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在电力物联网”如何让社会多方得益?

一、“泛在电力物联网”内涵理解

第一层理解(业务流程泛在):管理提升需要电力物联网与电力业务信息化相结合,实现IT与OT的贯通,实现能量、信息与业务的三流合一。

第二层理解(行业环节泛在):供需互动需要电力物联网向全价值链、尤其是用户侧延伸,从而成为能源领域的信息枢纽与基础技术平台。

第三层理解(能源领域泛在):多能协同需要电力物联网向冷、热、气、水等多种能源领域的发展,从而能够支撑用户侧的综合能源服务。

第一层理解属于企业数字化与内部管理提升的范畴,社会方参与受限;而第二层理解中向源端延伸也存在一定的困难(因为源端大企业可能也希望自己引流标准,所以近期可能比较大的是通过接口方式与“泛在电力物联网”连接),当前阶段按照“枢纽型、平台型和共享型”的标准,可以考虑重点突破的是打造面向能源终端用户的“能源物联网”。

二、“泛在电力物联网”必要性理解

如果把“泛在电力物联网”先落脚于面向能源终端用户的“能源物联网”,并应用互联网思维打造服务于用能环节各相关方的“信息服务平台”,实现企业用能数据在线采集、用能行为在线监控,并面向使用者提供多种类型的丰富数据信息服务,从而吸引用户、厂商、政府等使用对象及用户的不断增加,它将成为推动综合能源服务发展的引擎。

1、“能源物联网“是综合能源服务的战略制高点。

“能源物联网”的最终目标是依托云、大、物、移互联网新技术打造全新的数据信息网,促进能量流、信息流和业务流的深度融合,从而支撑综合能源利用与综合能源服务。掌握了这张网就掌握了用户与数据,然后就可自然而然地开展用户、数据和价值运营,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创新与发掘丰富类型的综合能源服务,支撑包含设备、硬件、软件、服务、金融等诸多项目的蓬勃发展,塑造能源互联网新生态。所以“能源物联网”既是连接设备与业务的枢纽、也是连接用户、服务商、能源企业和政府的枢纽

2、“能源物联网”是政府、用户、能源服务商及社会的共性需求。

国家产业升级要求、政府治理与监管强化、园区营商环境优化、企业内部管理精益化、市场交易效益最大化以及厂商综合能源服务创新均需要以量化信息为基础,传统的粗放管理亟需改变,互联网+“智慧能源”是传统能源必然的转型方向,社会日益增长的能源信息需求亟待满足。因此发展“能源物联网”有其现实必要性,随着技术成本的持续降低,它可以帮助源源不断地提供非常便宜的数据信息服务,支持各方的工作、管理需要。因此,“能源物联网”可以有效推动数据、技术资源走向共享

3、基于平台的新商业模式是综合能源服务差异化竞争的关键。

终端用户的综合能源服务是竞争性市场,目前商业模式创新不足、同质化严重,大多还停留在找项目、做项目的阶段,工作开展困难且效果不明显。打造平台积累用户与信息等流量资源,可以帮助降低综合能源服务获客成本,实现综合能源服务类型与项目等持续拓展,也就是说可以帮助极大地实现综合能服务项目“开源”。而大量项目的挖掘与创新,有利于诸多综合能源服务厂商的整合与服务模式优化,进而实现服务成本的降低,开放闭环的新型生态体系得以发展。所有“能源物联网”有利于实现面向平台型综合能源运营商的转型,通过生态整合实现全社会综合能源服务资源的流动及共享

三、“泛在电力物联网”让多方受益的服务内容与业务模式创新思考

在用户侧,“能源物联网”的打造只是一个基础,关键还是要通过运营创新,不断增加平台用户数与用能数据,积累流量资源,持续吸引生态合作伙伴加入平台,创新综合能源服务新模式,让用户、厂商、政府、社会主体与电网公司都受益,从而真正塑造新的生态体系。

在服务政府方面,可以利用平台精准掌握企业的用能信息,确保政府新能源发展、需求侧管理、节能、环保以及安全等方面的产业政策落地,支撑民生、金融、税收等领域的管理需要以提升整体治理与园区管理水平。

在服务用能企业方面,可以基于数据在线监测、分析挖掘技术,及时、准确、全面地发现企业在用能过程中存在的设备资产管理、能源负荷优化、价格套餐选择问题与改进空间,从而帮助持续提升企业用能的安全、经济、质量、环保水平。

在服务能源厂商方面,可以针对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与满足的需求,整合各类设备、硬件、软件与服务供应商资源,形成健全的综合能源服务厂商联盟,同时通过企业和服务商画像实现综合能源服务项目机会精准推介,通过金融产品促进交易撮合,让用户得到高性价比的综合能源服务。

在服务社会公众方面,致力于打通水、电、气、热相关行业间壁垒,实现数据全面采集与有效集成,并成为一套社会共享资产,面向社会公众提供开放、平等的能源数据信息服务和API接口。

在服务电网主业方面,很多电网的故障隐患来自于用户侧,所以通过接入用户侧能源使用信息,可以及时感知用户侧的故障风险,实现主业的防线前移,从而进一步提升客户满意度和系统安全运行水平。同时,通过打通电力上下游环节信息关联,可以有效的实现源网荷互动,从而提升电力系统整体的经济性,促进综合供电成本的下降。


四、电网公司“泛在电力物联网”实施难点思考

电网公司有资源,但却不一定能利用好资源。例如“飞信”是中国移动推出的通讯业务,最早始于2007年,背靠中国移动强大的用户群体,飞信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但是在移动互联网到来的时候,中国移动飞信却迅速垮掉了。不仅是因为QQ等对手的竞争,自身的原因更重要。

1、尊重市场,服务用户,发挥出创造性

“泛在电力物联网”需要大量的技术突破,但难点在业务创新。然而目前在能源互联网、综合能源服务领域国内外并没有什么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并且它们都属于竞争性业务,也没有太多的试错机会。所以相关公司一切都需要以用户需求为出发点,以市场意识与服务意识为行动指引,鼓励创新与突破,鼓励创造与思考,才有可能找到一条出路。按照传统模式做事,听领导或后端的指令行动,而不是让“听得到炮火”的一线人员指挥,可能会很难有实质性的结果。

2、突破约束,调动多方积极性

电网公司供电所、三产、综合能源服务公司、电商公司等都将在“泛在电力物联网”建设中发挥重大作用,尤其是在利用供电所实现用户资源的协同、利用主业资源实现数据共享方面具有巨大潜力,但如何创新激励机制,对于相关方“加价不加量”,从而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命题。

3、充分利用好已有资源

电网公司拥有大量的数据资源、IT与电力技术资源、人力资源、资金资源、用户资源,可谓得天独厚,坐拥“金山”座座。这些资源可以用于推进“泛在电力物联网”建成与业务创新,也可以在符合国家与公司规定的情况下直接开放共享给社会各方,进资源变现。

建成“泛在电力物联网”这一“第二网络”,塑造综合能源服务新生态,将会极大地促进负荷侧能源综合利用、设备智能运行、服务生态健全这一宏伟愿景的实现,并逐步向更多的应用与更广的领域进行拓展。同步结合坚强智能电网建设完善,“能源互联网”蓝图将一步步成为现实。

发布于 2019-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