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章莹颖案,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关于章莹颖案,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喜欢看更多罪案故事的,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rainriver778。



今天终于能来写写这个案子。

一年前,我有一次机会去UIUC开会。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了一条新闻,才意识到案发已经300天了。当时拍了张照片做纪念。

一直没有写,是因为没有走到最后,想等到更明确的结果。不过大家应该已经听说了吧,最近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

在讨论进展之前,先梳理一下之前的案情。今天的案子没有什么图片,全是干货,请耐心阅读。

2017年6月9日,章莹颖搭乘Brendt Christensen的车后消失无踪。


之后曾经有一位女生联系警方:案发的当天上午,在章莹颖消失在监控录像里的4个小时前,曾经有个戴墨镜开黑色小轿车的男人停车向她搭讪。当时这个男人对她亮出了警员证,说自己是在执行卧底任务,要求这个女生上车配合调查。


这个女生当时回绝了这个“警员”的要求。这个男人倒是并没有多啰嗦,而是告诉她,如果看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记得给警察打电话。然后就开车走掉了。


通过这个线索,警方分析带走章莹颖的人应该与这个假“警员”有关。


2017年6月30日,案发的3周后,警方正式逮捕了Brendt Christensen,这一天正好是他的生日。


当时逮捕证上写的罪名是“绑架”(kidnap),13个星期后,大陪审团通过了检控官追加的两项罪名:绑架造成的死亡(kidnapping resulting in death),以及对FBI撒谎(making false statements to the FBI)。

- ONE -


通过对那辆黑色小轿车的追踪,警方确认了嫌疑人Christensen的身份。在正式批捕前,警方申请到了搜查证。


警方带着搜查证来到Christensen和妻子Michelle一起居住的公寓时,当时Christensen赤裸上身,下面穿着一条小裤裤。Michelle全身赤裸站不远处,好几次拒绝了探员提出穿上衣服吧的要求,最后实在是拧不过,随便披了件浴袍。

当时Christensen问妻子自己是否需要联系下律师,Michelle告诉他说,跟着去回答几个问题就好。所以在最初第一个晚上Christensen与警方的对话,没有律师在场,他是自愿配合警方问询。在这次问询中,他声称说案发当天自己在家打了一天的游戏---所以事后被起诉妨碍司法公正。

- TWO -


Christensen的妻子Michelle主动的交出了他的车钥匙配合警方搜查,然后接受了警方问询。


负责的警探说,他们大概聊了2个多小时,这个期间主要是Michelle在说话,她一股脑的说了许多夫妻间的隐私,包括两人的性生活爱好,她对丈夫女朋友的了解,还告诉警探说Christensen最喜欢的书是“American Psycho”(“美国精神病人” ,说的是一个白天的社会精英,晚上化身杀人狂魔的故事)。

案发的那个周末,Michelle并不在家,所以没有涉案嫌疑。回到家后她发现自己离开前加满油的车,只剩下半箱油。说明她的宅男老公在这个周末一直在外面马不停蹄。


6月17日的时候,Michelle主动联系了负责的警探,询问是否可以申请对丈夫Christensen 的人身限制令(关于人身限制令在“办公室的饮用水”一案中有过解释)。说明在这个时候,她比较倾向配合警方。

- THREE -


在正式进入了法律程序之后,尚未开庭之前,双方就开始了各种激烈交锋。


首先被告Christensen的辩护律师向法官提出了抗议,要求将那位联系警方的女生所做的证词作废。其中包括她从FBI提供的6张嫌疑人照片中挑选出Christensen的证明。


辩护律师的理由是,这个女生在接受问询的时候没有斩钉截铁的确认Christensen就是假装警察接近她的那个人。虽然她在6张嫌疑人照片中辨认出了Christensen,但是他长的非常大众啊,谁看他都会觉得眼熟。(Christensen “shared the most characteristics” of the man because of his “short, dark hair and tan face” )


同时辩护律师提出,Christensen与妻子之间的对话,也应该被宣布排除在证据之外,因为那是夫妻之间的对话(Spousal privilege)。


Christensen和妻子Michelle

美国的法律规定,夫妻之间的对话属于隐私,所以如果丈夫或者妻子被起诉的话,配偶有权依据这条法律,拒绝出庭做出对配偶不利的证词。


因为在法庭上每个人都要求发誓说真话,为了保护夫妻关系(based on the policy of encouraging spousal harmony and preventing spouses from having to condemn, or be condemned by, their spouses),避免出现在法庭上不得不夫妻指认伤害了感情的情况,配偶之间的隐私对话可以合法的不予公开。


在美剧Suits里,有一集就提到嫌疑人为了阻止喜欢自己的女同事作证,连夜找地方跟她登记结婚。

- FOUR -


但是除了这些之外,辩方还有许多非常实锤的证据。


其中包括Christensen的女朋友偷偷录下的电话和现场录音。在Christensen被捕的两个星期前,FBI联系到了他的女友,要求她配合警方。所以录下了至少7份有价值的对话。


Christensen的女友与他是一种“命令与服从”的关系,也就是常说的SM里类似虐和被虐的绝对权威关系,所以女友对配合警方十分犹豫。但是警方提出两点理由说服了她:如果Christensen是无辜的,就能帮助他洗清罪名;如果他是罪犯,那就能帮助警方为受害者寻求正义,所以她身上带着窃听器录到了很关键的证据。


Christensen与女友一起参加追思会

说到这里挺有意思的。首先Christensen是有老婆的,只不过他和老婆达成协议,维持开放式婚姻。也就是说虽然结婚了,也还可以在婚内随便乱搞,谁也不赖谁。另一点是,案发日期是6月9日,逮捕日期是30日。所以其实警方在很早就已经怀疑到了真正的嫌疑人,只是在布局寻找能帮助定案的线索,并非象外界传言那样窝囊无能。


在这七份对话录音里,Christensen直接承认了是自己绑架了章莹颖,还描述了姑娘奋力反抗的过程。警方通过这些录音基本确认,章莹颖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而且死前曾经遭受过非常痛苦残酷的折磨。


有人会问,象这种偷偷获得的录音证据,能被法庭接受吗?如果是你我聊天的时候,一方偷偷录音之后拿来作为证据告另一方,理论上来说是不能作为证据的。但如果警方有足够的证据确认嫌疑人,获得了法官批准安排窃听,这种情况下获得的录音证据就没有问题。


Christensen的女友因为提供这些录音,获得了奖励给“提供有效证据线索的证人的7000美元奖金”。

- FIVE -


但是女友配合FBI录下的Christensen认罪对话,遭到了辩方律师质疑。


首先辩方律师提出,那些对话是FBI写好了的台词让女友拿着说的,这样的对话,就有诱供之嫌。其次,辩方律师认为女友是在FBI的威逼利诱之下才同意合作的,拿出了女友跟其他好友的短信作为证明,短信里提到她精神压力非常大,很害怕。


另外辩方律师还提出本案根本不符合联邦案件的标准,FBI的介入应该属于越权。


警方当时邀请FBI介入,是因为一开始就给本案定性为绑架案。在绑架案中嫌犯使用了车和手机这样的工具,所以本案可以归属联邦的辖区。


然而辩护律师表示,警方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Christensen在犯罪过程中使用了汽车和手机。因为监控录像中显示,章莹颖主动的坐进Christensen的车,警方甚至无法真正证明他有诱使或者强迫的举动。所以这根本不符合绑架的定义。

- SIX -


警方在从Christensen家搜出的电脑里发现了他上网搜索的痕迹,在4月份时,他曾经三次访问了一个关于"Abduction 101" (诱拐须知的网站),另外还曾经搜索过连环杀手的案例。


但是辩方律师表示:Christensen搜索诱拐须知不假,但是紧接着还搜索了“在对方配合的情况下诱拐”啊。这说明Christensen更加喜欢对方的服从和配合(从而说明他不会来硬的)。


至于在搜索诱拐须知之后就搜索连环杀手,与其他百万美国人平时随意搜索性幻想内容的举动没什么区别嘛,超正常的!!( "indistinguishable from the behavior of millions of other Americans who happen to explore a passing interest in a common topic of fascination.")


Christensen最初请的私人律师在控方宣布可能会要求死刑判决后,声明放弃为他辩护,现在他用的是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他们分别是Elisabeth Pollock, George Taseff,Robert Tucker 和Julie Brain。

- SEVEN -


另外这几位辩护律师的努力还包括:


阻止控方召唤几年前曾经在约炮时被Christensen性侵过的女性作为证人出庭。这位证人是在章莹颖的案子获得极高曝光率后主动联系警方的。


她告诉警方,在几年前她与Christensen在一个捆绑游戏的网站勾搭上,Christensen说要带她去喝咖啡,没想到却开车来到了墓园。在墓园里他强奸了她,还试图玩窒息性游戏。之后她因为强烈的羞耻感没有报警。


辩方律师还试图阻止控方提交一份Christensen当年在学校做试验时虐待荷兰猪的正式记录,控方提出用这份记录证明他性格暴虐。(喂,荷兰猪非常可爱的,而且也很通人性,我小时候养过,怎么下的了手哇!)


而在今年年初,辩方律师又提出,之所以控方提出要对Christensen提出死刑判决要求,这背后唯一的原因,仅仅因为章莹颖是中国人。最后很可能为了迎合中国,而故意给Christensen判处死刑。

- EIGHT -


在一份厚达500多页的辩诉中,辩方律师提出要转移开庭地点。


最初开庭地点定在章莹颖读书的UIUC香槟城(Urbana),但是辩方提出这个案子在当地影响太大,尤其是华人社区的高度关注。所以Christensen不可能获得公正的审判。


正好在这个期间,原本负责本案的联邦法官Colin Bruce 出了点儿事儿。他在与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的一位律师助理的email中,聊到了自己正在办理的一件案子。这案子本与章莹颖无关,是一件妈妈不得丈夫允许,偷偷带孩子出国的案件。但是因为这个举动违反规定,被宣布暂停法官职责,辩护律师提出将他从章莹颖的案子换掉。


换法官的过程又拖了好些日子。


直到2018年12月,接手的新法官James Shadid批准了换地开庭的申请,开庭地点被从Urbana 挪到了90迈以外的Peoria。但是Shadid法官表示,之所以批准这个申请,并非基于辩方律师提出的理由,而是因为新的法庭所在地更宽敞更好停车。

- NINE -


在控方正式提出定罪后最高刑罚应该包括死刑后,辩方毫不意外的打出了“精神不稳定”这张牌。令人意外的是,辩方提出了造成“精神不稳定”的理由是:因为Christensen的妈妈在怀孕的时候营养不足( A “multigenerational investigation of (Christensen’s) family tree” and research into nutrition he received while in his mother’s womb could offer insight into his mental state, the defence argues.)


辩方引用了一位精神病专家的话说,早产的孩子在成人后精神和体质都容易出现问题。


但是辩方律师又表示了,要证明Christensen的精神的确有问题,团队需要做大量的研究探讨工作,要咨询至少三位精神病专家为Christensen作证。而且专家必须满足三个严苛的条件:富有经验,资质深厚,还要愿意为被告作证。


可要找到能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人真是太难啦!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结果专家说4月就要开庭,准备工作来不及。为了让他安心研究,辩方律安抚他说放心吧,法官会理解的,至少能推迟到10月份再开庭。


然后辩方律师转头对法庭提出了要求:开庭延期!


新法官Shadid收到申请后说,谁告诉你我会批准延期的,没那回事儿,案子已经拖了两年,不能再拖了!所以在检控官还没来得及对延期要求提出抗议之前,新法官已经一锤定音:不许延期。

Shadid说:“如果延期到10月份再开庭,咱们现在干啥?看Netflix吗?("If we kick it to October, then we do what?" Shadid asked. "Watch Netflix?")“


这里必须让Netflix的资深会员Shadid法官亮个相。

联邦法官James Shadid

- TEN -

正式开庭前,一般都要举办个听证会,确认双方提交的证据都合法有效,可以呈堂摆给陪审团看。


在听证会上,检控官提交了从Christensen的公寓中搜出的各种证据,为了证明这些证据合法有效,他召唤了6位FBI探员对搜索证据的过程作证。


同时Christensen的前妻Michelle也出庭作证了(是的,这时他们已经离婚了)。但是Michelle当庭翻供,表示前面那几位FBI探员说的都是扯淡。搜索当天无助的自己饱受警方的威胁和误导,所以她压根不知道自己有权拒绝配合调查和回答问题。而且在接受警探问询的时候,都没人对她宣读”米兰达警告“(关于”米兰达警告“可以参考这个案子”深夜被碰瓷的女生“)。


前妻Michelle的证词有两个作用,第一是可以令警方当天对他们所住公寓的搜索行为无效,从而连带所有收集到的证据都无效。这一点非常关键。第二是可以使她之前对警方提供的信息和证词也无效。


针锋相对的,检控官也提交了证据,证明虽然Michelle和Christensen在本月正式离婚,但在过去的一年中,她一直在积极配合被告的律师帮助他脱罪。


然后检控官当庭对Michelle问出了那句亘古不变的话:“你还爱他吗?(Do you love your ex-husband as he sits here today?)”


Michelle转头深深的看了前夫一眼,在长久的沉默后反问:“这有关系吗?(Is that relevant?)”


检控官说,当然有关系啊。这能证明你的立场根本就是歪的,所以你的话压根不可信。

- ELEVEN -


接下来就要说到最近的转折了(请一定坚持住)。


FBI当初在Christensen公寓的搜索中发现了非常关键的血液证据,这些血液证据是对Christensen定罪至关重要的一步。而发现这些血液证据的,是一只名叫Sage的人民警犬。


哎呀写到这里我真心好激动。


辩护律师就又说了:通过警犬发现的证据,可信么?当然不可信啦!!!


于是控方召唤来了Sage的培训教练Alex Rothacker。

Alex Rothacker(右,倒地者)

Alex在法庭上详细的解释了这种寻迹犬是如何训练的。寻迹犬和一般的警犬不同,它们接受的是特殊的训练,所以它们只会对人类的残肢和血迹有敏感反应。训练师也是使用正规途径获得的人体部位来对它们进行训练的。(关于寻迹犬可以参考”菜园里被害的女主播“这个案子)。


人民警犬Sage从2010年就开始接受警犬培训,然后又接受了一年人体残肢血迹搜寻的专业课培训,2012年再次接受了一年水上人体残肢和血迹培训。所以人家的资质杠杠的不容置疑!!


不过辩方律师当然不会轻易罢休。既然不能针对狗,那就针对人吧。


辩方律师接着质疑了训练师Alex本人的资质。你当老师的都不行,训练出来的学生能行么(装作完全不知道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回事)。


Alex在听证会上表示,虽然自己只有高中学历,但从1976年就开始了训狗生涯,他的导师是二战时期著名的军队训狗师Willy Necker。而他训练出的狗狗曾经三次获得过吉尼斯纪录的认证。其中一只狗能在一分钟内连续跳绳78下,你就说牛X不牛X吧!我都做不到。


然后Sage的日常铲屎官Jeremy Bruketta在法庭上自豪的作证,Sage在40次寻迹测试中,有36次一次性找到了人体残肢,一点点失误都没有。


不过辩方也找来了自己的训狗专家。辩方专家表示,你们说的都是有人体残肢的情况,但是你们确信在”没有人体残肢的情况下”,Sage就不会表示找到人体残肢血迹吗?


辩方律师进一步问道:”但是如果有血迹的话,接受过培训的寻迹犬都能找到对吧?“ 这位训狗专家给出了确认的回答:即使经过了深度清洗,寻迹犬应该依然能辨认出血迹的味道。


所以辩方得出一个结论:既然警方在公寓里许多个地方都找到了不同数量的血迹,为什么Sage却只发现了厕所的那一处呢?所以你们的狗不可信。


对这个结论,检控官只回答了一句:这只能证明被告Christensen采取了超乎寻常的清洗措施啊。

- TWELVE -


虽然Christensen对公寓进行了深度清洗,警方还是在不同的地方发现了数量不等的血迹残留。发现血迹的地点,血迹的数量以及溅射形状,与Christensen自己在被录下的对话中所透露的信息完全相符,(所以辩方律师拼命想把那些录音证据排除出去)。


同时检控官提交了对血液的验证结果:在公寓厨房,卧室和洗手间中发现的部分血迹中发现了符合章莹颖的DNA。但是在床垫,洗脸池下水口,卧室的墙上和地上发现的部分血迹,无法确定。


所以辩护律师也拼了命的要把血液证据给排除出去。


听证会上检察官请来了FBI鉴证专家详细解释鉴证室是怎么检测DNA的。


鉴证室使用一种名叫STRmix的产品,对两条DNA样本中20多个部位的长度进行对比( compares the lengths of about two dozen different parts of a DNA sample,非生物专业实在不知道咋翻了),然后得出一个相似性的比率。


在将公寓中发现的血液样本与章莹颖的DNA样本进行对比后,两者的相似性比率高到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翻译的地步(from 1.4 quintillion to 97 octillion)。


可是辩方律师表示,你们用的产品过时了,应该对比DNA的排序而不是某些部位的长度。所以你们的验证结果是不准确的,法官应该下令宣布这部分的证据无效。


其次那些没有被确定的血液也应该被排除在外。都无法确定了怎么还有脸拿来做证据呢?所以跟血液有关的这些证据,应该通通无效。


听证会上的鉴证师倒是很平静,不疾不徐的解释说,血迹会对某种检测药品产生反应,比如即使是极少量的血液样本在遇到检测药品的时候也会变成粉红色,在公寓的多个地方发现了这样的药物反应(与被告自己说的话也相符)。


但是这种检测药品在遇到其他部分物质的时候也会变成粉红色,所以FBI有专门的确认程序进行排除杂质确认。床垫上的那些血迹现在只是不能通过排除杂质确认。可是,虽然不能确认那就是血,但也不能确认那不是血


最后还是咱们的法官James Shadid,前几天正式宣布,批准DNA等血液证据作为证据呈堂。真是普大喜奔啊!


接下来应该就是等到4月份正式开庭。如果陪审团宣布Christensen罪名成立,那么法庭将会宣布暂停几个星期讨论量刑问题。在这个期间,辩方律师可以提交他们的精神状态鉴定,看看是不是Christensen的脑子真的在娘胎里就严重受损,以至于活到27岁了还无法自控的要通过虐杀满足自己,且不用对此负责任。


伊利诺伊州在2011年之后就几乎绝少有死刑判决。希望这次能有所不同。


检控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在FBI介入调查之后,警方就与章家有密切合作,并且告知了章莹颖的家属,她生还的可能性极低。在2017年6月30日逮捕Christensen之后,也正式通知了她的家人。


我之所以一直不想写这个案子,一个原因是我对章莹颖的家人还有男友在整件事情上的表现非常不以为然。之前有康蕾借丈夫病逝卖惨的募捐,还有庄安安借自己“病危”发起的大规模募捐。这一次开始的时候为了凑钱雇队伍找人设置募捐,之后就变成了大家一起凑钱帮章莹颖完成赡养父母弟弟的心愿,再往后的各种进展就更是令人非常无语。


这个案子在当地华人圈的影响非常大,也可以说反射出人生百态吧。对有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年轻的生命被无端暴力夺去的巨大悲剧,而对另一部分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展现自己吸引注意力获取利益的绝好机会,不断的透支着他人的善良。各种蹭热点的牛鬼蛇神和吃人血馒头的事儿,几乎每一天都在刷新对人性底线的认知。


有时候事件的本身已经是巨大的悲剧,而围绕着事件发生的那些事,展现的那些人性,是更大的悲剧,只希望,在最后的最后,能照射进一道法律的正义之光。


喜欢看更多罪案故事的,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rainriver778。


[参考资料]


  • The motion was among a flurry of pretrial filings that bring sharper focus to the evidence that prosecutors intend to bring in the case scheduled to go to trial Feb. 27 before U.S. District Judge Colin Bruce in Urbana.
  • Suspect in kidnap and killing of Zhang Yingying may blame his mother’s pregnancy diet, court filings reveal,PUBLISHED : Friday, 09 February, 2018, 1:29pm
  • Evidence of bloody handprint found in alleged killer and kidnapper's apartment,2019-02-12 11:23:21China DailyEditor : Li Yan
  • Theories on what happened to Yingying Zhang
  • 'We were going to arrest Brendt': Authorities detail investigation into accused kidnapper,Tue, 12/18/2018 - 7:00am | Ben Zigterman
  • Trial of Brendt Christensen, accused of killing University of Illinois student Yingying Zhang of China, to be in Peoria, not Urbana,The Associated Press
  • UPDATE: 'If we kick it to October, then we do what? Watch Netflix?' Mon, 02/11/2019 - 1:42pm | Ben Zigterman
  • UPDATED: Christensen trial moved to Peoria,Thu, 12/06/2018 - 7:40pm | Ben Zigterman
  • Unusual new legal twist in University of Illinois Chinese scholar murder,By Chuck Goudie and Barb Markoff Friday, January 11, 2019
  • US judge off Illinois corruption, kidnapping cases after emails,By Associated Press 08/21/2018, 02:52pm
  • Handprint-shaped bloodstains found in Christensen’s apartment,BY THE DAILY ILLINI STAFF REPORT,FEBRUARY 8, 2019
  • Judge OKs blood, DNA evidence in Chinese scholar’s case,Associated Press,February 12, 2019
  • Accused kidnapper's lawyers seek more time for mental-health analyses,Mon, 09/24/2018 - 6:00am | Mary Schenk
  • New defense filings seem to shed light on why feds think UI scholar dead,Fri, 08/24/2018 - 10:19pm | Ben Zigterman
  • More motions: Defense also seeks to bar sex-assault claim,Sun, 08/26/2018 - 6:00am | Paul Wood
  • Accused kidnapper's ex-wife takes the stand, Jacqueline FrancisTuesday, December 18th 2018
  • 6 FBI agents testify at pre-trial hearing for accused kidnapper,Jacqueline FrancisMonday, December 17th 2018
  • Earlier abduction attempt reported on day Chinese scholar went missing at U. of I. Jason Meisner and Dawn Rhodes,2018,1,17
编辑于 2019-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