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古籍中混用的「巳」、「已」、「己」

浅谈古籍中混用的「巳」、「已」、「己」

偶然看到一篇知文(方孝孺宁愿灭十族也不愿向朱棣屈服,很有骨气!现在还有多少这样有骨气的人?)中引述明人笔记。其中一条引起了我的注意。

孝孺顾末视文艺,恒以明王道、辟异端为巳 (疑为 ‘己’字误笔)任,进修所诣,月异而岁不同,世咸以为程朱复出。

文中的「巳」无疑是「己」的误笔。但以我阅读古籍的经验,这种「误笔」似乎十分常见,试看几例(为了找材料方便,用的文渊阁四库全书)。


一、四库全书中「巳」、「已」、「己」相混的例子。

1、「聞清比聖」、「賢聖既飲」的「」(sì)为「已」(yǐ)之误。

2、干支「已已」无疑是「己巳」之误。「辛」、「癸」、「乙」的「」(yǐ)也是「巳」(sì)之误。

3、「项王死」的「」(sì)应为「已」(yǐ)之误。

4、「不得」、「滅」的「」(sì)应为「已」(yǐ)。「四月巳已」当为「己巳」。

5、「七月己未」无误,但「十月辛己」的「」(jǐ)是「巳」(sì)之误。

6、「七月辛」「」(jǐ)是「巳」(sì)之误。「十九日亥」的「」(yǐ)是「己」(jǐ)之误。

7、「死必应生」「」(sì)是「已」(yǐ)之误。「不须攻人恶,不须伐善」「」(sì)却是「己」(jǐ)之误。

8、「妲已」的「」(yǐ)是「己」(jǐ)之误。


二、汉魏六朝碑刻、敦煌文献中「巳」、「已」、「己」相混的例子。

如果说一例两例,可以说是笔误,但不光四库全书,在汉魏六朝碑刻、敦煌文献中,「巳」、「已」、「己」相混都是非常常见的。这就不能用简单的笔误来衡量了。


三、古文字中的「巳」、「已」、「己」。

这不禁让我们产生疑惑,古人为什么要造这三个差别非常细微,很难区分的字?

想要理清这种混乱,就要追述到古文字。

1、古文字中「巳」和「已」本为一字

小学堂「巳」
《說文》:「巳,巳也。四月,陽气巳出,陰气巳藏,萬物見,成文章,故巳爲蛇,象形。凡巳之屬皆从巳。」
《說文》:「包,象人褢妊,巳在中,象子未成形也。」

按照《说文》「巳」字的说法,巳象蛇形,而若按照「包」字的解说,巳则象胎儿之形。在甲骨文中,作为干支的「巳」用摆动双臂的「子」来表示,「巳」的用法参见「汉语多功能字库」(漢語多功能字庫 Multi-function Chinese Character Database):

甲金文「巳」是「祀」的省体,用为「祀」,工吴王剑:「工(攻)吴王乍(作)元巳(祀)用」。除用作「祀」外,金文用法有五:
一,用作地支名。车啬夫鼎:「癸巳」。
二,表示终止,典籍作「已」。许子钟:「眉寿母(毋)巳(已)」。
三,用为句首叹词。盂鼎:「巳﹗女(汝)妹辰又(有)大服。」《尚书.大诰》:「巳﹗予惟小子。」孔安国传:「巳,发端叹辞也。」
四,用为句末语辞,典籍作「已」。吴王光鉴:「往巳(已)吊(叔)姬,虔敬乃后。」
五,「巳巳」表示怡悦和乐貌,典籍作「怡怡」。《论语.子路》:「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马融注:「怡怡,和顺之貌。」

可见後世的「已」为「巳」的分化。下引「汉语多功能字库」中「已」的例子(漢語多功能字庫 Multi-function Chinese Character Database)。

《郭店楚简·尊德义》:「治民非还生而已也。」
《睡虎地秦简·语书》:「今法律令已具矣,而吏民莫用。」
《马王堆·老子乙本卷前古佚书》:「天地已成,黔首乃生。」

2、古文字中的「己」

小学堂「己」

关于己的释义可以参见「汉语多功能字库」(漢語多功能字庫 Multi-function Chinese Character Database)。

甲金文象屈曲缭绕的丝绳,用以束缚、编联、系结,本义是用来捆绑的丝绳,是「纪」的初文(参朱芳圃、谷衍奎)。後用来表示自己、自身(谷衍奎认为因为自己是最能约束自己的人),又借作天干第六位,与地支相配,用以纪年、月、日。由约束的绳索引申,从「己」的「纪」可表示纲纪、法纪、纪律等义。
甲金文、战国竹简用作天干,以记录年、月、日。《合集》3649:「己亥卜」,指己亥这一天贞卜。陈喜壶:「己酉」,指己酉日。《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简153:「三月己酉」,意谓三月己酉这一天。《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简67:「己卯,可以伐木。」意谓己卯这一天,可以砍树。
战国竹简和汉帛书又表示自己。《郭店简.语丛三》简5:「不我(义)而加者(诸)己,弗受也。」意谓不义的言行强加于自己,不会接受。《马王堆.战国纵横家书》第123行:「三晋以王为爱己、忠己。」《马王堆.老子乙本》第206行:「圣人无积,既以为人,己俞(愈)有;既以予人矣,己俞(愈)多。」意谓圣人没有贮藏,既然已经为人,而自己越有;既然已经给予别人,自己越多。
古书「己」常表示自己。如《孟子.公孙丑上》:「大舜有大焉,善与人同,舍己从人」。《论语.颜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礼记.祭义》:「善则称人,过则称己。」

3、小结

由此可见,古文字中的「巳」和「己」差异很大,但由于「隶变」的过程中将弯曲的笔画拉直,而逐渐呈现出相似性,而「巳」又分化出「已」字,加剧了这种混淆。

在书法运笔中,笔画交叠处是否出头并不是需要严格遵守的问题。而三字在使用上一般也不会发生误会,所以古人没有严格规范。

然而历代字书中,也有试图规范的努力。


三、历代字书中的「巳」、「已」、「己」。

1、《玉篇》

「巳」、「已」一字,作「巳」形。

「己」作「已」形。(实际上是「己」的末笔起笔处稍稍探出。图中戊、成等字左侧的丿也是相同起笔。)

2、《广韵》(与今无别)

3、《字汇》(与今无别)

4、《正字通》

己与今同。巳、已正好相反。

5、《康熙字典》

基本与今同,但「己」稍稍出一点头。

这些字书(韵书)既关注字源,又能兼顾实际使用情况,用或同或异的方式做出统一规范的尝试。但这种尝试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注定难以严格执行,比如《康熙字典》虽然有意区分「已」和「己」,但字头的差异度仍然不够。而在解说的小字部分,「已」和「己」就更难分清了。

只有在现今社会,当汉字的字形被锁死在计算机中,这种像素级的差异才可能严格区分。但过于严苛的笔画形式,也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看惯了电脑字体,直接阅读古籍原文,对很多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甚至痛苦的。

然而,在汉字电子化的今天,「巳」、「已」、「己」的恩恩怨怨并没有过一段落。


四、依然混淆着的「巳」、「已」、「己」。

除了这三个字外,还有大量以他们作为部件的字。

这其中,有类似「杞」这样,虽然古籍中写法可能各异,但各国标准都按照字理整理为从「己」的。

也有类似「起」、「包」、「巽」、「巷」这种,各国出自不同的考量而采用不同的标准而造成字形不一的。

这种混乱在古籍录入时表现得最为明显。

首先中外的各种古籍库中,三字的录入标准是不同的,有的完全按字形录入,有的按意思录入,更有一些超脱于三形之外的写法,让录入者不知所措。于是「癸己」、「巳丑」、「巳酉」、「丁己」等不可能出现的干支组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各种古籍库中。(当然,古籍数据库尊重古籍写法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标准无法严格执行带来的松紧不一的文本,注定会让检索者迷惑。)

而「圮、杞、圯、汜」等等,以三字为部件的大量汉字,不可能完全按照字形编码,而古籍录入过程中遇到字形无法完全匹配,无法输入的字,就只能依赖于造字。在严谨的古籍库中,这不算什么问题。但某些普及版的出版物却强行保留这种差异,就让人哭笑不得了。

主要材料来源:

国学大师

汉典

汉语多功能字库

殆知阁

韩国古籍综合数据库

编辑于 2019-08-2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