料中搜索信息。McNamara博士表示呵呵,就这个准确率和速度,不推荐。




(6) McNamara博士认为,采用PR的方法对读者甚至是“有害的(detrimental)”,因为植入了一种虚假的理解感,PR的练习者们认为,阅读的目标已经达到了,但是其实还差得远呢!





(7) 即使PR阅读者的确认为已经吸收并且能回忆阅读的内容,McNamara博士表示,这些记忆其实是来自预读阶段和最后的速读阶段,而和影像阅读阶段没什么关系。而这些阶段其实在普通阅读里,本来就属于既有运作。况且,这些记忆是否牢固准确,也是没谱的事情。

所以也就是说,假如你觉得PR是有用的,那有用的其实和你的右脑影像也没什么关系,发挥作用的,是你用你的意识去做预读和速读,所形成的大致印象。再加上一些催眠的效果,你就以为自己逆天了。

这是不是有点像淘宝上卖的那种“保证生男孩,无效退款”的转运符?真是一桩稳赚不赔的好生意。你本来就会有一半的概率生男孩,而不是转运符的作用。如果你有概率论的知识,你会知道,这其实就是在逗你玩。

(8) McNamara博士认为,很多搞PR的会获得大量的人的认可,是因为他们相信会有一种超越智力的神秘力量。尽管经过研究表明,并没有这样的效果。但是相信这样神秘的力量,潜在的收益太大了,所以很多人宁可信其有。呜呼哀哉!

现在给老年人准备的保健品,其实也是一样的原理。一个床垫居然包治百病,让人忍不住相信!

(9) McNamara博士在自己的个人主页上,挂出了比提交给NASA的报告更详细的版本。在这个详细版本的开篇中,作者提到,目前没有科学文献表明,人可以通过潜意识进入影像拍照,然后再在后期处理并提取。所有的认知过程,都需要有意识、消耗精力并且花费时间。如果PR所宣称的是真的,那现存所有的认知理论都会受到挑战,并且要对这个现象作出解释。但是有意思的是,实验无法复现所宣称的效果。而且你会发现,这篇文章出现以后,学术界基本就没有人再理会PhotoReading了。


文献地址 soletlab.asu.edu/public


(10) 在《这才是心理学》一书中,就谈到
“那些产出丰硕理论与实证发现的领域,都获得了大量科学家的认可;而那些理论上行不通或者没有能被重复验证的领域会被摒弃。……研究课题通常不是由某个权威政府机构宣布停止的,它们只是在生存竞争环境中,被自然淘汰出局了而已”

“当今世界里,公众成天接触的观点和意见都来自于一些骗子,而不是理性的心理学从业者。”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专门用检索了关于PhotoReading的相关论文。你会发现,在这篇文章出现之后,就没有再更多的文章跟进了。我相信只要是心理学家看到这篇文章,都知道,这事情没法玩下去。不过商业拿来变现,倒是个不错的好项目。




我们可以查一下PhotoReading的提出者Paul Scheele,在后续有什么学术产出。你会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新作。




但是他却已经变成了一名商人,开办了自己网站,出售更多的产品,而且一个比一个神奇。你看看,这像不像一名知识网红?不过从水平和影响力来看,要比国内的知识网红,高一个层级。毕竟国内现在能做的,只是引进这些产品而已。




我们对比一下,这篇研究报告是1999年完成,20年过去了,当年负责研究的Danielle McNamara博士,现在已经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系(Arizona State University)教授了,她发的论文就有300多篇,而且最近还评上了美国教育研究协会的会士,评选原因是在帮助人类理解文本方面作出的重要贡献。如果要说权威,这就是关于语言学习和阅读方面的权威了。这是正儿八经的科学家,能上得了厅堂的。她的个人主页参见istl.asu.edu/leadership




商人和科学家哪个更好?我不去评价。毕竟在很多人眼里,只要一个人赚了钱,就是很厉害的。

但是我是希望大家在接收信息的时候,看到更多的可能性。我们国内人多,很多小白英语也不好,没有搜索能力,但是却相信大咖。但是希望你信任的大咖,能带给你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而不是带给你更多的幻觉,而不是只想从你身上变现。

对我而言,哪怕获得真相的代价大一点,痛苦多一点,也要比舒爽的幻觉好。这是我的选择。

我其实没有必要费心周折写这么多文字,我在我自己群里分享一下,至少可以保证成长会的小伙伴都能同步到。而且目前国内的形势来看,知识付费已经进入了信仰阶段(参见《Scalers: 知识付费信仰之争》),所以如果只要你喜欢,你愿意,那一切问题都没有。(参见《Scalers:千金难买我愿意》)

但是正如《这才是心理学》一书所说:

“如果我们不对这一行业进行清理整顿、为我们的学生提供科学思维典范的话,外行就会替我们做。”

我还是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科学,支持科学,因为科学的进步,是有一群很苦的研究生在一群同样苦的科研人员,每天在实验室里日拱一卒推出来的。当科学的结果应用的时候,其实已经有大量的人默默为此付出无数日日夜夜,才能换来普通人的享受。

而这些就不应该是像翟天临之辈通过学术造假的方式,给自己贴金,然后树立一个学霸人设,让粉丝盲目膜拜。虽然没有人能阻止你瞎拜。

信息社会,如果你掌握一门外语,你能打破中文信息的桎梏,尤其是对国外传入的信息,通过对比分析,你能发现更全面的世界,这对于你的决策,也是有好处的。

这些信息本来就存在这个世界,只是你可能一直不知道。我认为,热爱学习的你,热爱阅读的你,应该看到。

参考链接
1、Immanuel Barshi 的个人主页nasa.gov/offices/nesc/a
2、报告原文Preliminary Analysis of Photoreading ntrs.nasa.gov/archive/n
3、Danielle McNamara的个人主页
istl.asu.edu/leadership
4、更详细的报告版本
dropbox.com/s/vq3mwf4yt
5、其他的请随意Google

发布于 2019-02-1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