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伯龙根的指环1:莱茵的黄金

尼伯龙根的指环1:莱茵的黄金

原作:瓦格纳

改写:J. Walker McSpadden

插图:Arthur Rackham

翻译:我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刚诞生不久的时候,地球上生活着许多神奇的生物。众神居住在山峰间的云端。野蛮的巨人在山谷里游荡。皮肤黝黑、身材怪异的矮人,叫尼伯龙人,在地底的洞穴内劳作,积攒起无数金银——纵然金银向来害人不浅。可怖的巨龙在地表作威作福,美丽的仙女在江河湖海中徜徉。除此以外还有各路英雄悍党,趁着天下未定,逐鹿中原。然而今日,众神的统治早已终结,各种生物也不见踪影。这一切的缘由,我们就此道来。

清澈的莱茵河中,曾经居住着三位美丽的仙女。她们容貌昳丽,形态优雅,眼中总是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因为她们从未经历烦恼。她们平时将金色的长发像衣服一样披散在体侧,到了在水下的洞穴内捉迷藏时,又让它随着波涛荡漾。这三位莱茵的女儿,每日都在欢声笑语中度过,过着几乎无忧无虑的生活。她们只担心一件事情,结果正是它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变。

莱茵的河床中,高高的礁石上,嵌着一块纯金。它的光芒能让世上其它的宝藏都黯然失色。它不仅仅是普通的黄金——蕴藏其中的魔力,能使拥有者成为世界之主。这黄金自古以来就藏在莱茵河底,从未被打搅,因此人们称之为莱茵的黄金。莱茵的女儿们听从父亲莱茵河神的命令,日夜守护着宝藏,谨防盗贼窃取。这是她们唯一的职责。

一个明亮的清晨,莱茵的女儿们格外开心。她们在岩窟中快速穿梭,将飞鱼甩在身后。她们又唱又笑,但时不时向岩石上瞥一眼,看看宝贵的黄金还在不在。

她们在岩窟中快速穿梭

她们的欢声笑语吸引了一名过客。他爬上突起的礁石,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他的形态与美丽的仙女们截然不同。他是个矮人,又小又丑,身体蜷曲,爪状的手指和急切的眼神一样蠢蠢欲动。他名为阿尔伯里希,是一个尼伯龙人。尼伯龙人长期生活在地底。他们在洞窟中挖掘金属,将它们锻造锤炼成各种宝物,尽管这并没有为他们带来多少好处。

“嗨!嗨!”,他冲河中仙女们喊道,“早上好啊!”

仙女们先是被他刺耳沙哑的嗓音和丑陋的外形惊吓到,但还是礼貌地回应“早上好!”。

其中一个急速浮起,对另外两个低声唱着,

“守护好黄金!
这是父亲让我们
警觉的敌人。”

阿尔伯里希并未注意到黄金。他被嬉戏中的仙女们的美貌所吸引。仙女们也不再害怕这个粗鲁的怪物,想戏耍他一下,便邀请他加入捉迷藏的游戏。他脚步笨拙,在岩石间跌跌撞撞,根本跟不上轻盈的仙女们。她们一个接一个俯身向下,让他几乎抓住她们,但总是扑空。终于,她们的笑声和嘲弄激怒了他。他停了下来,拒绝再被当作消遣。

他几乎抓住她们,但总是扑空

这时一束阳光穿透河水,照射在黄金上。它立刻如一团火焰般闪烁起来。被阳光击中的地方放射出万丈光芒,令整个河床熠熠闪光。

矮人惊讶地盯着这光芒的中心,眼神中充满贪欲,却不知道这宝物是什么。莱茵的女儿们看到美景不禁开心地游动起来。她们欢快地唱道,“莱茵的黄金!莱茵的黄金!”

矮人用漫不经心的口气问道,“这莱茵的黄金是什么?”

“什么!你竟然没听说过莱茵的黄金?”一位仙女惊讶地问道,“它不是天下闻名吗?”

“我久居地下,不曾听说地上人的故事。能不能告诉我?”

这仙女忘记了父亲的警告。她料想矮人手脚笨拙,造成不了危害,于是唱了起来,

“谁若从莱茵的黄金中,
铸造出魔力非凡的指环,
便可收天下于囊中。”

“噢,果真如此?”矮人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如果这金属有这般魔力,为什么从未有人用它实现你说的功业呢?”

“姐妹,姐妹!小心啊!”另一个仙女说道。

然而第一个仙女只是笑着说,“这老东西又能怎么样?我们不妨再嘲弄他一下。”

第三个仙女优雅地漂近,“为什么从未有人将它获取?因为没有人能付出所需的代价。”

“代价是什么?”

“仔细听好,这代价便是”,仙女又唱道,

“只有拒绝爱情的诱惑,
只有摒弃爱情的欢愉,
唯此才可获得魔力,
从黄金中铸成指环。”

“哼。真是个可笑的故事。”矮人说道,“只要摒弃区区爱情,就可成为世界的主人!”

他虽然话语间露出不屑的神情,脚下却一步步逼近黄金。

脚下却一步步逼近黄金

“爱情可是世上最伟大的东西!”仙女并没有注意到他走近,“没有人能离开它而活。即使是你这样可怜的老东西也绝不敢放弃爱情!”

“我不敢放弃爱情?”矮人哈哈大笑,“爱情,呵呵!若有黄金在,爱情算什么?听好,莱茵的仙女们!见证吧,我现在发誓弃绝爱情!”

他一跃而起,在仙女们能够阻止他之前,爬上礁岩,用力抓起黄金。

“我们的黄金!莱茵的黄金!”仙女们尖叫道。尽管她们试图抓住强盗,他已消失在石缝中,直奔自己地底的巢穴。她们在黑暗的深处寻他不见,只听到刺耳的嘲笑声传回。

“哈哈!爱情有何用?世界将是我的!”

直奔自己地底的巢穴

世界上不光有矮人和仙女。当阿尔伯里希盗取黄金、锻造指环之际,山巅之上也发生着其它故事。

很久以来,众神之主沃坦都希望为诸神们建造一栋能够容纳所有人的宫殿,但是一直找不到强壮的工人。有一天,从山谷里来了两个巨人。他们的臂膀与大腿都比常人长出数倍。

“我们可以为你建造宫殿,”他们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沃坦问道,他独眼的目光仿佛要射穿两人。

“我是霜巨人法夫纳,”其中一人说道,“我和我兄弟法索尔特能够在一夜之内将这些石头击碎,筑起你的城堡。”

沃坦听到有人愿意完成他梦寐以求的计划,感到格外高兴。

“你们想要什么作为酬劳呢?”他问道。

“你美丽的妹妹,弗莉雅。”法夫纳说道。

沃坦皱起了眉头。他对宫殿的渴求高于一切。在那里,他便可以将自己的统治延伸到世界的每个角落。但弗莉雅也是他最爱的妹妹。同时她也还是爱与青春的女神,负责照看让诸神永葆青春的金苹果树。

爱与青春的女神

沃坦尚在思索,他的兄弟洛格趴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尽管叫他们去造宫殿吧。我们还能找到其它支付手段。”

众神中,唯有火神洛格最狡猾。沃坦听闻此言 ,松开了皱起的眉头。他看向巨人。

“就这样吧!”他命令道,“你们需在下一个日出前建好城堡。它将名为瓦尔哈拉,众神与人类的至高无上居所。”

巨人们鞠躬离去。接着便传来强力敲击的巨响与石块崩裂的轰隆声。整日整夜,这声音持续不断,大地的根基随之颤抖。

第二日早晨,一座奇迹在阳光中巍然屹立。高耸的悬崖之巅正是瓦尔哈拉——众神壮丽的家园。它的白墙反射出夺目的光芒。它的塔楼和扶壁由巨石构成,似乎可永世不朽,整体结构却轻盈雅致,如梦如幻。

“真是美丽!真是壮观!”男神和女神们不禁高喊。

“我们快进入新家吧!”沃坦声音中流露出了孩童般的喜悦。

这时,两个巨人身披兽皮做的衣服,挡在了他们面前。

“停下!”法夫纳说道,“先按事先约定的那样,将女神弗莉雅交给我们。”

“这我可做不到,”沃坦说,“你们得想想别的东西作为报酬。”

“不行!”巨人怒吼道,声音震得山川颤动。“快按约定把女神交给我们,不然我们就将宫殿立即拆毁。”

他们一左一右夹住了瑟瑟发抖的弗莉亚。

“别碰她!”两个男神跳出来保护妹妹。“你可知道,”其中一个说道,“我是雷神多纳尔,我手中锤一击便能将你们化成齑粉?”

他威慑般地举起了锤子。但此时沃坦介入了。

“不要动怒!”他一边命令道,一边将令人恐惧的权力之矛挡在两方中间。“此矛为证,沃坦订下的契约不可被打破。若是法尔索特与法夫纳不接受其它报酬,可将我们妹妹弗莉亚带回极寒之地。”

命令一出,剑拔弩张的双方各自退后。弗莉亚开始哭泣,众神也发出哀嚎。他们怎么能失去可爱的弗莉亚,特别是她还掌管着令他们永葆青春的金苹果?

沃坦左顾右盼,寻找着狡猾的顾问洛格,不知他为何还不现身。毕竟洛格曾答应会帮他脱离困境。

“快作决定!”巨人们又向前跨了一步。

“再给我一个小时,”沃坦请求道,“我的顾问马上就到。”

“好,就一个小时。”巨人们说。

“快派使者去找火神洛格,”沃坦命令道,“让他马上过来。”

但就在此刻,洛格款款而至,脸上装出惊讶的神情,仿佛大家都不想见他。

“各位早上好呀!”他轻松地说,“那山上的城堡真好看。我刚从各个方位检查过它。实话说,即使是我的技艺也难耐它分毫。”

“是的是的,”沃坦开始为他的城堡感到一丝惭愧,“但这不是重点。现在巨人们要带走我们的妹妹弗莉亚作为报酬,而你曾答应会为她找到替代物。”

狡猾的洛格惊讶地扬起眉毛。

“她的替代物!”他喊道,“这怎么可能?即使是全世界的珍宝也难以让法夫纳和法尔索特动心。她可是青春与美丽的女神!”

刚才跳出的两个神,多纳尔和弗洛,听到这话不禁气得高举武器,马上就要砸向洛格。但沃坦阻止了他们。他知道洛格诡计多端,此时必定已有主意。

“是的,”洛格继续道,仿佛从未被打断,“世上的一切都无法代替弗莉亚。即便是远近知名的莱茵的黄金。说到莱茵的黄金,我最近听到一个故事。”

“那天我路过莱茵河畔,听到一阵哀伤的哭泣声。我四下寻觅声音的来源,结果发现是莱茵的女儿们。她们不再像往日那样欢歌笑语,而是捶打胸部、撕扯头发,哭喊道‘我们的莱茵黄金!我们的莱茵黄金!它被偷了!它被偷了!’”

听到一阵哀伤的哭泣声

“什么?!”沃坦惊讶地问,“她们竟然丢失了黄金?”

“正是如此。我停下来询问她们,她们说矮人阿尔伯里希窃取了黄金,逃回了地底洞穴。他在那里试图打造出力量之戒。他已是尼伯龙人之王,这下马上要成为世界之主。”

巨人法夫纳和法尔索特探过身来,一字不漏地听洛格讲完了故事,正如他预想的一样。

“啊!那可是个好宝贝!”他们摩拳擦掌,大喊道,“强大的沃坦,若是你从尼伯龙人处取得这宝物交给我们,我们就将女神释放。”

但沃坦一声不吭。他知道黄金属于莱茵的女儿们。如果不还给她们,这宝物即使是对众神而言也十分危险。巨人们看到了机会,继续紧逼。

“你们快定主意吧!”他们的大手抓住弗莉亚。“我们的工作完成了,现在要带走酬劳。要么是黄金,要么是女神。由你们决定。在那之前,女神要和我们回到极寒之地。”

两个巨人抓起弗莉亚便走,丝毫不顾女神的哭喊声,翻山越岭而去。众神无力阻拦。

两个巨人抓起弗莉亚便走

众神盯着巨人远去的方向,默默无言。此时一阵迷雾从山岭间升起,如疫病一般感染了众神。它仿佛冰霜,让他们感到寒冷异常。青春与美丽的女神不在了,岁月降临在余下的神身上。

“这怎么能行!”洛格大呼道,“难道你们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岁月的魔力侵蚀?”

像平时那样,他开始一个接一个嘲讽众神。

一个接一个嘲讽众神

“瞧!”沃坦的妻子弗丽卡喊道,“金苹果树开始枯萎了。沃坦,我的丈夫,看这不幸!看看你的契约,给我们带来毁灭和覆灭!”

沃坦突然下定决心。

“走吧,洛格!”他命令道,“我们必须直奔暗夜的洞窟,取来黄金。”

“那之后呢?”洛格问道。“莱茵的女儿们恳求你的帮助。你要将黄金还给她们吗?”

“别废话。”沃坦急切地说,“必须换回青春和美丽的女神弗莉亚,否则我们便会湮灭。”

“那我们就启程吧。”洛格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立即出发。我知道岩石间有一道缝隙,正是尼伯龙人熔炉的烟囱。或许此时他还在打造力量之戒呢。我们从那里可直达他的地下巢穴。”

火神说罢,披上斗篷便走。沃坦紧握可怕的权力之矛,跟在他后面。

两人伪装成普通的旅人,穿过石壁,直下深渊。往下,往下,往下——一路向下。铁锤的敲击声愈发响亮,硫磺的烟气愈发浓重,直到它会使众神除外的任何人窒息。

终于,他们现身于一个巨大的洞穴中,周围是数百名急急忙忙的矮人,每个都像阿尔伯里希一样丑陋、畸形、脏兮兮的。有的在拉风箱,有的在狠力敲打金属,有的在急忙运走成堆的金银珠宝。

这时两人听到岩洞的另一头传来争执声。阿尔伯里希走了出来,手里揪着一个尖叫着的矮人的耳朵。那是阿尔伯里希的兄弟迷魅,但阿尔伯里希毫不在乎兄弟情谊。

手里揪着一个尖叫着的矮人的耳朵

“你这个小偷,把头盔放到哪里去了?”他问道,“再不交出来,就要吃苦头了。”

“饶命!饶命!”迷魅哀嚎道。痛苦的泪水像小溪般沿着他的脸颊流下。“还有些地方没做好。”

“你已经做好了!你手里那是什么?快拿出来!”

迷魅吓得手一抖,把东西掉在了地上。阿尔伯里希把它捡了起来。

“哈!如我所料!”更强壮的兄弟说道,“头盔早已完工,狡猾的小贼却想占为己有。我会好好报答他的背叛。”

“听着,无赖们!”他接着对所有尼伯龙人说,“我是你们的国王!你们必须为我日夜辛劳,把财宝放入宝库。我现在已经获得了让你们俯首称臣的魔力。此刻,你们虽然看不见我,但我会让你们察觉到我一直在身边。”

“我是你们的国王!”

他讲完,便将头盔套在头上,立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浓雾,雾中传来他严厉的声音,命令众人服从。接着,四下里传来鞭子的声音。迷魅嚎叫着跌倒在地,其他人惊恐地后退,被驱赶到洞穴的远端。阿尔伯里希开始了复仇的统治!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浓雾


两位天上来客一直藏在一条旁道里。正当他们讨论该如何现身时,阿尔伯里希已经变回真身,手持头盔走了回来。他抚摸着手上的指环,咯咯直笑。这时他看到了两个神,眉间立即暗了下来。

“你们为何来到我的洞穴?”他质问道,“我是这里的国王。这里不欢迎陌生人。”

“我们听说了无数这里的奇迹,只是想来亲眼目睹。”沃坦安抚道。

“哼!”阿尔伯里希说道,“表面上如此。但我想,我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不过不必担心,无论你是人是神。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如果我们真的是神又如何呢,亲爱的阿尔伯里希?”洛格摘下斗篷,“瞧,我是你的好朋友火神啊!我可一直帮你将熔炉点着。”

“或许吧。”阿尔伯里希回应道,“但无论是你,还是强大的沃坦,我都不怕。有了莱茵的黄金铸成的指环,我能对抗你们所有人的力量。”

由于获得魔力过于突然,阿尔伯里希有些得意忘形。他不是诡计多端的洛格的对手。

“噢!好美的指环!”后者一边高喊,一边倾慕地凑过细看。“这真是用远近闻名的莱茵黄金打造的?”

“正是。”阿尔伯里希膨胀起来,“我亲手打造。它能带给我世上的一切,除了爱情。”

“但有人说爱情才是最重要的。”洛格说。

“呸!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我这么多的黄金。这两者一向合不来。不过没关系,我只需要黄金和力量。”他吻了吻指环。

“但倘若有人在你睡觉时偷走它,可怎么办?”洛格问道。

“绝不可能。”矮人迅速说,“你看这头盔。是我那个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兄弟用剩下的黄金打造的。我戴上它就能千变万化,即使是再狡猾的盗贼来也不怕。”

“啊,这怎么可能!”洛格回应道,“只有神才有这种力量。除非亲眼看到,我才不信会有这种事。”

阿尔伯里希轻蔑地看了一眼他,随即戴上头盔,嘴里念念有词。突然,他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大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它张开血盆大口伸向洛格和沃坦。洛格假装吓得抱头鼠窜。沃坦则哈哈大笑。大蟒不见了,阿尔伯里希又站在他们面前。

张开血盆大口伸向洛格和沃坦

“你现在还怀疑吗?”他骄傲地问。

“噢,刚才这招太厉害了!”洛格喊道,眼球打转。“没想到这是真的!不过我猜,想变小的话恐怕要困难许多吧。”

“易如反掌,”尼伯龙人说,“看好了。”

眨眼间他又不见了。两个神左看右看,终于发现石头间有只蛤蟆冲着他们跳来。

“快,踩上去!”洛格叫道。

沃坦一脚踩了上去。蛤蟆立即不见了,阿尔伯里希在他脚下挣扎着,全无力逃脱。

“快让我起来!你要踩死我了!”他尖叫道。

“除非你给我们所有的黄金,还有头盔和指环。”沃坦说。

阿尔伯里希哀叫道,“你可以拿走所有的黄金,除了头盔和指环。剩下的黄金可多了!”

“不。我说了所有的。”沃坦道。

“你可以拿走头盔!哎呀,压死我了。”

“我说了!所有的,包括指环。洛格快过来,把他用绳子绑上。”

“那就把黄金,头盔和指环都拿走吧!”矮人绝望地哭喊道。

他们捆上他,然后放他起来。他一喘上气,就接着说。

“你们可以拿走指环。但听好我接下来说的话——我的诅咒将永远跟随它。无论是吃穿住行,它的持有者将一直被诅咒。无论他是神是魔,他和他拥有的一切都将被诅咒。伤痛和不幸将跟随指环,直到世界的尽头!”

尽管被诅咒,两个神还是将指环从他的手指上拿下,立即带着宝藏离开,留下阿尔伯里希在地上滚动,嘴里咒骂不停。他们只想赶紧把妹妹换回,驱散岁月的迷雾。

在山顶他们遇到了扛着弗莉亚的巨人兄弟。

“停下!”沃坦命令道,“不必再走了。我们已经带来了交换的黄金。”

“这就是远近闻名的莱茵黄金?”法夫纳问道。

“你自己看吧!”洛格说,把闪闪发光的金子丢在地上。“全世界你都找不到这样的宝物。”

巨人们贪婪地看着堆积的黄金,上前谈判。

“这宝藏确实不错。”他们说,“但体积一定要和美丽的女神相当。”

“就这样。”沃坦说。他命令将两根木棒竖起,将黄金堆在中间。多纳尔、弗洛以及其他的神此时也赶到现场,欣喜于弗莉亚即将被释放。迷雾开始消散,但仍遮挡着瓦尔哈拉城堡。洛格悄悄藏起指环和头盔,看着众神将黄金越堆越高。

终于,黄金用尽之时,宝物正好堆过弗莉亚的头顶。

“拿走宝物吧。”沃坦说,“将妹妹还给我们。”

“还不行,”法夫纳说,“这里有个洞,正好能看到女神的头发,比黄金还闪亮。你们必须把这个洞堵上。快把洛格手中的头盔拿过来。”

沃坦看到他还在斤斤计较,不禁怒从心起。此刻多纳尔也握紧了锤子。但沃坦知道无力拒绝,只好给洛格打了个手势,后者不情愿地将头盔放在了堆上。

法夫纳从各个角度查看宝物堆。

“啊!”他喊道,“这里还有个小缝。透过它我能看到女神动人的明眸。你们需要将指环也放上来,交易才算完成。”

“这里还有个小缝。”

“绝不可能!”沃坦怒吼道。

“那好吧。我们只好将女神带回去了。”

法尔索特又一次将手伸向了畏缩的女神。

场面于是混乱起来。众神们请求沃坦放弃指环,拯救他们的妹妹和他们自身。多纳尔举起锤子向前跃起,巨人们毫不畏惧地发出低吼。可怕的迷雾再次升起,而云层变得阴暗。沃坦仍然不愿放弃指环。他生气地将头转向一边。这时旁边的深谷中射出一道蓝光,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从中现身。她的黑发直抵地面,身上轻飘飘的衣服似乎源自树叶和泥土的产物。她是埃尔达,大地女神,拥有众神们都没有的智慧和洞见。

埃尔达伸出手警告沃坦。

“让步吧,沃坦!”她喊道,“逃脱指环的诅咒和它带来的痛苦。”

“让步吧,沃坦!”

“你是谁?带来预言的精灵?”沃坦问道。一阵歌声传回:

“我知过去,
我知现在,
我知未来,
我知一切始末。

我名为埃尔达,
命运三女神是我孕育,
极大的危险,
使我前来。

听着!听着!听着!
一切终将结束。
你要注意毁灭的先兆-
当心诅咒的指环!”

歌声结束后,蓝光消失了,身影也随之不见。

“留步,可畏的精灵!”沃坦喊道,“我还想知道更多!”

但回应他的只有沉默。他盯着黑暗沉思了片刻,转身朝巨人们走去。

“拿走指环吧。”他坚决地说,从手上摘下指环放在宝物堆上,“去吧。把妹妹留给我们。但注意,这黄金伴随着诅咒。”

这很快便应验了。巨人们成为了诅咒的第一个牺牲品。两人贪婪地攫取宝藏时发生了争端。法尔索特认为法夫纳拿走的比他应得的更多。他们很快扭打起来。法夫纳一棒把法尔索特击倒在地,杀死了他。获胜之后,他毫不在意自己的行为,立即聚拢起所有的黄金,匆匆离去。众神默默地旁观了这一切,惊讶于诅咒降临得如此迅速。沃坦意识到诅咒迟早会降临到所有人身上,因为黄金并未被还给莱茵的女儿们。

法夫纳一棒把法尔索特击倒在地

但他阴郁的思虑被雷鸣般的巨响打断了。高高的山巅上竖立着宝贵的城堡。多纳尔对着环绕的乌云举起锤子。一阵电闪雷鸣后,乌云逐渐散去,华美的瓦尔哈拉显露出来。众神的脚下,一座彩虹桥闪耀着升起,跨过深渊,直达城堡的大门。

多纳尔对着环绕的乌云举起锤子

“来吧!我们一起前往新家!”沃坦说着,握住妻子弗丽卡的手。

男神和女神们笑着围住美丽的弗莉亚,一起穿过彩虹桥走向瓦尔哈拉坚固的城墙。

落日照射着大地。云彩化入蓝天之中,只留下一层柔光,好像给城堡加上了一层令人欣喜的光晕。晚间峡谷的芬芳让众神回忆起春天的气息。尽管他们为这城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穿越闪光的道路时还是欢声笑语,表达出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悦。

沃坦依旧不开心。他虽然做出了表面上最好的决定,但当他穿过拱桥时,听到下方的山谷里传来歌声,像是良心的谴责,又像是命运的警告。歌声来自悲伤的莱茵的女儿们:

“莱茵的黄金!最纯洁的黄金!
你闪闪发光,
价值连城!
但你的光明
不再照亮河谷;
啊!将它归还-
归还闪闪发亮的
莱茵的黄金!”
“归还闪闪发亮的莱茵的黄金!”


后记:

小时候,我对戏剧没有任何兴趣。冗长的对话已让我瞌睡,若是演唱出来,更令我难以理解。因此,我对话剧、音乐剧、京剧、歌剧等全都望而止步。

后来,我无意间购买了由拉克汉(Arthur Rackham)插图的《尼伯龙根的指环》歌剧文本,靠着精美插图的吸引,一口气读完了。这才发现《指环》的悲剧不仅情节曲折、还充满哲理。不久后,我接触了P. Craig Russell根据歌剧改编的漫画版《指环》。我取其中自己最喜欢的一部《女武神》,翻译为中文,收到了一些好评。

2013年,随着北京的国家大剧院歌剧节闭幕,中央歌剧院推出了长达4小时的《女武神》作为压轴演出。我买了80元的特价票。虽然坐在剧场最后,看不清演员,字幕有时也和演唱脱节,这些都不能抑制我内心的喜悦。同年我到了上海。这年,上海大剧院开业15年首次大修,历时半载。11月重新开张后,播放了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高清”系列《指环》,我趁机补完了另外几部。大都会版出色的舞台效果震撼了我,让我发现古典的歌剧也能带来电影般的享受。

此后,我大大小小的歌剧、音乐剧、话剧、戏剧也看了数十部,里面许多是极优秀的作品。但和《指环》相比,总像是差了一点。瓦格纳将诗歌、视觉效果、音乐、情节融于一体,创作出了一种全新的艺术。

2019年3月,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时隔9年,将再一次上演《指环》系列。我为此找到了J. Walker McSpadden缩写的故事版,试着翻译为中文,希望更多人能去剧院欣赏这部作品。本文只是四部曲中的第一部,后面三部为《女武神》,《齐格弗里德》,《众神的黄昏》。如果等不及可以先看《女武神》的漫画版:

尼伯龙根的指环-女武神漫画_尼伯龙根的指环女武神漫画_dark hores - 看漫画www.manhuagui.com图标

感谢吾友CCX帮忙审校译文。

编辑于 2019-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