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少年:漂泊是人生最大的挑战丨《小王子》

永恒少年:漂泊是人生最大的挑战丨《小王子》

原创:张书洋


“认识你自己”是雕刻在希腊德尔菲神庙门楣上的铭言,是苏格拉底的哲学原则,也是心理学研究的原始动力。


分析心理学一般认为,挥别青春之所以困难,在于中年人无法修通青春情结。“青春情结”的专业术语叫puer aetenus , 拉丁语为“永恒少年”之意。永恒少年情结多见于男性,其特点是长不大,总是飘在空中做青春梦,虽然颇有创造性,但是很难接受需长久努力才可以完成的任务——比如做“父亲”。

中国文化中,我们最熟悉的“永恒少年”大概是贾宝玉,很难想象贾宝玉与大观园的一众姐妹告别,赚钱养家,教育孩子,成为一个好父亲、好丈夫。永恒少年情结当然不仅见于中国,古希腊神话中也有很多“永恒少年”的原型角色。


《小王子》的原型,源自奥维德的《变形记》,其中有一个人物叫eternal youth,中文为“永远年轻”之意,这里的永恒少年代指男性。后来的希腊神话中衍生出两个神,一个是酒神狄奥尼索斯,一个是爱神艾洛斯,他们也具有奥维德《变形记》中儿童神的特点——永远年轻。


在伊露西斯的部落文化中,永恒少年诞生在母神崇拜的秘教中,他扮演一个拯救者的角色,是植物和再生的神,他永远年轻。我们东方波斯教中的塔慕斯,或者是阿提斯;印度的安东尼斯。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永远停留在青春期以前的心理状态中。

分析心理学认为,具有非常强烈的消极母亲情结(对男性来说)或消极父亲情结(对女性来说)的人,才会表现出永恒少年的特征。荣格认为,认同了“永恒少年”原型的人具有两种特点:一种是同性恋,另一种是唐璜主义。同性恋中,其异性倾向的力比多能量与母亲绑定在一起,他的母亲才是他真正所爱的客体,导致他不能从另外一个女性身上体验到性,任何一个女性都是他母亲的对手,或者说敌人。其性的需要只能在同性的个体身上得到满足。(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出版的荣格九卷本《原型与原型意象》中第12页谈到这一点。)


唐璜主义就是花心主义。在唐璜主义者身上,其母亲的意象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缺点的,他希望在任何一个女性身上都能够找到一个母亲般的女神。对于女性来说寻找的是一个父亲般的男神。


以永恒少男为例,唐璜主义者每次会被一个特定的女性吸引,他带着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这个女性身上,随后会发现这个女性只不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性,他的热情瞬间消失。紧接着又被另外一个新的女性吸引,如此反复。他一直在寻找一个母亲般的女性,能够无限度包容他,无条件满足他,这类人永远具有一种青春期以前的浪漫主义特征。

1. 对于永恒少年的个体来说,他们很难适应周围的社会环境。


多数情况下他们希望自己很特别,不愿改变自身的鲜明个性,希望周围的社会来适应他们,为其做出改变。在面对周围人的时候,他们会形成一个非常自卑的情结,和非常自大的态度(在某种情况下,自卑和自大是一体两面)。这类人往往吹毛求疵又自恋,同时要面对内心中无法接受的强烈冲突。


2. 他们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


《小王子》的作者安托万,他的母亲非常优秀,是个艺术家。也许他父亲的早早过世导致他形成了消极的母亲情结,他把所有的内在力比多能量与他母亲联结在一起。他没有办法找到一份他认为完美的工作,一直在更换工作。他会因为某一部分的瑕疵而放弃整个工作,他永远找不到他最想要的那个东西,同时他也永远找不到一个令他满意的伴侣。这个作者的一生也是悲剧的,他一直生活在漂泊之中;而对于永恒少年而言,生活在漂泊中才是最大的挑战和痛苦。


3. 他们永远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同时具有探索精神和创造力。


他们他们很难稳定下来,他们不断地尝试新东西,不断变更生活体验;但是永远找不到他们想要的。说到底他们自己的幻想或幻觉才是他们最想要的,而现实生活不可能满足你的幻觉。在某种程度上,幻觉和现实截然对立。


对于男性而言这是消极的母亲情结在起作用,对于女性而言是消极的父亲情结起作用。具有消极的父亲情结或者母亲情结的人,自身有一种非常强大的救世主情结,或者说是弥赛亚情结。他们认为自己能够找到一种拯救世界的道路、方法。他们认为存在一个最终的真理并孜孜不倦地追求它。所以这类人还有一个特点,非常可爱,而且具有探索精神和创造力,因为他们离无意识非常近。

4. 他们没有办法忍受一种所谓的“差不多就行了”的情境。


对于他们而言,这种情境让人难以忍受。他们喜欢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行为,比如飞行、极限运动、登山、徒步等。因为他们想让无意识的信息涌现出来,而无意识的信息非常混乱,所以这类人也具有一些混乱或者凌乱的特征。


5. 他们最讨厌那种需要耐心和长久训练的工作或运动。


对于永恒少年而言,他们最讨厌那种需要耐心和长久训练的工作或运动,认为所有的东西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学成。我们会看到,安托万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办法适应那种需要耐心或者需付出很大努力并且经过长久训练的工作。


6. 永恒少年能够创造奇迹。


他们不喜欢负重。比如,安托万在探索新航线的时候,掉到了撒哈拉沙漠,他没有带够食物足以支撑他从沙漠中走出来,但是他却奇迹般地走出来了。在很大程度上,只有永恒少年才能创造奇迹,因为他们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想法要实施,而且他们会排除现实中的各种困难,不顾艰难险阻去实现它,而且这部分任务不一定是他必须完成的任务。


7. “永恒少年”个体在今天非常普遍。


八十年代以来独生子女的家庭增多,异性父母对异性子女之间的过分关爱、过度关爱,导致了这部分力比多能量没有办法投注到另外一个外在的异性客体身上,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一系列的效应,比如大龄青年经常被催婚,很多人没有办法进入婚姻,即使进入婚姻之后也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不久就离婚了。《小王子》在全球热销数亿,也从侧面说明“永恒少年”情结获得了广泛共鸣。

《小王子》是安托万晚期的一部作品,在很大程度上是他的自传。这本书的第一章在反思他自己消极的母亲情结是如何形成的。我们看到他最早的记忆在6岁,他创造性地画了一个蛇吞大象的形象,很多人都说这只是一顶帽子,你不应该去学画画,你应该好好学习地理、数学和语文。于是他在6岁时放弃了成为大画家的志向,而且一号作品和二号作品让他感到十分灰心,他觉得非常非常累。


其实在安托万6岁时已经表现出永恒少年的特点了。因为在古时候,蛇具有吞噬、诱惑的形象,而在欧洲文明中大象是一个非常纯洁和纯粹的原型意象,象征着忠贞不渝。在他的画中蟒蛇吞噬了大象,从分析心理学角度可以理解为他被消极的母亲情结所吞噬。当然,在女性身上是被消极的父亲情结所吞噬。


蛇本身并不代表消极的母亲意象或是消极的父亲意象,但是我们需要将它界定在特定的人物,环境以及时空上进行诠释。因为大象在很晚的时期才传入欧洲,欧洲人将大象看作至真至诚至敬,如果这样一个至真至诚至敬的东西被吞噬,我想这代表着整体人格被吞噬了。

荣格认为,对永恒少年需要我们持之以恒地与其进行工作;而持之以恒地工作对这类个体而言很难,因为这会迫使他们放弃自身的创造力,转而去适应社会。比如,安托万去探索新航线的时候非常开心,而一旦他回到家里就会极度痛苦,他的传记中提到在家庭里他跟妻子有非常明显的冲突。


如果他长期在外飞行,他会感到绝望和混乱,会非常想念家庭;但是回到家里又无法作长期停留,他只能跟妻子不断吵架发生冲突,找各种理由离开家。他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不断冲突,不断徘徊。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

发布于 2019-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