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04/特征19:合作不可或缺

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奖项之一,诺贝尔奖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在每年的颁奖时刻,其获奖名单都备受关注。然而,和许多其他奖项一样,诺贝尔奖很难兼顾所有人的付出。事实上,它在科学领域更关注个体的贡献,也就是少数科学家的功劳。诺贝尔奖不仅忽略了那些已经离世的做出过伟大发现的科学家(诺贝尔奖仅颁给在世的科学家),同时也忽略了那些伟大发现背后参与合作并做出贡献的其他学者。难怪每次颁发诺贝尔奖时,总会有人感到愤愤不平。

事实证明,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科学领域,在其他领域也同样会发生。我们看到,在星光闪耀的明星背后,在频频亮相的国家领导人身后,总有一群默默无闻、被忽视的合作者——一个庞大的支持团队。这些合作者本不该受到忽视。实际上,人类文明是集体智慧的产物,是众多个体通过合作才实现的。这意味着,作为集体智慧的一个重要特征,合作不可或缺。只有通过合作,才能融合众多个体的智慧,随之而来,才能产生集体智慧,并最终创造出灿烂的人类文明。

在集体中,个体呈现多元化,因此具有互补性,这样一来,彼此之间就能取长补短。这个特点有助于个体之间实现合作,而合作的好处是,能将集体智慧最大化。如果不合作,个体就失去了来自集体的支持,个体智慧就会变得微不足道,甚至可能停滞不前。另外,每个人的观点和想法可能不同,随之而来,人与人之间经常产生分歧,容易发生矛盾冲突,甚至有人会为了避免冲突而隐藏自己的观点。正是由于个体具有局限性,所以为了更好地生存,彼此之间必然相互依赖,这意味着,个体趋向于相互合作。事实证明,只有相互合作,人们才能化解冲突、求同存异,同时不吝于分享彼此的观点,并最终为实现同一个目标而共同努力。与此同时,只有相互合作,才能进行单凭自己无法实行的活动,才能实现单枪匹马无法完成的目标。

一般情况下,为了实现共同目标,同时为了更好地合作,集体通常需要管理者来协调彼此的行动。但有趣的是,在某些集体中,个体之间能自我协调,以自组织的方式默契合作。蜜蜂筑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发现,在没有任何领导者的条件下,它们依然可以自我协调,通过默契合作来建造蜂巢。在这个过程中,蜜蜂之间能交换信息,并协调彼此的行动。

其实不仅蜜蜂,人类也存在类似的合作行为,这意味着,我们也能像蜜蜂一样默契地合作。例如,在偏远的山区,村民就是通过这种默契合作来维护山路的。我们看到,那里的山路很简陋,通常没有专门的维修人员来维护道路。然而,每当山路遇到损坏时,总有路过的村民将其修复。为了山路更加好走,有时候需要将已经晃动的石块旋转一下,或者翻个个,并重新放回原处。这样一来,就可以寻找改良的方法,将山路变得更加稳固。另外,在溪水流经之处,常常搭建着由几根木头拼成的简陋小桥。长年累月,这些木头中总有一些会变得腐烂,甚至最终折断。这时,便有热心的村民主动帮忙,将损坏的旧木头换成结实耐用的新木头。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领导的指挥下,仅仅通过村民之间的默契合作,山路一直可以维持适宜通行的状态。当然,在人类社会中,这种默契合作和在领导指挥下的合作同时存在,它们都能对人类的集体智慧产生影响,并作出贡献。而随着社会发展,合作正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无法替代。“越来越多的工作要通过合作才能完成——不管是公司内部的合作还是公司之间的合作。”①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撰写了一本有关全球化的畅销书《世界是平的》,他在书中说,“理由很简单:下一阶段的价值创造,无论是在科技、生物、纳米技术、半导体、市场还是制造业领域,都将是十分复杂的,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或部门能够独自胜任。”

另外,作为弗里德曼的朋友,安德鲁·拉西耶(Andrew Rasiej)从另一角度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单凭一个被选举出来的市长是无法解决800万市民所有的问题的。但这800万人如果形成一个网络就可以解决一个城市的问题。他们会比官僚们更好更快地发现问题并找到答案。”②

这就是合作的力量。通过合作,我们可以将复杂的任务分解为简单的、容易完成的工作,之后由众多个体分工处理。通过合作,我们可以发挥集体智慧的潜能,能够提高集体解决问题的能力。另外,借助合作,我们不仅可以汇聚个体的智慧,同时还能汇聚数据、信息和知识。


参考文献:
① 引自托马斯·弗里德曼. 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3.0版)[M]. 何帆,肖莹莹,郝正非 译. 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368
② 引自托马斯·弗里德曼. 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3.0版)[M]. 何帆,肖莹莹,郝正非译. 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408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4-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