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茶坊
首发于九公茶坊

登坛拜将——针对韩信的高级黑

登坛拜将——针对韩信的高级黑

韩信受到重用是刘邦生平的重要事件,但人们记住这个重要事件却是因为这个事件的虚假记录。而要取得对刘邦的正确认知,需要破解的正是这样的虚假记录。韩信受重用是真,而拜将台的相关故事为假。

拜将台故事实为对韩信的高级黑——把韩信描绘成一个贪得无厌的小人或者神经病。


老共产党人菜九段有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中国人就最不讲认真。一般来说,只要给出一个说法,中国人往往就认了这个说法而不去较真。所以中国的事常常是挂起来,不行的话,可以挂个一万年嘛。但一万年太久,中国的事老是这样挂着,也总不是个事。如果像菜九一样,不轻易认可现行说法,而想较个真,就可能发现事情并不像人们以前认定的那样。于是那些本可挂上万把年的事,或者也挂不下去了。


拜将台故事与萧何追韩信传说之记载挂了已经不止两千年了吧,但菜九经详细考证得出韩信根本不会跑的结论,故而菜九觉得不能让这样的不实记载再挂下去了。近年来菜九把韩信问题翻了个底朝天,否定了太多的记载,其中也包括萧何追韩信的记载,考证过程链接详后。

不过,根据中国人的特点,你不把一件事驳斥到体无完肤,他们就不认你的账,甚至你做到这一点他们仍然会不认账。不认账是他们的事,驳斥到体无完肤是菜九的事。现以《针对韩信的高级黑》将否定拜将台史实的考证功课作一个简要归纳。

可查看链接: [原创]韩信根本不会跑——论拜将台史实之伪 【文化散论】-凯迪社区 club.kdnet.net/dispbbs.

韩信的跑与萧何的追已经深深植入中华民族的记忆深处,融化到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菜九认为韩信不仅没有跑、也根本不会跑,实在是石破天惊的提法。因为韩信这个跑很关键,没有韩信的跑就没有萧何的追,也没有后续韩信拜将的事。否定了韩信的跑,就否定了拜将的故事,也会动摇韩信的军事神话。


只要对韩信入汉的简短过程作简单分析,并不需要多少智力水平,就一定会对韩信的跑产生疑问。韩信所谓的逃跑前的状态是什么,跑的理由又是什么,历史记载虽然是含而糊之,但大体上还是记清楚了。先来看看韩信逃跑前的状态。


简言之,韩信在项羽那里感觉没有前途,故而亡楚归汉到刘邦阵营另寻出路。鸿门宴之前,刘邦原本是可以王关中的,因项羽对前景坚决不接受,暴怒着要武力解决刘邦,刘邦情知不敌,便出让了王关中的权利,愿意去巴蜀汉中。具体考证可百度菜九《千古不散鸿门宴》。在项羽身边见证了鸿门宴上刘项交接的这个过程的韩信还是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前景似乎不看好的刘邦。

史称,韩信到刘邦阵营又 “未得知名。为连敖”,韩信应该是从连敖岗位上向刘邦直接进言,受到重视而提升到治粟都尉,也提示两个人一下子就很投缘。

记住拜将台之前韩信的官衔是治粟都尉。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


韩信投靠刘邦,能与刘邦面谈并获得重用应该是他的终极追求,从他被拜为治粟都尉来看,这个过程完成了,这个追求实现了,韩信的个人价值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在楚的郎中或在汉的连敖估计只相当于连级干部至多副营级,比曹无伤那个左司马还要低得多。治粟都尉则绝对是高级干部,相当于现在的总后勤部部长助理或副部长,与连级干部相比,真有天壤之别。刘邦给他的待遇真的不薄啊。

对连级待遇不满要另寻出路可以理解,连级直接拜大将也有刺激。

对副部长待遇不满就不好理解了,从副部长拜大将也没什么刺激。

这个时候就要讨论韩信会不会跑了。难道还会有什么人能给更高的待遇吗?绝对不可能。刘邦大军十多万,副部长很威风了。小国之王吴芮全国人民可能都没有十万。这个韩信跑出汉军真能有更好的前程吗?韩信的脑子又没让驴踢,会丢掉到手的荣华富贵去追逐虚无缥缈。

搜遍网络,治粟都尉也只有韩信一人。此前没有此官职,此后亦不见此官职,两千多年来治粟都尉只有韩信一个人,如果是刘邦为韩信量身定制特设的,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因人设事,足见刘邦待韩信不薄啊,远胜过不着调的大将啊。

把韩信描绘成一个贪得无厌的小人或者神经病拜将台故事说成对韩信的高级黑,并不准确,实为低级红。

更详细的考据可见菜九段

《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升级版)》(网络任意搜索即得)。

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 - K82 中国人物传记 - K 历史、地理-图信网 books.chnlib.com/K/K82/

?⽸�*0

发布于 2019-03-0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九公茶坊告示牌:九段道场开开弄弄二十多年,也没弄出什么名堂。不知是经营不善还是阳春白雪,反正很郁闷。道场新近又开办菜子学院,到底能开成什么样,也不好说。但菜九一介菜鸟,老是往正经路子上走,就算自己不累,别人看着也累。得,抽空开个茶坊权当小歇一下。生活栏目嘛,茶坊正合适。只是菜九这个不甘寂寞的菜鸟的生活内容就是休闲少而瞎折腾多,钻研古书就是重要生活内容。所以菜九的休闲也脱不了考古。茶坊就当是下了几个台阶的学院吧。茶坊没有学院高大上,非正式场合嘛,所以涉及面相对宽泛,古今中外不限,历史与爱情并存,可以正襟危坐,也可以海阔天空,话题自由,题材无限,高谈阔论,窃窃私语,无可无不可,其与古相涉内容或者可以为学院的教学内容提供后续材料。菜九有心把茶坊办得特别茶坊,还特意刻了个章:九公茶坊国际交流与发展有限公司。这种脱不了的硬是要往高端上贴的老毛病,也是无可救药。能不能贴得上去,还是天晓得。上网之初,有称九哥的,有称九叔的,上了年纪之后,称九爷的也有了。九哥太嫩,九叔也嫌嫩,九爷难免有匪气,菜九一把年纪,可以称九公了,这一下少长咸宜了。