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新机场=上海第三机场?业内专业人士分析,仅供参考!

南通新机场=上海第三机场?业内专业人士分析,仅供参考!

业内人士专业分析,仅供参考!

南通新机场规划是4900万规模的机场(新华日报披露的信息),如果按2018全国机场旅客吞吐量排名是全国第五大机场,南通一个普通地级市怎么可能建这么大规模机场?年底的南通新机场选址评审会上海发改委、交通委、上海机场集团都来了,来打酱油的?南通新机场是不是上海第三机场,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很清楚!

南通新机场将配套建设多条过江通道,海太通道(城际铁路连接苏州)、崇海通道(高速公路经崇明连接上海)、通沪通道(北沿江高铁、沪通城际、磁悬浮经崇明连接上海),未来南通新机场经崇明直接连接上海(而不用绕道苏州境内),高铁20-30分钟,城际30-40分钟,高速50-60分钟,磁悬浮更快!

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上海跨江向北发展已经刻不容缓,崇明岛和江苏沿海资源将被彻底激活!南通新机场只是个开始,后面肯定还有更大的动作,长三角版“千年大计”已经呼之欲出了!

沪通跨区1+4合作项目已经说得很明白了:1是指上海大场军用机场搬迁南通,4是指南通新机场、北沿江高铁、沪通城际、通州湾

是上海第三机场?还是南通新机场?还是苏州机场?

网上争论的核心,在我看来,不在于南通建设不建设机场,而是这个机场与上海的关系。

那就让我大致梳理一下,关于南通新机场与苏州机场酝酿的前世今生。

2004年

苏州在地方“两会”上提出规划、建设机场。同年5月,苏州官方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五年内不建机场”。

2009年

民航局于2009年3月20日下发了专题会议纪要[2009]第12期《研究南通兴东机场建设发展问题》,将南通兴东机场总体定位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辅助机场。短期规划为国内中型机场,中远期规划为大型机场。

2010年

苏州再次提案建机场,无果。

2014年

关于上海第三机场落地南通这一“颇为新颖”的提议概念浮现。

2015年

苏州再提机场之事,依旧是无下文。

2018年(这一年消息很密集)

4月

苏州市规划局局长在接受采访时提出,正在规划编制的《苏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中,包含了对苏州民用机场的论证规划。按照计划,苏州将于2018年底正式上报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等待国务院批复。

同年4月

南通空铁枢纽规划新闻配图在本地论坛出现。

5月

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国民用航空华东地区管理局局长蒋怀宇在上海市政协常委会上发言表示,要加快与南通、嘉兴等机场的协同联动,在低成本客运、国内货运等领域合作,接纳上海两大机场近2000万旅客及货物的溢出运量。

同时基于区位、市场尤其是空域等优势,经过专业调研,建议机场选址在虹桥机场以西30公里昆山市域内,并与江苏省合作建设和运营。在蒋怀宇的设想中,这个机场可以建一条长2800米以上跑道承接上海及苏南公务机几万架次增量,满足上海通用固定翼飞机运行需求。中远期,可再加建第二远距跑道,承接今后沪苏4000余万旅客及货物运输增量,使其真正成为上海第三机场。

8月

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发布了招标公告《关于跨区域合作条件下南通新机场的功能定位与市场定位专项研究咨询项目》

9月

江苏东部航空集团成立,南通机场与硕放机场并未加入。

10月10日

江苏《新华日报》头版头条刊登《南通:创新战略路径,争当“一龙头三先锋”》一文,提出南通的空铁枢纽以“南通新机场+北沿江高铁”建设4900万“轨道上的机场”,目标建成长三角北翼重要航空港,成为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骨干机场。

10月12日

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南通新机场选址阶段空域容量评估、噪声评估招标公告》。

10月16日

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发布了该招标终止的公告

11月30日

海门市官网显示南通新机场选址做了调整。

2019年

1月14日

南通新机场正式被纳入江苏省最新的省政府工作报告。

1月20日

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发布《上海地区机场空域容量评估分析以及有关场址飞行程序设计和周边机场运行影响分析研究项目》。

1月28-30日

中国民航工程咨询公司在南通召开南通新机场选址报告评审咨询会。民航局、空管局、东部战区空军、省市相关部门及上海市发改委、交通委、上海机场集团等有关人员参加会议。

2月14日

上海证券报以《长三角发展又有重大举措,上海第三机场选址基本确定》为题,说明上海第三机场落地南通海门。

同日

民航华东局相关人士表明,上海第三机场选址还在比选中,包括南通海门,崇明,奉贤与苏州等备选地。

2月15日

现代快报透露南通新机场已经上报国家民航总局走报批程序。

发布于 2019-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