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04/特征20:汇聚所有资源

据史书记载,公元1500—1600年,在西欧的扩张时期,葡萄牙人为了获取航海知识,在皇家海军中不惜聘用意大利船长和领航员。航海家亨利王子更进一步,他集合了意大利人、加泰罗尼亚人和丹麦人,形成了一群有才能、技术出众的海员。等到亨利去世后,国王接替了他的工作,继续吸纳各国人才。就这样,在航海术和地理学方面,在所有欧洲人当中葡萄牙人的知识变得最为渊博。

就像葡萄牙人所表现的那样,人类擅长将个体智慧凝聚成集体智慧。在这个过程中,人类不仅有汇聚人的力量,还有汇聚数据、信息和知识的力量,而集体智慧就是这些力量的综合结果。我们知道,人类借助银行可以集中财富。事实上,人类不仅能汇聚财富,还能汇聚其他资源。我们看到,数据、信息和知识原本处于处于分散状态,但是,人类却可以将这些碎片化的资源汇聚在一起,随之而来,就能把小聪明汇集成大智慧。

这是一个不断累积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人类能够广泛采纳众人的长处,同时广泛吸取经验和教训。常言道,“积土成山,积水成渊”,集体智慧就是由这些点滴积累而成。与此同时,分散的数据、信息和知识不断汇总在一起,形成了一大片从四周到中央、不断汇集的信息流。就这样,零零散散的个体智慧,汇聚成了强大的集体智慧。最终,集体智慧能够集中一切,随之而来,就能变得应有尽有。

在历史上,中美洲人驯化了玉米,中东人驯化了了小麦和豌豆,其他地区的人们则纷纷驯化出了鸡、鸭、鹅等众多动物,以及稻米、小米、甘蔗等众多植物。对人类来说,这些经过驯化的动物和植物已经成为重要的营养来源。经过加工后,它们会变成各种各样可口的食物,随后陈列在超市中供人选购。毫无疑问,超市里的丰富食品正是源于全人类的智慧结晶。这意味着,它们能够有滋有味地展示人类的集体智慧。

另外,我们阅读的报告也常常需要汇聚众多个体的智慧。2013年,在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第五次评估报告中,它的各种数据就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 这份报告多达2 014页,其主要作者和编辑就有250多名,此外还有数以百计的供稿人和审稿人参与工作。与此同时,它收到的反馈评论大约有52 000条,随之而来,处理这些评论就需要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所以,最后用了5年,这份报告才最终完成。

集体智慧的汇聚现象还有很多。一位大学教授在授课过程中,可以从学生那里收到反馈,这样一来,就能汇集来自学生的不同视角和不同观点。一个作家为了写一本书,通常需要广泛阅读、博览群书,以收集丰富的素材。许多研究机构,都会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以收集尽可能多的信息。那些成功的公司,往往更加注意听取来自员工的声音,以便收集来自员工的意见和建议。另外,特别重要的是,无论是教材还是词典,也都是在漫长的时期内,不断汇聚众人的智慧才得以不断完善,并最终成为人类智慧的精华所在。

如今,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集体智慧的汇聚能力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进步。事实上,汇聚现象正发生在各个层面以及各个领域。我们即看到了传输、系统和应用的汇聚,也看到了图像、语音和视频的汇聚。在这个过程中,信息通信技术不但将人与机器汇集在一起,同时也将数据、信息和知识汇集在一起。最终,信息通信技术延伸到了整个地球,随之而来,就将它所连接和承载的东西都融为一体,形成了全球脑。当然,在集体智慧中,不但有汇聚的过程,也有发散的现象。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4-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