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铳梦》作者木城ゆきと访谈问答整理

此次《阿丽塔:战斗天使》中国首映礼期间,《铳梦》作者木城ゆきと老师在接受采访及互动交流时被问到了许多问题,而木城老师的多数回答也都非常有趣;整理了一下木城老师的一些有趣的回答,包含圆桌访谈、观影场现场互动以及一部分在红毯首映礼和专访中的提到的问题。

关于名字“木城ゆきと”的汉字写法

木城老师的笔名是“木城ゆきと”,“ゆきと”的发音为“Yukito”,港、台版漫画在制作中文版漫画时选择了这个发音中看似在人名中比较常用的“幸人”作为木城老师的中文译名,而此次在大陆地区选用的则是用作人名时不太常见的“雪户”(发音也是Yukito)。

木城老师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说自己本名的汉字写法其实是“木城五土”,而“五土”的读音同样也是“Yukito”,这种写法在日本同样非常罕见;因此从小到大,除了一位小学时的老师外,几乎没有人正确读出过他的名字,之后木城老师在以漫画家身份出道时,便直接使用自己名字的假名ゆきと作为笔名。也就是说,从笔名角度看,无论是木城雪户还是木城幸人虽然都不算对,但也都不能算错。

一. 关于漫画《铳梦》的创作

成为漫画家的契机

我从孩童时代开始就喜爱画漫画,但是当时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职业漫画家,我的父母也都是非常传统的人,父亲认为画画是没有前途吃不上饭的,而我本人作为家中的长子也一直告诉父亲自己未来会继承家中的工作。

到高中时期后,我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前途问题,决心要成为漫画家,但迟迟未能向父母表明,决定做出成绩以后再说,后来虽然也确实在高中拿到了漫画奖,但还是没敢跟父母谈及此事,直到后来从学习商业设计的专科学校退学后,才向父母坦白。之后便一边打工一边创作,终于在90年正式开始了漫画的连载。

影响老师的漫画家及作品

根据时期不同,影响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早期手冢治虫等老一辈漫画家的影响可能主要在内在,但并未在创作过程中有所体现;但是从机动战士高达开播以后的年代开始,包括松本零士、大友克洋、高桥留美子、星野之宣、寺泽武一、板桥秀丰等漫画家则对我有了非常大的影响;同时产生了影响的还包括有《1984》、《银翼杀手》及《疯狂麦克斯》等反乌托邦题材的作品。

关于“1000张”的传说

我在高中时正式有了要当漫画家的决心,当时为了能说服父母,便立志一定要拿奖,希望带着获奖作品来和父母坦白。当时有一个小学馆新人参与奖,编辑有这样一个警句:“画够1000张,才能成为漫画家!” 所以我就决心鼓起勇气照做,按照计算,一天一张的话,三年就能够完成1000张作品,于是我就把“目标1000张”写了下来并贴在墙上,其他人在学习的时候我也都在练习画画。

(以下部分未公开表达)

实际上还没有画满1000张时我就拿奖了,真正画满1000张大概花了8年的时间。

《铳梦》的世界观是如何诞生的?

在高中时我就在设想绘制赛博漫画的可能性,虽然在当时已经有许多漫画家画了这个题材的漫画,但我还是想画自己风格的赛博漫画,只可惜创作一直都不顺利。在1988年到1990年间,我进行了许多构思和分镜设计,也有许多投稿,漫画编辑建议我使用女性作为主角,于是有了以女性为主角的铳梦原型漫画。就世界观来说,1990年决定展开连载时,我一直想着一定要把握机会,一定要成功,所以每天都十分紧张,经常躲在被子里苦思冥想,终于在一瞬间想出了天空都市和地面通过管道和电梯连接并向下排放垃圾的想法,我想这才是符合我心目中赛博风格的漫画作品。

关于“铳梦”名字的解释

日本漫画有很多名字很长的作品,但我比较喜欢用简短的汉字来做标题;而且因为当时还是新人,用简短的汉字组合来起名可能更容易让读者记住。

一开始设计女主角时是持枪,并且讲述关于梦境的故事,但后来逐渐变成了以格斗为主要战斗方式的漫画,也因此被很多人吐槽说《铳梦》没有枪;但我后来对“铳梦”这个名字也有了新的解读,“铳”代表暴力,是在物质层面的,而“梦”代表内心,是精神层面的,所以“铳梦”是物质和精神的融合。

《铳梦》、《铳梦Last Order》、《火星战记》这几部作品的画风有很大改变,这种改变是自然进化的结果还是有意为之?

我属于独立创作的漫画家,并没有师承关系,所以在独立作画中,主要是要通过自己研究、判断来决定作画的方向性。譬如刻意调整线条的粗细,以做出令自己满意并符合作品表现需求的画来,从而形成理想的风格。

木城老师笔下的女性角色性格及情绪刻画非常有深度,这是如何做到的。

在《铳梦》之前我绘制的是以男性为主角的作品,但作品反向平平,当时的编辑认为相比主角而言,女配角反而更加有潜力,于是便有了Gally(即Alita)。但其实我完全不懂女性,周围女性朋友也不多,所以在塑造角色时就会参照自己内心及性格中比较柔弱的地方,进行深度剖析后提取这部分中我认为比较好的部分,作为《铳梦》中Gally这个形象的性格。

《铳梦》中的格斗与武术很有深度,您自己是不是工作之余会去练这些功夫?尤其惊讶的是漫画中中国功夫的诠释非常地道,您是怎么做这些创作前的准备工作的?

我自己很喜欢中国武术,但自己并不会去练,只是参考书籍和影像资料去研究;相比于日本武术,中国武术种类庞杂,并且招式很多,还都有很帅气的名称,而且动作架构也比较华丽;但在以前,日本社会对中国武术的很多理解其实是有误的,所以我通过搜集了很多武术和格斗的资料,再进行研究和理解,最后在作品中绘制出来。

木城老师在创作漫画中场景时是喜欢现实取材还是全靠想象?

我很喜欢废墟和垃圾场,在创作的时候也会骑摩托车去考察,不过漫画中的场景主要还是靠想象去画的。

喜欢的音乐类型和欧美音乐人。

我最喜欢Rock和Hard Rock,不过在构思作品时我一般会听一些纯音乐,包括古典乐和动画BGM,因为有歌词的音乐可能会影响思考;但落笔开始作画时我可能会听重金属音乐。

喜欢的音乐人包括Iron Maiden(铁娘子)、Pink Floyd(平克·弗洛依德)、Judas Priest(犹大圣徒)、Gamma Ray(伽马射线)、Halloween(万圣节)和Queensrÿche(德国女皇)等。

作为科幻题材的作者,您个人的科技观是怎样的,是否能接受自己被改造?

我认为科幻绝对不是对科技发展和人类未来的预测,对于科技的未来,我同时存在悲观和乐观的看法。悲观的就如大家今天对于科技发展可能会造成的恶劣影响的预测一样,这些确实有可能将会发生;乐观的是我还相信人类能够团结起来尽可能避免其发生。如果半开玩笑的话,我能接受自己下半身不能行动时对下半身改造的程度吧,当然目前科技大概也就是到这个程度。

有许多漫画从业者是受您的启蒙入行的,对于他们您有什么心得和建议?

我属于独立创作的漫画家,所以出发点可能与他人有所不同,所以这只代表我个人的看法和感觉,我想我能说的是:不要被流行所左右。

(停顿了一下)

当然我并不是否认追逐潮流,往往风潮形成就会出现作品扎堆,但这样或许更容易卖座,只是我决定不跟随这样的潮流,而要用自己的想法画出最为理想和有趣的作品。

听说老师喜欢拼装模型,尤其是高达模型,所以您最喜欢的高达系列机体是哪个?

我在中学时做了许多模型,那时候也正好是高达作品问世的时候,所以我也算是亲眼见证了高达模型火起来的瞬间,虽然现在已经把全部时间都投入作画中所以只能舍弃拼装模型,但我最喜欢的机体是扎古。

(听到“Zaku”后,现场观众还没等翻译开口就开始鼓掌欢呼。)

二. 关于电影《阿丽塔:战斗天使》的看法

从听说《铳梦》电影化至今已有十多年的时间,关于这部电影的起源也听过包括卡导在内的很多版本,想听听木城老师您的版本,能否向我们诉说一下电影版阿丽塔的诞生过程?

1995年铳梦连载结束时就有许多公司和制作人来谈版权改编的事情,1997年福斯和卡梅隆找到我们来谈,他们与之前谈过的公司形成了竞争的关系,于是就有公司向我们透露卡梅隆参与过的一部美剧《DARK ANGEL》是对铳梦的抄袭。于是我们也向卡梅隆致信询问此事,卡梅隆通过传真发来亲自打印和签名的信件澄清《DARK ANGEL》绝非对铳梦的抄袭,请务必相信他。于是我们便与福斯正式开始一对一的谈判,这个过程也很艰辛,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最终在2000年双方正式签署了合同。

2003年卡梅隆亲自来到日本与我进行商量,我告诉他,对原作可以进行大幅的修改没有关系,请做出让我大吃一惊的作品。卡梅隆离开日本后告诉我,他手头同时有两个项目,正在犹豫先进行哪一个,其中一个是铳梦改编电影,如果决定先做铳梦则会再联系我,但是自那之后便很久都并没有联系。而他决定先做的另一个项目,就是日后大获成功的《阿凡达》。我一度以为改编电影的计划就此搁置了,但到2016年,制片人乔恩·兰道来到日本告诉我正式决定制作的消息,并带来了日语版的剧本,我看过之后觉得非常有趣,对他们的团队充满信心。

关于《阿丽塔:战斗天使》制片人詹姆斯·卡梅隆与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

我基本没有参与《阿丽塔》电影,因为完全信任制片人詹姆斯·卡梅隆。《阿丽塔》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确实重现了我在漫画中想表达的“魂”的精神,同时许多漫画里的场景也都得到了很好的还原。

在得知原作将被搬上大荧幕时,您对这部电影有着怎样的想象?

卡梅隆告诉我要用全CG和3D的方式呈现这部电影时,当时的我是很难想象的,但后来阿凡达大获成功,3D电影也普及了,我对此开始抱有信心。

电影中印象最深刻的场景和细节是什么?

印象最深刻的是阿丽塔第一次醒来时观察自己的身体、与依德医生见面并且吃橘子的场景。在漫画中很难展现这样的细节,也因此感受到了电影的魅力。

与原作相关印象深刻的场景是阿丽塔误以为依德医生是杀人魔而对其尾随想阻止他的场景。

电影版阿丽塔采用了最尖端的拍摄技术,您认为电影在哪些方面呈现了漫画难以表现的内容?

首先是阿丽塔得到身体后起床的镜头中展现的半透明的表现和那种光泽感,这在漫画上色中是很难表现的,虽然我也尝试过调色,但还是非常困难,我对于电影技术很是嫉妒。另外还有机动铁球这样动感的画面,我在创作时脑中想象的场面在电影中得以重现。

原作《铳梦》中的Gally在您眼中具有怎样的性格,与电影中的阿丽塔有何不同之处?

原作中的加里比较内向,少言寡语,而电影中的阿丽塔更加具有社交性,也经常露出笑容,更加讨人喜欢。

三. 其他

在首映礼红毯时某家媒体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请问当年《铳梦》的电影改编版权卖了多少钱?

木城老师的回答是:一亿美元,而且在当年这也是漫画作品改编版权的价格上限。

除Rosa扮演的阿丽塔外,您对电影中哪位真人演员的表演最为满意?

依德医生。电影版中的依德与原作不同,原作的依德更加年轻,而电影中则更为成熟更有深度,克里斯托弗也将其演绎得很到位。(大意)

原作漫画在探讨人与非人的边界,请问您如何理解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不做回答,希望交给观众们去评判。

您对于作品电影化感想如何,电影版是否有超过您的预期?

对于电影化我有一种从小培养的女儿经过20年的时间长大成人的感觉,电影版从特效到故事都很棒,我很感动。

关于木城ゆきと老师此次首映礼系列活动中的一些问题大概就是这么多,内容主要依靠记忆及少量笔记整理,因此在语气及用词描述上难免会和木城老师实际的回答方式略有出入。

发布于 2019-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