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脑
首发于全球脑

《集体智慧》人口因素是如何推动集体智慧进化的?

1. 增加人口数量

寡不敌众,不仅在力量上,在智力上也同样如此。事实证明,有时候单枪匹马很难解决那些困难的问题。例如,当建造一座跨海大桥时,面对诸多挑战小团队就难以应对。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人多智慧也就越多。这时只要广纳人才,就可以通过增大集体规模来提升集体智慧。就这样,很多困难的问题在众人的努力下往往都能迎刃而解。这个方法对整个人类也同样适用。我们发现,通过增加人口数量,可以有效增加全人类的集体智慧。更多的人口可以带来更多的视角、更多的想法以及更多的创新,随之而来,就可以解决更难的问题。

相反,如果人口数量过少,集体智慧就成了无源之水,会陷入发展的瓶颈期。事实上,原始社会发展速度非常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口数量太少,集体智慧水平太低。 在几百人的部落中,即使有新技能出现,也容易消失,因为会的人少容易失传。也就是说,很难积累新技术。这样一来,原始部落就缺乏有效的存储机制,像熊瞎子掰苞米一样,许多知识可能得而复失,很难让知识积累下来。最终结果导致,原始部落发展缓慢并长期保持落后的状态。幸亏这种状态没有一直持续下去。虽然原始部落发展缓慢,但是古人类还是找到了许多增加人口数量的方法。例如,他们学会了烹饪,也就是用火烧煮食物。

相比生食而言,烹饪能有助于消化吸收更多的营养和能量。它增加了食谱,拓展了食物来源。像土豆、豆类等无法生吃的食物,以及其他原本含有毒素或难以消化的食物,现在都可以吃了。另外,通过烧煮生肉和剩饭菜,还可以杀灭食物中的细菌,以避免细菌感染。这样一来,古人类就不容易因拉肚子而损失能量。由于烹饪可以帮助古人类吸收更多的营养和能量,进而能增加人口数量,所以烹饪能以间接的方式提升集体智慧。所以说,学会烹饪是集体智慧进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对人类的影响十分深远。

与此同时,在石器时代,古人类还学会了如何使用弓箭和长矛等狩猎工具。事实证明,这些工具可以帮助获取更多猎物,也和烹饪一样发挥了类似的作用。此外,通过燃火取暖和修建房屋,可以将人类的生存区域延伸到寒冷地区,进而能够增加人口数量。就这样,在最近的十几万年里,通过不断迁徙人类不但走出非洲,而且将足迹扩展至全球,开拓了大量新的栖息地。随之而来,在这广阔的天地里,人口数量获得了进一步增长。

之后,农业开始发挥作用。利用农业,人类培育了小麦、稻米、玉米等众多农作物。不仅如此,借助于机械、化肥和农药等农业技术,又迅速增加了农作物的产量。然而最关键的是,在每单位土地上,农业能提供更多的食物。这样一来,相比狩猎采集社会而言,农业就能使地球养活更多的人,进而能够大大增加人口数量。所以说,农业革命的成功是集体智慧进化的又一个里程碑,对人类的意义非常重大。

另外,卫生的环境、医学的进步也能增加人口数量。我们看到,当代的医疗卫生条件可以增加新生儿存活率,同时还能预防和治疗多种流行病,例如鼠疫、天花和流感,等等。这意味着,通过预防和治疗各种疾病,医疗卫生机构可以降低死亡率,随之而来,就能增加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显然,战争和疾病一样,也容易导致人口死亡,不利于人口数量的增加。相反,和先进的医疗卫生条件类似,和平的环境能降低死亡率,同时能增加预期寿命,进而有助于增加人口数量。

* * *

就这样,借助于烹饪、迁徙、农业、卫生、医学、和平等众多因素的影响,全球人口数量持续增长。截至2018年,全球人口数量已达77亿。 然而在公元前5000年,据估计这个数字还仅有5百万。换句话说,在短短的7 000年里,全球人口数量增加了1 500倍,实现了爆炸式增长。这就像稀稀落落的小树林,终于成长为茂密的大森林。令人兴奋的是,随着人口数量的爆炸式增长,集体智慧也大幅提升。所以说,人口膨胀、人口爆炸并不完全是坏事,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是多多益善。

如今,孤军奋战已很难取得重大创新。相反,要想取得巨大进步,大多数情况下只能依靠集体的智慧和力量。人群的规模越大,能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也就越多,随之而来,获得技术突破的可能性就越大。艺术领域也同样如此。随着艺术家不断增多,大量珍贵的艺术品就能不断涌现。所以说,人口增长是技术进步、文艺创作的发动机。另外,随着人口数量的增长,社会互动也变得日益频繁。这些互动便于人们交流彼此的知识和想法,随之而来,人类的创造力也会进一步爆发。这意味着,无论是在科学技术领域,还是在艺术文化领域,人类的创新能力都获得了大幅提高。另外,在这个过程中,人口密度的增加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2. 提高人口密度

将放大镜放在阳光下,可以引燃纸屑。就像放大镜能聚光一样,我们也要想办法把众人的智慧聚集起来,以释放集体智慧的能量。我们发现,提高人口密度就是一种有效的方法。通过提高人口密度,可以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此同时,也便于人们分享彼此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既有助于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也有助于创新的产生。就这样,它为提升集体智慧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前面曾提到农业能增加人口数量。显然,它不仅可以提高人口数量,还能增加人口密度。如果依靠狩猎采集来获取食物,一片土地或许只能供养几百人。然而,假如种庄稼的话,在每单位土地上就能提供更多的食物,随之而来,同一片土地能供养的人口就会增加到数以千计。换句话说,与狩猎采集活动相比,农业大大增加了人口密度。不仅如此,随着农业的发展以及农作物产量的提高,人们还建立了村庄,开始了定居生活。

之后,随着富余的粮食越来越多,超出生存所需,为了生计有更多的人可以不再从事农业,而是能够选择其他行业,例如祭祀、手工业、建筑业,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大大小小的城镇也从无到有,纷纷建立起来。就这样,大约从1万年前开始,从中东的新月沃土,到中国的黄河流域,一场由农业革命所带来的巨变席卷全球。在这场巨变中,人类逐渐集结成群,开始聚居生活。人口密度随之大幅增加,集体智慧也随之不断增强。因此,通过提高农业生产率,提高粮食产量,就可以提升人口密度,随之而来,就能提高集体智慧,以及推动集体智慧的进化。

要说提高人口密度,毫无疑问城市化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在过去的70年里,在全球范围内,城市人口比例几乎增加了一倍,城市人口数量更是增加了四倍多。到了今天,城市人口比例已超半数,达到了55%,城市人口数量更是多达42亿(2018年数据)。另外,在那些高楼林立、人口稠密的大都市中,人口密度已接近极限。就这样,城市化过程把人类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强大的社会网络,使人类高度融入社会。这种情况便于交流,进而可以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这样一来,在众多挑战面前,人们就可以抱团取暖,充分发挥集体的力量。

通过城市化,人们不仅可以共同应对挑战,还能促进创新。显然,通过吸引众多人才,城市能推动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另外我们发现,在城市中,容易扩散的不只有流行病,数据、信息和知识也能快速传播。换句话说,城市有助于个体之间的信息流动和思想交流。这样的环境显然有助于提升集体的创新水平。就这样,城市变成了重要的创新引擎,随之而来,各种各样的创意就能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在这一节,我们探讨了增加人口密度对集体智慧的影响。下面,我们将研究延长人口寿命能发挥怎样的作用。

3. 延长人口寿命

在数十万年前,古人类的死亡率通常很高。它们容易夭折,其存活时间大部分都较为短暂。之后,人类的寿命开始不断延长。如今,凭借充足的食物和医疗卫生的进步,以及和平的环境,人口死亡率已大大降低,这意味着,当代人类已不像古人类那样短命。相反,人口平均预期寿命已获得大幅提高。目前,在很多发达国家,预期寿命已超过80岁。与此同时,中老年人在人口中的比例也大幅提升。事实上,许多中老年人都知识渊博、经验丰富。他们能够言传身教,进而在提升集体智慧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换句话说,通过延长人口寿命,可以增加中老年人的比例,随之而来,就能够为推动集体智慧的进化开辟新的道路。

在人类社会中,中老年人往往具有一定优势。显而易见,他们比年轻人跨越了更长的年代。这意味着,相比年轻人而言,中老年人通常见多识广,积累了更多的知识和经验。因此,中老年人能整合大量的信息,能提供与年轻人不同的视角,同时也有充分的时间将知识和经验传授给别人。所以说,中老年人具有很多年轻人没有的优势。事实上,凭借这些优势,他们对社会来说不是可有可无的。相反,他们在许多领域都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看看那些中老年人仍然活跃的领域,就能知道他们擅长的工作。很多德高望重的中老年人不仅具有广泛的人际关系,而且具有优秀的组织管理能力。这些优点使其容易成为卓越的管理者,例如联合国秘书长以及国家元首。此外,还有很多中老年人具有雄厚的知识积累,而且有更多的时间钻研某个学科。这些优点使其容易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例如大学教授或者是医生。另外,凭借丰富的知识和经验,许多中老年人都擅长著书立说,能够将知识和经验传播开来。这个优点使其容易成为杰出的作家,例如达尔文和霍金(当然他们在科学方面更有名)。就这样,凭借这些出色的管理者、专家和作家,组织规模变得日益扩大,与此同时,学科知识能够不断深入,我们所能阅读的书籍也变得越来越多。所以说,在推动集体智慧进化方面,中老年人的作用很大。这就像我们常说的,姜还是老的辣。

虽然中老年人对提高集体智慧大有益处,但也不必过于延长寿命。最重要的是,要适可而止以避免过犹不及。如果过于追求长寿,就会造成老龄化问题,那就得不偿失了。这意味着,对人类来说,防止老龄化和延长寿命同等重要。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

编辑于 2019-04-08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在这里,我们讨论全球脑与集体智慧概念。全球脑(global brain),是以地球为基础,数量巨大的拥有发达大脑和创造力的所有人类个体,他们借助于各种信息处理工具,通过各种通信方式,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结合成的具有神经系统特征的自组织巨型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