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02/特征2:四处分散

就像人类社会那样,集体的记忆是分散的,学习是分散的,连思维过程都是分散的。它以分散的方式加工、存储和传递信息。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集体具有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结构。那么,它的这种结构方式有什么作用呢?我们发现,集体的分布式结构具有独门绝技,常常用来解决集中式结构很难解决、甚至是无法解决的问题。

分布式计算就是这种独门绝技之一。那么,它是如何实现的呢?简单来说,为了实现分布式计算,计算机需要通过网络互联,组成一个分布式系统。在这个系统中,计算机能够互相配合,来完成一个共同的目标。其具体流程是,当一个项目开始时,大的计算任务会被分割成一个个小块,之后借助互联网分别发送给志愿者;志愿者获取任务后开始计算,之后再将结果传回到服务器中进行汇总。就这样,一个分布式计算项目就运作成功了。

虽然一些科学项目计算量巨大,同时又缺乏资金,但是依靠分布式计算却能够完成。凭借志愿者的支持,分布式计算汇聚了大量电脑的计算能力,解决了计算量巨大的问题;同时也解决了资金问题,因为项目方根本不需要购买或租用志愿者的电脑,节省了很大一笔费用。既然分布式计算有如此显著的优点,可以想象其应用一定很广泛。事实正是如此。如今,全世界都在应用这种技术。中国分布式计算总站(equn.com)就收录了很多这种类型的项目,涵盖天文、物理、生物学等十几个领域。虽然这些项目规模庞大,但是不需要电脑全力投入工作,只需要利用电脑的闲置处理能力就够了。就这样,通过互联网,分布式计算汇聚了来自全球的信息加工设备,解决了许多很难解决的问题。这就是集体智慧的力量,分布式计算充分体现了集体分散加工信息的能力。

其实,不仅电脑具有这种能力,人类也采用类似的工作方式。也就是说,我们也能够以分散的方式加工信息。例如,当编写维基百科时,大量志愿者分散在世界各地,分别撰写不同的条目;之后,这些条目汇总在一起,就组合成了一部规模巨大的百科全书。这是一个互联网时代的例子。然而,我们发现,即便在传统社会,人们也经常会以分散的方式加工信息。例如,在市场经济中,每个生产者都会观察市场行情,以决定生产何种产品,与此同时,每个消费者也会注意产品质量和售价,以决定购买何种商品。就这样,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计算”,商品价格以及供应数量则是这种“计算”的结果。

集体(人和计算机)除了能以分散的方式加工信息,还能够以分散的方式存储信息,可以称之为分布式记忆。普通的电脑硬盘并不绝对可靠,有损坏和丢失数据的风险。包括我在内,许多人都有损坏硬盘、丢失数据的经历。如果硬盘完全坏了,对个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很多文件因而无法恢复,里面可能有珍贵的照片,也可能有难忘的视频,甚至会有大量的公司文件。我们难以接受失去这些资料的后果。虽然我们被教导要经常备份资料,但备份过程繁琐、枯燥,使得我们经常会逃避备份工作。然而,由于服务器中的资料往往更重要,所以有的服务器增强了备份数据的能力。它们能自动地以分散方式存储信息,也就是说,它们具有分布式记忆功能。

有一种服务器安装有多个硬盘。当它存储数据时,不是像普通电脑那样将数据存储在一颗硬盘上,相反,它会将同一份数据分散存储在多个硬盘中。假如其中一个硬盘坏了,直接把它换成好的就可以了。这时,存储在其它硬盘中的完全一样的数据,就会自动复制到这颗新的硬盘上。当然,计算机还有很多其他方式实现分布式记忆功能。不过,即便如此,单独一台服务器还是会出现宕机、无法工作的时候,这时就很难及时获取数据了。随之而来,就会让人感到焦头烂额。

然而,随着云计算技术的出现,数据不再存储在一台服务器里。与多硬盘的策略类似,大块的数据会分解成无数个小块,之后复制出多个副本,分散存储在大量的服务器中。云计算平台使用的服务器数量如此之多,有的甚至多达数十万乃至上百万台。凭借强大的分散存储信息的技术以及庞大的规模,数据丢失的概率大大降低,读取数据时遭遇的故障也大为减少。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充分享受分布式存储信息的好处。

当然,不止计算机,我们人类也经常采用分散的方式存储信息。我们发现,不同领域的知识,往往分布在不同类型的头脑中。例如,数学家掌握数学知识,生物学家掌握生物知识,音乐家则掌握音乐知识。并且,同一个知识不是仅仅存在于一个大脑里,而是存在于多个大脑中,甚至是无数个大脑中。另外,全人类的知识也分散在无数的论文和书籍里,而这些论文和书籍又分散在无数个图书馆和数据库中。显而易见,人和计算机一样,都擅长以分散的方式存储信息。

* * *

综上所述,在一些情况下,集体摆脱了中心化,也就是避免孤注一掷,避免某个个体完全掌控工作,同时避免集体形成一个僵化的整体。借助去中心化,集体的分布式结构实现了以分散的方式加工和存储信息,使得分布式计算和分布式记忆得以实现。

强调分布式,强调去中心化,并不等于忽视领导和中心化的作用。事实上,在一个国家中,总统、总理等国家领袖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他们可以控制和协调集体的运作,同时也能激发集体智慧。在一个企业里,总经理也起到类似的作用。如果失去领导,企业将很难运转,更别说发挥集体智慧了。另一方面,数据中心和超级计算机也具有中心化的特点,联合国也同样如此。总的来说,像全球脑这样的复杂集体,其内部分布式和中心化同时存在,同时发挥着各自不同的作用。只不过,对集体来说,分布式特征更为明显,在不同规模、不同种类的集体中广泛存在。相反,很多集体是没有中心化特征的。例如,蜂群和蚁群,以及一群互不相识的游客,他们都没有这样的特征。

通过本节我们了解到,凭借分布式结构,集体实现了以分散的方式加工和存储信息。我们看到,在全球脑这个活跃的集体中,正在产生海量的数据,正在加工海量的信息,正在生产海量的知识,与此同时,无数的数据、信息和知识则被保存下来。其实,集体不但擅长以分散的方式加工和存储信息,还擅长以分散的方式传递信息。为了能够以分散的方式传递信息,就要借助通信网络,这将是下面将要介绍的内容。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4-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