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04/特征21:发散信息

早在1660年,一个英国最具名望的科学机构诞生了,它就是英国皇家学会。该学会的宗旨是促进自然科学的发展。为了能够宣传最新的发现,它还出版了一份科学杂志——《哲学学报》。这份杂志被看作科学史上的一个萌芽,这是因为该杂志提出了一个意义非凡、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所有的新发现应该在尽可能大的范围内尽可能自由地传播。”①

在人类社会中,不仅新发现应该这样大范围、自由地传播,各种各样的新发明、新理念也同样如此。与此同时,伴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进步,海量的数据、信息和知识正在不断传播扩散,随之而来,就形成了一大片从中央到四周、不断发散的信息流。这个现象与前面提到的汇聚在传播方向上正好相反。当然,绝大多数发散过程的起始点并不在集体中央,而是在某一点,也就是任何可能的个体身上。

当一个人有了一个想法后,很可能会告诉其他人。接着,这些人可能把该想法向更多的人传播。就这样,一个想法可以传播得很广。当接受这个想法的人数达到一个临界点(即引爆点)时,就会引爆流行,随之而来,就可以传遍整个社会。

事实上,在我们所处的世界里,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民主、自由、平等”的思想,正是因为得到大众支持,才得以在全世界广为流传。另外,如果主流媒体或权威机构认可一个想法,往往会推波助澜,使其广泛传播。我们看到,达尔文进化论、爱因斯坦相对论,就是这样普及开来的。此外,在新发现传播的同时,无数的新发明也在通过类似机制不断传播扩散。例如,如果某个智能手机的设计深受用户喜爱,同时还能得到主流媒体的报导,那么,相关设计很可能会变得流行起来。

有趣的是,现在还诞生了许多传播思想的组织。TED大会(TED: Ideas worth spreading)就是其中之一,它致力于传播有价值的想法。截至2018年9月,TED大会已经发布了超过2 900个演讲视频,其中很多都是介绍新思想的,当然也有一些和最新的科学技术有关。这些演讲非常受欢迎,在网上被大量转载。事实上,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些演讲不可能传播得这么快,这么广,也不可能发挥这么大的影响力。换句话说,互联网大大促进了思想的传播。

事实证明,只有广泛地传播文化,才能有助于文明的发展。这意味着,为了推动文明的进步,我们就该像TED大会那样,借助互联网来传播人类文化,而不是将其相互分隔。戴维·迈尔斯(David G. Myers)是国际著名的心理学家,同时还撰写了十几本书。他在其中一本书中写道:“文明的进步不是靠在各民族之间竖起围墙进行文化隔离,而是靠把每种文化遗产,包括知识、技能、艺术推广到整个人类。”②


参考文献:
① 詹姆斯·索诺维尔基. 百万大决定:世界是如何运作的?[M]. 孟永彪译.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123
② 戴维·迈尔斯. 心理学(第9版)[M]. 黄希庭等译.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3:656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4-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