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又坏又无思辨能力的奴性

曾经看到一个高赞的帖子,大意说看到有学生在食堂多吃饭被他举报,当值老师做和事佬,他不依不饶,最后告到校长那里去,校长处罚了当值领导同学生。

我经常说,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事情很难判断,在加上描述者的主观滤镜,一切皆有可能。

我恰好听说过一个完全符合那回答最开始描述情况的事情,还跟我的小孩相关。

我小的那个孩子读的学校我觉得很高端(反正我为了孩子进这个学校不容易)。学校不用学费,包食宿,住宿费、伙食费也很便宜(现在网络的氛围,具体的学校就说了 说了肯定有人喷我带节奏)。并且放学有老师组织排队维持秩序,学生放学后,老师组织学生分批错峰到食堂吃饭。在食堂要刷卡,吃的是类似外卖的套餐饭,形式是一个食堂有五个柜台,柜台分别上有餐盘筷子勺子、盛好饭、不同种类底菜、硬菜的碗,碗上面覆盖着保鲜膜。

学生就餐时依此走过各个柜台,从每个柜台选一个碗组合成套餐取走。

关于刷卡的事情,孩子描述不清,只说刷卡的时候会“滴”一声。但是,我判断是用之前的门禁卡改造的,终端只有判断功能(判断是否本校在读学生),没有记录功能,最多有个显示功能(显示学生的班级)。当然,终端有没有显示屏孩子不知道,就算有显示屏,也在朝着柜台里面那一面。

但是家长群里一直有部分男孩子的家长反映孩子吃不饱。其实我孩子发育早、个子大,更吃不饱,不过,我知道不同的孩子饭量不一样,食堂无法套餐无法照顾到所有孩子的饭量。

所以,每次周日晚上送他上学时都会在他书包里面塞满最廉价的饼干,另外再加廉价的维生素C,复合维生素B,还有维生素AD。

别看我在网上横刀立马,现实生活中我唯唯诺诺。

所以不管群里吵得如何不可开交,

我在家长群里都是一声不吭的装死。

当然,

我说是装死,但是只要老师在家长群里冒一个泡,我一定会跟绝大多数家长一样,争先恐后地出来说一句“老师辛苦了。”

老师在家长群里对那些说孩子吃不饱的家长做出了反击:老师拍了食堂的泔水桶的照片,里面被倒掉的食物,从鸡腿、春卷、面条、鸡蛋、扣肉,啥都有。

有女孩子的家长反映,学校是饭菜分量太大,孩子压根不可能吃完。

但是,又有很多家长说,是饭菜不好吃,所以孩子们才把饭菜都倒了。

我问过我孩子,他说从来没倒过饭菜。

但是,后来听说有学生闹肚子上课请假了,于是学校要求严格执行不得带任何食品进学校的规定。(这规定一直都有,只是执行得不太严格)

这下很多家长不干了,说孩子会被饿死。

然后家长的意见通过家委、家委代表反映到学校。家委代表们跟学校争来吵去,最后讨论的结果就是增加伙食费+增加饭菜分量,倒就由孩子倒吧。但是禁止待食品的制度要严格执行。

但是,增加之后的分量,我问过我孩子,依然吃不饱,所以,反正我继续每次上学给他塞满饼干+维生素。

其他也有家长这样干。

本来,学校也没X光机,偷偷带食品没人知道。

但是,我孩子就不让我带了,说别人都没带食品了。

我问别人饭量大的怎么办?他说吃两次饭,先跑在教室前往食堂人流的最前面,快速吃完,然后离开食堂,再走回宿舍,再走回教室混入教室去食堂的人流走到回到食堂吃第二次饭。。。。

我不愿意孩子这样,因为取餐的时候要刷卡,吃第二次的时候提示卡刷过了多尴尬?

于是我坚持把食品塞满孩子书包,后来不知道哪个孩子举报了,然后学校通过老师警告了家长们。

我通过家委了解了情况,因为食堂是外包的,如果孩子所有的食物都来自食堂,那么一旦孩子闹肚子,学校总务处可以唯食堂是问。

食堂的食品肯定是没问题的:食堂对卫生抓得很严,打饭打菜都是有资质的人,在卫生的环境下打好的,并且盛好饭菜的晚上面都有保鲜膜防止防菌。

所以,万一还有有孩子闹肚子,如果禁止带食品的规定未严格执行,食堂就会说这是孩子闹肚子的原因。

所以,学校必须严格执行禁止带食物进校的规定。

学校的的要求有理有据,家长们只能就范。

(我个人认为孩子偶尔闹肚子不是啥事,着凉啥的都可能导致,是家长太过敏感,把孩子看得太过精贵。)

一星期后孩子告诉我,他也每餐吃两次饭了,第二次吃饭排队取餐的时候,就假装刷卡,其实食堂的大妈看到这些假装刷卡的孩子,知道他们吃了两次饭,所以让他们别拿硬菜就行,并且会指挥他们拿哪种底菜同汤(大概是哪种剩得多就让他们拿哪种)。

结果有“正义感爆棚”孩子举报有孩子不刷卡偷吃,结果。。。。总务处在食堂值班(维持秩序)的老师总是充楞装傻打哈哈敷衍过去。

但是,依然有孩子不依不饶的举报。。。。当然, 孩子们知道的举报渠道很有限。。。。只能往自己的班主任那里举报。。。。。终于,有个班的班主任就站了出来,严厉批评了那些偷吃饭菜孩子的家长。

部分家长们又开始闹,说孩子饿,要么改变食堂运作,要么允许孩子带零食。

那个班主任的回答掷地有声。。。。让你们孩子饥饿的不是缺粮食,而是缺知识。

最终事情闹到校长那里去,从总务处值班老师到相关学生都受到了处罚。

这件事情很讽刺的是,

是食堂大妈跟值班老师知道部分孩子吃不饱,偷偷纵容部分孩子假装刷卡(其实没刷上)吃双份(只要不拿硬菜就行)

食堂大妈、值班老师、总务处在食堂的值班老师,都在装傻装愣甚至给“偷吃贼”“助纣为虐”,但是部分学生同老师却嫉恶如仇。

等我孩子离开学校之后,我听跟学校关心密切的家委代表(很多家委代表很早就三胎了,并且自己也是这个学校毕业,所以一直在这学校当家委代表)说。。。。政府对食堂补贴很多,那个校长调来之后,把食堂换了一家餐饮连锁公司承包,那家公司的领导跟校长关系密切,所以后来才以改善伙食为由增加了餐费,那个班的班主任也是校长的关系户。

食堂准备的分量是有余量的,这些多余的饭菜,只要不出柜台都是无菌的,没有消耗掉部分,他们有方法处理掉。(比如,剩饭拿来炒饭还是啥我不清楚,我不进厨房,这方面是小白),除了硬菜,其他的饭菜成本并不高,所以,他们会准备较多的余量。但是随着偷吃的学生越来越多,而盛饭菜的碗不能变小,导致需要预留的余量越来越多,这导致成本明显增加

有孩子偷吃的事情,从未有家委代表向学校反映过。

我猜,食堂把盈利下降的事情反映到校长那里去了,并且那个班主任也知道了。

无论是装傻装愣,还是嫉恶如仇,成年人用屁股决定大脑,我已经习惯了。

但是,那些坚持举报的孩子不知道自己那些大个子男同学饿肚子吗?

部分孩子一定要出卖自己的同学积极维护所谓学校利益(其实是根校长有关系的某餐饮连锁集团的利益)?

===============================

我想起了《闻香识女人》中上校的演讲(以下下中文翻译来自上面所附链接的文章):

“ Mr. Simms doesn't want it. He doesn't need to be labeled, still worthy of being a Baird man! What the hell is that? What is your motto here? Boys, inform on your classmates, save your hide, anything short of that, we're gonna burn you at the stake? Well, gentleman, when the shit hits the fan some guys run and some guys stay, here's Charlie, facing the fire and there's George hiding in big daddy's pocket. And what are you doing? And you are gonna reward George, and destroy Charlie.

西门斯先生不需要申辩,他不需要被贴上无愧于拜尔德人的标签。这到底是什么?你们的校训是什么?孩子们,给你们的同学打小报告,要是隐瞒不能撒底的交待,就把你放在火上烤。看吧!子弹扫来的时候,有些人跑了,有些人毅然不动。这位查理迎上去面对火刑,而乔治躲到他老爸的卵翼之下去了,你要怎么做,奖赏乔治,还是毁掉查理

Frank: No, I'm just getting warmed up! I don't know who went to this place, William Howard Taft, William Jennings Bryant, William Tell, whoever, their spirit is dead, if they ever had one. It's gone. You're building a rat ship here, a vessel for seagoing snitches. And if you think you're preparing these minnows for manhood, you better think again, because I say you're killing the very spirit this institution proclaims it instills. What a sham! What kind of a show are you guys putting on here today? I mean, the only class in this act is sitting next to me, I'm here to tell you this boy's soul is intact, it's non-negotiable, you know how I know, someone here, and I'm not gonna say who, offered to buy it, only Charlie here wasn't selling.

不~~~我才刚刚开了个头,我不知道那些有名的校友是谁—威廉?霍华德塔夫、威廉?詹尼斯?布莱克、威廉?蒂尔,管他呢;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了,就算有也不在了。你眼下正在打造用来运送告密者的远洋轮,要是你以为正在把他们培养成男子汉,那么你想错了,因为你杀死了恰恰是这种精神,也就这学校所声称的立校精神~多么可耻,你们今天上演的到底是一出什么样的闹剧,在这件事情当中唯一值得夸奖的人就坐在我身边,让我告诉你们这个孩子的品行无可挑剔,这是毋庸置疑,以为我不知道,这里有人~我不说是谁,想收买他。查理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I'll show you out of order. You don't know what out of order is, Mr. Trask, I'd show you, but I'm too old, I'm too tired, I'm too fucking blind, if I were the man I was five years ago, I'd take a flame thrower to this place! Out of order? Who the hell do you think you're talking to? I've been around, you know? There was a time I could see, and I have seen, boys like these, younger than these, their arms torn out, their legs ripped off, but there is nothing like the sight of an amputated spirit. There is no prosthetic for that, you think you're merely sending this splendid foot solider back home to Oregen with his tail between his legs, but I say you're executing his soul! And why? Because he is not a Baird man. Baird men, you hurt this boy, you're gonna be Baird bums, the lot of you. And Harry, Jimmy, and Trent, wherever you are out there, fuck you too!

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破坏规矩,你不知道什么叫破坏规矩克拉斯先生,真该让你见识,可我太老了!我太累了!该死的我还是个瞎子.要是五年前,我会拿火焰喷射剂把这给烧了,破坏规矩,你以为在跟谁说话,我可是久经杀场,那时候我还没失去视力。我看见的是象他们这么大孩子们胳膊被炸段了,双腿被截段了,可我从来没见过孩子们的精神有过任何程度的缺损,他们从不缺少这种精神。你以为你只是把这个优秀的“战士”潜送回家?让他回到俄勒冈,从此你们就万事大吉了吗?可我要说你们正在谋杀这个孩子的精神,为什么!就因为他不是一个拜尔德人,拜尔德人?你们伤害了这个孩子,你们就是拜尔德的坏人(网站规则不能使用不友善词汇),你们全是。哈瑞、吉米、享特,不管你们坐在哪,见你们的鬼。

I'm not finished. As I came in here, I heard those words: cradle of leadership. Well, when the bough breaks, the cradle will fall, and it has fallen here, it has fallen. Makers of men, creators of leaders, be careful what kind of leaders you're producin' here. I don't know if Charlie's silence here today is right or wrong, I'm not a judge or jury, but I can tell you this: he won't sell anybody out to buy his future! And that my friends is called integrity, that's called courage. Now, that's the stuff leaders should be made of. Now I have come to cros-s-roads in my life,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 hard. Now here's Charlie, he's come to the cros-s-roads, he has chosen a path. It's the right path, it's a path made of principle that leads to character. Let him continue on his journey. You hold this boy's future in your hands, committee, it's a valuable future, believe me. Don't destroy it, protect it. Embrace it. It's gonna make you proud one day, I promise you. How's that for cornball?

我还说完呢~我刚一进到这里,就听到那些话:“未来领袖的摇篮”如果架子断了,摇篮也就掉了,它已经掉了,它随落了,造就青年,培养未来的领袖,看吧!要小心了,你们在培养什么样的领袖,我不知道!今天查理保持沉默是对还是错,我虽然不是法官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前途而出卖任何人。朋友们!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正直,这就是勇气,这才是未来领袖所具有的品质。现在我到了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我一向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这毋庸置疑~我知道,可我没走,为什么?因为作到这一点他太坚难了。轮到查理了,他也在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必须选择一条路,一条正确的路,一条有原则的路,一条成全他人格的路,让他沿着这条是继续前行,这孩子的前途掌握在你们的手里委员们,他会前途无量的,相信我,别毁了他!保护他!支持他!我保证会有一天你们会为此而感到骄傲”

以上中文翻译来自上面所附链接的文章。

======================

我经常说,对于路过的事情,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事情很难判断实情,在加上描述者的主观滤镜,一切皆有可能。

所以,我对路过的事情,我只会帮助那些急需帮助的人,但不会帮助他们伤害任何其他人(包括疑似加害者)。

而我在网上看到的很多替强者辩护、攻击弱者言论,更反映了还有其他学校成功的培养出又坏又无思辨能力并富有奴性的学生。

我理解管理者为了保证卫生制定这么僵化的政策,毕竟增加分量之后,只有极少数发育得特别早的孩子还在挨饿,制度制定者觉得很难为极少数人而影响食品安全。

我更理解部分坚持举报的孩子朴素的正义感-明明大家交一样的钱,为啥有的有的人吃得多,有的吃得少。

但是,我当时在网上看到年轻人对那些“偷吃贼”深深的恶意,令我不寒而战。

小时候,我家里经常有要饭的人光顾(听说多是安徽的)。我说过,家庭条件比较好。但是当时因为没油没肉,我们自己粮食定量不够吃(这个故事我多次说过,副食品店里的货架上没肉没油,有谣言说都在仓库里准留给关系户领)都不够吃,以至于我父亲要偷偷在黑市从农民手上购入粮食充饥(我说过,我父亲是双高技术人员,工资在当时算高的,相对比较有钱)。但是,对于要饭的,我父亲有两个原则,要钱的,不给,因为大家都困难,我们家虽然有钱,但是也养不起所有的叫花子,咱家只救命不救穷。仍按你要钱,咱不知道你是否是最困难的那类人,但是,想吃白米饭(没菜的)的叫花子,敞开肚皮吃,只要没菜你吃得下去。你刮光锅底都行,咱家重新下米煮(我家条件好,我父亲可以成吨成吨的往家里院子拉泥煤,然后我们自己和煤球,所以不缺煤球),至于粮食,我家有钱,自己去偷偷去黑市换。

注意,当时是禁止人员随意流动的,我跟随父母回老家,每次都要去单位开介绍信。所以,邻居们一直在举报这些衣衫褴褛、到处流窜的叫花子。

但是,因为当年大家都没有电话。当然,我家有电话-当时电话是免费的,但是要人工转接,我试过偷打电话,接听的小姐姐会问你是谁,我报父母的名字后,接线的小姐姐听到小孩子声音就说让你父母本人来,然后拒绝转接。此外,工作人员也缺乏交通工具,只能骑自行车,所以举报效率非常低,所以叫花子屡禁不绝。

并且,我家不准邻居借我们的电话举报,进一步降低了举报效率。。

我父亲当年给予了那些叫花子超越制度的同情。

这种同情,我称之为人性。

我认为,规则仅仅是强者制定的。

评论区的一句话令我感动“当无力改变规则的时候,枪口抬高一寸是一种美德”

对于文明的社会来说,人性是高于规则的。

金宣宗年间,金国被蒙古侵袭,金宣宗选择了“取偿于南”,于是南下攻宋。当年可不是文明社会。

让我难过的是,我曾经认为我们进入了文明社会。

但是,我看到:

越来越多人,越来越习惯将矛头指向比自己更艰难的人。

编辑于 2023-03-12 08:55・IP 属地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