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02/特征3:至关重要的通信网络

在以色列的地下,生存着一种没有听力的鼹鼠,它们依靠敲击头顶上的土层来传递信息;在水面上,有的昆虫依靠激起涟漪来发送消息;在草丛中,还有的昆虫通过引起茎叶的震动来通信。 另外,蜜蜂可以通过舞蹈告知同伴哪里有花蜜,蚂蚁则在地上留下化学物质——信息素,以此告知同伴自己的踪迹。有趣的是,凭借信息素等通讯手段,蚁群内部形成了一个复杂的通信网络。随之而来,蚂蚁之间可以彼此连通,进而能增强集体智慧,使得整个蚁群能够像一个大脑那样运作。

其实,人脑内部也存在一个复杂的通信网络。在人脑中,神经纤维(树突和轴突)就像纤细的网线一样,将860亿个神经元联结在一起。虽然每一根都不长,其中绝大部分不超过1米,但是由于数量巨大,以至于总长度竟达到了惊人的几十万公里。这数十万公里长的神经纤维,彼此之间纵横交错,浓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形成了一个精细的网络。在这个网络上,不断有电脉冲往来传播。与此同时,在树突和轴突的连接处(突触),还会不停地分泌一些化学物质(神经递质)。在人脑里,这些电脉冲和化学物质都是用来传递信息的。就这样,一个复杂精细的通信网络形成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的智慧都离不开这个网络的正常运作。人类社会就更不用说了。整个社会的运作都要依靠通信网络才能完成。

在古代,为了交流,人们已经开始使用一些古老的通信方式。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苏美尔人发明了楔形文字。 他们在饼干大小的泥板上写字,然后寄给别人,用于通信。就这样,凭借泥板等通信手段,古人已经可以交流信息,以及分享文化知识。如今,人和机器原本分散在世界各地,然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通信网络却将人和机器联结在一起,形成了全球脑,同时也将集体智慧发挥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相对全人类而言,我们每个人的智慧只能算得上是小聪明。事实证明,只有凭借通信网络,把每个人的小聪明联结起来,这些小聪明才能转变成整个人类的大智慧。所以说,通信是集体智慧的一个基本特征,并且当众多通信渠道汇聚在一起、形成网络的时候,这种特征就更加明显了。

单独一个神经元什么都不是,除非大量神经元能够相互联接;同样,单独一个人的智慧也很有限,除非众多个体能够相互通信。借助通信,可以把分散的个体凝聚为一个集体,进而产生集体智慧。表面上,我们使用电信技术只不过是为了打打电话而已,然而实际上,电信的意义在于能帮助全人类沟通,能够让集体智慧涌现出来。这才是电信所发挥的伟大作用。我们看到,伴随电信技术的发展,通信从电到光、从有线到无线、从分散到汇聚,以令人眼花缭乱的方式重塑着人类的集体智慧。

在古代,通信手段十分落后,随之而来,就会严重阻碍文化知识的传播。对此,凯文•凯利曾这样描述道:“史前时代,创新每年的扩散距离也许只有几英里,需要几代人的时间才能翻越一条山脉,几个世纪才能穿越一个国家。” 如今,这种缓慢的传播方式已一去不复返了。借助发达的通信技术,即便在海拔8 000多米的珠穆朗姆峰上,登山者也能实时地将攀登情况告知全世界。创新传播的速度也同样如此。那些大大小小的新发明、新发现,正沿着各种渠道四处扩散,快速传播。毫无疑问,这将激发集体智慧的活力,并且能以更快的速度产生出更多、更大的创新。可以想象,全世界的智慧就是这样联合起来的。

如果一个人只掌握当地的情况,却大谈国际潮流,那么他看起来就像一只井底之蛙,显得很不聪明。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视野没有突破空间上的限制,他不知道当地以外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再举个例子。如果一位学者不检索论文数据库,就声称自己是某理论的创始人,那么他就像得了失忆症,忽视了科学界的集体记忆,显得自以为是。之所以这样,部分原因是由于他的经验没有突破时间上的限制,他不知道在漫长的历史上,是否有人已经提出了该理论。当然,更多的情况是,个体智慧同时受到空间和时间上的限制,既局限在狭小的空间中,也局限在短暂的时间内。然而,借助通信,个体智慧却能突破空间和时间上的限制,联结成集体智慧。


表 2-2 空间和时间


在地球上,空间和时间这四个维度(空间有三个维度),将数据、信息、知识和智慧分散开来,同时也将众多个体驱散,呈分布式状态。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会形成一个割裂的、互不相关的、碎片化的世界。然而,通信却像桥梁一样,把这些分散的存在连接成了一个整体。它弥补了裂痕,将断裂之处转变为新的连接;它建立了联系,将互不相关的转变为密切相关;它就像强力粘合剂,将众多碎片凝聚在一起,呈现出了完整的样貌。就这样,在一定程度上,集体不再被空间和时间所限。不仅如此,空间和时间不仅不再是障碍,而且变成了集体的力量之源。在这个过程中,是通信把这些分散的资源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非凡的力量。这就是通信的意义。

通信的意义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正是凭借通信的汇聚作用,才产生了集体智慧。我们发现,在各种各样的通信网络中,通信推动着信息四处传播,形成了众多信息流。它们或快或慢、或大或小,让人感到飘忽不定。不过,你可千万不要小看它们。这些信息流虽然看起来非常轻柔,但是却能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4-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